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门阀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节 诱之以利(1)
    一个时辰后,张越带着公孙遗,来到了温室殿前。

    今天值班的乃是许久未见的郭穰。

    郭穰自从升了黄门侍郎后,便是一本满足,失去了进取心。

    对于宦官而言,他已经差不多到顶了。

    至少在社会地位上到顶了。

    依旧例,宦官拜为黄门侍郎,便有了过继昆仲子侄或者外甥为嗣的权力,也拥有了在宫外建造府邸的资格。

    所以,这些日子来,郭穰就一直忙着挑选后嗣和建造府邸的事情。

    对宫里面的事情,明显的关注度下降。

    这是人之常情。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若能有后,任何宦官都会不惜一切的培养和扶持。

    见到张越,郭穰明显的非常高兴,几乎是立刻迎出来:“侍中公可是欲要面圣?”

    张越点点头,道:“有劳郭侍郎通传……”

    郭穰一听,笑的更开心了,道:“侍中稍候,吾先去通传!”

    不多时,郭穰便喜滋滋的出来,道:“侍中,陛下有请……”

    张越于是带上公孙遗,步入温室殿中。

    今日恰好是朔望日,天子刚刚结束了一次朝臣对奏,正美滋滋的在塌上泡脚。

    见着张越带人进来,天子顿时就是一喜,因为他知道,今天又能有口福了。

    张越却是毕恭毕敬的拜道:“臣毅恭问圣安!”

    跟在他后面的公孙遗则立刻扑通一声,拜倒到天子面前,抓住机会刷脸:“微臣守少府遗,恭问陛下圣安!”

    天子这时才看到公孙遗,连忙正坐起来,道:“卿等免礼!”

    这倒不是他有多尊重公孙遗,实在是此乃诸夏君王的传统。

    对于九卿两千石,必须给以尊重。

    不然,传出去叫人知道,少不得被人议论。

    “陛下……”张越起身后,道:“臣此来,乃是来给陛下报喜的……”

    “何喜之有?”天子一听乐了,笑着问道。

    “财喜!”张越恭身答道。

    “财喜!?”天子有些坐不住了,连坐姿都忍不住调整了一下。

    若问他当了四十七年皇帝,最大的心得是什么?

    毫无疑问,就是五铢钱!

    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无论是修仙问道,还是治国安民、远征万里。

    都离不开钱!

    没有钱,万事休矣!

    而若有钱……

    自是一帆风顺!

    可惜,自元鼎之后,国家收入虽然屡创新高。

    但花销和开支,却也是水涨船高。

    旁的不说,就是李广利兵团每年的军饷和赏赐,就已经让他头疼不已。

    一旦遇上大战,那钱更是洪水一般的流出。

    如今的汉家国库,已然是拮据到了负担不起一场天山会战的地步了。

    不然,他何必要和匈奴人虚与委蛇?又何必让任立政去主持汉匈互还扣押使者的事情?

    早就让李广利兵团出塞,趁着匈奴人内讧的机会,突破浚稽山,打过余吾水了。

    还不是穷闹的?

    所以,他对任何能赚钱的事情,都是趋之若鹜。

    张越看着天子的神情,低头道:“正是!”

    “这财喜从何而来?”天子忍不住问道。

    “从褐布与罽布上来!”张越答道。

    “褐布?罽布?!”天子听着皱起眉头。

    他当然知道,那所谓的褐布与罽布是什么?

    乃是当初博望侯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布帛,以羊毛、马毛、驼毛等牲畜毛发纺织而来。

    曾经也风行过一时,但很快就沦为鸡肋。

    如今,只有河西四郡和边塞苦寒之地的边民,才肯穿这种纺织品。

    内陆的话,除了刑徒、奴隶,基本没人愿穿。

    罽布还好一点,可能会有游走四方的游侠与商贾穿戴,但那褐布基本就在汉家内地绝迹了。

    盖因为这两种毛纺织品,有着种种令人难以接受的缺点。

    首先便是异味极大,穿的久了,腥膻味连沐浴都可能无法清除。

    只这一点,便让士大夫贵族们敬而远之。

    更不提,这些毛纺织极易滋生各类虫患,什么虱子跳蚤臭虫,一个不注意就生的到处都是,咬的人浑身是包。

    给人的健康,造成严重隐患。

    最后,就是这舒适性太差。

    除了冬天可以御寒外,这两种纺织品的体验性极差!

    就像天子,曾经让人发给数百套给上林苑的百姓,结果不过半月就没人穿了。

    百姓纷纷反映,这些‘胡布’,穿在身上咯人的很,还不如穿汉家传统的麻絮。

    也就是乌恒、辉渠、浑邪、休屠和月氏等汉家附庸、属国喜欢这些东西。

    而且,边塞军民也要靠它们来抵御严寒。

    不然的话……

    少府估计都不会生产它们了。

    就听着张越道:“正是!”

    “陛下,臣已然找到办法,可以改进褐布与罽布之工艺,令其干净、整洁、舒适……”

    天子一听猛然瞪大了眼睛。

    褐布与罽布,若是能够干净、舒适无异味……

    他当然清楚,这是多么巨大的利益了!

    旁的不说,汉家少府和太仆衙门,从此就要多一条财源。

    而且,不像其他财源,要从人民身上抠钱。

    太仆三十六苑,每年产出的各色牲畜皮毛,不知凡几。

    往年,这些资源统统是作为给边塞军民的免费供给品,还要被人挑三拣四。

    但若是……张越真的能改进工艺,哪怕只是实现干净这一个条件,这些过去的废品,马上就要变废为宝,成为黄金!

    因为……

    在汉室,布帛乃是除黄金与五铢钱外的第三货币。

    国家甚至是将布帛视为金钱,允许人民以布帛交税、交易。

    换而言之,纺织业在汉室就是金融业。

    和后世的银行一样,织出来的布直接可以当成钱用。

    而且,有着不会贬值,不会通胀,人人认可和接受的好处。

    故而,天子有些难以相信,道:“果真?”

    “果真!”张越上前拜道:“若是陛下许可,臣请借少府东织室一用……”

    “东织室?”天子狐疑起来:“西织室不行吗?”

    “启奏陛下……”公孙遗抓住机会,赶忙报告:“如今,独东织室能织褐布与罽布……”

    事实上,若不是这褐布和罽布,几乎没什么油水,东织室连这点职权也会被剥夺!

    “这样啊……”天子眼里闪过一丝精芒,对公孙遗道:“少府,从东织室之中,抽调能工巧匠至西织室,一切听从侍中张子重之号令!”

    “诺!”公孙遗长身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