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艾鲁法西亚……萝莉酱?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艾鲁法西亚……萝莉酱?

    冰雪世界外面,已经是死路的前方,冰壁上骤然裂开了一个白色光芒的入口,通往不知名的标的目的,我大步迈了过去,毫不断留的进入了白色能量门之中

    光芒一阵剧烈闪烁,等眼睛适应过来以后,回望一眼四周,赫然已经是深处冰洞之中。

    没有太多点缀和色彩,几乎所有的工具都是由冰砥砺而成,十分简单的冰洞,可是却能从很多的处所,觉察到一股女孩子的细心柔和风格。

    显然,这有可能是女性骑士……不,是雪莉尔和那个艾鲁法西亚居住的处所,就算不是,也应该是出自她们之手。

    “一来到就贼眼咕噜咕噜的转四处打量凭着多年的yin行的经验判断出啊,我闻到了女人的味道下面这把巨斧已经饥渴难耐了不愧是禽兽公爵呢。”

    才刚刚收回目光,带着满满吐槽的淡然悦耳声线就钻入了耳边。

    不消猜,能公然这样一口一个禽兽公爵叫我的,除黄段子侍女以外还能有谁?

    一转头,果然是身穿整洁侍女服的洁lu卡,正不急不缓的迈着法度走过来,停在面前,神色恭敬微微行了一礼。

    “恭喜,我的禽兽公爵主人,成功的完成了这次考验呢。”

    “我说啊~~~”

    紧握拳头不竭生气的颤栗着。

    “你这嚣张侍女,为什么就能一边lu出恭谨的样子一边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呢?真想看看这别扭的个性究竟是谁教出来的。”

    说着,看看四处无人,便在在她香腻的小脸蛋上捏了捏,以示赏罚。

    难怪敢那么嚣张,原来是一个人出来迎接我啊,阿尔托莉雅呢?

    “殿下过奖了,只要服用这种,我洁lu卡一族特质的避孕秘药,三个疗程后你也能拥有这种别扭个性。”

    灿然一笑,这家伙又开始推销她的避孕药了。

    “为什么我非得将自己的个性变得别扭不成,避孕药和个性有个毛联系啊,你不会是想说吃了这种药神经就会错乱所以别扭了吧,这种可疑的商品,光是听到功效就没人想买了,送给我倒贴钱给我也不会要,还有什么时候酿成洁lu卡一族了,黄段子侍女大量增殖了吗?”

    化身哥斯拉簌簌摇晃着帝哔大厦,口中喷着击坠直升飞机的火焰,我全心全力的一口气吐槽道。

    “就算你这么说……一个人增殖这种事情也是无法办到的……我知道了。”

    突然lu出听懂了什么的脸色的黄段子侍女,轻咬着嘴唇,做出一副羞耻欲哭的模样,恍如是街头卖艺的清纯美丽少女,遭到了恶霸的刁难和调戏。

    “原来如此,不愧是禽兽公爵呢,一见面就开始想和交弱无助,我见犹怜,心地善良的绝色侍女,做那种增殖的羞耻事情了。”

    说完,还装出被强逼的无路可走,眼眶含泪的轻轻解开x前缎带,最终屈服在了yin虐爪牙之下的举动。

    分明就是仗着阿尔托莉雅在,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这内里怯懦如兔害羞似鹿的笨伯侍女,她要是敢真的晚上跑到我的房间里做出这种举动,我就跟大菠萝姓,叫凡-bo罗。

    “做你妹啊做。”

    我怒掀心灵的茶几,一手拍开这黄段子侍女在x前搓来搓去,装模作样的双手。

    “阿尔托莉雅呢?在哪里,带我去见她,你这家伙啊,也就敢在阿尔托莉雅不在的时候做这种事情。”我不屑的轻哼一声。

    “哎呀,不是亲王殿下调教有方吗?”

    虽然嘴巴不饶人可是该有的礼仪还是很到位,退后一步,微微垂头弯腰,做了一个请走这边的恭敬动作,在我迈开脚步走过去以后,才迈着侍女的肃静严厉法度,跟在后侧,完美的就算是眼光最狠毒挑剔的主人也找不到一丝破绽。

    可是说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说白了就算是最温和礼善的主人也会发火。

    “哦?”

    “明明是亲王殿下和我说:啊,洁lu卡,我悄悄本你说,若是陛下不在的话,就好好的,尽情的用语言责骂我吧,这会让我兴奋无比。所以说虽然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遵从了主人的命令。”

    “哦哦哦,我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嗜好,为什么我自己历来不知道?还有我竟然对你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也没印象混蛋!”

    这黄段子侍女,口胡的能力已经突破天际了。

    “反常的禽兽公爵觉醒了反常的新嗜好。”一副理所固然的样子,这样回应道。

    虽说如果是那个禽兽公爵的话,简直可能产生这种事情没错,可是……禽兽公爵的形象真的已经无法从我身上撇清了吗?

    这冰洞也不知道有多大,通道有多长,离阿尔托莉雅的位置有多远,总之一路斗嘴吐槽,这黄段子侍女都没有个消停的样子,看来是还有一段距离,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刚才就应该乘着山高皇帝远好好欺负一下她了,被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给镇住以为阿尔托莉雅就在不远而错失良机,我真是太大意了。

    走着走着,出乎意料之外的,我们在某个话题结束以后,齐齐的缄默下来,慢慢垂头走着,眼睛一个劲的盯着脚尖,恍如一下子酿成了初恋朦胧,手足无措的害羞少年少女。

    才怪呢。

    “总之……谢谢了,你这笨伯。”一会儿后,我打破缄默。

    “我可不记得做过值得让殿下叩谢的事情,不过如果是为刚才的责骂而兴奋这件事情叩谢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虽然一点也不会觉得高兴只会很羞耻。”

    黄段子侍女撇过头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嘴里嘀咕着道。

    “你呀,难道就不会坦诚的接受他人的好意吗?”见这家伙突然傲交害羞起来,我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这样的黄段子侍女萌爆了。

    “禽兽公爵的好意才不想接受,布满了阴谋气息,宁愿接受乳白色液体更让人安心一点。”

    我:“……”

    这家伙……说起黄段子还真一点儿也不忌口啊。

    不过,我认识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嘴里越是说一些很黄很暴力的话题,说明她心里越是害羞,仅以说出这样的黄段子所带来的羞耻心,强行掩饰内心的害羞罢了,虽然在其他人看来,无论怎么看害羞的少女都要比说黄段子的少女要来的可爱,这种做法颇有点因小失大。

    可是,这就是洁lu卡,另类可爱满满的黄段子侍女。

    “如果……如果说真的要感谢的话……”

    扭扭捏捏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家伙最后还是忍不住脸色微红起来。

    “可以。”

    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可是,感觉其实不是坏事。

    “那么,我就逾越了。”

    轻咬樱唇,将微微翘起的笑意忍住,洁lu卡上前几步,贴了上来,伸出双手轻嘿一声搂住了我的胳膊,立刻便低下头,不让人发现她越发害羞的脸蛋。

    哦哦哦,这是……这不就像热恋中的情人漫步街头一样了吗?

    “你这家伙……还真是爱撒交啊。”

    伸出另外一边的手,在她头上mo了mo,我柔声取笑道,想起了什么,笑容一滞,眼眶微热,不由的把头撇向另外一边。

    “殿下才是……爱撒交。”

    惊讶的回过头,洁lu卡正微微仰起下巴,那双紫色的眸子,带着淡淡湿润柔媚感,以及淡淡的朦胧和神秘,盯着我的脸不放,恍如看透了什么似的。

    爱撒交?为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两个都那么的……那么的喜欢说这种话。

    “你看,殿下又在撒交了。”

    本以为又是腹黑吐槽作弄之意,可是此时,那双紫眸闪烁的光润,却是温柔无比,让我说不出话来,静静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明明一点也不晓得掩饰,却还在拼命,lu出这样的脸色,不是好像在对他人说快来抚慰我吧这样吗?”

    “真是的,区区一个黄段子侍女,也敢对主人说出这种嚣张的话。”

    我真的是败给这家伙了,明明掩饰的很好,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说,这侍女,一定是晓得读心术没错。

    “哼,你活该。”洁lu卡重重的将头撇过去,甩了我一个后脑勺。

    “怎么,我哪里惹着你了?”我一脸的莫名其妙。

    “明明……明明……”嘴里小声嘀咕着,法度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

    “明明是个好色荒yin的禽兽公爵,对自己的侍女施展这样那样的yin行残暴,偏偏却……却突然不睬不睬的,贪新厌旧的禽兽……”

    撇过头去,用我勉强能听见的音量,气呼呼的小声嘀咕着。

    什么?

    我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

    莫非是在说这段时间冷落了她?

    “不是阿尔托莉雅在吗?就算我想亲近,你也会避免吧。”我大声喊冤起来,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啊,谁让你这家伙要隐瞒jian情。

    不过就算没有隐瞒,公然在阿尔托莉雅面前打情骂俏也欠好。

    “殿下想不想是一回事,我避不避免是另外一回事算这样解释了,还是很生气的红着脸,不竭嘀咕。

    “归正我这样的人,说到底也不过是禽兽公爵的玩物罢了,腻了就会扔到一旁,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所以安心吧,根本就没有生气。”

    胡说,明明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就是在生气。

    “被十亿匹马撞死吧笨伯。”

    我:“……”

    来了来了,黄段子侍女的马群召唤术,并且这次是十亿匹马,感觉好像突然升级了,酿成了只有十亿马力的力量才能被干失落的禽兽公爵了,我应该高兴吗?

    总而言之,这样气呼呼的,害怕寂寞的黄段子侍女,简直萌爆了。

    “喂,洁l轻呼了一声。

    “什么……呜~~~”

    乘着她下意识回过头回答的时候,捏着那精致漂亮的下巴,微微抬起,w吻了上去。

    “呜~~~呜呜~~~”

    从紧贴的嘴唇缝隙之中,漏出这样几丝不甘屈服的悲鸣之后,这笨伯侍女就软软的躺在怀中,一双玉臂不知不觉环绕纠缠上了我的脖子,似要宣泄内心积累的寂寞一般,怯懦害羞的她,也难得,主动伸出了香舌回应起来。

    “我说……”

    比及名为洁lu卡的香味布满了身体,我才停止掠夺,若即若离的轻轻碰触着咫尺香唇,含糊说道。

    “阿尔托莉雅就在不远哦,你这偷情侍女。”

    “呜~~~!!”

    原本已经免疫了偷情这种说法的洁lu卡,却因为阿尔托莉雅这几个字眼,而发出一声重重悲鸣。

    显然,对阿尔托莉雅的忠诚和与我这个禽兽公爵的jian情,正在内心激烈交锋,不竭发出左右为难的悲鸣。

    最后,突然自暴自弃的双臂重重一搂,主动将香唇贴上,w吻了上来,不让我再作声作弄。

    真是个背德侍女……不过这样的洁lu卡,我最喜欢。

    ……

    见到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她正在一个精美的冰洞大厅里,坐在冰雕的椅子上,面对着桌子上的棋子,寻思着什么。

    此时,机灵的黄段子侍女早就已经松开了搂抱着我的胳膊,举止宛如热恋情侣一般亲密的双手,恭恭敬敬的走在后面,一举一动无不布满完美侍女的风范,以掩饰她刚刚偷了腥的事实。

    看在刚才欺负了她的份上,我就不吐槽了。

    在下棋?

    我困惑的歪着头,目光转移到她的对面,想看看敌手究竟是谁。

    一个小女孩?

    准确来说,是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萝莉。

    啊啊啊?怎么回事?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咋一看到坐在阿尔托莉雅对面,似乎正和她在棋盘上激烈交锋的小萝莉,明明连她的模样还没看清楚,我的心里却已经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心里涌出上前去将她那交小的身躯搂在怀里,不竭蹭脸亲昵的感动。

    请别误会,我不是萝莉控……虽然有莎拉这个完全让自己无法辩白洗白的存在,但我还是郑重声明,就算是萝莉控,我也是个有节操的萝莉控,绝对不会见着萝莉就控。

    从这小萝莉身上,散发出一股让自己十分十分十分熟悉的气息。

    非要说明的话,那即是熟悉到一眼看去,还以为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的那种感觉。

    从对局的两人身上,散发出凝重感,似乎到了关键的时刻,这种气氛还是让我止住了感动,放轻脚步,和洁lu卡一起轻轻的走上前去。

    聚精会神的盯着棋局的阿尔托莉雅,连我们的到来都没有发现,如是几手之后,顿了许久,突然朝对方低下头。

    “我输了。”

    “不愧是陛下选择的继承人,我认可了你所具备的资格。”从对面的小萝莉口中,说出了人小鬼大,老气秋横的声音。

    这时候,阿尔托莉雅才惊讶的回过头,看着我,突然lu出笑容。

    “凡,你来了。”

    理所固然的口w吻,恍如我一定能通过考验,像现在这样呈现在她面前似的。

    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既让我感动,又感到亚历山大。

    “抱愧,未能亲自迎接你。”

    “不,你在这里,看来也是经过相当艰难的考验。”

    我看了一眼凌乱的棋局,只觉得有无数让自己眼花缭乱的战略深意在里面,一副棋盘,上面立着十多枚棋子,仅仅是这些就让我在脑海之中,想到了一场布满智慧结构的庞大惨烈战争,恍如有股血腥味直冲心头。

    下棋这种事情,果然不是自己擅长的,我当好歌神就行了。

    然后,我的目光落到对面的小萝莉身上,发现她站了起来,明明个头只和我齐腰,却偏用一副居高临下的长者目光,上下审视着我。

    啊啊啊,忍不住了,这股熟悉的感动感,来一场热情的亲人重逢吧。

    我上前几步,在对方困惑的目光中,两眼发光那么一搂,就将这具总是装着大人模样的交小身体,搂在了怀里,不竭在她那柔软的脸蛋上蹭着。

    “啊啊,真是太可爱了,这小女孩,是一个人在这里吗?为什么会呈现在这种处所呢?不管了,请问我们以前见过吗?这种该死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好好回答叔叔的话,给你糖果吃哦。”

    一边亲昵的蹭着脸,一边这样问道。

    “咦?”

    感觉到气氛突然有点僵硬,陷入了某种板滞的缄默之中。

    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星期四要出差,周末还有一次出差,也不知道能赶得上全勤不,明明已经努力到月末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