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德鲁伊都是萝莉控(大雾)
    “碰!!!”

    整个冰洞震了三震,空气被刺的嗡嗡作响

    下一瞬,我已经呈字型,完全的镶嵌在了冰墙里面。

    如果这时候凑上来几个扩音器,非要我刚才的感受,那么我想……

    就好比同时被十头巨龙践踏,一百头金刚的巨拳砸落,一千辆压土机从身上辗过,或者是被百万匹马齐齐撞飞。

    就一个字,疼。

    而这一切,只不过刚才某个被某人搂在怀里尽情疼爱的萝li,轻轻一挥手劈,以驱赶面前飞来飞去的苍贼一样的力度,拍下去罢了。

    “无礼之徒。”

    缓缓收回手劈,这萝li冷着眸子,一举一动之中都布满了大人的成熟气魄。

    咔嚓咔嚓几声,好不容易将身体从冰墙之中拉扯出来,我迷迷糊糊的歪着头,不成置信。

    刚才是谁,是谁袭击本德鲁伊?有本领站出来。

    根本没有看清楚攻击者,就飞了出去,遭受到十头巨龙百头金刚千辆压土机百万匹马的拷打。

    也是如此,究竟结果对方的实力至少为世界之力境界巅峰,要袭击某人的话,还真不消特地给他看见攻击轨迹。

    “阿尔托li雅,这家伙莫非是笨伯?”

    见我东张西望,寻找着传中的,那萝lilu出不成思议的脸色,指着我看向阿尔托li雅。

    真是失礼呢,就算顶着多li的身份,也不得真就童言无忌,将她的话听入耳中我暗暗想道,却也无可奈何,并且对方对了一半……………,真的只有一半,不得再多了。

    “抱愧,凡只是凡只是天性率直罢了。”

    阿尔托li雅了许久,才硬生生的挤出天性率直这三个字。

    每多顿一秒,我的心就像多承受了一秒的万箭穿心没想到连阿尔托li雅也这样看我,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有恋爱了。

    虽很伤心,却是大实话,所以我也没办法辩驳。

    拍拍身上的冰渣,一屁股坐在刚才阿尔托li雅和萝li下棋那冰桌旁边的椅子上我若无其事的一把抱起旁边冷冰冰的板着脸不给我好眼色的萝li,放到膝盖上坐下,神色一正,目光炯炯有神,闪烁着无尽的杀伐之意,如同歌神不,如同杀神之中的王者。

    “好娄们开始谈正事吧……噗喔~帆~~~”

    下一刻,又被十头巨龙百头金刚千辆压土机百万匹马碾压了。

    阿尔托li雅:“”

    洁lu卡:……”

    “这家伙,难道就不会吸取教训。“萝li却是像收拾了一堆垃圾版,拍了拍手,很淡然的样子,但那稚气绝丽的脸蛋还是忍不住气呼呼的涨红起来,极力忍耐着,让她看起来更加可爱,更添一分萝li的you惑。

    “艾鲁法西亚阁下,请见谅凡只是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阿尔托li雅却得出一个不算结论的结论。

    “是谁,究竟是谁偷袭本德鲁伊。”再次从冰墙里扯身世体,我心里的愤怒已经无法抑制了。

    但就算是这样凶手找不到还是找不到。

    “这个冰洞有古怪。”嘴里不甘心的嘀咕着,我回到原处。

    “大家心点别被偷袭了。”

    和颜悦色的对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道,固然,最主要的还是那只的萝li,看起来没有任何力量的她,呆在这种处所可真让人安心不下。

    不可,身为救世主,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置身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呢?

    心中的勇者之焰熊熊燃烧起来,正要做出呵护的举动,却发现刚才还在身边的萝li,不知为何哧溜一下,绕着桌子到了另外一边,警惕的看着我。

    莫非……别讨厌了?

    这可真是稀奇,对盯着奶爸光环的我来,被孩子讨厌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必杀技,对孩子来,具有无以伦比的杀伤力的……………,

    地狱格斗熊变身!

    酿成布偶熊,随手从物品栏里掏出一个一米多高的大彩球,站在上去,单脚直立,摇摇晃晃的连结着平衡,然后再将一个半米多高的彩球顶在头上。

    看,我在罗格营地出卖节操时无意之中熬炼出来的杂技,叔叔其实只是一头熊,人畜无害的布偶熊。

    什么?彩球为什么会随身带在身上?这种事就不消理会了。

    这下不害怕了吧。

    “哦,是吗?”1萝li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lu出大人式的稳重笑容。

    “不巧,我也会一点熊人变身。”

    咦咦咦,真的吗?

    我瞪大眼睛,莫非那么的萝li,竟然还是个德鲁伊?

    因为过于惊讶,所以没有看到从旁边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那里投过来的,布满了风青萧易水寒意味的目光,就差没惨不忍睹的捂脸了。

    只见这贼可爱,漂亮纯粹的快要赶上莎拉的萝li,深呼吸一口气,轻轻叫喝了一声。

    “嗷~~~~~~”

    径然之间,我的脑海之中恍如响起了一声远古时代传来的巨熊的咆哮。

    摇了摇头,这种感觉却不复存在。

    是错觉吧,我这样想。

    回过神,那萝li依然是萝li。

    只不过是叫喝了一声,做了一个气运丹田的斯文可爱动作。

    不知为何,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奇怪气息,更加浓烈,简直就像mi糖一样我是加入把我当初是一头熊比方的话。

    还有一种高高再上的女王气息如果不是太过分的命令的话,我估计无法抗拒得了她的任何要求。

    ,现在更加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蹭脸,好好疼爱就连警察…不,就连上帝都无法阻止我了。

    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才行。

    我布满悲天悯人的气息,走上去,用毛年年的熊掌,轻轻揉了揉

    萝li的可爱脑袋,另外一只熊掌唰的一下,举起了一块木牌。

    然后再师的一下在萝藉颇有点见鬼的幕光中,以不到零点零一秒的时间换了另外一块木牌。

    【还,就算这次变身失败了,还有下次,青春就是挥洒汗水女孩子的汗水总是香甜的】

    怎么样,这布满长者之风的讲话,已经膜拜在了大叔的魅力之下了么?

    “哦,是吗?变身失败~~”

    似乎没有丝毫沮丧之心,这样继续装着一副大人的模样,淡淡嘀咕了一句。

    “伸手。”

    她毫不客气的向我伸出稚nèn的胳膊。

    前面也过,不知为什么从她身上能感觉到一殷很熟悉,很亲切,并且是高高在上的气息,如果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完全无法拒绝。

    所以几乎是本能的,我将毛年年的熊掌伸了过去,搭在她那如玉、

    般纤细叫稚的掌心上。

    下一刻周围的景色倒置了过来。

    咦?

    完全没反应过来。

    “噗喔~~”

    身体狠狠砸在了地上,撞的几乎让我岔气。

    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又再次被高高的扯起,砸向另外一边。

    在空中旋转停滞的瞬间,我终于看清楚了。

    将自己的身体像是甩大葱一样四处乱砸的,不是十头巨龙,也不是一百头金刚更不是一千辆压土机或是百万匹马。

    而是那个萝li,抓着我伸出去的手掌以此为支点,若无其事的挥舞着胳膊,地狱格斗熊肿大数吨的身体,对她来就跟一根羽毛似的,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手提起甩来甩去。

    “碰碰碰一碰…”

    连续不断的撞击声响起,将整个冰洞撞了一个又一个的坑,也不知道延续多久,才突然松手将我甩了出去,身体陷入坚硬的冰墙里面,再软绵绵的贴着冰墙滑下来,白光一闪,被打回原形,随即没了消息。

    “,似乎下手太重了,已经救不活了吗?”明明是个可爱的萝li,却从她口中出了这样一点都不成爱的话。

    “抱愧,似乎还很精神的样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上前来的黄段子shi女,蹲下来,背着阿尔托li雅和萝li用一根树枝在我的鼻孔耳朵上乱捅。

    “真是可惜。”

    一点都不成惜混蛋!!

    “咳咳,凡,我来介绍一下。”阿尔托li雅的声音这才响起。

    “这位是艾鲁法西亚阁下,我们精灵一族的伟大英雄。”

    “早点!”

    我猛地抬起头,泪流满面的回过去大声道,随即歪头重新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重新清醒过来。

    身体被搁置在一张垫了毛毯的冰床上,爬起来,立刻就听到了似乎很热闹的声音。

    一只萝li,加上阿尔托li雅和黄段子shi女三人,凑在一起聊的很快心的模样。

    “醒来吗?凡。

    刚刚坐起来,阿尔托li雅就觉察到了,朝我轻轻挥手,笑的光辉,笑的柔和。

    萝li头一撇,轻轻哼了一声,不鸟我。

    哦,如果刚才不是一场恶梦的鼻,或许我现在应该称号她为艾鲁法西亚了。

    奇怪呀,熊灵骑士不该该是高大强壮的家伙吗?好比像野蛮人女性一样,哪怕算上精灵族特有的纤美优雅,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应该和恰西差不多。

    为什么是一只萝li。

    并且还是散发出如此强大you惑性的多li。

    我百思不得其解,困惑的在阿尔托li雅的招呼下,坐了下来。

    目光再次落到萝li艾鲁法西亚身上。

    还是很强烈,那殷将可爱的她搂在怀里好好疼爱的感动。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见到她,心中的萝li控女儿控奶爸光环就立刻统统的爆发出来,变得无法自抑呢?

    “很抱愧,艾鲁法西亚阁下刚才凡做了一些失礼的举动。”阿尔托li雅用眼神示意着我。

    “呃,抱抱愧,艾鲁哦不,艾鲁法西亚阁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就无法抑制感动平时不会这样的。”我挠着头,一副想欠亨的样子。

    “无妨。”

    萝li艾鲁法西亚轻轻伸出手掌一罢,爽快的接受了我们的歉意。

    哦哦哦,这样看的话,简直很有大人的稳重感呢不愧是十二骑士,只是这具身体太具有欺骗性了。

    “这家……咳咳,亲王阁下的举动,虽有点出乎意料,但也其实不是很意外。”

    咦?

    她刚才是想吧,我没听错吧,临时才改了

    立刻我lu出狐疑的目光,原本以为她只是拥有一副萝li身体却是成熟大人灵hun的结论,开始摇摇yu坠起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真的在装成熟吧。

    如果是的话,我只能,贝雅丫头真该和她学几手,最近我比较萌隐性的傲叫类型。

    心里这样想着我们还是lu出虚心的神色,想听听她如何解释。

    “原因无他,因为亲王阁下是德鲁伊职业。”“哦~~”听她这样一,我似乎有些懂了。

    “莫非因为艾鲁法西亚阁下是人类德鲁伊职业之中,熊人变身的根源所以我们德鲁伊见到,才会有一股特别亲近的感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刚才那些感觉也就层见迭出了。

    “正是如此。”

    果然不出所料,艾鲁法西亚点了颔首但随即又lu出困惑目光。

    “不过,虽然曾经和其他人类德鲁伊打过交道,他们也lu出了亲近,乃至服从之意,却并没有如亲王阁下一般强烈,尤其是是亲近感。”似乎想起了刚才被我搂在怀里蹭脸的一幕,我们伟大的艾鲁法童鞋咬了一下舌头,险恶目光一闪即逝,没人能发现得了。

    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她继续道。

    “按事理来,应该也是和我们一样,属于被上帝所春顾的人,拥有超脱一些规则束缚的能力,所以,应该更加不成能受到我身上的气息影响,为什么呢?为什么反而比其他人类德鲁伊,对我身上的熊人始祖气息,表示得更加强烈呢?”“哈哈~~哈哈~~是,为什么呢?”我一个劲的傻笑。

    我会告诉我比普通的人类德鲁伊多了萝li控女儿控奶爸光环这些属性所以才会对身上的气息感觉如此强烈么。

    总之,这个问题姑且当作是一个迷,暂时略过。

    然后,不出意外的,大家果然将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我身上的三双菱形冰晶同党上。

    “看样子,不但仅是通过了雪li尔姐姐的考验。”

    艾鲁法西亚的目光微微一动,气氛似乎徒然就严肃了起来。

    “是的,雪li尔姐姐…她在最后,用剩余的力量,成了我的引导者。”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引导者吗……原来如此。”

    艾鲁法西亚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冰晶同党那一行

    许久许

    ……,

    “雪li尔姐姐真是的,原本应该是由身为熊人变身起源的我,来做的引导者最合适,真是个我行我素的人。”

    艾鲁法西亚嘀咕着,还在怨念对方将她骗去看亚瑟王的石婢,然后偷偷进行了第五关考验,把本该她饰演的角色给抢了去。

    “抱愧,艾鲁法西亚阁下,请问引导者是”秉着不懂就问的精神,我举手讲话。

    “世间每一个强者,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套装,如陛下,如我们十二骑士,如们现在人类的七英雄。”

    哦哦哦,没想到她个头,智商可不,那么短的时间内就了解到了现在的七英雄。

    想想也是,还真人不成貌相,她刚刚下棋,不是连阿尔托li雅都赢了吗?这也就是所谓的反差吧,明明是个看似天真可爱的萝li,其实却是高深莫测,谈笑之间毁灭城池的大军师,这种设定最近不是也ting流行的吗?

    心里暗暗想着,我更加用心的听下去。

    “这些世间强者,想要拥有自己的专属套装,一般都需要引导者来为它们奠定,再然后,就要逐步逐步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据自身的特性打造出完全适合自己的专属装备。”

    “就这些?”见她没有再下去的意思,我不由更加困惑。

    虽然大致上了解了引导者是什么,可是还有很多不知道该怎么问的问题,想了解的更详细一些。

    “大致就那么多,想了解更深入的话去问他人,我可没有义务给一一解答。”艾鲁法西亚酷酷的板着脸道。

    性格使然,还是因为对刚才的事情,依旧怀恨在心?

    不不不,我们的艾鲁法西亚大人如此成熟,如此稳重,只不过是外表如同萝li一般罢了,怎么还会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

    这一定是她天生的性格就是如此冰冷。

    一定是这样,我坚信着,究竟结果如同那人妻骑士一般,喜欢腹黑装傻卖萌,时而天然迷糊时而稳重成熟的家伙,绝对不会多,能够支撑起昔日偌大的精灵王国,十二骑士绝大部分应该是正常人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