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杨张之谈
    “呵呵呵,年兄快请进,今日有年兄造访,顿使寒舍蓬荜生辉,居正不胜荣幸之至啊。”

    张居正快步往府外走去,远远的看到杨继盛,便拱起双手,一边大步前走,一边笑着与杨继盛见礼。

    今日,杨继盛所为何来呢?

    对于杨继盛的造访,张居正心中感觉有些突兀和不解,自己跟杨继盛是同年中的进士,都是徐阶门下,但是平日里交往并不算密切,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杨继盛第一次来自己府上造访。

    “叔大客气了,盛,愧不敢当。”

    杨继盛微笑着拱手还礼,在拱手时,袖子里一卷宣纸露出一小截来。

    张居正看到了杨继盛袖子里一截宣纸,眼皮子不由一跳,这宣纸的模样和造型颇像奏本啊,那今日杨继盛前来是为了这封奏本吧......

    “呵呵,年兄快请进。”张居正心中自有沟壑,面上像是没有看到杨继盛袖子中一闪而逝的奏本似的,热情的伸手做出一副请的姿势,请杨继盛入府。

    “叔大请。”

    杨继盛礼让一番,然后两人一同迈步走进张府。

    张居正将杨继盛请到书房后,亲自从博物架上取下一锡罐,打开用茶匙取了适量茶叶,冲泡了一壶茶。

    “年兄,这是我老家产的大红袍,相传母树正是源自于天心永乐禅寺后的九龙窠那三棵大红袍。我每年也只能分这么一罐,还请年兄品鉴一二。”

    张居正待茶泡好后,给杨继盛倒了一杯茶,双手端到杨继盛跟前,微笑着说道。

    大红袍是明朝新兴的顶级茶叶,张居正之所以强调九龙窠那三棵大红袍,则是因为大红袍的典故了。

    相关洪武年间,江南的举子丁显进京赶考,路过武夷山的时候,由于水土不服、风餐露宿导致生了一场大病,晕倒在了武夷山脚下。当时,恰好武夷山上天心永乐禅寺的住持老方丈下山化缘,看到了病倒在武夷山下的丁显。于是,宅心仁厚的老方丈便叫人将丁显抬到了天心永乐禅寺。老方丈精通医理,见丁显脸色苍白,体瘦腹胀,于是老方丈就从九龙窠采摘了茶叶,用沸水冲泡,沏茶给丁显喝。丁显喝了第一碗茶后,就觉得腹胀减退了许多,喝了第二碗更觉效果显著,精神也好了很多,于是丁显一连喝了数碗茶。如此饮茶,数日后,丁显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康复后,丁显继续进京赶考,离开前对方丈道谢:“方丈见义相救,小生若今科得中,定重返故地谢恩。”

    丁显进京后,不久,果然高中状元。

    其实说起来,丁显高中状元与朱平安还有几分相同之处,同样是因为帝王的一个梦。相传,当时科考完,统计成绩,丁显成绩并不在前三之列。会试时,丁显成绩排在了第四位。殿试时,前三名的名次互相有所调换,第一名为花纶,但是丁显的成绩仍然位居第四。当时官员都已经但是在唱名的头一天晚上,洪武大帝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大殿前钉了一个巨大的钉子,钉子下还垂了两根红色的丝带。第二天一大早,洪武大帝便将殿试的成绩拆开,拆开后发现第一名为花纶,洪武大帝找了个理由将花纶放到了后面,又开始往后看名次,然后就看到了丁显的名字。丁者钉也,显字的繁体字为“顯”,正好是日下双丝,洪武大帝顿觉这是梦中提示,于是将丁显擢为状元郎。

    丁显高中状元后,请求洪武大帝允许他即刻返回武夷山天心永乐禅寺报恩,洪武大帝欣赏丁显知恩图报,特准丁显即刻启程。于是,丁显身着状元大红袍,骑着高头大马,直奔武夷山而来,一路快马加鞭,到了武夷山,拜谢方丈。之后,丁显问及当时他喝得茶叶的出处,老方丈带他到了九龙窠三棵大红袍处,告诉他正是此茶,丁显得知后,将状元红袍脱下绕茶树三圈,将大红袍披在了茶树上,大红袍由此得名。

    当然,之后丁显献茶治好了马皇后的病,更是令大红袍声名鹊起。洪武大帝御笔一挥,将大红袍定位御茶。每年前往武夷山采摘御茶的官员,都是身着大红袍,到了后,解袍挂在贡茶的树上,大红袍愈发闻名。

    ……

    “如此说来,盛还真是有口福了,呵呵……”杨继盛微笑着伸出手接过了张居正递来的茶杯,茶杯之中,茶香浓郁,茶汤橙黄,清澈艳丽。

    “香气清雅,岩韵甘滑,入喉还带有一股淡淡的香火气......比之武夷山最正宗的大红袍,亦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来叔大家乡所传非虚,此茶当是引自九龙窠大红袍无疑了。”

    杨继盛用茶盖刮了数下后,轻轻抿了一口,回味片刻后,对茶水赞不绝口。

    “酒逢知己千杯少,茶亦是如此,待会居正将茶分一半与年兄带回去好好品尝。”张居正笑着说道,一副遇到了知己一样。

    “那不行,君子不夺人所爱,看得出此茶深得叔大厚爱,呵呵,盛,就不做夺爱之人了。”杨继盛微笑着摆了摆手,婉拒了张居正的好意。

    两人又寒暄了片刻,话题也从茶转移到了政治上。

    “叔大,可听说了子厚弹劾高博泰一事?”杨继盛饮了一口茶,若无其事的问道。

    “嗯,朱大人弹劾高博泰的事情,居正早上便听说了。”

    张居正微微点了点头,心想杨继盛袖子里的奏折是抄写的朱平安的那份奏折吧,杨继盛是来跟我探讨朱平安的奏折的吗?

    “那么,对于子厚的弹劾,叔大如何看?”杨继盛抬头,目光直视张居正的眼睛,轻声问道。

    “朱大人弹劾高博泰的内情我今天也都已经知晓了,此乃高博泰咎由自取,如果朱大人奏折中所言高博泰侵占屯田之事属实的话,那高博泰死不足惜。朱大人此奏,乃是为民除害,实乃我辈之楷模,居正自愧不如。”张居正先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继而放下茶杯,坦然的与杨继盛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