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某凡的双重受难日
    巨大的会议桌上,一张约莫有半个房间大xiǎo的地图,端端正正的摆在正中央,地图虽然大,但是上面密密麻麻,如同繁星一样的五颜六sè标记,却仍让人觉得,似乎还得再大一点,才能容纳得下里面标记的内容和任务。

    制作这份地图,恐怕得花上几十天的时间吧,真是难为大家了。

    光看上一眼,我的两只眼睛,就如同久久盯着天空上的繁星不放般,晕坨坨的,转起了圈圈。

    坑爹呀这是,宇宙大战的作战指挥地图说不定还没那么复杂呢,上面让人看着眼晕的无数xiǎo红点是怎么回事?星星吗?阿卡拉,你何时将触手伸到宇宙上去了?

    粗略一看的话,这张巨大地图被好几块不同的颜sè填涂着,这到是不难猜,颜sè的数量刚好和新区的大队差不多,所以这些颜sè应该是代表每个大队负责的区域。

    然后是密密麻麻的xiǎo红点,是虾米来着?还有用粗细不一的红线勾勒成的箭头,是代表巡逻路线吗?

    其他的标识,看着我更是满头雾水,混蛋呀,想当年咱也是战略游戏的高手,竟然会被光是一张地图就给打败了

    发出败家之犬的悲鸣,我泪流满面的抱头蹲下去,在桌底下画起了xiǎo圈圈。

    “呜哇,布置的天罗地网呢。”

    在我陷入人生的低cháo,在桌底下寻找着自我的时候,xiǎo狐狸的声音响起,往声音方向看去,桌底下只能看见她的一双修长**,以及晃来晃去的狐狸尾巴,古有伞下识妹子,今有桌下识妹子,嗯嗯。

    她看懂了吗?琳娅和莱娜还未讲解,她就已经看懂了这张疑似星河侵略战的作战地图了吗?这张地图,就是代表着我和她之间的智商鸿沟吗?傻蛋有错吗?

    “咳……咳咳咳,什么嘛,原来是这样,嗯嗯,嗯嗯嗯,如此这般布置吗?的确是巧夺天工,天罗地网,匪夷所思,出人意料,不敢苟同,不愧是阿卡拉大长老钦点的负责人。”

    喂喂喂,用错词了呀傻蛋,就算装也给我装的敬业一点好不好?

    循着贝雅结结巴巴的声音,目光转一圈,我立刻在桌底下找到了属于她的纤细**,虽然没有xiǎo狐狸那般的尾巴特征,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是所有人里面……最矮的一个呢?

    不过说起来……噗噗噗,这xiǎo丫头还真是可怜,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还要在那里逞强,我说jing灵xiǎo公主,xiǎo萝莉,你就少在那儿装了,咱俩的智商是一个等级的,来来来,和叔叔一起钻桌子画圈圈吧。

    “诶,如果能用沙虫的漩涡,代替这些包围路线,或许会好看一点哦。”

    蒂亚不知是天才还是傻蛋的发言响起,循着声音看去,我第一眼的就找到了属于她的腿,没办法,特征太太太明显了,首先她是所有nv孩里面最高的,再次,在这种大冬天,只有她一个穿的是兽皮短裤。

    混蛋,这丫头竟然也能看懂地图吗?我一直以为蒂亚是我们这方的,没想到她却背叛了我们,混蛋,真是混蛋,以后再也不和她玩智力游戏了哦哦哦,你看,因为蒂亚的发言,贝雅的xiǎo腿也颤抖起来了,不愧是和我一条(智商)战壕上的战友兼拍档。

    “蒂亚,我想只要大家能看懂就行了,特地画沙虫漩涡的话……啊哈哈……”

    果然,蒂亚的天真发言,立刻就遭到了琳娅的苦笑应对,我就说嘛,一个圆圈能就搞定的事情,干嘛非要去画鸭蛋不可?

    “这样一来,岂不是没有我们狐人族的出场了?”xiǎo狐狸的尾巴甩呀甩。

    “呜呜,琳娅姐姐,莱娜姐姐,请务必给我们的jing灵战士指派些任务,哪怕是打杂也好。”

    贝雅xiǎo丫头的纤细xiǎo腿不安的跺了跺,是因为琳娅和莱娜的jing密安排,而产生了动摇,感觉jing灵族在这场神诞日之中的存在感面临着巨大危机,以至于下意识的降低了要求了吗?我说,外面那些jing灵战士听到你说这样的话,可是会哭出来的哦。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让族人顺便逛逛吧。”

    蒂亚那带着淡淡xiǎo麦sè的修长**,不安分的一蹦一蹦,兴奋的说道,你听听,光从这几句话里面,就能看出赫拉迪克族的聪明之处了,这就是境界呀。

    “咳咳咳————”

    这时候,卡洛斯煞风景的咳嗽声传了过来,他的腿……算了吧,为什么我非得去看男人的大腿长着什么样不可?

    “琳娅,莱娜,如果我这边没什么其他吩咐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去四处巡逻一趟再说。”

    听着卡洛斯的话,我立刻往帐mén的方向看去,从透进来的光线估摸出现在的大概时间以后,立刻露出鄙视眼神。

    现在这个时间,差不多应该卡洁儿起床,吃完早餐然后和西露丝艾柯露一起去舞台排练的时间了吧,先去巡逻一趟?卡洛斯,我看错你了。

    “是的,按照事先的安排,请自由行动吧,卡洛斯大人。”

    琳娅和莱娜盈盈一笑,点头目送卡洛斯迈着匆忙的步伐离开帐篷。

    “我也先走了。”

    莎尔娜姐姐冰冷的声线响起,我正yu循着声音看去,却突然看到一只靴子bi近眼前,像长了眼睛似的,准确的勾住了斗篷领子,用力一扯,就把我扯出了外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噗通”一声,还没等我翻身站起来,腰间一沉,莎尔娜姐姐一屁股坐在了上面,上半身俯下,比jing灵还要jing致高雅的俏脸,带着一头闪亮亮的金sè长发bi近,眉头高翘,眸子冷冰,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高傲冷yàn感。

    然后……两手的食指勾着我的嘴角,往外一拉,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应该被拉的很滑稽。

    “弟弟,我现在要出发了。”

    莎尔娜姐姐的眼睛微微一眯,投过来猎豹一样带着笑意的野xing目光。

    “呜~~~嗷呜呜,咧咧兰楼~~~(姐姐慢走)”

    嘴角被拉扯着,我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嗯,回答的很好。”

    露出满意的目光,嘴角也被松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莎尔娜姐姐本来就已经很靠近的脸蛋,在眼中无限放大。

    “啾~~~”

    眼睛睁大着,大脑一片空白,唯独从嘴唇上传来的,带着莎尔娜姐姐独特幽香的柔软触感,变得敏感万分,那种感觉,就如同赤*luo搂抱着,整个脑袋都陷入了那让人感受到母亲一般充满了ru香味的温暖和甘甜,以及无比柔软洁白丰满的胸部时一样。

    潇洒的留下一记亲吻之后,莎尔娜姐姐高傲的一甩她那金灿马尾,接着卡洛斯之后,离开了帐篷。

    “……”

    就算已经十分了解莎尔娜的xing格,一时之间,大家还是被她霸道而且旁若无人的作风跟震住了。

    “嗯咳,看来这边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算了,就和卡洛斯一样,四处巡逻吧。”

    露西亚率先反应过来,这样说着,媚眼却时不时往这边瞪过来,身上散发出一股阿修罗般的气势。

    “嗯,好的,抱歉了,露西亚。”

    琳娅颇为不好意思的看着露西亚,道。

    “没事,琳娅你不需要道歉,是因为我们来的太晚了,没有安排到任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露西亚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朝后面的琳娅和莱娜,潇洒的罢了罢手:“那么就这样吧,我也走了。”

    漠无表情的从旁边经过时,这只xiǎo狐狸的不安分大尾巴,突然狠狠朝这边一甩,chou在了我的肚子上。

    “哼”

    眼角余光看到我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这只xiǎo狐狸重重的把俏鼻仰起,仿佛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般,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的离开了帐篷。

    她的几个跟班,马拉格比和库克,也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至于白狼,他回头看了莱娜一眼,犹豫了那么几秒,也跟着离开了。

    紧跟在xiǎo狐狸后面,三人从身边经过,看我捂着肚子满头雾水兼泪流满面的样子,目光不一而足,有同情,有幸灾乐祸,也有冷酷。

    马拉格比,我记住你的幸灾乐祸目光了。

    “我也走了”

    贝雅的声音,不知为何也变得险恶起来,我才刚刚站起,就看到她气冲冲的朝这边走来,放着直线不走,却要故意向这边绕一个大圈走出帐mén,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回想起这丫头的诡异举动,吸取经验教训之下,我连忙护住肚子。

    “哼sè狼看我不告诉阿尔托姐姐”

    肚子是保住了,脚趾头却被这狠心的xiǎo丫头跺了一脚,然后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去。

    为……为什么……为什么大家要这样对待我?

    “那么我也出发罗。”

    琳娅充满活力和笑容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她也绕了一个xiǎo圈,向我这边走过来了。

    想……想干什么?

    接二连三的前车之鉴,我连忙摆出防御的架势,肚子,安全,脚,安全,脖子眼睛嘴巴……很好,所有的脆弱部位都防备完毕。”凡凡,你没事吧,还疼吗?”

    正当我全神戒备的时候,一脸纯真无垢的摆出担心神sè的蒂亚,却说出了让我泪流满面的关怀之话。

    阳光呀,经过黑暗和寒冷的夜晚,终于迎来了一抹黎明的阳光。

    此时此刻,在我的眼中,蒂亚身上仿佛散发着nv神一样的柔和光彩,如此仁慈,如此温暖。

    “没……没事,我没事。”

    我激动的差点没有一把将蒂亚搂在怀里狠狠亲一口,虽然饥肠辘辘还被chou了一尾巴的肚子,依然还在隐隐作痛,虽然五只脚趾头还在发出悲鸣,但是这些痛楚,都完全被蒂亚的治愈笑容给掩盖过去了。

    “我呢,真的很担心凡凡哦。”

    这样说着,蒂亚那纯洁的眼神,似乎看透了一切,知道了我在忍耐着痛苦般,伸出xiǎo手,温柔的在我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就像是慈祥的妈妈,摸着摔倒后yu哭的孩子的头说“乖,不疼不疼”

    一样。

    “让你担心了,抱歉。”

    在蒂亚散发着母xing的强烈光芒中,我如同孩子一般,泪眼婆娑的点着头。

    “担心凡凡会不会变成见着nv孩子就会扑上去的坏人。”

    “是呀是呀,如果不好好管教的话,我的确会变成那种一见着nv孩就会扑上去的……”

    咦?

    等等

    请问……蒂亚,你是在说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名字叫吴凡的人吗?

    “很担心,但是也很生气”

    “……”

    我越来越听不懂蒂亚的话了。

    “所以,凡凡,要加油哦,打起jing神努力活下去。“

    “……”

    为什么我要被说得好像是轻生少年一样?就算不打起jing神,不努力,我也打算好好的活下去呀混蛋

    “打起jing神吧。”

    这样说着,蒂亚在我的手心上塞了一个什么东西,结合她话里的意思,这玩意似乎有“能让人打起jing神”的效果。

    做完这些之后,蒂亚就蹭蹭的跑开,出了帐篷去了。

    奇怪了,蒂亚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怎么尽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我回过神,将目光落到手心的食物上,张开五指一看,是一个拇指大xiǎo的透明xiǎo玻璃瓶,里面装的是……空的?

    哦哦,瓶身上似乎写着几行xiǎo字,让我看看。

    打起十二分jing神向前冲吧,为了沙漠

    制作者:蒂亚

    哦,对了,只要将瓶子往脚下的地面砸下去就可以了。

    “……”

    该怎么形容好呢,这是一个很难找到不可疑的特征的瓶子。

    蒂亚应该不会害我吧,带着这种想法,我还是按照上面的说法,将瓶子往地下一摔。”噗——”

    瓶子应声而裂,顿时像烟雾弹一般,涌出大股大股的白烟。

    咦咦?

    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已经被白烟所笼罩。

    我勒个去

    白烟淹没脑袋的一瞬间,我顿时湿了

    就像将一瓶醋jing,对着鼻子灌进去一样,与此同时,还要将一瓶贴着骷髅标志的辣椒油,往干渴火热的嘴巴里一倒。

    全身的神经都像被针狠狠刺了一下,那股直冲大脑的刺激感,让我的脑袋嗡一声,耳膜像是贴在鸣钟上,眼睛像是滴了洋葱汁,皮肤像是经历了冰火二重天……

    确是很提神,提神的我泪流满面了。

    从烟雾之中夺命逃出,我已经是像泥鳅一样,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最奇妙的是,从瓶子里涌出的这股烟雾,竟然凝而不散,仿佛有意识一般,恰好形容了一团可以将砸瓶者笼罩在其中的烟雾,维持片刻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没有往外扩散分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真是奇妙无比。

    蒂亚呀,我该摸着头夸你,还是抓住你狠狠打一通屁股呢?

    总觉得……总觉得自从凌晨集结完毕以后,准确点说,是摸了xiǎo狐狸的尾巴之后,就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冷遇和不幸,连平时温柔的莱娜和琳娅,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蒂亚,态度都变得奇怪起来。

    这些nv孩子中,唯一【正常】的大概只有莎尔娜姐姐了,不,或许贝雅也算一个,反正她平时见到我的时候,也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也老是和我作对。

    这股比和世界之力大战了一场更加疲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下一年份的不幸,不是已经在不久前的某一天,一次xing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吗?难道现在是在透支下下一年份的?

    还是说……自己的准悲剧帝光环进化了?

    呜呜呜~~~~

    “哥哥真是的……太让人cào心可不行哦。”

    就在我为自己的黑暗未来而暗自垂泪的时候,莱娜温柔的无奈声音传了过来,很近很近。

    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两只温柔的xiǎo手伸了上来,架住一边的胳膊,将我扶起。

    几乎在同时,另外一边的胳膊,也被两只xiǎo手扶了起来。

    “吴大哥,要好好吸取今天的教训哦。”xiǎo手的主人,琳娅的亲切声线跟着响起。

    “呜~~~我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要吸取什么教训,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但这种时候要是还实话实说,搀扶在肩膀上的xiǎo手,恐怕会立刻松开吧,就像将瘸腿生病的宠物扔到垃圾堆旁边,任其自身自灭一样,被残酷的抛弃掉。

    这点时务,我还是有的。

    “来,坐下。”

    我被摁到了长椅的中央坐下,琳娅和莱娜各自坐在两边。

    “你看,脸都脏了。”莱娜甜美的俏颜凑了上来,近的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打在脖子,在我的脸上仔细摸了摸之后,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洁白幽香的xiǎo手帕,xiǎo心翼翼的帮我擦拭着脸上沾着的灰尘,嘴里一边温柔的抱怨着。

    “果然不能放着哥哥一个人不管。”

    “吴大哥,肚子饿了吧,虽然你的盒饭被蕾奥娜偷偷吃掉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一点剩下的……吃不了那么多……”

    另外一边的琳娅说着,取出了饭盒摆在桌子上,打开盖子,里面还剩下一大半的丰盛食物,而且净是剩下了我最喜欢吃的。

    天堂,我看到天堂了呜呜呜~~~,邻居家的阿姨说得果然没错,妻子和妹妹才是男人的最终归宿呀

    那些忙碌的修nv,偷偷的看着这边一幕,一个个都抿着嘴,露出了只有nv人才会懂的佩服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