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在前方!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在前方!

    今天大家都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个个都要把我推上去,明知道咱不喜欢这种场面的说,难道说这是变相的惩罚,我做错了什么吗?

    回忆一遍这几天的事情,我呼噜噜的摇着头,没有哈,不是一直在给大家送午饭,顺便调戏一下贝雅那个总是撅着嘴巴的xiǎo丫头,和维拉丝她们调**,大战骗钱蹭饭的老酒鬼,重新过上用xiǎo雪的身体和尾巴当chuáng的席梦思之午睡,以及时不时故意从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的mén前经过,往mén缝里面注入渗人的目光,等等。

    总而言之,我敢以五爷的名义和节cào以及它的翅膀发誓,【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咱绝对没干,纯良安分的简直就像是一头失去了生活动力和人生目标的老山龙……哦不,是老山羊才对。

    满是幽怨的扫了众人一眼,尤其是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冲我lu出的幸灾乐祸笑容,更是让人火大。

    暗自诅咒了两人一句,在数万双目光的注视下,我还是缓缓上前,来到阿卡拉刚才站着的地方,开始了副局长的十分钟时间。

    数万人呀,还真是壮观,乍一看去,就像是微风轻抚下的青sè草原之海般,一望无际,远远的正前方,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亮出一丝微淡红光,更是给这壮观的一幕,平添了一份庄严浩大感。

    虽然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过站在这里,还是产生了似乎将一道道的目光呼吸入体内,随即变成一团烈火,直灌入心肺和四肢百脉的热血澎湃感觉,同时,这一道道目光,又仿佛是一颗颗沉重的巨石,不断在肩膀上累积,瞬间变成一座大山压在肩头上。

    荣誉,与责任并重,我再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迎着凛冽寒风,将身后的斗篷轻轻一扬,我压抑住内心的悸动,用平淡的目光,默默与这数万双眼睛对视着,那凝聚成一团的【势】,在周围不断萦绕咆哮,仿佛在脚底下筑起了一座高台,将人的心,目光,以及豪情,无限的拔高,我总算理解为什么以阿卡拉平时的沉稳,站在这里,也会变得如此的ji昂。

    问题是,说些什么好呢?该说的,阿卡拉似乎都已经说了,大家也是斗志高昂,根本就不需要再有什么语言去鼓励,这一双双炙热的目光,究竟在期待着从我的口中听到什么话呢?

    我不断的沉思,下面的士兵也一片沉默,这些人的眼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但是,我却丝毫感受不到里面期待的内容,各种人心复杂的感情都仿佛被沉淀在了心底之中,只留下一股最为纯净和炙热的目光。

    “诸位。”

    在这种沉默,以及单纯火热的目光注视下,我缓缓开口。

    “为什么都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呢?难道说……最近变帅了?”说着,我还装模作样的将一头短发,周润发式的往后一抹,摆出一个酷酷造型。

    底下一片沉默。

    “……”

    糟……糟糕,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笑,为了让气氛缓和下来,我可是想尽了办法呀,甚至在公共场合做出了这种丢人的举动呀hun蛋。

    嗯嗯?我刚刚好像听到有谜之声在说“原来你也知道这很丢人呀”这样的话,是错觉吗?

    “咳咳……咳咳咳……”

    为了掩饰尴尬,我拼命的咳嗽几声,神sè一正。

    “也罢,想看就看吧,如果大家认为我有资格走在前方的话,那么,就请好好的看稳了,跟紧了,我无法向大家保证什么,也没有自信自己走的道路,一定是对的,但是……”

    顿了顿,目光从数万双炙热的眼睛上一一扫过。

    那里,是第二大队长梅里,负责营地周边的安全,我曾和她率领的队伍,以及其他大队一起,将因为冬天的饥寒而大幅度集结以及迁移,无意中向营地这边bi近的数万流làng沉沦魔,全部扫dàng,然后搜索了三天三夜,直至确保没有一只沉沦魔突破防线。

    那里,是第七大队长高尔加,负责居住区的治安,营地居民之间,xiǎo到一些jimáo蒜皮的xiǎo事,大到划分阵营集体群殴,以及抓xiǎo偷,惩治恶棍,为食不果腹衣不裹体的贫民申请救济粮等等,这些繁杂的事情,时常让我们两个抱头蹲地,大脑陷入了计算圆周率的hunluàn之中,最后不得不跑去请教阿卡拉和凯恩。

    还有那里,是第十大队长西格丽玛,负责冒险者乐园的维稳,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些犯事的冒险者,往往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尤其是在喝醉以后,本来,这应该是老酒鬼的拿手强项,可恨呀……可恨这老处nv,不但没有做好自己的分内事情,反而是名列西格丽玛总结这些年来的工作,所制作出来的闹事者黑名单的第一名

    还有……

    还有……

    数万人里面,不断闪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这些熟悉的面孔,在内心翻出的一段段回忆,逐渐变成了一股股暖流,涌上心头。

    这些人,都是值得信赖,值得自己去保护的伙伴。

    脑海之中,记忆翻腾,感情澎湃,但实际上,只不过是过了目光从数万人身上一扫而过的数秒时间。

    深呼吸了一口气寒风,让越发滚烫的心脏,稍微冷却下来,眼睛一合一张,最后锁定在了正前方。

    “但是,请相信,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大家的前方。”

    没有高歌ji昂的语气,也没有饰以绝然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完这一句,我便将斗篷帽子重新戴上,返身回到原处。

    说出这种真情流lu的话,对于一名不擅长表达感情的宅男来说,始终还是有点害羞呀……

    背后,淅淅沥沥的掌声逐渐响起,然后是cháo水般的,海啸般的震天掌声,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一道道,依然带着单纯炙热感情的目光,我似乎突然醒悟了。

    这些可爱的士兵,他们并不是期待我会说些什么,不是内容,仅仅只是……只是期待着我说话这种举动而已。

    “说的好,吴。”

    阿卡拉从对面迎上来,微笑着,毫不吝啬嘉奖之词。

    “咳……咳咳,没什么。”

    我连忙将斗篷帽子的帽檐拉下一点,结结巴巴的应道。

    “哦呀哦呀,难道这xiǎo子害羞了?”

    老酒鬼不怀好意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像伸出手,突然将我的斗篷帽子摘下来。

    “嘶~~~~~~~”

    就在这时,站在老酒鬼旁边的凯恩,他那把武器用途多过于拐杖用途的杖子,毫不迟疑的重重一顿,在数万士兵前面,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却将拐杖深深chā入了老酒鬼的鞋子里。

    “嗷呜~~”

    老酒鬼仿佛中了暗器一般,身子一歪,发出低沉的悲鸣,在数万人面前又不敢做出什么大动作,只能吃了黄连似的,将自作自受的苦果吞到肚子里面。

    凯恩爷爷,niec一击

    微微抬头,朝凯恩lu出一道感ji目光,我随即安全的返回了队伍之中,刚刚站稳,一只温润柔滑的xiǎo手钻到了掌心之中。

    转头一看,站在旁边的琳娅,那双楚楚美丽的天蓝sè眼睛正偷看着自己,掩饰不住的柔情似水。

    还没等我心里冒出点什么念头,另外一边的掌心,紧跟其后的又钻入一只冰凉纤细的xiǎo手。

    将头转过一百八十度,正和莱娜清秀绝伦的脸庞对上,那恬静气质之中的嫣然一笑风情,看在眼中,就仿佛是出百huā齐放的盛chun景象。

    呜呜,是在安慰我这个发言失败的丈夫和哥哥吗?看看左右两边温柔无比的nv孩,我心里徒然一暖,两只大手紧紧一握,十指相jiāo,将她们的xiǎo手握在了手心,一切皆在不言中。

    这时候,随着再次登场的阿卡拉的声音落下,这场浩大的集结,也宣布结束,只见那些士兵向两边排开,让出一条巨大的通道,以每个大队长为一个单位,各自领着自己的士兵,严正以待,蓄势待命。

    “法拉,卡夏,西雅图克,卡丽娜,传送阵的安全就拜托你们了。”

    阿卡拉回过头,淡淡的朝三个人说道。

    “哦”

    气势十足的应了一声,四人大步跨前,从阿卡拉身边经过,在数万名士兵让出的通道上穿行着,他们走过的地方,一队队士兵突然出列,排成一条整齐的长龙紧跟其后。

    等卡夏,法拉和西雅图克的身影消失,空地上的士兵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吴,莎尔娜,卡洛斯,莱娜,琳娅。”

    “在。”

    松开琳娅和莱娜的xiǎo手,我们五个各自踏前一步。

    “新区那边的事情,就jiāo给你们了。”

    “没问题,看我们的吧。”

    拍着x膛向阿卡拉保证,我们随即踏上那条由初升旭阳铺洒着光芒的道路,身后,一列列士兵紧跟其后,迈着整齐的脚步,所过之处,大地嗡鸣,气势如虹。

    我们这一走,又带走了空地上的三分之一士兵。

    剩下的三分之一,则是由阿卡拉和凯恩统领,并且参杂进去了联盟的秘密部队,他们负责的是依旧是整个营地的治安,毕竟,不能光顾着传送站和新区,就把最基本的事情忘记了,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比如说好久没有闹过大动静,让人感觉他们是在蓄谋着什么的堕落联盟,恐怕也会乘机蠢蠢yu动。

    往这些士兵里面参杂入秘密部队,就是为了引蛇出,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回到这边,我们才刚刚没走出多远,就遇到了似乎早已经此地等候多时的一群人。

    以lu西亚,贝雅和蒂亚为首的一群气势熊熊的战士。

    这些人什么滴干活,难道说是来砸场子滴?

    面对我的困huo目光,已经完全恢复,活力满满的xiǎo狐狸lu西亚,高傲的把她那狐狸尾巴一翘。

    “哼,怎么,难道神诞日是你们联盟一家的,只允许你们行动?可别忘记我们也是其中一份子。”

    “哦哦哦,欢迎之至,欢迎之至。”

    我连忙摆出一脸的假笑,一边在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luàn的”,一边迎了上去。

    “有狐人族、jing灵族和赫拉迪克族的各位勇士相助,我们自然是信心大增。”

    说着,我握着lu西亚的xiǎo手上下摇摆了好一阵,然后是贝雅,接着的蒂亚。

    “呜哇,这家伙突然变得恶心兮兮的。”

    贝雅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突然在xiǎo狐狸耳边附耳说道。

    “……”

    我说,你这xiǎo丫头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自己在jing灵族,也不是摆着一副虚伪的面孔吗?还有,什么时候你和这只xiǎo狐狸已经如此熟络了?

    “有吗?”

    蒂亚歪头仔细打量着我。

    “没有哦,凡凡还是平时的凡凡,虽然脸上一本正经的,但是眼睛里,却还是满满的……嗯,满满的……那个什么来着?”

    蒂亚歪头了好一会,突然一拍手心:“嗯,我想起来了,是凡凡以前教过的,吐槽之魂”

    “……”

    被……被识破了吗?这赫拉迪克族的xiǎo公主真可怕,比xiǎo狐狸和贝雅xiǎo丫头联合在一起还要可怕,那双眼睛竟然能够直透本质,是因为修习过灵魂魔法的缘故吗?

    我发出轻微悲鸣,退后一步,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蒂亚。

    “哈哈哈哈,蒂亚说的没错,坏蛋还是那个坏蛋,傻蛋这种病,是治不好的。”

    听了蒂亚的话,xiǎo狐狸乐了。

    “原来如此,只是在故作正经的傻蛋吴吗?”

    贝雅似乎也懂了,感同身受的嗯嗯点着头,似乎在说,本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需要这样做,没想到……傻蛋吴你也不容易呀。

    我才不需要这种同情呢hun蛋

    仅仅在三言两语之间,我就如同和高手过了一百招,气喘吁吁起来,不能大意,这三个家伙走在一起,绝对是傲娇黑+公主黑+天然黑的合体增幅型的腹黑少nv自走跑,一个不xiǎo心,咱就要身败名裂了。

    “时间不多,我们边走边说吧。”

    咳嗽几声,我选择了战略xing侧退,回到琳娅和莱娜身边,以两个nv孩的温柔聪慧之力,竖起强大的at立场。

    “莱娜,没关系吧?”

    回头看一眼,我关切的握着莱娜的xiǎo手问道,这笨nv孩,坚持不肯坐轮椅,要和我们一块走,这又是何苦呢?

    “没关系,哥哥的手心,正在给莱娜传递力量呢。”

    莱娜用另外一只xiǎo手,温柔的将我的手拢住,似羽máo一般轻盈柔弱的娇躯轻轻靠上来,半依偎在我的手臂上,仰起头,脸上的恬静笑意,比哈洛加斯的雪还要纯洁和美丽。

    “呃啊……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既自豪,又颇有点不好意思的rou了rou鼻子,内心的妹控之魂熊熊燃烧,直yu仰天狼嚎,可爱爆了,这样的莱娜,说出这翻话的莱娜,简直就是天底下的哥哥梦寐以求的妹妹呀

    “呃……”

    可惜极乐生悲,还没等我来得及品味这股感动,,侧后方,白狼那可怕的目光就像冰刀一样投shè过来。

    不仅如此,另外一侧,似乎也涌起了微酸的气息。

    “贝雅妹妹,刚才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都听到了,阿卡拉大长老真厉害,难怪雅兰德兰nǎinǎi对她赞不绝口,说她是联盟史上最富有人格魅力的长老。”

    “是呀,就连我在远远听着,也觉得热血沸腾。”

    “只不过,接下来的……”

    “噗噗——”

    “噗噗噗——”

    话题一顿,接着是两个nv孩故作忍耐的笑声。

    “难道说……我变帅了……噗噗——笑死我了。”

    “傻蛋也该有个极限吧,噗噗噗———”

    这……这两个家伙,竟然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的去揭开刚才那个害羞点。

    不可原谅

    一个闪身,我带着报复社会的扭曲笑容(?),大手抓住了lu西亚摇来晃去的狐狸尾巴根部,然后顺着根部,从头到尾直抚而下。

    “啊,你这坏蛋在干什么”

    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娇yin,脸sè大羞的lu西亚,顿时一溜烟摆脱了我的大手作怪,顺势绕到身后,从后面凶巴巴的箍住了我的脖子。

    “明明已经说过了……尾巴……尾巴是不行的……竟然敢……竟然还敢……”

    身后传来娇羞的几乎带着泣音的声线,那股消之不散的妩媚尾音,就仿佛晨雾散去,lu水依流。

    如果……如果周围没有人……也……也就认了,可是……可是这个坏蛋,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mo……mo自己的尾巴……做出……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

    那些狐人战士,看到这一幕,眼珠子更是几乎瞪了出来。

    某人不知道规矩,但是他们却十分清楚,对于nvxing狐人来说,尾巴就相当于是第四点,所以情人之间的mo尾,都是有着非常深刻的意义,像刚才那种mo法,在其他狐人的眼里,可是等于在……

    求jiāo*配呀hun蛋

    今晚正准备开始码字的时候,office软件突然chou筋了,doc文档打开失败,修复,打开失败……死循环,重启之后问题依旧。

    于是,xiǎo七果断安装了早准备好的wps,很好,成功打开,开码。

    总结经验教训,作为一个写手,一定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以应付这种突发状况才行,能考虑如此长远的咱,说不定是个智商高的可怕的家伙呢,嗯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