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1002章 图穷匕见
    “没必要!问非天之叛,已无法挽回,今日我军,看来也是败局已定!”

    神尊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仿佛从他嘴里道出的就是事实。

    而众人闻言,都不禁朝神尊侧目以视,目中都隐含惊悸之意。

    他们不会忘了自己所遵奉的这位神明,拥有的预知权能!而近些年来,每当神尊用上这样的语气,也就往往表示这位,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未来。

    可众人都清楚,神相宗倒戈的后果!

    ——此间的二百余万道军,很可能会在日月玄宗与神相宗联军的打击下,全军覆没!

    更可怕的是,对面又将多出一位神域,且是当世之中,少有的几位能与现在的神尊抗衡的顶尖修者。

    这将使双方在神域上的战力对比,再次逆转!众人也都已预料到了,一场惨败即将发生。

    而就在下一瞬,诸人的目光,就又被西北方向,也就是他们的动静吸引。此时神相宗舰群之内,几乎所有的战舰都蓦然掉头,并倾尽一切所能的,朝中军方向倾泻着各种灵术。

    太一神宗的舰群对此猝不及防,只在这瞬息之间,就已损毁了超过四百艘战舰。整个左侧,也由此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可更使人心惊的,却是接下来一股浩瀚的灵潮,瞬间席卷了整个战场,使得两方大军打出的诸多超大规模术法,都受到了剧烈干扰,仿佛有万马齐喑之势。

    “是神域——”

    玄星神使的神色惊疑不定,这看起来似有神域陨灭,可他不能确定。

    可瞬即之后,他就不用再猜疑,依然是那中军方向,蓦然传出了一声怒啸:“问非天!”

    那声音饱含怒恨悲意,就好似传自于九幽地底,含着一股刻骨铭心的戾恨。

    这是冰剑双绝筑云崖——

    “向祁翊已经身殒,闾丘雷严轻伤!”

    神尊目中,饱蕴寒意:“问非天登上向祁翊的座舰恳请求助,随后暴起施袭——”

    他不是没有努力,尝试改变这一结果。可在预知到这一幕的时候,问非天已经直面那太一音仙向祁翊。

    太一神宗还有些许的防范之心,并没有让向祁翊独自面对问非天,可这并没法阻止向祁翊的陨落!

    当无相天尊不计代价的出手,便是闾丘雷严又能如何?那位的性情,是何等果决,既已决定倒戈,自不会容太一神宗从北海全身而退。

    “这就麻烦了!”

    鸿钧道主一声叹息:“如今思来,从剑原宗开始,神威真君的每一步都似含深意。那位,怕是从几年之前就开始,要促使神相宗,生出背盟之心。有着如此出色的人物,日月玄宗的气运自当鼎盛。”

    可随后他语声一转:“不知道友之谋,可还要继续?”

    “为何不?你我今日至此的唯一目的,只是为送此子踏上道途绝巅。此战是胜是败,有必要在意?”

    神尊的唇角含笑,语声毫无动摇:“不如说正因这场大败可期,才更势在必行!”

    “那就事不宜迟!”

    随着这一句,一道朱红身影,蓦然跨空而至。

    “所有的准备,都已妥当,你我现在就可开始!再晚的话,恐怕就要错过时机——”

    随着此人的大袖拂动,这艘空舰的外壳,瞬时被震成了粉碎。里面两座巨大的白玉阵盘,极其突兀的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

    “这一战,就这么胜了?”

    在日月玄宗本部舰群,位于最前方的一艘攻山舰上,谢灵儿略有些茫然看着对面。亏她之前还摩拳擦掌,想要在这场大战中大显身手,让信哥哥看看自己的修为进境来着。

    可结果双方的大军才刚接触,对面就已溃败。

    “神相宗原来已准备倒戈?”

    墨婷的面上,亦满是匪夷所思之色:“这一战,还真是出人意料的简单。就不知这是否师兄所为?”

    “即便不是神威真君的手笔,真君他也一样居功至伟。”

    皇泉叹息着到:“要不是真君的火雨天灾,要不是我方大军,已经逼至灵龟前。对面的那位无相天尊,哪里可能会生出背盟之意?”

    就在三女说话之时,张信的术法投影,毫无预兆的就出现在她们的身后。

    “在议论什么呢?这个时候,正是你们建功之时!”

    “建功之时?”

    墨婷顾不得向张信行礼,转而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前方天际。发现此刻,己方阵中的巩天来,月平潮,龙观象,张清源,玉明皇等诸多神域都已出动,正往对方后阵中横空掠去,林天衍的剑光,更是化虹而行,先一步凌至,朝着正与问非天对战中的闾丘雷严坠斩而下。

    “师兄的意思,可是要全力将那几位留在北海?”

    她在努力压制着心绪,可语声里却还透露着几分兴奋与期待之情,

    “这岂非理所当然?如此良机,岂容错过?”

    张信一声冷笑,心想这可不同于数日前的那一战,那时他虽拿出了歼星武器这一底牌,可仍是力有未逮。

    可今次却不同——

    “不过这不太容易,你们几人定需小心,以自己性命为第一优先,不可贪功。”

    说完这句,张信就又看向了皇泉及蔺初夏:“尤其皇泉师侄与初夏,你二人可见机行事。”

    这一战,他们能否留下太一神宗更多的神域,皇泉蔺初夏的能力至关重要。

    “那么信哥哥你呢?”

    谢灵儿疑惑的,看向张信:“信哥哥这次,不打算出战?”

    她发现此时张信的本体,依旧在独霸号上端坐。

    “我?”

    张信一声冷笑,朝着神教舰群的方向,投望了过去:“那边有人为我准备了些东西,据说定可让为兄道消身亡。如此盛情,为兄自当恭候!”

    就在这刻,位于独霸号观战台的张信本体,也将双眼微凝。

    就在那两座白玉祭坛,出现在神教舰群内的第一时间,他就已观睹到了。

    而叶若也在这刻,用高倍数的摄像机,从各个角度拍摄。随后就将这两座祭坛的一切细节,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展现在张信的视界内。

    “正在解析当中,估测祭坛的作用,是为强化某种神术。可具体是什么样的神术,我还无法判断——”

    叶若说到这里时,忽然皱起了眉头:“看起来,不像是攻击性的神术,里面的好几个术式,只在辅助性的神术中使用。”

    也在这刻,张晨光的身影,忽然闪身来到了张信的身前不远。

    他本是奉张信之命出击,辅助巩天来及月平潮等人围捕。可这刻却抗命赶回,之后就以防御性的姿态护卫在张信身前,同时剑眉紧皱着,遥望那神教所属的舰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