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万众期待!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万众期待!

    第二天一大早,晨雾才刚刚升起,一晚之间,地上的枯草便结起了一层厚厚寒霜,踩上去,立即便会发出沙沙的冰冷声音。

    天sè早的还如一片无穷无尽黑纱之海般,朦朦胧胧,看不见远方,没有风,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只剩脚下的踏雪声不断响起,一股淡淡的孤寂和渺xiǎo感萦绕心头。

    而在这个一天最寒冷的时间里,阿卡拉的xiǎo黑店,却早已经聚集起了一群人。

    阿卡拉,凯恩,法拉,老酒鬼,这四个老一辈的联盟长老,接着还有来往于营地和鲁高因之间的引路人瓦瑞夫,这个不怎么常见到的营地商人,深藏不lu的高手,不怎么为人知的不怎么管事的长老,也位列其中。

    瓦瑞夫打喷嚏中。

    接着,是我这个新来的打杂长老,候补大长老莱娜,助手琳娅,外加苦力四个——卡洛斯,西雅图克,莎尔娜姐姐,还有卡丽娜大姐。

    整个罗格营地,说得上话的人几乎全都在这里了。

    卡丽娜表示压力很大。

    话说回来,那头大猩猩呢?真的要被禁闭到神诞日那天?我一点儿也不同情的想起了这个几乎已经被遗忘在角落的某局长。

    “辛苦筹划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一片沉默的帐篷里面,大长老阿卡拉的欣慰声音缓缓响起。

    “现在可不是能松一口气的时候呀。”

    坐在旁边的凯恩眯起眼睛,那股睿智博学的气息,让他看起来沉稳的如同一座历经岁月蹉跎的古老石雕。

    “没错,今天正是远程传送站开放的时候,这是我们联盟跨出去的历史xing一步,从意义上来说,它比接下来的神诞日还要重要百倍,如果能管理好远程传送这个环节,那么,它将会给联盟带来莫大的好处,如果出了luàn子,那么,看似形势良好的联盟,说不定就要面临着分崩瓦解。”

    阿卡拉肃然的一一看着我们,极少lu出来的威严气息,糅合在她的目光里面,让在场的全部人都是一个ji灵。

    的确,远程传送站的开放,看起来像是民心工程,不但能振兴商业,对于冒险者来说,“一旦离开此地就再也回不来了”这种与妻离,与子散的残酷事实,也将成为历史。

    虽然踏入第二世界以后,还是难以回头,但至少在第一世界,这几十年的时间,还是可以偶尔回家,看看家人,看看儿nv。

    这是好事,但是一旦这些“衣锦还乡”的冒险者没有管理好,导致原本的好事变成坏事,那么以冒险者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联盟,恐怕就会在短时间内崩溃,这绝对不是吓人的。

    所以,纵使远程传送站早已经可以投入使用,我们还是一直将其延迟至今才公开,也是为了能够制定一系列完善的规定,以及部署一旦出现意外可以迅速反应处理的队伍。

    感受到阿卡拉语气里的认真,大家都不禁一脸肃然,就连最冷漠,最冷血的西雅图克和莎尔娜两个人,都是暗自握拳。

    即使不想承认,也无法否认一个事实,这个联盟,已经成为大家的jing神寄托,大家的家,这里的所有人,都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家出现任何意外。

    “话,我就说到这里,想必大家心里都有了底,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从阿卡拉身上散发出威严气势,逐渐温和,最后,变成谦虚的,如沐chun风的气息,这样的她,放下手中的拐杖,朝我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联盟,就靠大家了。”

    “阿卡拉nǎinǎi,你在说什么呀,这话也太生分了,把我们都当成外人了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里酝酿着一股温暖的感情,最后,我率先站了出来,朝阿卡拉咧嘴笑了笑。

    “没错,我可是早就决定了和联盟同生共死,你这话我不喜欢听。”

    凯恩咳嗽一声,目光炯炯有神的笑着说道,那笑容中,包含着让人心惊的决心和意志。

    “如果没有实验室,那可就糟了,以后也没有白来的研究费用了。”法拉老头捏捏胡子,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道jing光。

    “你们也知道,我可是欠了营地许多酒吧的一大笔钱,要是这些酒吧都没了,就还不了钱了,欠钱不还可不是我卡夏大人的作风。”

    老酒鬼这一番话,遭到了大家的翻白眼,要不是气氛问题,我立刻就要站出来,让她先将欠我的钱连本带息给还了。

    “联盟没了,我老图喝酒打架的地方也就找不到了,不行不行。”西雅图克到是个实在人。

    “但凭阿卡拉大长老的吩咐。”卡洛斯淡然一笑。

    “只要不是和这老nv儿一起,我无所谓。”莎尔娜姐姐蔑视目光,在老酒鬼身上轻轻一扫。

    “你说什么?”老酒鬼刚想发飙,就被阿卡拉严厉的目光瞪了一眼。

    “哼,说的好,阿卡拉,我也不想和那些连nǎi都不知道怎么喝的臭丫头在一起干活。”老酒鬼吞下一口气,随即发出nv王一般的轻蔑笑声。

    这对母nv有完没完呀。

    见两人的气氛开始剑拔弩张,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无奈。

    “卡夏,法拉,西雅图克,卡丽娜。”

    “是。”

    被阿卡拉点名的四人,都站出一步。

    “传送阵方面的治安,就麻烦诸位了。”

    “放心吧。”四人异口同声。

    “卡洛斯,吴,莎尔娜。”

    被喊到名字的我们,也跟着踏出一步,一脸自信的等待着阿卡拉的号令。

    “新区那边的治安,就jiāo给你们三个了。”

    “没问题”我们用响彻天空的嘹亮声音回答道。

    “瓦瑞夫。”

    “是。”

    “商人那边的安排,就全都拜托你了。”

    “xiǎo事一桩。”

    瓦瑞夫lu出宽裕的笑容,对于这个已经来往于营地和鲁高因几十年的旅商来说,这个任务最合适不过,也非他不可。

    “莱娜,琳娅。”

    两个nv孩上前一步。

    “新区那边的事情,就jiāo由你们两个全权负责。”

    “是的,阿卡拉大人。”

    早已经知道自己的任务的莱娜和琳娅,恬静一笑,目光沉稳而自信。

    “我和凯恩,则是负责营地这边的所有状况,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

    阿卡拉那双泛白的眼睛,闪过锐利之sè,从我们身上一一扫过。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

    “很好。”

    阿卡拉点点头,轻轻合上双眼,似在回忆,似在闭目养神,谁也没有打扰她,瞬间,帐篷里的气氛,从刚才的肃然,变成了现在的寂静。

    不到片刻,大地开始隆隆作响,仿佛有千军万马朝这边奔袭而来。

    大家不动声sè,任由这股sāo动持续,由轻微的震动,到旁边茶几上的杯子剧烈颤抖,茶水溅出,然后恢复平静,整个过程,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眨一下眼皮。

    “好了。”

    阿卡拉睁开眼睛,lu出极具感染力的自信和自豪笑容,如同王者一般,在众人纷纷让出的道路上,拄着拐杖,缓缓前行,宽大朴素的修nv袍随风鼓起,凛冽飞扬。

    凯恩,法拉,卡夏……大家紧紧拥簇在她的身后,踏出帐篷,肃然而立。

    在我们四面八方,原本一片宽阔的空地上,此时已经人头涌涌,在灰暗朦胧的晨sè渲染下,宛如一片黑压压的海洋。

    整个营地数万名罗格士兵,此时此刻,全部聚集于此,背挂长弓,身披皮甲,手握锐矛,整理排列,一声不发的将目光聚集到阿卡拉身上,天地间充斥着一股战意熊熊的ji昂气势。

    “诸位”

    威严肃穆的声音随之响起,站在前方的阿卡拉,再次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的面对着眼前数万名优秀的战士,高举手中的拐杖,神sè平静,气势高昂。

    这一刻,她不在是平时的长者,仁者,老人,而是高高在上的领袖,王者。

    “诸位,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今天能够到来,感谢你们一直以来为营地,为联盟默默做出的贡献,因为你们,人民才得以安宁,冒险者才能安心外出历练,你们是联盟引以为豪的士兵,即使在冒险者面前,也能抬头tingx的说,我和你一样,是联盟的英雄”

    沉稳,威仪,悠长的声音,缓缓在整个草地上空回dàng,可以看到,随着阿卡拉的高昂发言,数万名士兵的斗志,一直在不断提高,最后凝成一团,在头顶上形成第二片如同火焰一样炙热的天空,那是由数万名战士的气势凝聚而成,连领域级的强者也要避其锋芒的【势】

    阿卡拉仅仅是靠着这一番话,就将数万名士兵,他们的呼吸,他们的心跳,他们的斗志,全部融合在了一起,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站在这里的诸位,有老人,也有新人,但是,无论是为联盟奉献了全部的老战士,或是充满蓬勃朝气的新战士,大家应该都看到了,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十年来,联盟不断发生的变化,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击退了怪物的围攻,熬过了最苦难的时期我们解开了赫拉迪克族的封印,得到了强大而可靠的战友我们支援了jing灵族,和数万年来一直互相敌视的jing灵族,共同踏出了谅解的第一步我们在群魔堡垒获得的矮人族的友谊在哈洛加斯与狐人族和狼人族结盟在我们身边,无数优秀而强大的战士,正在聚集三年前那场史无前例ji烈和高水准的比武大赛,就是最好的证明最后,我们完成祖祖辈辈数万年都没能完成的使命,我们的凡长老和jing灵族的nv王陛下喜结姻缘,撰写了化敌为友的历史新篇章

    甚至,我想大家或多或少也听到了传闻,在第二世界,我们化解了虚幻和yin谋的魔王贝利尔的yin谋,阻止了来自第三世界的怪物侵略,我们打败了第三世界的jing英级怪物,领主级怪物,甚至是魔王级怪物,都倒在了我们的脚下

    我们在不断的翻开历史新一页,在以后的史书上留下自己的脚步,在不断进步,在不断强大”

    随着阿卡拉越发ji昂的宣言,整个天地间凝成一股的势,越发的强大和沉重,甚至连一旁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都因为这股由数万名士兵集合而成的强大之势,而憋红了脸,额头上汗如雨下,拳头握紧,强忍着体内的气势翻腾,yu破体而出与之一抗的强烈战意。

    停顿了片刻,让这股因为刚才那ji昂发言而变得强烈翻腾,霸道ji烈,宛如让整个天空熊熊燃烧的可怕气势,稍微冷却沉淀下来,变得更加凝实和坚固,这时候,阿卡拉才再次用缓和而悠长的声音,继续说道。

    “诸位,现在时机又到了,远程传送站的开放,毋庸置疑,这又将是历史新的一页,而这一页上面,将刻上你们的名字,由大家共同完成,告诉我,诸位,用你们的肺腑之声高喊出来,你们想在史书上,留下自己的足印吗?”

    片刻的宁静……

    “想————————————”

    宛如一声晴空炸响,天空上几乎凝聚成实质的气势,都在这一声疯狂的呐喊之中,倾泻爆发出来,从罗格营地,到鲜血荒野,到冰冷之原,到石块旷野,甚至翻过连绵的麦哈拉斯山脉,到达黑暗森林,黑sè荒地,泰摩高地,修道院,传达到那yin森冰冷的墓地四层深处,高坐于骷髅王座之上的安达利尔耳中……

    整个罗格草原上空久久萦绕着这一声,足足回dàng了半个多xiǎo时的时间。

    这……算不算扰民呢?该有多少还在睡梦中的孩子,被这一声吓得niàoku子呀。

    即使早有准备的堵住耳朵,等声音渐渐消停下来,我依然是震耳yu聋,大脑嗡嗡直响。

    最受刺ji的还是西雅图克,在这一声面前,光凭野蛮人一人之力的呐喊,简直是弱爆了,此时他神sè恍惚,嘴里喃喃嘀咕着什么,要么就是被震傻了,要么就是从这一声史无前例的巨大呐喊之中,找到了什么新的灵感,以我对他的了解,绝对是后者。

    “很好,很好,希望诸位都能记住这股气势,只要这股气势不灭,这个世上,四魔王也好,三魔神也好,何惧之有”

    “联盟无敌……”

    “阿卡拉大人万岁”

    “凯恩大人万岁”

    “凡大人万岁”

    “莎尔娜nv王万岁”

    一片无序的欢呼声四起,震耳yu聋的吵闹之中,参杂着这些声音,最后被大家所认同,变成了这场欢呼的主旋律。

    “我说……”

    旁边的法拉老头和老酒鬼,背影呈现出苍白sè调,就仿佛是燃烧殆尽的纸片一般,充满了被世界排斥的寂寥和困huo。

    “我们两个……这些年来都做了些什么……”

    “是呀……明明我们也是长老……为什么……”

    “其他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连那个臭丫头也……”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没错没错,我们也在为营地的未来而努力呀……”

    “错的不是我们,是世界”

    旁边传来如此让人喷血的对话,都到这种时候了,这两个老hun蛋还不肯为这些年来在营地犯下的种种罪行而忏悔吗?

    足足让欢呼声持续了十多分钟,阿卡拉才轻轻平抬双手,微微压下,示意大家静下来,随着她这个动作,原本还如同菜市场一般的震天吵杂声,顿时消失,仿佛刚才摧残着耳膜的声音都是虚幻的一般。

    阿卡拉在营地,在这些士兵心目中的声望,可见一斑。

    “老婆子我老了,无法和诸位一起完全享受这份ji情,未来的舞台,还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所以,请允许我先歇口气,让能够真正代表你们,引领你们的人,上来说几句话。”

    说完以后,阿卡拉面带微笑的朝大家招了招手,拄着拐杖,转身缓缓朝我们这边走回来。

    哦哦,这就是所谓的“副局长的十分钟”吗?

    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我转过头,朝一旁的莱娜拼命眨眼。

    候补大长老大人,该你出场了。

    岂料,莱娜也用她那淡灰sè的美丽瞳孔,紧紧向我这边盯过来,透满灵秀之气的眼睛不断眨呀眨,和我做着同样的动作,表达着同样的意思。

    你在说什么呀,你可是未来的大长老,阿卡拉的接班人,这种时候,当然是应该你上场了,大家说对吧。

    为了获得其他人的支持,我的目光转了一圈,然后愣住了。

    阿卡拉,凯恩,卡洛斯,莎尔娜姐姐……甚至是法拉老头,老酒鬼,一个个都lu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我说,你们一个个都……都用那么渗入的目光盯着我干嘛?

    不止是这样,目光转完一圈倒回来,面向正前方,我骤然发现,数万双炙热的目光,也齐齐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

    今天很开心呢,收到了很多很多的生日祝福,大家给了xiǎo七一个最幸福的生日,虽然语言无法表达xiǎo七心中的感ji,但是,xiǎo七还是要说一声:谢谢,真的非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