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熊灵融合的特训
    “特训?”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艾鲁法西亚萝li躲在冰洞里三天三夜,就想出了这两个字。

    伸手mo了抹她那光洁可爱的额头,不对,没有热,奇怪了。

    然后“碰”的一声,又被她那看起来叫柔弱,实则能拍飞任何一头魔王的手,在墙壁上留下又一个大字型的印记。

    看看这间冰洞的墙壁,都有四个这样一模一样的印记了,都不消我再偷偷往哪个角落写上“吴凡到此一游”了。

    “真是失礼,明明以前的人类是很有礼貌的,难道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异吗?”

    气呼呼的捂着被mo过的额头,最不得原谅的,依然还是把它当作孩子一样的语气和举动,艾鲁法西亚瞪大圆溜溜的双眼,这样气呼呼的道。

    “究竟结果那时是弱者和强者之间的关系嘛,并且有求于人,礼貌也是理所固然的。”

    虽然看上去被拍的很疼,一副要酿成肉饼的样子,我却在瞬间原地复活,再次呈现在艾鲁法西亚面前,语重心长颇具长者之风的告诉道,伸出魔爪再yumomo她的头。

    “我和也是弱者和强者的关系,也是有求于人。”艾鲁法萝li生气的将我的手拍下去。

    “哎呀哎呀,艾鲁法西亚阁下在什么呀,难道会是那种欺压弱的人,仅仅是因为那些弱对不敷礼貌?”我夸张的做出一副不成置信的脸色。

    “呜~~!u铛然不会,娄可是十二骑士!”

    明明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却为了维护十二骑士的荣耀,依然不得不这样。而lu出一副后悔脸色的艾鲁法西亚萝li,也萌的让人出尖叫。

    “所以,伟大的十二骑士,其实不是以强大的力量是威慑弱者,让它们臣服,而是以自己的诚笃,正直,荣耀,以及一颗包涵之心,去赢得大家的尊重,不是吗?”

    “呜!!”

    艾鲁法萝li出更大的悲鸣声。

    “这这种事情还用得了教?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只会逞口舌之利的家伙。”

    “乖,乖,艾鲁法西亚阁下真厉害。”

    我伸出手去momo她的脑袋,浑然没有觉察到她的脸色瞬间黑化,两只拳头紧紧握着,颤抖个不断,嘴里声嘀咕着。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我明白了,难怪雪li尔姐姐会那么喜欢这家伙,原来是臭气相投,一样的恶趣味,老把我当孩子,,我终于明白了。”

    于是,明白了了什么的艾鲁法西亚,再次伸出她那施加了熊灵之力的手,轻轻一扇,墙壁上马上呈现了第五个大字型人印。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德鲁伊,会呈现这样的家伙呢?并且还偏偏受到了上帝的眷顾,上帝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灰门g门g的天空,门g蔽了它的双眼吗?”

    再次站在艾鲁法西亚面前,她到是一点也不客气了,憋了好久的“这家伙”终于还是了出来。

    不过需要纠正的是,上帝可不是被灰门g门g的天空门g蔽了双眼,而是被牢房的阴暗色调。

    话回来,我不是应该从“被门g蔽双眼”这一点辩驳才对吗?难道连自己也认为自己的呈现是个美丽毛病,带动了暗黑大陆全体平均节操值的下降?

    “艾鲁法西亚阁下,我怎么了?”

    欠好,开差的话又要被拍飞了,我赶忙在对方觉察到以前回到正题,lu出无辜的脸色。

    “德鲁伊,不都是憨厚老实的人吗?看看。”她气呼呼的仰起头,瞪着我。

    “我也是个ting憨厚老实的人。”我委屈道,接着lu出一副憨憨的模样,嘴巴裂开,朝她傻笑不竭。

    “这张脸叫装傻,不叫老实。”结果被毫不客气的批评指正了。

    “到装傻的话,我可不敢当。”我想起了人妻骑士,这句话便脱口而出。

    然后就看到,艾鲁法萝li酱也下意识的lu出了一副心有戚戚然的脸色,在那短短的几秒之中,我们心有灵犀,心心相印的想到了同一个人,认同了同一件事情。

    有那貌似天然迷糊卖萌的人妻骑士在,谁敢自己会装傻?

    “咳咳,好了好了,时间都被浪费子,回到正题。”艾鲁法西亚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了。

    “嗯,好,刚刚到哪里来着,为什么我这样的人会成为德鲁伊是。”

    “对对对,为什么这样的家伙等等,不对,根本就不是这个话题,,是故意的,是故意的没错。”

    “冷静冷静,艾鲁法西亚阁下,成熟稳重的,要是给他人人一副孩子的感觉,那可就糟了。”

    “呜~~!!”再次出巨大的悲鸣。

    “也就是,特训。”

    无论我怎么忽悠,话题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花了足足三天时间就是得出这两个字的结论?”

    “才不是,别把我当傻瓜!”

    “那就是花了两天又二十三个时五十九分钟五十六秒,终于雕镂出了一座冰之城堡,然后花了三秒钟的时间得出这个结论?”

    “这家伙还真是很擅长ji怒他人。”艾鲁法西亚的拳头又开始颤抖了,我连忙正经起来。

    “那么请问尊敬的艾鲁法西亚阁下,为什么会想到对我进行特训呢?”

    “因为有这个需要,为了更好的呵护阿尔托li雅,得更加努力的提升实力才行。”

    “为什么不干脆对阿尔托li雅进行特训,这样不是更加直接吗?”

    “这家伙,问题还真是多,阿尔托li雅我已经没什么好教了想要提升实力更多得看她自己,至于……,………”

    目光在我身上上上下下打量着,她lu出一道不怀好意的笑容。

    “还有很多不足,并且刚好我也擅长这方面即使是祖师也不为过,不是吗?”

    “呃……”无法辩驳。

    “好,特训内容呢?”

    我任命了,看她笑容险恶的样子,估计这段时间会被折腾得不惨。

    “哼嗯,很爽快的回答,这样才像是阿尔托li雅的丈夫亲王阁下。”

    很满意我这副自投罗的可怜脸色,艾鲁法西亚萝li双手抱胸,骄傲的仰着下巴。

    “原本应该是我成为的引导者最合适,不过没办法,雪li尔姐姐都已经抢先一步了那么,我只好另想他法了。”

    “请伟大的艾鲁法西亚阁下指点。”既然了接受,我现在固然是竟可能的讨好她,接下来也能少受点罪。

    “简单,我就将我最擅长的熊灵融合教会,原本普通德鲁伊是无法学会的,但也是被上帝所眷顾的人不定可行。”

    “熊灵融合?”知道归知道,我还是很迷糊。

    “没错,熊灵融合,们人类德鲁伊据此所创作发现的熊人变身,虽然也是个不错的技能,可是一个是驾取熊的力量,一个是被熊的力量所驾取,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沉浸在教模式傍边,这萝li也开始一改刚才对我冷冰冰的态,眼神热忱滔滔不断起来。

    “到底,熊人变身也不过是取了巧,在无法掌握熊灵合体的情况下而将这个技能简化,所召唤出来的力量以另外一种形式结合。”

    在我受教的目光注视中,艾鲁法西亚萝li更加满意,似乎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可以教他人,想想也是,在十二骑士傍边,她的年纪最,估计也只有被教和欺负的份。

    真可怜,我就满足一下她这份可怜的愿望。

    “并且,熊灵变身对当下的来,也是最合适不过。

    哦?我心里一动,更加认真的聆听起来。

    “这一路上,们所经受的考验,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和智慧和咳咳,我姑且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那被省略失落的字眼,绝对是“运气”是想我的运气很差没错!,是呀,人生游戏我就历来没有赢过,不可吗?

    “总而言之,亲王阁下,那展现出了怪异之处的狼人变身和熊人变身,实力还算不错,潜力更是不成想象。”“承门g夸奖。”

    我欠好意思的挠挠头,估计连四魔王都能随便揉捏的艾鲁法西亚,能够当得她一个“实力还算不错”的评价,应当算是在抬高自己了。

    “可是呢,有一个巨大的殃陷,想必早也现了。”

    “是本体的实力太弱了哦”我无奈的道。

    “没错,本体的实力,老实亲王阁下,放到我那个时代,就算随便挑出一个精灵士兵队长,都要比强。”

    无地自容无地自容。

    “固然,的情况我也从阿尔托li雅那里听过里,以三十多岁的年龄,九年时间的成长,能够达到这种境界,这样的评价对来实在太苛刻了,可是,们现在的敌手可不会管这些,可不会因为只有九年的成长而手下留情,所以缺陷就是缺陷。”

    “熊灵融合能够解决这个缺陷吗?”听这萝li老师的意思,似乎是这样。

    “固然,我刚才不是过了吗?熊灵融合与熊人变身的区别,就在于驾取和被驾驭,熊人变身,只不过是获得熊的力量,但也为这股力量所影响,而生变身的现象,顾名思义才叫熊人变身,这样的办法,对们普通人类德鲁伊来,刚刚学会的时候其实不得持久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我的没错。”

    我点了颔首,熊人变身一开始的时候,简直是有时间限制只有慢慢熟练以后,才能将时间延长,一直连结变身状态,直到力量耗尽为止。

    因为如此,就算能够将变身时间无限的延长,也没见过那个德鲁伊能一直连结变身的强大状态。

    “熊人变身这个技能,既能让们获得强大的力量但也会消耗不菲的力量,所以无法一直连结,因为这股力量始终不是们自身的,这就是熊人变身的最大缺点。”

    对我所熟悉的熊人变身,艾鲁法西亚一口就道破了它的缺点固然,相对其他技能来,也不算是什么缺点,称施展个火球,或是放出一道闪电,就不消消耗能量?施展技能,消耗能量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除非是……被动技能。

    “看来已经明白了。”见我lu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艾鲁法西亚lu出一个光辉的笑容。

    哦哦哦,这还是她第一次对我笑呢,可爱死了。

    对方与生俱来对德鲁伊的吸引力,加上自身萝li控女儿控奶爸光环的属性,让我的双手又蠢蠢yu动,想去捏一捏这张纯真可爱的笑脸。

    最后还是忍住了,等正事完了再。

    “没错,熊灵变身真正的素质,其实就是被动技能,因为我和这股力量之间的关系,是驾取,而不是被其所驾取,我能够让这些力量真正臣服于我,成为我自身实力的一部分,这样一来,便无需像熊人变身一样,想要获得力量,就必须承受不竭消耗力量的副作用,在我需要它的时候,可以随时使用,也没必要花时间施展变身,这就是熊灵变身和熊人变身的素质区别。”

    “简而言之,就是把这股熊的力量,变成自己本体的力量,是这样没错。”

    “的好,就是这栏。”艾鲁法西亚骄傲的点颔首。

    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她为什么熊灵变身正好合适我,如果能将地狱格斗熊的力量,酿成自身本体的力量,那将是一件何等便当的事情。

    并且,也没必要再因为地狱格斗熊的形态,而被阿卡拉那头老狐狸利用去当营地的吉祥物,在大街上含泪卖萌,被那帮熊孩子扯来扯去,还要寻找那条传之中,被列为营地九大不成思议事件之一的布偶装拉链了。

    对做这种事情,我可是厌恶至极,所以现在心里一点惋惜的意思都没有,知道吗?

    “虽然不知道能不得学会,可是艾鲁法西亚阁下,我恳切的请求您,请务必教教我该怎么做。”

    我神色肃然的朝对方低下头,如果真的能学会熊灵融合,或许实力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作用却生了素质的改变,这种事情真的不需要解释都明白。

    “嗯,看在那么诚恳的份上,我这次就打起精神,认认真真的教。”

    萝lilu出跃跃yu试的姿态,看模样,她似乎也是第一次当老师的样子,脸上的新奇感,那叫一个暴lu无遗。

    “太谢谢了,艾鲁法西亚阁下,艾鲁法西亚阁下威武,艾鲁法西亚万岁,艾鲁法西亚太可爱了,来,让叔叔蹭蹭。”

    前面还好,夸的这萝li脸色潮红,难得害羞了一次,可是后面的话,以及随后将她搂在怀里不竭蹭脸的举动,却让那张水灵可爱无比的脸蛋上的羞红一滞。

    随即低下头,半张脸被黑色所笼罩,握紧的拳头不竭颤抖,微微张领的樱色叫柔之中,不竭漏出一些微贱的颤音。

    “这家伙…还真是学不乖”

    、!!!

    第六个山已,并且是颇深的一个,再次在冰墙上呈现。

    如是这般,我和阿尔托li雅,以及黄段子shi女三人,在冰洞里驻留下来,展开了看似漫漫无期的特训,幸好这次出,三人随身携带的食物十分充沛,就算在这里呆上个半年也没问题。

    我是因为有无微不至的维拉丝辅佐准备,而她们两个大概是又被阿尔托li雅无条件的信任了,认为有我在就能够一次通过考验,所以才准备如此周全。

    第一次感觉到这股信任带来的并不是只有压力和动力,还有食物,呃。

    数日后……

    “呜哇哇哇哇哇~~~谁来救救救我!!!”

    光凭想象的话,这似乎应该是只有我才能出来的悲鸣,在艾鲁法西亚萝li酱的特训之下。

    但事实上,这却是闲暇的时间里,对方所出来的悲鸣声。

    随着声音响起,艾鲁法西亚那叫身影呈现在回廊尽头,急仓促的向阿尔托li雅她们跑过去,似乎在遁藏着什么一样。

    可是很快,她的身后就窜出一道影子,一把从后面将她搂住,抱在怀里不竭蹭脸。

    “…艾鲁法酱,不要那么见外嘛,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来,蹭蹭脸,再增加一点友好。”

    “这样做才不会增加友好,我们才不是什么好朋友,还有不要将我艾鲁法酱这混蛋!”

    “碰!!”

    一声巨响,某道身影飞了出去,在冰墙上留下一个大大的人字。

    可是没过几秒,软趴在地上的身影又原地复活,再次抱了上去。

    “呜哇~~~”

    艾鲁法西亚再次出悲鸣。

    “阿尔托li雅,我能杀了这家伙吗?真的可以杀了他吗?”她泪眼汪汪的朝阿尔托li雅这边怒吼。

    “艾鲁法西亚阁下和凡的关系,真好呢。”

    若无其事的,恍如没现这边消息的喝茶二人组,由阿尔托li雅先开口道。

    “是,没想到艾鲁法西亚大人,是那么心底善良的人,即使面对无礼的举动也不忍心施以重罚。”

    洁lu卡跟着啜了一口茶,换言之,人善被人欺,就是眼前这种状况了。

    “凡的亲和力可真让人羡慕,仅仅几天时间就打破了艾鲁法西亚阁下的心防,成了如此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是,让人1羡慕1的好朋友。“都不是朋友!们没看到情况吗?喂喂!!”艾鲁法西亚要哭了。

    像,实在太像了,简直就和陛下一样,这种若无其事的态,昔时自己被十一位姐姐作弄的时候,陛下也不是这样一边喝茶一边冷静的将目光移向另外一处,将自只的求救声冒若罔闻吗?

    陛下可真是找到了1合适1的继承人。

    还有这家伙,简直就是那十一位姐姐的翻版不,是威力加强版,把自己当作孩疼爱这一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再加上自身对德鲁伊的天生吸引力,所以变本加厉了。

    好不容易甩脱了雪li尔姐姐的魔爪,又落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家伙的手上吗?

    “笨伯,傻瓜,反常、

    一!!”

    冰洞里面,久久回dàng着艾鲁法西亚的悲呜声。

    不过在特训的时候,情况却又对调过来。

    艾鲁法西亚对训练一丝不芶,这点毋庸置疑。

    并且,她的心眼也是和身体一样的状况。

    所以……

    “谁来就就我,阿尔托li雅,洁lu卡,奉求了~~~”

    身体趴倒在地,一个的萝li骑在背上,手臂被她扳着不竭往后压,我痛的泪流满面,不竭摇头,向不远处的喝茶二人组求救。

    “闭嘴,欠好好训练的家伙就应该受罚。”背上传来萝li的叫喝。

    声音看似在怒其不争,可是我怎么听,其中都带着大仇得报的快意。

    “快点,快点给我领悟。”更加用力一份。

    “疼疼疼,不要,这个样子叫我怎么领悟,先松手,松手!”我不竭用脸撞着地面,借此分担手臂上传来的咯吱咯吱声响。

    “这种痛都忍不住,还是男人吗?这个没用的家伙。”

    “就算是男人,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痛苦也不想去承受笨伯。”

    “我这是为了好,痛苦能让注意力更加集中。”

    “我可历来没听过这种事情,这不点,个头,撤起谎到是不。”

    “禁绝叫我不点!!“再用力“嗷嗷嗷嗷,矮子!”

    “呵呵呵呵呵,很好有胆量吗?亲爱的亲王阁下,就让我看看的胆量究竟能达到什么程。”黑化崩坏失落的萝li声响起。

    “嗷嗷嗷嗷嗷~我错了,我错了艾鲁法西亚大人。”

    “真是和平。”

    依然是喝茶二人组,明明旁边就是修罗场,她们两个却散出一副世外桃源的气息。

    “是的,陛下,好久没有这样平静过了。”

    “凡和艾鲁法西亚阁下的关系还真是好。”

    “简直很好……”

    “可是这样一直下去真的没关系吗?”

    “……”

    “……………”

    缄默了许久,阿尔托li雅最终一语中的。

    “这大概就是人类所的1恶性循环1。”

    又是如是数日,我似乎学有所成,感觉体内的力量,增加那一点点,有那么点1内力澎湃1的感觉,最好的证明是现在被艾鲁法西亚萝li拍飞拍到冰墙上,没有以前那么疼了。

    应该是自己变强了,而不是习惯了所以不疼了之类的荒唐理由?

    总而言之,就是这股自信,自信才是最重要的,咳咳。

    “没有完成任务的笨伯没有饭吃。“晚饭的时候,艾鲁法西亚以这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把我的饭碗抢了过去,大口趴起,吃的饭粒四溅。

    虽然这副模样很萌,可是也不得看饱。

    “不是不消吃工具吗?”我毫不犹豫的握住她的筷子。

    “不消吃不等于不得吃知道吗大笨伯!”这萝li人,对食物的执念可不。

    “浪费,实在太浪费了,明明是不需要的工具,身为十二骑士,难道连最基本的节约美德都已经丧失了吗?”

    “骑士教条里可没有哪条告诫我们不得好好善待自己!”这一次,艾鲁法萝li到是辩驳起来,没有被十二骑士的名头所束缚。

    “请善待他人!”

    “善待他人之前要先学会善待自己。”

    “虽然话是这样,但请不要以他人怕痛苦作为善待自己的条件。

    “闭嘴,没有完成任务的人有什么资格指责他人。”

    “蛮不讲理。”

    “看待罪人不需要讲理。

    “我什么时候又酿成罪人了!”

    “刚才的一瞬间。”

    “哦哦哦,这个恶法官!”

    “恶人自有恶人磨。”

    “蹭哦。”

    “敢试试?拍飞!”

    洁lu卡气…”

    阿尔托li雅:气…”

    快速吃饱,然后撇下还在一边扒饭,一边口沫与饭粒横飞的争吵着的二人组。

    虽然很想吃饭的时候不得鼻,可是这种气氛还是算了。

    又是一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