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病重
    ……

    长孙无忌有些懵,啥意思?

    他早就确定房俊那句“买橘子”不是好话,可是任凭他学贯古今,也难解其意,非但是他自己不解,曾为了这句话请教了很多当世大儒,得到的答案也无不是茫然摇头,闻所未闻……

    结果自己只是一时不忿想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这个棒槌居然就换套路了?

    长孙无忌实在是被这句话给折腾的不轻,被人当面骂了自己尚且不自知,这种憋屈谁能受得了?

    所以眼下虽然恨不得将房俊一口咬死,却依旧摆出一副真诚的笑容,不耻下问。

    到底是被称为“阴人”的家伙,城府极深,当即深吸一口气,圆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和蔼问道:“二郎只才学,纵观古今,当世无人可以匹敌……老夫算是彻底折服了,只是不知那一句‘买橘子’,到底有何寓意?实不相瞒,上一次在终南山,二郎说出这句话之后,老夫回去冥思苦想,却也不知有何典故与之相符。老夫这人读书的时候便有个坏习惯,遇到难解之题总归要弄个清楚明白,否则连觉都睡不着……却不知二郎可否为老夫解惑?”

    言语之间甚为低调,只希望这小子一时得意,便将谜底给揭开,哪怕当真是骂了自己,也好过这般辗转煎熬不得要领……

    房俊嘴角一咧,浅笑道:“呵呵……你猜?”

    “……!”

    我猜你滴娘咧!

    臭小子居然敢耍我?

    长孙无忌豁然变色,只觉得脸上发烫火烧火燎,恨恨的瞪了房俊一眼,拂袖而去。

    他实在是片刻都站不住,唯恐下一刻就扑上去狠狠的掐住房俊的脖子,将魏府的丧事搞得一团糟,徒惹笑柄。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明白自己放过房俊的真正原因,自己干不过他……

    见到长孙无忌怒气冲冲的走掉,偏厅里诸人面面相觑,这位赵国公前一刻还笑容满面,怎地倏忽之间便变了脸子?

    这人还真是喜怒无常啊……

    太子拉着房俊坐下,担忧道:“何必跟赵国公这般针锋相对?彼此留一些颜面,不要太过咄咄逼人才好。”

    他这是为房俊着想,长孙无忌那是什么人?

    一路扶保着皇帝披荆斩棘逆而夺取帝王宝座,足智多谋心黑手辣,就算房俊再是聪慧,又岂能是长孙无忌的对手?若是长孙无忌当真下定决心要收拾房俊,怕是皇帝也房玄龄也看护不住……

    房俊两手一摊,无奈道:“哪里是微臣去惹他?微臣巴不得离他远远的,可人家往咱面前凑,微臣有什么法子?”

    太子想想也是,总不能你长孙无忌到哪里,就得让房俊退避三舍吧?

    房俊那也是个体面人,要脸面的……

    李恪凑了过来,问道:“刚刚你俩什么又买橘子又留给你几个的,到底说得什么?”

    刚刚两人的谈话在旁人听来简直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房俊连连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这倒不是怕了长孙无忌,可是骂长孙无忌是儿子,岂不是占李二陛下的便宜?

    他是害怕李二陛下揍他……

    李恪连连追问,房俊死死闭着嘴,就是不说。

    李恪无奈,道:“行,本王问你你不说,你且看能不能搪塞过他……”

    房俊愕然之间,程咬金从另一边走上前来,一把将他拽起来拎到角落里,逼问道:“什么买橘子,什么剩下的都给你,啥意思?老夫这一辈子受够了那个阴人的气,难得见到那厮这般恼火,快快与我说说……”

    房俊苦了脸……

    *****

    长安城北,十里坡。

    潏水流经此处被一座山包阻挡,绕山而行径自向北注入渭水,河水便在山包的向阳坡处淤积出一块坡地,山坡上山林茂盛,河边稀稀落落的散落着十余户人家。

    夕阳西下,十几户人家只有寥寥三两根烟囱里升起袅袅炊烟,河水悠悠,鸟鸣啾啾,仿若世外桃源……

    十里坡最高处接近山林的一户房舍之中,传出一声忙乱的脚步声。

    一个布衣荆钗身段儿窈窕的年轻女子正掀开门帘走进屋子里,手里提着一个刚刚洗刷干净的出恭所用的马桶,一个即便是在屋子里亦要头戴斗笠的男人端坐在外间堂中,烦躁的叹了口气。

    里间火炕上,一个纤弱秀美的姑娘正斜斜的歪在窗口处,一张如花玉容惨白憔悴,本是明亮的秀眸光彩黯淡,精神萎靡至极点,就那么呆呆的躺着,毫无生气……

    提着马桶的女子进了屋,将马桶放在墙角,拿起一个毛巾上前给姑娘擦了擦,又轻柔的将她散乱的鬓角捋顺掖在耳后,担忧道:“姑娘可曾好过了一些?”

    姑娘也不说话,尖尖的下巴微微收了收,算是做了回应,有气无力的……

    年轻女子起身走了出去,到外屋堂中对斗笠男人说道:“董先生,这么下去也不是行啊,姑娘这几天都屙得脱水了,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样折腾,您得想想办法呀!”

    董先生又叹了口气,无奈道:“某先前打算入城请一位郎中前来给明月诊治,孰料今日魏徵那个老狗死了,长安城内处处戒严,城门处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休说进城了,某只是离得近了一些,都差一点被几个农夫捉住……也是奇了怪了,这些农夫眼光怎地如此毒辣?一见了某,便大声嚷嚷细作,吓得某不敢久留,若非腿脚轻便,说不定就栽在那些农夫手里……”

    年轻女子吓了一跳,疾声问道:“后山那些高句丽被发现了?”

    董先生摇摇头:“不至于,或许只是闻听一些风吹草动,唯恐有人混进长安为非作歹而已……若是朝廷当真发现了吾等,那边早有消息送过来了,稍安勿躁。”

    年轻女子松了口气,正欲开口说话,便听到屋里一声细若游丝的呼唤,猛地把心提起来,转身快步走进屋里……

    半晌之后,年轻女子提着马桶出来,去外边山泉旁洗刷干净,又送进屋里,出来之时一脸愁容:“若是再不找个郎中医治,姑娘怕是……怕是……撑不住了。”

    两天之内屙了无数次,休说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就算是铁打的壮汉也经受不住……

    董先生喟然长叹。

    想他一身谋略举世罕有,即便是辅佐帝王亦是绰绰有裕,眼下却偏偏对一点小小的病痛束手无策,若是早知如此,何不多读几本医书,多学几分岐黄之术?

    真真是学到用时方恨少……

    年轻女子也无计可施,谁能想到偏偏这个时候长安城内草木皆兵,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正焦急间,倏地想起一事,疾步走到门口想着山坡上张望,疑惑道:“有哭声?”

    董先生也吃了一惊,急忙起身到门口侧耳倾听,果然下坡下隐隐有哭声传来,心中奇怪,说道:“你且进屋护着明月,某下山去看看。”

    言罢,大步流星的出了门,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向山下奔去……

    半晌过后,董先生气喘吁吁的回来,一进门便疾声道:“速速给姑娘收拾衣物细软,咱们立即入城。”

    年轻女子吃了一惊,道:“那怎么行?万一被守城的兵卒发现,那可就脱身不得!”

    董先生面部隐藏在斗笠之下,看不清脸上神情,语气却是充满焦灼:“耽搁不得了,到了城外就想法子给城里那些人送信,无论如何今日都必须让明月进城。”

    年轻女子一边手脚麻利的收拾衣物,一边奇道:“山下发生了何事?”

    之前董先生还对进城心有余悸,下山转了一圈,却坚持要进城,必然是山下发生了何事令他改了主意。

    董先生顿了一下,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声道:“山下……好几户人家都死了人,是……疟疾。”

    “啊!”

    年轻女子惊呼一声,花容失色。

    怪不得姑娘如此,原来是疟疾……

    这可是绝症啊!

    就算是进了城,难道还能治得好么?还得冒着身份泄露的风险……

    董先生看懂了年轻女子的迟疑,冷声道:“吾视明月为女,一手将她抚养成人,就算吾对天下人无情,又岂能坐视明月死在吾之面前?速速收拾,休要耽搁!”

    年轻女子心中一凛,赶紧闭嘴,乖巧的再不敢多言。

    她可是清楚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男人,到底有多么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