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创世三圣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创世三圣

    “是吗?那可要恭喜小狼了。”

    女xing骑士微微笑着,不过神情略困扰,看来是我的演技太烂,被她一样就看破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开心的泪水。

    “悲哀……是不可以的哦,我啊,终于可以结束这段漫长的守候了,在最后的最后,也见到了陛下的继承人,以及小狼,所以啊,已经很满足了。”

    “这种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抽了抽鼻子,我撇过头去不鸟她。

    “哎呀哎呀,小狼又闹别扭了,撒jiāo也是可以的哦。”

    “才不会撒jiāo!!”

    “怎么可以这样,明明说好了的,最后想要看到小狼撒jiāo的样子。”

    “没有约定过这种事情,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唉唉~~~小狼真是太爱害羞了。”

    “都说不是了,你这家伙呀——!!”

    总感觉好像被她牵着鼻子走似的,我不甘心的抗议起来。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两条纤纤手臂,伸上来一搂,将我搂到了她的怀抱之中。

    那温暖以及香甜的感觉中,带着女xing骑士特有的慢调子气息,在她怀中,仿佛时间流淌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无比宁静,无比温馨,无比安详。

    一首从未听过的,如摇篮曲一般优美静谧的小调,自头顶上,女xing骑士的口中轻轻哼出,虽然看不到她的模样,但是,从歌声之中,我却能猜到,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异常的安宁,异常的满足,没有丝毫对自己要消失的事实的恐惧和不舍。

    小幽灵,也不过是在教堂底下,呆了将近一万年罢了,而她,却在这里守候了数十万年,这种孤独感,这种解脱感,慢慢地,从歌声之中,听出来了。

    细雪依然纷纷扬扬的在下,将天地染成一片纯白,这片无暇的白sè之中,一处小小的角落,两道身影轻拥在一起,靠着冰壁,从那里轻轻传来悦耳悠扬的曲调,回dàng在这片纯白的世界之中,把无暇的白sè融入其中,又把无情的寒冷排斥在外,不是世外桃源,却是雪中的一个小小的,只允许两个人取暖的温暖壁炉。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歌声已然消失,我猛地睁开眼睛,感觉到搂着自己的温暖依旧,才松出一口气,但随即却愣了起来。

    脸颊紧紧贴着这温暖的x怀,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能透过这具身体,看到后面的雪白冰壁。

    这具身体的存在,越发稀薄了。

    不忍心看到这残酷的景象,我从温暖的怀抱之中挣扎脱来,就算如此,也没有惊醒对方。

    “喂~~喂~~醒醒啊,喂~~~”我再次轻摇她的身体。

    好半会,女xing骑士才幽幽醒来,这次,那双宛如mi路小孩一样茫然的眼睛,足足和我对视了十几秒,才终于记忆起什么,lu出柔和的笑容。

    幸好,我早有觉悟,这次总算忍住了眼睛的酸楚,面对着这柔和笑容,也跟着lu出一个大概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真是的,怎么又睡着了,今天特别困呢,这种天气,睡个午觉一定很舒服吧,是吧,小狼。”

    女xing骑士睁大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若无其事的伸了一个姣好的懒腰。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过……我啊,一直很想说,小狼,这身打扮虽然很帅气,但是和你很不搭配呢,太严肃了,爱撒jiāo的小狼才是最可爱的。”

    “都说没有撒jiāo了。”

    我叹了一口气,对于这抖人妻骑士,硬是要将撒jiāo的标签贴在我额头上感到郁闷,就和这个小狼的称呼一样,真是个我我行我素,不理会他人意见的家伙。

    “还有这张面具,究竟是狼面具呢,还是狐狸面具呢?姐姐我一直很好奇哦。”她歪着头,困huo的盯着我脸。

    面具?

    我微微一愣,一时没有理解女xing骑士的话,下意识mo了mo脸,才发现真的有一张面具戴着。

    怎么回事?这张面具是什么时候戴上的,难道说是妖月狼巫的独特造型?

    不是我迟钝,而是这张面具实在太贴切了,简直就宛若身体的一部分般,而且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即使刚才擦拭泪水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竟然有这么一个面具。

    “我来试试看,嘿~~~”

    我正糊涂着,就听见对面传来狡黠俏皮清脆的“嘿~~”一声。

    没反应过来,一双手已经伸了上来,扳着面具开始往外扯,试图将其脱下。

    “疼疼疼——!!!”

    感觉就像被人捏着脸拉扯一般,我连声呼疼。

    “什么啊,竟然脱不下。”

    见真的取不下,这人妻骑士微微撅起小嘴,面对着我的愤怒目光,似乎不解一般轻轻歪起头笑着,又开始卖傻了。

    “真是的,小狼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副面具呢。”

    又不是我想的,我翻了一个白眼。

    “莫非是想带着这样的面具干坏事,这样可不行哦,如果真的有这种想法,姐姐可要好好教导小狼一下。”

    忽然想到这种可能xing,女xing骑士眼角光芒一闪,苍白的脸蛋微微散发出光彩,一副进入了教导模式的样子。

    “才没想过做坏事。”我连忙大声抗议道。

    “是这样吗?”

    不知为什么,本来得到这样答案的女xing骑士,应该很欣慰才对,她却失落的拉耸下肩膀,似乎人生突然没了动力一般。

    看起来就好像全是我的错,本来应该回答是,然后让她好好教导一顿才对。

    这抖人妻骑士!

    “很不甘心,想看看小狼长得什么样子。”

    轻轻咬住嘴chun,那双湿润的眼眸,lu出一副不甘的神sè,就犹如没有得到糖果的小孩一般。

    咦?

    想看看我长的什么模样?

    等等,不对劲吧,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看过了吗?

    “太小气了,一直带着面具不肯lu出脸,明明我的已经给你看了,小狼真是太狡猾了。”她这样气呼呼的瞪着我。

    一直……

    我:“……”

    “怎么了,小狼?”见我许久不说话,她歪头问道。

    “不……没什么,是啊,一直带着这样的面具,就是不想给你看,就是想气气你。”惊醒过来,我立刻嘿嘿的yin险笑道。

    忘记了……我的模样,刚才那场考验,在她记忆中已经模糊了……

    心在绞疼,可是依然在脸上挤出了笑容。

    “小狼……真是太卑鄙了。”女xing骑士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也不知道忘却了多少记忆,她的一举一动更像小孩子了,看到这幅模样,我只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痛哭一场。

    “好好好,让你看就是了。”忍着哽咽,我柔声哄道。

    虽然无法取下面具,但是,取消变身就行了。

    “啊,尾巴不见了。”

    见突然白光一闪,她立刻大惊小咋的惊叹道。

    然后看了看我的脸,突然又开心的笑了。

    “什么嘛,我还以为小狼为什么要隐藏起来,这么平凡的模样,和面具根本就无缘嘛。”

    我:“……”

    这家伙啊,即使变成这样了,腹黑的本xing却依然没有忘记。

    “不过……”声音一转,笑意变得柔和起来,定定的看着我这张脸,眼睛一眨不眨,乃至伸出小手,在我的脸颊上轻抚起来。

    这样一直盯着,我都快不好意思了,她才缓缓的,用她那慢调子节拍柔声说道。

    “不过……究竟是为什么呢?很熟悉的感觉,好像有一种小狼就应该长这副模样的感觉,帅一点也不行,丑一点也不行,这才是我的小狼没错这种感觉,究竟是打哪里来的呢?”

    “笨……笨蛋,哪来那么多感觉。”

    就算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强忍着,哽咽声依然不由自主的lu了出来。

    “莫非!”她温柔的看着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xing。

    “莫非上一辈子,我是小狼的姐姐?”

    “我才不要这样任xing的姐姐。”乘着吐槽,我赶忙将哽咽声压下去。

    “真是失礼的回答,难道小狼想说是恋人?哇哇~~~小狼……果然是男孩子呢,心里一定在想些sèsè的东西是吧。”

    一边惊叹着,她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明明是就是一副恋人的设定似乎也不错的样子,却还要嘴硬不肯承认。

    “难道就不能是妈妈,阿姨,或者是奶奶什么的?”我不怀好意的冲她lu齿一笑。

    “小狼……真是太失礼了,我才没有那么老呢。”

    高高鼓起腮帮,显然,这个可能xing让女xing骑士很生气,年龄话题果然是女人的禁忌啊。

    就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淡淡的,宛如萤火虫一样细小柔和的白光,自她身上满满飘起。

    这具身体,开始以肉眼能够察觉得到的速度,变得更加透明,更加稀薄。

    愣愣看着不断冒出光点的自己的双手,女xing骑士最终抬起头,对我lu出了温暖的笑容。

    似乎在这样说,没办法了,看来差不多到时候了呢。

    “小狼,不是说好了吗?要开开心心的送别哦,因为对我来说,这是期待已久的一刻。”

    见我摇着嘴chun强忍的模样,她再次伸出小手,在我的脸上擦拭着。

    那白皙食指,从咬破的嘴chun上轻轻抹过,粘着一丝血迹,含入口中吸吮着,然后嫣然一笑。

    “小狼为我流的血,这个味道,我会一直一直记着。”

    “小狼,可以躺下来吗?”她又朝我这样说道。

    按照她的要求,我无言的翻身躺下,头枕在了她的大tui上面。

    那双柔柔的小手,在我的头上轻抚着,动作轻柔熟练至极,仿佛做过了无数次一般。

    只是,那手势略有些不对劲,似乎总以为我长着一头柔顺的长发般,不断梳理,结果动作做了一半才发现。

    “太奇怪了,小狼为什么不留长发呢?呜~~”有发出这种任xing的悲鸣了。

    “留了长发才奇怪吧。”我忍不住出声。

    想来,这里一直陪着她的只有艾鲁法西亚,两人一定是经常这么做,然后那个艾鲁法西亚,是留着一头长发吧。

    不过这种想象很别扭,既然是以熊变身为主要力量,艾鲁法西亚就算不是粗壮威猛,那也应该比一般的精灵结实高大许多吧,这样的她,却枕在纤细的女xing骑士大tui上,眯着眼睛似猫一样任她梳理长发,怎么想都很别扭。

    就像大人在向小孩撒jiāo一样。

    “小狼,抱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