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第764章 沉默的神剑
    1996是奥运年,女排英雄小周映红透了半边天。1997年,七月伊始,这个国家最红的人叫做曲冬儿。

    且她的这种红,并不完全等同于那些电视小明星的红,这里头包含了喜爱、关怀、心疼、钦佩、自豪等诸多情绪,以及更多的家国情怀。

    6岁,她是希望工程“阶梯小女孩”,蘑菇头、大眼睛,艰苦生活里的美好笑容和她双眸里的星辰,曾打动过无数国人。

    7岁,她在港城陷于困境和屈辱,坚强勇敢地站在台上,面对包括末代港督在内的大批英国上层,唱响了《七子之歌》、《歌唱祖国》,说出了那段令人振奋的话:等日来,我会欢迎你们来做客。

    11岁,香港回归,她是盛典晚会压轴。一身红裙,清秀可爱,一把嗓子,干净清亮,一首歌唱祖国,让无数人落泪。

    ……她还是捞鱼割猪草,偏远小村的小丫头,她还是暑假过后,12岁就要上高中的超级小学霸。

    至此,媒体已经彻底疯狂了。不光国内的媒体如此,就连倨傲的港媒都不得不承认,短期之内,哪怕是四大天王,也只能搭着这个让人怎都无法产生敌意的美好小女孩上头版。

    但是曲冬儿本身,却很快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有一股保护她健康成长的力量,很大,很大。

    媒体自然不蠢,它们很快就在刺探曲冬儿本身信息这件事上老实消停了下来,但是,正面不行……还有边角料啊。

    对此,它们自然不会放过。

    所以,去年就已经爆红过的茶寮,今年又大红了一次。

    旅游产业和食品产业都获得了巨大发展,也让茶寮这个“村”的规模不断扩张,如今其实早已经连镇级规模都不止。

    还有另一个跟着红起来的东西,是登峰的新品冰红茶。

    它现在的别称叫做“冬儿喝的那个茶”,“冬儿藏起来的那个茶”,单此两点,广告效益就已经连曲沫都无法计算。

    “你这次就真有点不要脸了啊,书记。”江澈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挖苦道。

    办公室里,郑书记正在看报表,得意洋洋。

    眼下已经是九月,红茶销售的火爆,带动登峰其他产品的销量也都节节上升,当初说过要捶爆哇哈哈,但是只被当作玩笑听的登峰乳业,如今整体知名度暴涨,也许,真的很快就能和哇哈哈相提并论了。

    “我那叫机智,我多贼啊我”,郑书记恬不知耻地得意了一句,说,“不过说真的有点惭愧啊,我以前那么欺负冬儿,咱冬儿还以德报怨……”

    这是得了便宜卖乖,江澈看不过去了,挑衅说:“那不如干脆我让冬儿再出来说一句那天那个红茶好难喝?”

    郑忻峰整个人僵住一下:完了,以后再也得罪不起冬儿了,还有面前这个货……

    “跪了,给跪了,大哥,咱别啊,登峰也是你的心血啊,哥。”

    他从办公桌后面跑出来,一脸贱样,假惺惺作势要抱江澈的腿……恶心得江澈一身鸡皮疙瘩。

    大学毕业之后,江澈逐渐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几大行业和业务的管理之中,他在深城弄了个办公室,调了些人来,每天正常上下班。

    因为地点离登峰挺近,所以时不时地,会过来转一转。

    “说实话,这样安稳上下班,处理业务的日子,太无聊,你受不了了,对吧?”演完了苦情戏,在沙发上坐下来,郑忻峰突然说。

    不愧是最了解江澈的人之一,郑忻峰一句话点破江澈没事总来转悠的根源所在,接着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你丫不折腾难受……”

    江澈:“……”

    他不得不承认,郑忻峰是对的,前世艰苦创业,江澈可以热情而踏实地在广告公司老板的位置上殚精竭虑,兢兢业业,一坐十余年。

    但是这一世,他的路早就走歪了,兴奋点和兴趣点早都已经不在正常商人的逻辑上,如今想要回头,似乎已经很难。

    宜家8月份销售额翻番了,啊,好棒,但其实,江澈并没有太大兴奋……这踏实经营挣的钱,差着意思呢,不是,是有什么意思啊?!

    偶尔不想做事了,偷懒行吗?行,下面人早有制度也习惯了,照样井井有条……

    “所以,我就是个不被需要的废柴。”

    江澈仔细想了想,自己最近一个多月得到最大的肯定,好像是土豆烧得不错。

    “是啊”,江澈放弃挣扎,干脆承认了郑忻峰的判断,说,“所以,这阵子除了帮小马哥弄那个即时通讯,我几乎每天都在想,我到底应该干点什么呢?”

    “是该坑个谁,骗个几百块爽一下吧?”郑忻峰直接接话道。

    “……你不要这样看我。”

    “我还能怎么看你?!”

    郑忻峰反问,顿了顿,突然哀求脸说:“带我吧,老江,实话说,我也快无聊死了,咱们不挑,就随便找个人坑一下,行不行?”

    这是实话,现在要说真够分量和级别,让江澈兴致勃勃去挖坑埋的人,真的数不出几个了。

    而大富豪勇斗小瘪三的快感,江澈找不到。

    郑忻峰看出来了,想了想,突然带着试探开口,说:“要不咱搞那个索罗斯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发亮,幽光闪烁,像是狼群里一头准备扑杀大象的狼。

    是的,索罗斯是大象。

    也只有扑杀大象,才能让现在的郑忻峰和江澈彻底紧张和兴奋起来了,没有危机的日子过了太久,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没有成就感的日子,过了太久。

    这货怎么还是这么敏锐?!江澈心里感慨了一下,但是嘴上没吭声。

    “别想否认,跟你说,我实在太了解你了。”郑忻峰解释理由,说:“那天聊神剑资本的事,沫沫问你,索罗斯接下来可能会打哪里,我们是不是就一直跟……你当时回答说你也不清楚,然后,你不自觉看了老彪一眼……”

    “老彪,全名胡彪碇,海贼出身,不识字……但是,他有一点牛逼炸了,除了是海贼胡彪碇,他还是……港股股神,傻爱国。”

    自信地看了一眼江澈,郑忻峰继续分析:“索罗斯扫荡亚洲一圈,没办法碰中国,因为咱们的金融体制跟他们不一样,但是,港城……亚洲金融中心,他不可能不动,甚至可能早有布局。所以,你当时看老彪的那一眼,意思大了,你要在港城斩他。”

    “……”太可怕了,江澈突然想,这他妈的,按正常逻辑,是不是应该灭口啊?

    …………

    郑忻峰没有被灭口,这是当然的。因为江澈的不置可否,他更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信心,也对即将到了的港城金融大战,江澈背后的冷刀,期待不已。

    但是,他失望了。

    因为索罗斯真的来了。

    1997年10月,在港城回归仅仅三个月后,“金融强盗”索罗斯所率领的游资集团终于将他们的镰刀,伸向港城。

    早有准备的游资集团在港币和股市双管齐下。10月23日,恒生指数大跌1211.47点;28日,下跌1621.80点,跌破9000点大关。

    而江澈,没有反应。

    从索罗斯出手,恒生指数暴跌,到特区金管局接招,损兵折将勉强将指数拉回万点以上,游资集团暂时收手……

    神剑资本在此次事件中,全程静默。

    …………

    美国。

    初战港股,小胜,鸣金收兵后,索罗斯的办公室,。

    “他什么都没做?“索罗斯微笑问道。

    “是的,什么都没做。”下属回答。

    “哦……”想了想,索罗斯释然一下,“看来他并不像摩根士丹利那个家伙说的,是一个彻头彻尾,惟利是图的伪君子……至少,他没有选择攻击自己的国家。”

    “是的,先生,他保持了沉默。”

    “很好,至少他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否则,我并不介意将这个麻烦的尾随者一并埋葬在港城。”索罗斯沉着脸说完这一句,突然想到,于是问:“然后呢?我们对其他亚洲国家的攻击……”

    下属麻木脸点头,“他,又跟上来了。”

    …………

    美国。

    摩根士丹利,会议室。

    “他果然什么都没做?那就太好了。看来我们对他可能做出愚蠢选择的担忧,毫无必要。虽然错过了一次获利的机会,但是谢天谢地,他至少遵循了资本的原则,没有为他的国家,披挂上阵……”

    摩根士丹利从最初开始就是神剑资本的投资者之一,它因此获利不少。

    现在,它也是索罗斯游资集团的盟友之一,攻击港城,也有它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