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绝对荣誉 >第1061章 毒药行动
    征得秦飞的同意,三方连线视频会议很快就开始了。

    虽然秦飞知道哈维男爵并不会太年轻,不够当这个大英帝国情报界的元老出现在屏幕画面上的时候,秦飞还是对那一头银丝一样的白发感到意外。

    知道老,却不知道那么老。

    一头完全纯粹的银白色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理得整整齐齐服服帖帖倒在哈维那颗如同爱因斯坦一样不合比例的大脑袋上,不知道是因为镜头角度的原因还是这个老家伙的脑袋确实很大,秦飞感觉哈维男爵的脑袋占据了屏幕上不少的比例。

    这么大的一颗脑袋,让哈维男爵的身体看起来变得瘦小许多。

    他穿着一件藏青色带暗黄大方格子手工西装,脖子上精致的领带结和让秦飞产生了一种这家伙是去参加舞会而不应该出现在这种视频通话画面上。

    加上那双瘦巴巴干枯得像胡夫金字塔出土的木乃伊手臂一样的双手,岁数太大让他的皮肤看起来显得有些缺乏水分,还长满了黑褐色的老人斑。

    上唇的两撇浓厚而整齐的胡子和叼在嘴里的那支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烟斗充满了上世纪初大英帝国鼎盛时期老牌绅士的浓重味道。

    如果说这老头走在人群里,秦飞会觉得他也许只是一个在某个老牌大学里搞学问的老学究,而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名字在情报圈中如雷贯耳,一跺脚都能让大英帝国情报圈抖三抖的人物。

    “秦先生,很高兴认识您,早就听说了x佣兵团的大名,都说这个新兴的佣兵组织头领是个年轻的英雄式人物,今天一见,果然英雄出少年。”

    哈维男爵上来就一顿恭维。

    这令秦飞不得不佩服。

    厉害的角色从来不在嘴巴上乘势凌人,有权永远不在声高,而是那种云淡风轻之间就能然敌人灰飞烟灭的淡定。

    能够对一个晚辈不吝言辞去恭维,哈维男爵反倒让秦飞有些找不着北。

    他原本以为老头子一定有些倚老卖老,并且上来就会对自己采用威逼利诱双管齐下的手段——毕竟作为大英帝国最神秘的情报机构mi17的头头,哈维男爵还是有这种资格和资本的。

    现在倒好,哈维上来就是一副示弱并且显得真诚温和的态度,反而令秦飞有些不知所措,好比本来握着拳头蓄好了力气,正打算全力出击却一拳捣在了一堵棉花墙上,完全无法发力。

    “认识你倒也是我的荣幸,哈维男爵,至少在见到你之前,我根本不知道mi17这个部门的存在。”秦飞选择了更加客气的口吻,毕竟屏幕上的老头子岁数足矣做自己的爷爷了。

    “真抱歉,这次派瑞德偷窃你的硬盘,这是一种小偷的行为,但是为了达到消灭圣城军的目的,即便有些不光彩,我也不得不这么做,只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哈维男爵的目光似乎透过屏幕有意无意地越过秦飞的肩膀,投向他身后被帮在椅子上的瑞德。

    秦飞回头看了看瑞德,然后视线继续回到屏幕上。

    “你是说没想到瑞德先生会出错,被我抓住而且逼供了?”

    “可以这么说,作为瑞德的上司,他的确令我很失望。”哈维男爵好不避忌道:“我想瑞德自己也很清楚。”

    瑞德闻言,坐在椅子上垂下了头。

    秦飞知道这老头指的是瑞德和卡门搞在一起,并且还有罗丽莎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他女儿的小姑娘。

    如果瑞德不是临时出错,也许他的任务早已经完成,至少不会被秦飞逼得坦白自己mi17间谍的身份。

    整件事哈维男爵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只是瑞德将mi17拖下了水,老头子不得不亲自出马摆平m女士,然后邀请秦飞做交易。

    “秦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可以做一个交易,这样来换取你配合我们的任务,如果觉得这样公道的话,那么你就提出自己的疑问吧,只要我知道,一定回答。”

    “我想知道,你们和飞鹰计划是什么关系?”秦飞问:“飞鹰计划这个组织,到底是什么人?”

    哈维摸着自己的胡子,想了想道:“如果我告诉我,我不可能知道全部的飞鹰计划组织里全部人员的名单,你相信吗?”

    秦飞的眉头皱了起来:“连你都不知道?”

    哈维男爵慎重道:“我只知道部分人员的身份,但是有一点,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人位高权重,他们是盎格鲁撒克逊主义的忠实追随者,是当年从欧洲移民到usa这片土地上的一些庞大的财阀后裔,他们里有商业巨擘,有参众两院的资深议员,有职业政客,也有情报机关和军方的高层。这些人在一二次世界大战里早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他们喜欢战争,因为他们奉行‘战争就是财富积攒的最佳捷径’,但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向这些人的时候,我不能向你透露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信息,因为这样也许会导致敏感的问题出现,甚至影响我们国家和usa之间的外交、军事关系,这不是你所能掌控和插手的层面。”

    “你就直接说我没资格知道就行,如果这样,我们还有合作的基础吗?”秦飞说。

    哈维男爵道:“当然有。”

    他端起旁边的咖啡,优雅地抿了一口,然后继续道:“我知道你的目标是黑日组织,也知道你父亲秦安国也在黑日组织里,而且最新的消息显示,他也是一个特工,你现在很想找到他,并且将他待会你的祖国,在这件事上,我可以帮忙。”

    “你怎么帮!?”

    哈维的话,算是彻底引起了秦飞的兴趣。

    不得不说,哈维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他洞察秦飞的内心,而且他掌握的资料比m更多。

    哈维的意思也很明白,他知道秦安国的身份,甚至也对自己的身份有所察觉。

    如果他猜到自己的身份,而没戳穿,也许正像他刚才的那番话一样,因为自己也被部队除名,而且pla军方也不会在公开承认自己的身份,在没有直接证据指向自己的时候,哈维男爵也不会点破。

    也许这就是情报界的潜规则。

    正如当年美苏冷战中的间谍角逐,无论怎么玩,大家都有一定的默契,不是到了迫不得已,一切最好隐秘进行,不能见光。

    哈维道:“我们之所以对圣城军采取这个‘毒药行动’,是因为他们近几年有些行为过界了,圣城军甚至策划了一次针对我们情报人员的自杀行动,在南亚杀死了我们一整支精英的特工小分队。而圣城军和黑日组织都是飞鹰计划曾经扶持过的外围暴力组织,我们曾经警告过他们,让他们管束自己的手下,只不过现在情况有些失控,我们的情报显示圣城军和黑日组织和飞鹰计划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这个硬盘就是他们走形分裂的证据。”

    “为什么这么说?”秦飞追问。

    “这个硬盘,本来不属于黑日也不属于圣城军。”哈维男爵说:“他们是飞鹰计划掌控的用来储存贩毒网络收入统计和流水、帐号出入等等资料的一个硬盘,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里面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秦飞感觉自己有些小小的激动,哈维也许知道那个秘密什么,硬盘的真实价值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