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天狐的真正能力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天狐的真正能力

    无论如何,吞下一头活猛犸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成年猛犸可是比我的血熊变身还要庞大呀……没想到看似一片和谐的狐人族,竟然会存在如此恐怖的惩罚。

    当然,这时候的我,一点儿也没想到这是xiǎo狐狸随口捏造出来的。

    “好吧,真是的,明明已经累到不行了吧,为什么就不能安分点,好好恢复jing神呢?”

    我困huo的xiǎo声嘀咕着,放下饭盒,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chuáng前,目光紧紧盯着lu出一双眼睛的xiǎo狐狸,lu出笑意。

    “好吧,我的xiǎo天狐殿下,想聊些什么呢?”

    “别在前面加上【xiǎo】字”

    将被子拉下,lu出下巴,这只凶巴巴的xiǎo狐狸,头一仰,朝我lu出可爱尖锐的虎牙。

    说起来,的确也不xiǎo了呢,刚刚遇到xiǎo狐狸的时候,她就已经是鲁高因级的冒险者了,就算是天狐天资聪颖,能在二十岁左右,甚至不到二十岁转职,那么算来,其实lu西亚的年龄,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我xiǎo多少。

    奔三的nv人了呀,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chuáng上的lu西亚。

    “噢噢噢噢噢噢————我的狗眼”

    仅仅在一瞬间,视线一黑,模糊中,仿佛看到两只手指直chā过来,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两眼便传来一阵酸楚巨疼,疼的我泪流满面。

    我承认,我刚才的目光和想法是有点……不,是十分失礼,但是也没有必要用双龙夺珠这种恐怖的招式吧。

    “你在想失礼的事情是吧,在想很失礼的事情是吧”

    lu西亚气呼呼的想坐起来,但因身体乏力,又无力的躺了下去,只是那双乌黑美丽的眼睛到是很有神,完全就像是生气的母老虎一样瞪了起来。

    “误会,一场误会,我只是觉得我家的lu西亚很成熟而已。”

    一脸无辜的眨着还在掉眼泪的眼睛,我辩解道,没有说谎哦,我真的没有说谎,三十岁这个年龄,在原来那个世界,不是还有熟fu这样好听的说法吗?

    只是在暗黑大陆,以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平民的平均寿命(不发生任何意外的情况下)还能达到一百岁以上,让人无法不感叹这里的人壮得如同牛一般的同时,熟fu这个词语,也只适合用在四五十岁的nv人身上,至于冒险者的话,请参考老酒鬼的年龄。

    “哼,别以为能瞒得过我,你这个坏蛋在想什么,我最清楚了。”

    xiǎo狐狸不上当,生气撅着嘴chun,目光不怀好意,一看就知道又在默默的积累仇恨值,等待有一天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算了,这一次本天狐就大发慈悲,破例的放过你,不过,你可要好好的给本天狐说说群魔堡垒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漏,知道吗?”

    “是是是,我知道了。”原来想知道这个呀,早说嘛,我抓了抓脑袋。

    “是字只要说一遍就好了,你有什么不满吗?”

    “不”

    “回答的太敷衍了,你是哑巴吗?”

    “……”

    简直就和xiǎo幽灵一个德xing,这就是所谓的圣nv属xing吗?

    群魔堡垒的事情,我已经不止和别人说过一次,现在也是驾轻就熟,避重就轻,捡了一些重点的和xiǎo狐狸说说,没办法,要是按照xiǎo狐狸的说法,一个字都不许漏的话,说到神诞日那天都未必能说完。

    “xiǎo黑炭……真是太可怜了。”

    听完以后,lu西亚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还有你这个坏蛋,老是在外面luàn认nv儿”话锋一转,她又生气起来了。

    “喂喂,你刚才还不是在心疼xiǎo黑炭吗?角sè转变的太快了吧,还有什么叫luàn认,到现在为止也就西lu丝和艾柯lu吧,呃,卡洁儿也算半个。”

    说到最后,我有点心虚的低下头。

    “心疼xiǎo黑炭是一回事,生气你又是另外一回事。”将我的表情尽收眼底的xiǎo狐狸,理智气壮反驳起来。

    “你这坏蛋,也知道做贼心虚了,这样一来,nv儿的数量又增加了对吧。”

    “增加就增加了,有什么不好。”

    我眼巴巴的看着xiǎo狐狸,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对nv儿们介怀起来。

    “你这个坏蛋总是对nv儿那么照顾多起来的话就会忽略掉我……”

    xiǎo狐狸拉上被子,在被窝里面不知道嘀咕些什么。

    “你说什么?”我好奇的凑上去。

    “没什么,跟你这个坏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被子猛地扯开,lu出xiǎo狐狸气呼呼的脸sè。

    “还有,总觉得你说的那个洁lu卡……”

    说到这里,lu西亚停了下来,用着仿佛发出“叽~~~~~~~”一样声音的目光盯着我不放,恰到好处的语言停顿和目光,看起来就像是经验丰富的审讯官。

    “有……有什么问题吗?”

    表面上不动声sè,我心里却是一惊,这只狐狸何等敏锐的神经,自己已经尽量的淡化洁lu卡的存在了,却还是被她注意到。

    “不,哼,没什么。”

    似乎没有发现破绽,lu西亚重重的把头一撇,将一双máo茸茸抖动的可爱耳朵背对着我。

    “身体……身体现在怎么样了?”xiǎo声xiǎo声……

    “嗯,什么?”

    lu西亚该不会是真的疲倦到了极点了吧,怎么好几次声音都xiǎo的听不见。

    “本天狐是问你这个坏蛋,死了没有”

    转过头,xiǎo狐狸又冲我发脾气了。

    “不……如你所见,活泼luàn跳。”

    虽然困huo为什么她又要发脾气,不过很好,能发出那么中气十足的声音,证明还不是疲倦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伸过手来。”xiǎo狐狸面无表情。

    “哦。”我下意识的把左手卖掉了。

    “啊呜~~~”

    “噢噢噢噢噢——为什么要咬我?”

    吃疼之下,我猛地将手缩回,看着上面两排牙印——尤其是那两颗xiǎo虎牙留下来的,深的都渗出血丝来了。

    “嗯嗯,状况看来还不错。”

    没有理会我的哀鸣,xiǎo狐狸自顾自的伸出舌头,tiǎn舐着xiǎo虎牙上留下来的一丝丝血迹,在嘴里咂吧几下,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能从血液的味道,察觉到对方的身体状况吗?我以前可不知道这xiǎo狐狸有如此凶残的能力,不过也不是十分奇怪的能力就是了,比起目光如炬什么的让人费解的属xing……

    “然后呢,那场战斗是怎么回事?”

    “嗯?”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想,才知道lu西亚问的应该是和西雅图克那场输掉的战斗。

    这件事到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一五一十的将xiǎo雪进化,然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luàn入,最后到战斗的事情告诉她。

    “原来是这样,因为用月狼变身才会输呀。”

    lu西亚松了一口气,仿佛在说,我就说嘛,我家的坏蛋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输掉呢?

    “嗯嗯,不过事实上,就算是地狱格斗熊,胜算也不是很大,西雅图克毕竟也突破到了领域级别,如果地狱格斗熊无法在很短时间内打败他,因为体力问题,我也会败阵下来。”

    “哼,谁让你这坏蛋冒冒失失的,和那种强大的怪物战斗了,重伤了活该。”xiǎo狐狸俏皮的朝我皱了皱鼻子。

    “不过,模拟世界之力呀,你这坏蛋还真敢想,我说不定已经有些佩服你了。”

    “哦哦哦,真的吗?”

    能让傲娇满满的xiǎo狐狸,说出这样的话,并lu出现在看着我的真心佩服目光,在我心目中,那可得是拯救世界级别的大事件才行呀,莫非模拟世界之力真的有那么了不起?

    “只不过还是个笨蛋就是了。”

    “……”

    好残忍,我才刚刚有些得意,就毫不留情的一脚踩下来,这就是先将对方捧上云端,然后再狠狠摔下去的大人手段吗?

    “人家可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提前接受天狐考验,本来以为稍微接近了一点点,你这个坏蛋……大笨蛋,虽然我也知道你很努力,但是……但是就不能稍微等等我吗?我也是……我也是一直在努力着……追上你的背影呀……”

    xiǎo狐狸将被子往头上一méng,又躲在被窝里面不知道嘀咕什么了,好像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难道说……是在介意自己的实力?刚刚谈着白狼的时候,无意间说到伪领域,也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这样的话,还真是个傻丫头,维拉丝她们不是比你还弱嘛,我可从来不会在乎这些。

    嗯嗯,我看看,得想个办法让lu西亚高兴起来才行,刚才可是下定了决心,得让她面带笑容,安安稳稳的入睡。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法子,说不定这个能成。

    “对了,xiǎo狐狸,说起来,我今天遇到了一件怪事。”

    这样说着,lu西亚的脑袋,也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有话快说,本天狐忙着呢”的样子,耳朵却忍不住笔直竖起,一抖一抖的做出聆听姿态,可爱到了极点,真想立刻将这娇俏可爱的狐狸抱回家去。

    “你看看,我的敏捷属xing,竟然一口气暴涨了那么多,你说奇怪不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这样说着,我随手打开属xing栏,指着上面的敏捷属xing,惊讶的感叹道。

    “是……是吗?真是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呢?”

    扑嗦扑嗦,lu西亚的狐狸尾巴大幅度摇摆着,甚至从被窝里面钻了出来,不断摇啊摇,伴随着脸上一副拼命忍耐,却忍不住嘴角微微翘起的模样,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来,这只xiǎo狐狸现在的心情,已经得意到了极点。

    果然和这只xiǎo狐狸有关,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有一丝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

    属xing的变化,是几个xiǎo时前发生的,而那时候,恰好和玛玛加大长老所说的,lu西亚完成天狐考验的时间大致wěn合,所以我才能够猜出来。

    只不过,完成天狐的考验后,lu西亚究竟得到了什么凶悍的能力呢?

    “难道说,是因为你的天狐考验完成了?”顺着xiǎo狐狸的意思,我故作惊讶的一拍大tui。

    “哼哼,猜出来了吗?算你不笨。”(尾巴再次大幅度的甩了甩)

    这只xiǎo狐狸,只要顺着她的意思,其实还是很好哄的。

    “通过天狐考验后,有什么新的能力吗?来来来,说给我听听。”

    我将屁股下的椅子往前拉了拉,凑到xiǎo狐狸面前,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咳咳,也罢,告诉你这个坏蛋也无妨。”尾巴高高翘起的xiǎo狐狸,得意的轻摇着纤细食指。

    “首先,你也看到了,通过灵魂联锁,敏捷点数加成了许多是吧。”

    “没错,我正好奇着呢,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通过考验以后,天狐特有的能力,所有的敏捷点数加倍而已。”

    “加倍?”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概念呀,难怪我的敏捷点数暴涨了将近一百点,估计xiǎo狐狸现在的敏捷属xing,更是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接近四百点敏捷了吧,如果这个属xing出现在一个八十级的亚马逊或者刺客身上,或许还情有可原,但是xiǎo狐狸现在的等级,还没有达到六十级呀。

    “不过,也不全是好处就是了。”见我惊讶的样子,lu西亚满意一笑。

    “虽然敏捷属xing加倍,看起来好像以后只要将属xing点数全部加到敏捷上面就好了,只不过,如果体质和力量跟不上的话,敏捷也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那到也是。”

    回过神来,我恍然的点点头,的确,光有敏捷可不行,如果力量和体质跟不上的话,就像一列时速可以达到1000公里的动车,但车身却是用木头做成的一样,别说时速1000里,上了100里就要散架了。

    “不过还好,有你这个坏蛋反馈过来的其他属xing加成,现在勉强可以发挥出三分之二的敏捷能力,不过全敏捷加点,始终不大可能。”

    这样说着,xiǎo狐狸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这可是敏捷加倍效果呀,如果把每级5点的属xing分配点数,全加到敏捷上的话,就等于是每级有10个属xing点,一袋能顶两袋撒。

    另外一方面,也不能完全期待从我这里反馈能力,以前也说过,属xing反馈其实还是有着蛮多的制约因素,比如说xiǎo狐狸现在将近四百点敏捷,因为各种原因,反馈到我身上以后,也不过是331点,而相同的,我身上的属xing也无法全部反馈到xiǎo狐狸身上。

    “这样吧,这些属xing点数你先留着,不要用,以后看有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反正以你现在的属xing,应付大多数状况,也够用了。”

    我mo着xiǎo狐狸的头,这样建议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抬起头,她用依赖的眼神看着我。

    “除了敏捷点数加倍以外,还有什么其他能力吗?”

    “力量点数和体质点数是原来的四分之三……”沮丧的声音响起。

    “……”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呀,上帝那家伙,还真是能折腾人,平衡平衡,平衡你妹呀,稍微让这些稀有的血脉强一点会死吗?

    “除此之外呢?”

    “已经突破到了伪领域。”

    “哦哦哦,原来我家的lu西亚,已经是伪领域级高手了。”我欣喜的低下头,在xiǎo狐狸的滑嫩俏脸上蹭起来。

    “哼,反正对你来说,也不过是【马马虎虎】的水平而已。”一把推开我的脸,lu西亚气呼呼的转过头去。

    “……”

    自己刚才果然是踩雷了呀。

    “而且据历代的天狐记载说,突破到领域等级的时候,不会出现瓶颈,只要实力足够就可以直接到领域境界。”

    “我去……”

    卡在瓶颈足足两年多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听到这句话,估计会哭出来吧,同样是人,待遇咋就差别那么大呢?上帝,刚才骂了你真对不起,你果然是个偏心的老变态。

    “就这些了吗?”

    “哼哼,当然还不止,现在不告诉你这坏蛋。”

    lu西亚似乎还藏了一手,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无论我怎么套话,都不肯告诉。

    算了,反正光是听到的这些天狐能力,就已经够惊世骇俗了,说bt的话,在我见识过的人里面,也就比xiǎo幽灵的圣nv职业,和阿尔托莉雅略的剑骑士职业逊上一筹,至于圣nv职业和剑骑士职业相比,那个更厉害一点,那就不好说了,两个人如果能将职业的能力发展到极致,实力直追第一代的话,都是能够和魔神级别的敌人战个天昏地暗的超级强者。

    不过,我还是更倾向于xiǎo幽灵多一点,不说实力,感觉上……总觉得圣nv这个职业,就是腹黑的代名词,比起亚瑟王这种光明正大的英雄,还是腹黑更加可怕一点。

    回过神来看看天sè,我猛地一惊。

    糟糕,不知不觉竟然说了那么久,也不知道玛玛加回来没有。

    “今天就到这里,好好休息吧。”

    我连忙为xiǎo狐狸盖上被子,rourou她的耳朵。

    “你就那么讨厌我,不肯多陪我一会儿吗?”xiǎo狐狸的目光变得幽怨无比。

    “真是个傻瓜~~~”

    掌心从头上滑落至脸颊,我温柔的轻抚mo那如同丝绸一般光滑jing致的俏脸,轻声说道。

    “是因为我家的俏狐狸,太mi人了,我怕忍不住呀~~”

    嘴巴轻轻凑上去,对面没有躲开,瞬即,四片嘴chun紧密的贴到了一起。”嗯~~~滋滋~~~啾~~~”

    chun舌相jiāo,从嘴角的一丝缝隙中,漏出了唾液hun合的yin靡声响。

    好不容易以接近世界之力级别的意志,才摆脱了这世间最为催情动yu,如同烈xing媚yào一般的甜蜜深wěn,我抬起头,看着嘴角带着幸福满足的勾起,眼睛朦胧,再也抵抗不住睡神的咛呢而轻轻合上双眼,发出均匀呼吸声的lu西亚,不由轻轻笑着,在她额头上wěn了一口。

    晚安,我的xiǎo狐狸~~~

    说起来,过了凌晨,就是咱的生日了呢,不容易呀,写手生涯的第三个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