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营地来信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营地来信(八百万字达成)

    “黑龙骨头啊……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

    以不雅的姿势,盘腿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我看着眼前的东西陷入了沉思之中。(《网》

    雅兰德兰说过骸骨虽然还剩下一小截,但相对于巨龙的体型来说,却也不小,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不过当收到全部的黑龙骸骨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跳。

    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大一些,多一些,光是眼前较为完整的一小部分上颌头盖骨,都有差不多半个房间大小,一根根肋骨就像是柱子一样大小,还剩下小半截的脊椎,更是像参天大树一样,约莫是几个人合抱那么粗。

    一个大厅,竟然还摆不下这些全部骸骨。

    虽然说,经过和精灵族的铁匠打听,这些骸骨在锻造的时候,还要进一步精炼,事实上提炼出来的可用锻造材料,要缩水一半有多,但即使是这样也够多了。

    我看看,头盖骨的话,适合锻造成盾牌或者是铠甲,脊椎部分适合锻造铠甲,头盔,重型武器等等,肋骨适合锻造小件装备以及武器,如长剑短剑,法师杖等等。

    如果有龙眼、龙牙或者是龙心精华什么的,做戒指项链之类的饰品也十分合适,龙皮则是缝制皮制装备,如皮甲皮手套皮鞋皮毛的不二选择,可惜这些都没有。

    于是这几天我努力的算了又算,想要看看这些材料究竟能合理最大化的打造成多少件武器,结果这个数字竟然是……竟然是!!!

    我震惊的愣了半响,忽然回过头向旁边的三无公主自豪宣布:“抱歉,小茉莉,是多少来着?不是自夸,我可是只有灵感来了的时候才能记得住数字的男人。”

    就着点心喝着茶晒着和煦太阳的三无公主,头也没回,拿起羽毛笔在桌子上的小本子上点了点,然后向这边一举,上面写着三个大大的字——笨蛋。

    可恶,这嚣张的无口h公主侍女,别以为什么都不说我就会痛哭流涕的求你。

    我忿忿的回过头,目光再次落到一堆子骨头上。

    虽然说,这的确是好材料,分量也足,似乎有某个声音在说,自己的专属套装,除了人妻骑士馈赠的斗篷(六枚冰翼)以外,不是都还没有着落吗?眼前不正好有合适的材料。

    话是这样说,龙骨也的确能够打造成不错的套装,比如说七大英雄之中死灵法师塔格奥,他的神器套装就是以黑龙为材料锻造而成,当然或许他拥有的黑龙材料更齐全一点,神马龙眼龙心龙鞭……咳咳,总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只是,并非我看不起死灵法师塔格奥的套装,但是想想看,人妻骑士用尽最后的灵魂和力量,成为我的引导者,铸造成自己的第一件专属套装,是如此珍贵,如此强大,相比之下,哪怕眼前这些骸骨能够打造成类似塔格奥一样强大的神器套装,但相比起算术教室,还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吧。

    这样岂不是浪费了人妻骑士一番苦心,然后按照雅兰德兰的说法是,我这个救世主(伪),怎么也得弄上一套和这个身份相匹配的专属套装,这些黑龙骸骨还远远不够格,可千万别一时心急,因小失大啊。

    然后再是女孩们的意见,虽然维拉丝她们没说什么,但小幽灵和黄段子侍女这两个口直心快或者说是腹黑毒舌的家伙,却直截了当的表面了穿着骸骨做成的衣服很恶心,以后小凡(笨蛋亲王)身上一定会散发出黑龙的尸臭味,到时候不许上床。

    虽然话是难听了点,不过她们这样一说,原本不怎么介意的我,还真有些介意起来了,的确,这可是骸骨啊,用别人的骸骨做成自己的装备,作为二十一世纪新三有五好少年,我怎么能够心安理得?

    不经意又回头看了三无公主一眼,她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更甚似乎是看穿了我心里想想些什么,无言的放下杯子,羽毛笔轻轻在桌子上的小本子上点了点,然后将小本子拿起来,向我示意。

    上面写着【穿着骸骨套装的恶臭主人请勿靠近十米之内】。

    好过分,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话说回来你这小不点公主闹够了没有!给我正经的说一句话,别再cos了,虽然三无方面很相似但是其他属性一个也对不上,身上没有穿铠甲,也不是死灵法师!身边更没有魔装少女,侵权也给我适可而止吧!

    综上所述,用黑龙骸骨做自己的专属套装这个办法,也完美的被打上了叉叉,自己的其余专属套装又变得渺茫无期了。

    算了,暂时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总之先挑根肋骨,给维拉丝她们每个人做上一根好点的法杖吧,说来也奇怪,黑龙明明是魔法绝缘体(相对于巨龙一族而言),但是骨头却偏偏是制造法杖的好材料,这算不算是物极必反呢?

    西露丝和艾柯露很快就要转职了,可惜她们的职业是牧师,武器是圣言之书类,龙骨并不适合作为她们的任何装备材料。

    到是小黑炭,哪一天醒过来后,如果真如她们所说,经此一劫之后拥有了无以伦比的死灵法师天赋,那到是可以为她准备一下,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得问问她的意愿,并不是每一个死灵法师都能像塔格奥一样毫无压力的穿着尸骸做成的装备。.

    另外这小半快头盖骨,可以切出一部分,给阿姆露迪娜做一面盾牌,她虽然没有参与战斗,却挽救了数十万的精灵,让阿尔托莉雅免于巨大的自责,这样的功劳,接受任何赏赐都不为过。

    有了黑龙骸骨做成的盾牌,阿姆露迪娜的盾牌攻击应该能更上一层楼吧,龙骨的坚硬性,可以让她身上少带一些备用盾牌,想想看,光是和六头蛇怪的战斗,她就用掉了数十面盾牌,然后在我被艾利亚斯偷袭,打算占据灵魂的时候,试图砸破能量球体将我救出来,她将身上剩余的盾牌全部砸光了。

    所以这段时间,在负责边境小镇的重建工作之外,大家都能时不时看到阿姆露迪娜的忙碌身影来回穿梭于各地,精灵族里知名的铁匠几乎都被她拜托了个遍。

    这可不是一面两面盾牌的订单,起码得上百面盾牌才够阿姆露迪娜备用,为此,我心里特别的内疚,早早就打算用黑龙骸骨给她铸造一面好盾牌,如果材料充足的话,再给她铸造多面也不是问题。

    问题是,无论是阿姆露迪娜的盾牌,还是维拉丝她们的法杖,或者是小黑炭未来的套装,都要找一个能够打造黑龙骸骨的铁匠才行,竟然雅兰德兰说了就连穆矮冬瓜都不够资格,看来,我似乎得去第三世界才能找到更加优秀的铁匠了。

    叹了一口气,我正打算将满屋子的骨头收起来,冷不防死狗那金色毛茸茸的身影从拐角处转过来,看到摆得满满的巨龙骸骨,微微一愣后,立刻就冲着我嘎哦嘎哦的吼起来。

    蕾奥娜是巨龙,房间里摆着一对巨龙骸骨,就跟在别人的眼中,看到一对人类骸骨没什么两样,而且这些骸骨还要用来铸造,哪怕艾利亚斯是个死不足惜的叛徒,蕾奥娜也会觉得反感,再加上还是这个笨蛋人类在胡乱捣鼓,蕾奥娜内心的反感和不爽又翻倍了,生气自是理所当然。

    “一边去,这些骨头可不是给你啃的。”我自然是不知道死狗在想什么,为什么而生气,只当它是看到满屋子的骨头嘴馋了,认为我不够义气,不给骨头它啃,于是生气起来。

    去去去,我不耐烦的驱赶着死狗,心里一边想着,这些可是巨龙骸骨,不是什么猪骨鱼骨,就算艾利亚斯做了再过分的事情,我也没理由特地将它的骸骨喂狗吧。

    收起龙骨,我转悠着来着小黑炭的大厅,坐在冰棺旁边打了一个哈欠,趴在上面,仔细打量着小黑炭可爱的睡容,眼睛迷迷糊糊起来。

    最近大概是被小幽灵感染了,变得越来越嗜睡了,屁股一沾地,睡衣就不自觉的涌了上来,不过托这个的福,精神到是恢复的很快,现在就算变身妖月狼巫耍一耍,只要不是太剧烈的精神力消耗,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总而言之,小黑炭,陪爸爸睡个午觉如何?

    打着光是看到就会觉得一阵困意涌来的打打哈欠,我将不断打架的上下眼皮合上,不到几秒钟就熟睡起来。

    “大人……大人……”

    迷糊中,似乎听到了维拉丝的叫唤,我抖了抖眼皮,勉为其难的睁开眼,发现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已经变成橘红色。

    原来已经到黄昏了啊,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大人,你还好吧。”

    回过头,维拉丝正目露担忧的看过来,温暖而柔软的小手,轻放在我的额头上面。

    “没什么……陪小黑炭睡了一觉而已。”我站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真的……没问题?”维拉丝还是担忧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奇怪问道。

    “大人的脸上……”

    “我的脸?怎么了?”我下意识的在脸上擦了擦,一丝还未完全干透的湿迹,顿时在脸上散开,透出一股凉意。

    这是……

    “大人最近……经常在梦中流泪。”维拉丝张了张嘴,踌躇犹豫了片刻,最终,低头揉着袖口上衣角的她,说出了一只憋在心里无法说出来的话。

    “是吗?你一说的话我到的确有点印象。”我愣了愣苦笑道。

    记得小幽灵也数次跟我说过了,大概所有的女孩都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她们都很体贴的没有主动问过什么。

    “其实……”我犹豫了片刻,神色逐渐变得严峻起来,抬起头,紧紧盯着维拉丝,似乎终于要将一直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天大秘密说出来。

    “大……大人,没关系,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维拉丝温柔而坚强的凑上来,纤纤五指在我的脸颊上轻柔抚摸着。

    “其实,我这几天一直在做同一个梦。”目光落到窗外的夕阳上,我的目光说不尽的沧桑,深沉,忧郁。

    “在……在做什么梦?”维拉丝紧张的吞咽了一口。

    “梦中……”

    “梦中……怎么了?”

    “每一次的梦中,维拉丝都变成了真正的小狗狗,这是多么的悲哀啊。”这样说完,我伤心的擦了眼角。

    “大人~~~真是的~~~明明那么担心你!!”维拉丝愣好好一会儿,才气呼呼的瞪大乌黑眼睛,生气的看着我,即使是这样,声音也是柔软的,完全是一个不懂得怎么样生气的温柔商量女孩。

    “抱歉。”我将维拉丝搂在怀里,轻轻在她的耳鬓间厮磨着道。

    “并不是不告诉你,而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做了什么样的梦。”

    沉默了一会,怀里的女孩娇躯变得更加柔和,更加温暖,手臂轻轻在我的腰上缠绕了一圈,抱住。

    “没有关系的,大人,无论大人承受着什么,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和大家,都永远会和你在一起,永生永世。”

    “谢谢你,维拉丝。”我将头深埋在维拉丝乌黑的秀发之中,用力的呼吸了一口。

    “我的维拉丝,果然是最温柔,最体贴,忍不住了,来,亲一个。”

    “才……才不要,在这种……这种地方。”维拉丝顿时害羞起来。

    “害羞深埋,又没其他人看到。”

    “莉莉丝不就在旁边吗?”

    “她现在睡着了。”

    “睡着了也是在。”

    “维拉丝哟,难道你没听过一句俗语,不懂得抓住孩子睡觉时机的夫妻,一辈子也生不了第二个孩子。”

    “才……才没有这样奇怪的俗语!”

    最终,维拉丝还是拗不过我,扭扭捏捏,害羞到了极点的微微仰起下巴,合上双眸,睫毛颤抖,一副任君摘取的可爱模样。

    我自然不会放过大好机会,紧紧将维拉丝搂住,捏着她的下巴,头深深的低了下去,吻住那柔软甘甜的少女樱唇。

    从窗外照进来的夕阳,将紧紧相连在一起的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最后混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谢谢你,维拉丝,能陪在我身边,无论梦到了什么,无论在梦中流了多少泪水,只要现实中还有你们在,我就能战胜一切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