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最珍贵的东西,以及第一件专属装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最珍贵的工具,以及第一件专属装备

    虽然不是太好看的笑容,但……

    就那一瞬间,我呆呆的愣住了。

    原本应该忘记一切的那个人,却再次伸出了双臂,将我再次搂在怀里……

    “不是过了吗?”轻柔的声音,在呆愣着的我的耳旁响起。

    “就算忘失落了那些回忆,可是,也绝对绝对不会忘记,陛下,以及姐妹们,还有……,对我来,拥有们才是幸福。”

    lu出我从未曾见过的温柔笑意,她轻轻对我了一句。

    “是吧,狼。”

    我流着泪,不竭颔首。

    “真是的,都是狼的错,原本应该毫无牵挂的,现在却有了一点的留恋。”看了看已经蔓延到腰间的虚无光点,她lu出光辉笑容。

    带着稍许遗憾,却无怨无悔的笑容。

    “所以……”

    “狼,我问,的引导者……有吗?”

    我摇了摇头,引导者是什么,这种事情已经不需要计较了,这种问题,仅凭本能回答就行了。

    “是这样吗?”

    困惑的看着我,显然她看出来了,我其实不知道引导者是什么工具。

    “虽然唐突,可是没办法,谁让狼那么爱撒叫,又喜欢哭鼻子,让姐姐我一点都安心不下,所以……”

    所以?

    “所以,假如狼的引导者存在的话,替我和她一声抱愧,的狼,我就收下了吧。”

    什么意思?

    难道是因为眼睛模糊的关系?连思考都变得糊里糊涂了。

    还没等我清醒过来,女性骑士便松开了手,身体似受到什么引导般,轻轻地飘起,如同即将前往另外一个世界的灵hun……不是如同,差不多就是这个样。

    温柔的紧紧看着我,陡然,她越发透明的上半身,完全化作了密集的光点四散开来,在我的惊愣目光中,没有留下一丝诀另外机会。

    我张大嘴巴,不竭地开合着,却什么都不出来,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些光点散落,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它们接在掌心。

    太快了,就宛如突然地砍失落脑袋,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痛苦离去般,女性骑士走了,走的甚至让我来不及产生痛哀。

    为什么……哪怕是最后一句话也好……

    缓缓地,无力的跪倒在地,喃喃着,像失去了灵hun。

    可是再度突发的异象,却强行的将我的hun魄拉扯回身体。

    那些散落飘舞的白光,突然卷起了一道轻风,这风似乎有意识,卷着这些数之不清的光点,围绕着我的身体转动起来。

    就恍如不竭围绕着鸟巢飞来飞去的鸟一样。

    最终呼哧一下,由轻柔变得ji烈,卷起漫天的狂风,将我吹起半空,那些白色光点似进退有序的士兵,齐齐的涌入身体。

    刹那间,一股难以道明的能量,在体内乱窜起来。

    虽然很乱来,可是这些能量却带着十分熟悉的气息,让我根本生不起抵当的心,只能由着它们横冲直撞。

    恍惚间,我的意识已经被一片白茫茫的柔和白光所包抄,这些白光从自己身边飞速流逝,看上去,就恍如是带着我不竭地穿越于时间和空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这些柔和的白光一炽,爆发出耀眼光芒,等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一片奇怪的处所。

    天空闪着雷鸣,乌云黑压压的,宛如随时都要将天和地连接在一起,一道道雷蛇闪过,恰似恶魔狰狞的目光。

    地上面是一片草原,连接着漫无边际的森林,在黑漆漆的狂风之中,淤积在烂泥之中的青草被吹弯了腰,随即吱咯一声,被一一条条千奇百怪的大腿踩下,和烂泥混合在一起,化作了土地的肥料。

    视线缓缓向上,我这才看清,这一条条奇怪的大腿的主人。

    野兽,魔兽,漫山遍野的野兽和魔兽,也有两脚直立,模样狰狞的兽人,这些兽人和如今的兽人相比,就像是没有完全进化……不,根本就是只进化到了十分之一的水平,只能勉强两脚直立,身穿铠甲,手握武器罢了。

    铠甲里面,依然是坚硬油亮的野兽鬃毛,掌足留着锐利的指甲,狰狞凸起的嘴巴微微张颌,从那锋利牙齿之中吐lu血腥狂暴的呼吸。

    野兽,魔兽,兽人,大大,千奇百怪的生物,集中在这片草原之中,除发出粗重的喘气以外,竟然没有一点其他声音,就恍如期待着什么一样。

    我再仔细看了一眼,不由骇然。

    这些模样奇怪的家伙,实力好强!

    一眼望去,散发出领域级气息的强者随处都是,随便看向哪个怪兽堆,都能找到十几只,简直就像是不要钱的一般。

    最弱的也都有伪领域级的实力,恍如在这之下的,根本就没有资格呈现在这里。

    那些更强的呢?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为数十道特殊的气息所吸引。

    这些散发着宛如深渊一般气息的怪物,光是身上的气势,就让我喘不过气来,有几只更是散发着那具铠甲战士一样的恐怖气息。

    最后,目光落在正前方那道身影上面。

    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双黑黝黝的鹰翅展开,还有那绝对不下于十米高的庞大身体。

    虽然这具庞大的身体,比起其中很多巨大的,甚至能达到百米之巨的怪兽,显得其实不是那么突出,可是,以它为中心,周围千米却没有一直怪物站立,所有落到它身上的目光,都布满了敬畏和恐惧。

    那模糊不清的背影,散发出宛如黑洞一样的气息,连投过去的目光似乎都能被吸进去,已经不得形容这股气势是何等的狂暴,狰狞,那是一种纯粹的强大,似乎能在举手之间吞噬世界的强大。

    吞噬世界之力级高手,我心里一紧,忍不住惊呼作声。

    也只有吞噬世界之力级的高手,才能拥有这样让人忍不住为这股强大无比的力量而膜拜的气势。

    一只吞噬世界之力级怪物,数十只世界之力级怪物,还有数不清的领域怪物,伪领域级的炮灰,这样一股力量,哪怕就连三魔神也不得不认真看待。

    可是此时此刻,强大无比的它们,却一动也不动的站立着,恬静着,做着和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浮躁气势完全不符的耐心期待举动,闪电落在它们是身上,狂风刮在它们身上,雨滴打在它们身上,稀烂的淤泥将大脚没入,这些都没有让它们有一丝的不耐烦。

    所有怪物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凝重的气息,甚至,这股凝重中带着淡淡的恐惧。

    是什么能让强如它们这股力量,产生恐惧?

    谜底很快就呈现了。

    在怪兽大军的对面,草原深处,森林之中,缓缓走出一道身影。

    看不清模样,被模糊朦胧的雪白光芒所笼罩,只能勉强辩白出是女性的身影,缓缓自森林之中走出,法度悠闲的恍如出来散步一样,布满精灵一族特有的优雅美感。

    可是,从如此优雅的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却似比对面的怪兽大军加起来还要强烈。

    在她呈现的刹那,怪兽大军sāo乱起来,明明前一刻还恬静无比,现在却布满让人耳膜发胀的sāo动,视线和声音都是那么的模糊,根本听不见它们在些什么。

    只是却能看到,它们向迎面而来那道雪白色女性身影投去的目光,布满了如同杀父之仇一样的憎恨以及……恐惧。

    似乎根本没筹算来上一段阵前对话,冲击敌手的气势,在距离万米远的时候,一道刺破乌云的白光升起天际——那道身影缓缓地抽出了武器。

    “咕噜~~~~~”

    这些良莠不齐,大不一的怪兽,在女性身影抽出武器,白光闪烁的一瞬间,竟然齐齐一直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把散发着白光的武器似乎有着魔力一样,让这些怪物眼中的恐惧,慢慢压下了那股压抑到几点的憎恨。

    就在这时,最前方那只鹰翅怪兽,张大同党,不知道怒吼了一句什么,然后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便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笔挺冲向对面的白色光影。

    无数的怪兽,在这一刻也行动起来,它们的眼神徒然变得决绝,抛弃了憎恨和恐惧,只有最纯粹的战士气息。

    不拼命,就会死,想要活下去,仅此罢了。

    这完全就是劣势一方面对着优势一方的包抄,在这种条件下才能散发出来的鱼死破,哀兵必胜的决然气势。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数万的强大怪兽,所仅仅是面对着一个人罢了。

    仅一个人,就让这股由魔神级强者率领,最弱也是伪领域级高手的怪兽军队,产生必须鱼死破才能生存下去的念头吗?

    这种状况,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常识规模,只能傻傻的,呆呆的看着。

    看着那道白色亮光,刺破大雨,刺破狂风,刺破雷霆,刺破乌云,甚至连那从乌云之中刚刚lu出一个头的太阳,也被白光所刺破。

    似乎天地间,唯独只有这一道光芒。

    吞噬世界之力级强者的交锋,我完全看不出所以然,只觉得眼前的战斗模糊朦胧,光怪陆离,那些伪领域级的怪物,真的成了炮灰一样的存在,只配前仆后继的用自己的身躯盖住一未知的能量攻击。

    可是,这些伪领域高手也并不是是拉来凑个数,在除世界之力级境界的怪兽以外,所有怪兽齐心合力,将一个早早安插隐藏好的巨大魔法阵升起。

    没想到这群看似没脑子的怪兽大军,竟然也晓得使用魔法阵,并且看样子还是很厉害的玩意——这点常识,光看需要那么多伪领域和领域级的高手来驱动这个魔法阵就能猜出来了。

    数个时后……

    漫天的白光,以及魔法阵的白光,那些光怪离奇的光芒统统消失了。

    只留下广泛了残肢断足,以及残破的铠甲武器。

    还有那道踩在尸山之上,淡然而立的雪白身影。

    输了,纵使有吞噬世界之力级的超等强者率领,数十名世界之力级的强者掠阵,以及数万名伪领域和领域级高手齐心协力才能驱动起来的魔法阵辅助,怪兽大军还是输了。

    败于那道雪白色的光芒之中。

    阳光从刺破的天空洒下,给这片刚刚结束的战场增添了很多的色彩。

    那遍地的鲜血,更加殷红,叫艳,残断的肢体破碎的铠甲武器,折射着光芒,如此凄美,如此残暴,却更加陪衬出那高高立于尸山之上,躯干ting得笔挺的身影的风采,一阵轻风拂来,她轻轻的挽着发丝,阳光照来,让她的身影变得柔和无比。

    犹如掌管了杀戮和优雅的女神。

    转瞬之间,这个布满鲜血的战场突然化作无数碎片破裂。

    又在眨眼之间,另外一个战场呈现,同样是片面的杀戮,区别在于那道雪白身影,是一个人,还是带着一群纪律严明的战士。

    一个又一个的战场掠过,又马上破碎,破碎的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到最后面都变得模糊不清。

    唯有在其中,不止一次呈现过的十二道同样被光芒笼罩着的身影,在战场的不竭破碎中,依然保存了下来。

    也不知道掠过了多上次战场,最后,似乎终于结束了,如同宇宙一般虚无漆黑的空间里,只留下十三道光芒身影依旧存在。

    尤其是其中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天,就宛如莅临天地的王者一样,在它面前,所有色彩都要黯然,太阳也要臣服。

    另外十二道朦胧光芒,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这道要清晰一些的金色光芒,互相谈论,时不时发出模糊的笑声,一副亲密闺友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明了了。

    其实早该明白过来。

    这些看到的工具,都是女性骑士的回忆,那道雪白身影,就是她本人无误。

    一个个战场破碎,消失,代表着她那些最深刻的回忆一一消散,可是唯独另外十二道光芒,即使记忆模糊了,这份感情却依旧存在,永远无法磨灭。

    是这样吗?对来,这些人,这些感情,就是最珍贵的工具吗?

    心里明明就跟刀割似的,可是,我却莫名的笑了起来。

    忽然之间,那道雪白光芒转了过来,面对着我,伸出朦胧的手臂,挥了挥手。

    原来,我也是最珍贵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