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字号保镖 >第二十章:价值(第十更)
    林风雪确实就在九州监狱,而且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将近一夜。

    每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来西郊转一圈,但没什么正经事的话,他很少会来到这里,今日更是第一次来到九州监狱的后山。

    后山是一个大殿,也可以算是灵堂,里面摆放着所有死亡囚犯的骨灰,除了一些实在身份不明又找不到具体线索的囚犯之外,九州监狱一般都会留下骨灰,这是规矩,而这个规矩也为帝国创造了很多的利益,所以即便是九州监狱的主事人被换了之后,这个规矩也没有改变。

    目前的九州监狱状态很奇怪,这里是帝国方位最为森严的监狱,但无论再怎么高级,说到底就是个监狱而已,这里曾经一直都是由云山峦主持,林轩辕杀了云山峦之后,这里的主事人换成了赫连家族的老爷子赫连雄鹰,可这并不能说明九州监狱已经完全落在了赫连雄鹰手里,在这里,论影响力的话,新的北方派系,西南派系,以及王系可以说是各占三分之一。

    赫连雄鹰虽然站在最高领导的位置上,但老人对这里向来不怎么喜欢,平日里没事的话,也不怎么来这里,只是在这里放下了几个心腹而已。

    九州监狱最大的价值自然是囚犯,放几个心狠手辣的心腹来压榨这些囚犯的秘密足够了,如果他们压榨不出什么,就算赫连雄鹰亲自来同样也不会有效果。

    而除此之外,九州监狱的高手也有很多。

    但如今王系最不缺的就是高手,无论是皇帝还是林轩辕,都懒得在这里找什么高手,这些定时.炸弹,无人可用的时候自然会用到他们,但自身力量足够的时候,还是将他们关在这里好。

    据说林风雪之前倒是很喜欢在这里挑选高手,只不过赫连雄鹰在这里放下了几个心腹之后,足以堵死这条路。

    压榨囚犯的剩余价值。

    堵住林风雪在这里带走囚犯的路径。

    做到这些,赫连雄鹰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至于其他的,无论是赫连雄鹰本人,还是王系,都没有太大的兴趣插手这里的事情。

    所以赫连雄鹰在这里虽然有心腹,但林风雪在这里的影响力一样存在着,这种影响力或许已经不能让他像是之前那般在这里带走囚犯,但如果他想进神州监狱的话,同样也可以做到暂时无法让人察觉。

    赫连雄鹰如今并不在九州监狱,甚至不再九州城,林风雪通过九州监狱的内部人员接应,进入监狱,一直到进入后山,基本上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后山大殿内摆满了骨灰盒。

    每个骨灰盒上都印刻着死者的黑白照片和名字,从无差错。

    林风雪站在大殿中最靠近角落的一个位置上,看着面前那个方正的小盒子。

    盒子上同样印刻着照片,黑白,没有任何色彩。

    但女子的笑容却极为清丽温婉,如同阴森大殿中的一缕阳光。

    “极美。”

    林风雪看着女子的笑脸,沉默良久,再次说了一句:“最美。”

    站在这里,林风雪的表情很平静,不是平日里那种伪装的给人城府很深的感觉的平静,而是一种完全放松下来的平和淡然。

    面前的骨灰盒里,对他来说装着的并不止是骨灰。

    还有他的爱情,他的良心,他的人性,他的一切。

    林疏影死在多年之前的这一日。

    真正的林风雪,同样也死于多年之前的这一日。

    这是忌日。

    无论对他,还是对她。

    他并不后悔当年的选择。

    不止是他当年别无选择,同样也是因为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在最初的怨恨,痛苦茫然之后,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一个女人。

    换帝国的第一豪门。

    值不值?

    林风雪很痛苦,但在他的心里,这样的交换,值得。他捧起了面前的骨灰盒,低下头轻轻亲吻了下骨灰盒上的照片,轻声道:“抱歉。”

    不止是在这里,在过去很多年的时间里,每次想起她,他都会说一声抱歉。

    也仅仅就是抱歉而已。

    带着林风雪进入后山的是一名帝国上校,在九州监狱,他负责后勤工作,此时他正站在林风雪附近,看着他抱起了面前的骨灰盒,上校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向前一步,轻声道:“林先生...”

    “我要把她带走。”

    林风雪看了上校一眼,语气淡然的开口道。

    “这...”

    上校一脸的为难,而且没有丝毫的掩饰。

    其实大殿中骨灰盒摆放的位置都很有讲究,越是靠近中央的,越是材质最佳的,也就越是说明死者身份的重要性,林疏影的骨灰盒摆在最边缘的角落里,基本上已经属于那种没有太大价值的那种,可就算这样,这东西也不是说谁都可以带走的,九州城监狱对这点的审查一向都极为严格,几乎每天都会有人过来查看,如今九州监狱气氛诡异,王系终究因为占据了最高的领导位置而变得十分强势,这种时候,上校是真心不敢让林风雪带走这个骨灰盒。

    “怎么?有问题?”

    林风雪不咸不淡的反问道。

    上校只能苦笑,如果林风雪带走这个骨灰盒而被上面发现的话,这样的后果不是他可以承受得起的,最起码他也要脱掉身上这身军装,可最关键的是,得罪林风雪的后果,他同样是承受不起的,所以他现在非常的为难。

    “林先生...这恐怕有些不合规矩....监狱对这一块的审查一直都很严格,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我不好交代。”

    上校苦笑着摊开手道。

    “随便找个人的骨灰还有盒子,换上去就是了,这不用太久的时间吧?如果时间紧迫,找个盒子,你就算往里面装一把土,谁又能发现?审查的再怎么严格,难道还真诱人会一个个将这些骨灰都打开不成?”

    林风雪语气淡然而坚决:“我今天必须把她带走。”

    上校继续苦笑,万般无奈之中,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人,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对很多人来说,她确实没有太大的价值。”

    林风雪表情平静,他低头亲吻着骨灰盒上的照片:“但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价值。她是林疏影,我最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