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懒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懒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将碧丝这份格外有分量的礼物收好,退回传送阵,和维拉丝她们一起招手告别了库拉斯特三人组,白光一闪,我们终于回到了久未数月的罗格营地。

    正直金黄色的秋季,草原上带着些许凉意的微风迎面拂来,带着青草和花香的味道,让人无比怀念,恋家的小狗狗维拉丝甚至情不自禁的深呼吸着,合上眼睛一脸幸福的陶醉表情。

    无论走过多少地方,呆上多久,都没有营地这种家的味道啊。

    虽然不像维拉丝那么夸张,但是我和琳娅以及女儿们,也是站在传送站上,陶醉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凡长老,琳娅大人。”

    负责传送站的法师和士兵一眼就认出了我们的身份,等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连忙行礼。

    “辛苦你们了,阿卡拉大长老有什么指示吗?”我点了点头,料想那只老狐狸会猜到我们的行踪,并作出安排。

    果然,士兵没有对我这个忽然的问题产生愕然,而是十分自然的又行了一礼,笔直着强壮的躯干大声回答道。

    “是的,凡长老,阿卡拉大长老让我交代您,回来以后先休息一晚,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请您过去一趟。”

    “好的,我的明白了,谢谢。”太阳升起之时啊,若是长老聚会的话,这样暧昧的时间又会成为老酒鬼和法拉老头这两个家伙迟到的理由了。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阿卡拉的体贴,没有让我立刻前去她那里,虽然一路坐传送阵赶回来并不累,但久别数月回来,果然还是想先回家里好好的睡上一晚。

    “既然阿卡拉奶奶这样说了,我们就先回去吧。”

    带着女孩们一路回去法师公会,离开传送阵后,小亚瑟王也从我的斗篷帽子后面跳了出来,坐在肩膀上,一路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到也快乐的很。

    “终于到家了。”魔法灯光亮起,伴随着熟悉的一切,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困意不自觉就涌了上来,果然说到家这种东西,第一个反应就是睡觉啊,话说我是不是越来越向小幽灵看齐了?

    两个小公主也是第二次远行(第一次应该是她们离开西部王国的村子前往营地学习),回到家,都显得格外眷恋和兴奋,我的话还没落音,她们就迫不及待的欢呼起来,在屋子里留下银铃般的悦耳笑声,一边嬉闹着回到了她们的房间里去了。

    维拉丝刚回来就忙碌起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那套可爱的侍女服上穿了一条淡黄色围裙,扫把鸡毛掸子纷纷待命,开始在冷落了数月的房间里打扫起来,以达到max级的清洁技能,飞快的将滞留在家里的灰尘和冷清都给扫之门外。

    琳娅则是给大家的房间里换上新毛垫和薄毯,将原来的收拾起来,明天准备清洗晾晒,回到房间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很快也出来,她们的工作是打扫浴室,等会就要用上了,卡洁儿见此,也不甘示弱的跟了上去,她可不想输给西露丝和艾柯露。

    希尔曼雅则是显得有些仓促不安,第一次来到营地,第一次来到我家里的她,显然是对自己在这里的定位尚不是十分清楚,见其他女孩们熟练的进入工作,完全没有她插手的余地,不由的困扰异常,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我这个主人。

    “坐下来歇息歇息吧,第一次来到营地,你对这里还很陌生,不必勉强自己立刻进入状态,慢慢来,时间还有得是,我想营地将成为你的第二个家。”我朝希尔曼雅招了招手,示意她放缓心态。

    “希尔曼雅,能过来一下吗?”就在这时,琳娅从房间里探出来,朝希尔曼雅笑道。

    “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的话,现在过来看看哪里还需要添置吧,抱歉,我对你们精灵族的生活习惯不是太了解,只能做简单的布置。”

    “这这这……这是哪里的话,怎么能麻烦琳娅大人您……”

    希尔曼雅一听,身为下人的自己,竟然让身为女主人的琳娅布置房间,哪里还能淡定下来,连忙鞠躬道歉,连忙跑过去,生怕再给琳娅添麻烦。

    “不必太客气,希尔曼雅,从今以后,你也是这里的主人,我们的家人了,要是太拘谨的话,我们可是会困扰的哦。”琳娅含笑道。

    “不……但是,我只是殿下的佣人,奴仆而已,能够给予像狗窝那样的地方住就行了,怎么能……”希尔曼雅连忙摇头,却不知道她的话引起了蕾奥娜的不满。

    狗窝怎么了,看不起狗窝吗?本公主的狗窝可是比这些房间漂亮多了。

    “真是的,不用太客气哦。”琳娅干脆一把拉着希尔曼雅的小手,虽然两人之间的实力存在着天差地别,但是希尔曼雅却只能乖乖的被拉着进入了以后将属于她的房间。

    琳娅还真是体贴啊,看到这一幕的我感叹道。

    希尔曼雅不比早就已经熟悉了侍女这个角色的工作的黄段子侍女(虽然我不认为她有好好在工作),她以前可是精灵族王城护卫队的中队长,正经八百的贵族,从来都是享受着别人的服侍,哪里担当过侍女仆人的工作。

    要让她立刻进入角色,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打算让希尔曼雅做侍女的工作,有维拉丝,有莎拉,有琳娅,有三无公主,这些都是家务能手,再加上能帮得上忙的女儿们,老实说家里的劳动力已经过剩了,希尔曼雅最重要的工作是担当好大家的护卫,并不断提升实力,这才是物尽其用。

    聪明的琳娅,显然是已经知会了我的意图,或者是想到一块去了,所以根本就没打算让希尔曼雅为家务而忙碌,再增加劳动力的话,拥有万能家庭主妇称号的维拉丝就要英雄无用武之地,面临着失业的窘境了。

    大家分工合作,井然有序,这才是家的味道啊。

    我感动的在原地深深呼吸了一口,环视着熟悉的家具和布景,不知不觉将身体陷入了懒椅之中……

    “叽叽~~~~”忽然刺眼的目光从背后袭来。

    回头一看,小亚瑟王和死狗都在不约而同的用鄙视目光看着我,似乎在说,明明大家都在忙碌,你却好意思躺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真是个难以想象的好吃懒做的废柴。

    混蛋,我有什么办法啊我?

    对二人的鄙视目光,我投以悲愤神色,尤其是死狗,它绝对知道原因,却是在一旁推波助澜,想让小亚瑟王我误会我勤劳节约(?)的美德。

    好吧,看来我无论如何也要解开这个误会。

    “维拉丝,我来帮你吧。”一边说着,我一边撸起袖子。

    “大人,身体还没有恢复,怎么能做这些呢?”袖子才刚撸起一半,维拉丝就唰的一下闪到身前,两只小手轻轻推着我,将我重新按到椅子上。

    当然,就算我没有受伤,维拉丝也能找到一百个以上的理由拒绝,最重要的是,那温柔至极的气息和语调,让人根本生不起反抗之心,只能乖乖的在她的轻柔推动下回到椅子,看着她一边情不自禁的哼着清爽的草原小调,一边快乐忙碌的勤劳身影,陷入【有这样贤惠能干的妻子真是好啊】的无比幸福状态。

    不对不对!

    察觉到小亚瑟王和死狗的鄙视目光又刺了过来,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差点就被维拉丝的温柔光环所俘虏了,还真是不能大意。

    那么挑战下一个目标吧。

    “琳娅,我来帮你了。”推开房门,我对着正在床上铺软垫的琳娅道。

    “正好,吴大哥,帮我看看垫子铺的合适不。”琳娅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亲切甜美的笑容,让我沉迷其中。

    “怎么帮?”

    “躺在上面就行了。”

    “好的。”真是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工作了。

    “怎么样,舒服吗?”

    “嗯嗯,舒服。”

    “那么请吴大哥再躺一会儿。”

    “没问题,躺多久都行。”

    “也不能光是让吴大哥帮我,躺在上面一定很无聊吧,作为报答,我给吴大哥哼首歌怎么样?”琳娅凑上来,爬上床,将我的头高高枕起,放在她充满弹性的大腿上面,然后轻轻的哼起了小曲。

    不似维拉丝的歌声那般海阔天空,悠远清新,但却拥有更胜一筹的甜美亲切感,就仿佛是蜜糖一般,歌声在心底里流淌着甜蜜柔和的味道,让人情不自禁的合上双眼。

    在加上哼的小曲也是摇篮曲……

    不对啊!!!

    我猛地坐了起来,将眼看事情败露,作势欲逃的琳娅逮住,搂在怀里,故作恶狠狠的瞪着她。

    “好一个琳娅,竟然连丈夫我也开始忽悠了。”

    “败露了吗?嘿嘿~~”琳娅吐了吐香舌,轻轻扣着脑门,流露出不知悔改的调皮笑容。

    “竟然还敢调皮,不惩罚看来是不行了。”眼睛四处瞄了一眼,希尔曼雅在隔壁的房间忙碌,小亚瑟王和死狗的注意力似乎也不在这里,于是,我一脸贼笑的朝琳娅的樱桃小嘴咬了过去,狠狠吻住。

    肆意享受了一翻琳娅的甜美味道,大手在她高耸过人的酥胸衣服上留下许多道揉捏的皱褶,我才心满意足的放开琳娅。

    “宝贝琳娅,今晚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咬着琳娅的耳垂,我压低声音道。

    “不……不行,吴大哥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琳娅羞红的摇着头。

    “就那么一点点而已,根本不影响,我不管,今晚不来的话,我就去你的房间。”我干脆耍赖了。

    在精灵族的数月时间里,前面因为精神枯竭的后遗症,头疼欲裂,灵魂虚弱,根本就无法做那种事,后半段时间好了,不过女孩们还是担心我的身体,不肯陪我,就连小幽灵似乎也被她们收买了,老是做出一些引诱我的行为后,就不负责任的溜回项链里,让我气的直咬牙。

    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精神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怎么能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琳娅拗不过我的无赖,在几经【威逼胁迫】下,终于羞涩的低着头不说话了,我立刻在心里欢呼万岁,又是狠狠的和琳娅进行了一番亲昵。

    咦,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放过了浑身酥软,娇声喘息,打算留到晚上再好好享用的琳娅,走出房间,我忽然一拍脑门。

    算了,现在回去也只会被害羞的琳娅赶出来而已。

    于是在死狗和小亚瑟王刺人的目光中,我走向最后一个目标,在浴室里清洁的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

    “我的小宝贝们,爸爸来帮你们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推开浴室门,我虎躯一震,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鬼父の遗容……不,是慈父の笑容才对混蛋!究竟是哪个家伙,老是想陷我于禽兽的深渊!

    在下一瞬间,我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映入视线中的,除了已经被擦拭的焕然一新,闪闪发光的洁白浴室以外,还有两位美丽动人的少女和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幼女,伴随着如同珍珠般飞溅的水花,在里面嬉戏打闹。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到没什么。

    问题是,两位一模一样的美少女,大概是为了方便清扫,或者是戏水的缘故,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脱了,只剩下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

    裸露着的洁白肌肤,在水光之中闪烁着晶莹诱人的光泽。

    水滴从初具规模的酥胸上流淌而下,就宛如挂在枝头,被晨露打湿的水蜜桃一般,上面那两点嫣红更是让人直喷鼻血。

    已经完全成型的少女曲线,玲珑有致,完美无瑕,就如同绝世艺术品一样,尤其是这两具身体,无论是大小,曲线,发育程度,以及主人的美丽脸蛋,发型,完全一模一样,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般,更是别添一分异样的诱惑。

    最后是粉白色的小内裤,紧紧将两名少女一模一样的挺翘的臀部,以及她们最重要最宝贵之处包裹起来,但是被水打湿后,却变成了半透明的水色,若隐若现,更因为紧密的包裹而完全将里面拿出微微凹陷下去的神秘之地的形状,勾勒了出来。

    忽见浴室门被推开,两个小公主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了胸口处,回过头,听到声音,看到来人后,立刻放松下来,但是随即却浮现出娇羞之色。

    缓缓地,心灵相通的两位双胞胎少女,将护在胸口处的纤细手臂放下,任由自己少女的神圣之地暴露在对方呆滞的眼中,目带羞耻的向对方邀请的伸出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