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417章 宽宏大量的儿子
    “打!”

    土豆这声打喊的坚决,方醒欣慰的同时,车里的无忧却也听到了,就迫不及待的把身体探出来,伸手要抱。

    “夫君!”

    张淑慧觉得这不是女孩子该看的事。

    方醒大笑着把无忧抱在身前,说道:“好闺女,看你大哥收拾人!”

    张淑慧一听就急了,也顾不得什么夫人的架子,和小白,还有后面马车上的莫愁探头出来看着前方。

    就在前方,此刻土豆已经从平安的手中接过木棍,当先冲了出去。

    张淑慧不禁低呼道:“夫君!”

    方醒在看着,对面也准备了木棍,看来大家都对今日的校阅不怀好意啊!

    他低声道:“别担心!”

    说话间,辛老七已经冲到了土豆的左边,而方五冲到了右边,两人夹着土豆冲杀过去。

    而平安拖后一些,他知道自己的力气不算大,所以不能打头阵。

    这是土豆第一次直面类似于战阵的场面,哪怕方醒以前带着他去过军营,可当对面那大汉挥舞木棍,眼中的凶狠让人怀疑他想杀人时,土豆还是一阵心悸。

    他下意识的按照辛老七的教导把木棍当做长枪,当胸刺去。

    论力量他肯定不及对面的大汉,所以这是最佳选择。

    可刺杀的速度却赶不上劈砍的速度,就在土豆觉得自己的锁骨会被砸断时,边上多了一根木棍。

    木棍闪电般的格挡了一下,然后收回去,侧面马上传来一声惨叫。

    土豆一直没收回木棍,就在上方的攻击被辛老七格挡开之后,他用力的刺在了大汉的胸下。

    双方都不想杀人,所以马速不快。

    可土豆的力量加上那些许速度加成,让那大汉惨叫一声后就此落马。

    这是土豆第一次在马战中击落对手,他面色发青,却策马避开了落马的大汉,跟着前方已经杀过去的辛老七等人,再度出手。

    第一次出手,土豆是懵的,第二次,他挥舞着木棍,勇敢的格挡了对手的攻击。

    他的对手就是那个年轻人,一击不中之后,年轻人马上就再次挥舞木棍。

    “打马!”

    身侧传来了辛老七的低喝,土豆毫不犹豫的挥棍砸下去。

    对面的木棍还在半空中时,土豆的棍子已经砸在了他的马头上。

    那战马一声惨叫,然后就人立而起。

    咿律律!

    双方都错开了对方,然后看着马背上的年轻人偏着身体就要落马。

    “二少爷!”

    那些大汉都在惊呼着,有人冲着这边来了,神色焦急。

    偏着落马很危险,不小心就会被马镫勾住脚,然后惊马能把自己的主人拖个半死。

    年轻人也面色惊惶,可半空中却没有调整身体的余地。

    就在他心中绝望时,土豆也驱马和他错身而过。

    就在错身之时,土豆伸出左手,用力的抱住了他的胸腹处。

    随后土豆松手,可左脚已经脱离了马镫,身体也借到了力的年轻人一个踉跄,就顺利的站在了地上。

    四周传来了后怕的吁气声,土豆策马掉头回来,目光炯炯的道:“今日你挑衅在先,在下反击在后,你可还有话要说?”

    年轻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像是在后怕,更像是在恼怒。

    天色微明中,地上躺着五个大汉,惨叫声让人心烦意乱。

    就在年轻人抬头看向土豆时,剩下的大汉一拥而上,有人摸头,有人摸腰,有人跪下摸脚……

    面对这等场面,土豆也有些为之失笑。

    这是哪家的子弟,居然这般仔细。

    而这些大汉可不是什么普通家丁,若非他们凶悍有力,刚才早就被方家的家丁一冲而散了,哪会还坚持到了年轻人落马。

    他这般想着,身后平安上来了,见状就说道:“这哪家的?来武学还带着嬷嬷呢!”

    后面的方醒把脸隐在马车旁,听到这话也不禁说道:“这两儿子闯祸的劲头颇有些我当年的风采啊!”

    张淑慧知道这是方醒要操练儿子,所以虽然担心,但看到前方辛老七就贴身护在那里,也只能自我安慰。

    而小白却有些不满的道:“平安在家的时候话那么少,一出来就那么多,还能噎死人。”

    方醒莞尔道:“孩子在家总是把父母当做了戒备的对象,出来就肆无忌惮了,常事。”

    那边的年轻人被平安的话差点噎死,他此刻已经恢复了些精神,而周围早到的勋戚子弟都在边上看着,有人在喊着赶紧打,有人在喊着不是娘们的就用刀。

    连那些做生意的小贩都抽空跑过来瞅一眼,然后又钻出人群看看自己的摊子是否有人光顾,若是没有,又急的和猴儿似的钻进来。

    天色还未大亮,但有人已经认出了辛老七等人,于是土豆和平安的身份在人群中低声传递着。

    “那是方醒家的两个儿子!”

    大家都默契的低声交谈,不肯把土豆和平安的身份说出去,免得看不到两家打斗。

    可终究有人不知道是心软还是和那个年轻人交好,就大喊了一声。

    年轻人面色微变,然后说道:“在下顾玘!”

    平安低声急促的说道:“大哥,是镇远侯家的次子,但是镇远侯的长子顾翰耽于笔墨之乐,不肯继承爵位,所以这位顾玘反而呼声最高。”

    土豆微微点头,然后说道:“顾公子这是对我方家不满吗?”

    顾玘的目光扫过两辆马车,等看到马车边上的方醒时,却因为看不清,外加他觉得方醒若是在的话,早就出头了。

    所以他判断今日只是土豆和平安来,就松了一口气,说道:“在下先前不知,就此别过。”

    土豆不禁笑了,说道:“先是出言挑衅,然后出手,一句不知就能搪塞过去了吗?顾公子莫不是欺我家是傻子?”

    这话一出,边上有人就笑了,觉得土豆这话有些小家子气。

    但凡传承了一代以上的权贵,说话最好就是学婉转些,这样才不会被人说粗俗,方能有些世家的模样。

    可顾玘却坐蜡了。

    这可不是阿猫阿狗,按照方醒的尿性,马车里的必然就是他的媳妇,一大家子来武学看热闹。

    今日要是说不清楚,方醒会不会暗地里报复现在的镇远侯顾兴祖?

    顾家算是相对受皇帝信重的武勋,当年顾统可是因为顾成投向了朱棣被朱允炆干掉了。

    而且在朱棣还弱小时,南军围攻北平城,城防的总指挥正是顾成。

    所以顾家人算得上是永乐朝靠前一批的勋戚,地位显赫。

    而方家更是帝王的心腹,所以这两家对上了,那些来参加校阅的勋戚子弟都想看看热闹。

    当着那么多人,顾玘年轻气盛,却不肯低头。

    “方翰,不知者不罪,你莫非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边上有人在低声问道:“那就是方醒的两个儿子?”

    “没错,说话的那个就是方翰,小的那个就是方晟。”

    “这两个小子平日里压根就不露面,大家还以为会是儒雅的性子,谁知道今日一见却是绵中带针,都是不吃亏的性子。”

    “废话!那方醒匪号叫做宽宏大量,养出来的儿子怎么会是以德报怨的货色!”

    这是有人说道:“那顾玘的身体不大好,不过前年宫中出了御医,那御医手段高超,竟然把他的身子骨给救了回来,不然如今他还在缠绵病榻呢!”

    “哎!可见这人啊!最好是低调些,那顾玘还是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