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燃烧吧,师兄妹之间的决斗!
    ********************************************************************************************************

    “拉斐尔大人,你知道鲁科加斯这个人吗?”,

    第二天,好不容易逮着拉斐尔空闲下来的时间,我立刻问道。

    “鲁科加斯?小小吴找他有什么事吗?”

    “自然是想拜托他打造一点装备。”

    “这个嘛,可是小小吴,就算是鲁科加斯这样的铁匠,也不能无视装备等级要求的限制,给你打造低等级高性能的装备哦,以小小吴你现在的等级而言,去找他有些为时过早了。”

    “呃……”

    拉斐尔的话可谓是一箭穿心,让我受伤不已。

    没错,又是等级问题,就算鲁科加斯给自己打造出了再好的装备,如果等级跟不上那也是白搭。

    “就算等级不够暂时还用不上,先弄出来也好。”我死鸭子嘴硬的强撑道。

    “这到也是,不过还有一点,如果只带去普通的材料,鲁科加斯可是不会理会的哦。”

    “拉斐尔大人你帮我看看,这个行不?”我将一小截龙骨取出,放在拉斐尔面前。

    “差点忘记了,小小吴可是做了一回屠龙英雄,这就是留下来的骸骨吗?让我看看。”

    大概是早已经从阿卡拉的来信里。得知了前些日子精灵族发生的一切,拉斐尔并未显现出太多的惊讶,对着这截龙骨,仔细的端详起来。

    话说回来。如果按照拉斐尔刚才所说的判断,萨绮丽唯一的一次见到鲁科加斯,结果却被对方无视了,莫非就是因为手上没有好材料?

    “嗯,龙骨里面的龙气保存的很完整,可真是难得的好材料,这样的话鲁科加斯应该会有反应了。”拉斐尔嗯嗯的点着头。

    “听拉斐尔大人你的话,好像很了解鲁科加斯是吗?”我好奇问道。

    “说了解也算不上……怎么说呢。大概比其他人多见了几面,知道的更多一点而已,他是个纯粹的铁匠狂人,没有好材料的话。谁叫他他也没有反应。”

    “能和我说一说他的事吗?”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鲁科加斯是巨人一族的后裔。”

    “巨人一族?”

    我好像在谁那里偶尔听说过这个名字,貌似是和精灵族一样古老,而且个体十分强大的种族,不过据说因为生育问题,早就已经绝迹了。

    “没错。是巨人一族,据我所知的话,鲁科加斯应该是暗黑大陆最后一个巨人了。”

    拉斐尔的声音带着一丝萧索和不忍,任谁看到一个曾经辉煌的种族在眼前断绝。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拉斐尔大人,我对巨人一族了解的并不多。能和我说一说吗?”

    “既然是小小吴的要求,那我就简单的说一下。在人类还未显露的时代,巨人族就已经出现在暗黑大陆,并且称霸一方,有一种说法是我们人类,其实是巨人一族和其他种族结合诞生的后裔,不过根据研究,这种说法并不靠谱,不说其他因素,光是从外表上看来,成年巨人族的平均身高就有十米以上,和我们差太远了。”

    “十米?”

    我惊讶的瞪大眼睛,这可得多高啊,相比之下,野蛮人简直弱爆了,我见过的最高大的野蛮人,也不过是第一世界哈洛加斯的夸尔凯克,差不多有五米的个头,那已经算超级巨人了,但是和这些真正的巨人一族相比,却连一半都不到。

    “传说巨人之王可是超过二十米身高哦。”大概是见我一惊一乍的样子,拉斐尔爱作弄人的性格又冒头了,很不负责任的又扔出一颗重磅炸弹。

    “除此之外呢?”拉斐尔这样的小心思,反倒让我更快的冷静下来,继续问道。

    “除此之外,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巨人一族才是暗黑大陆最优秀的铁匠,他们给自己打造巨大的武器装备,穿上以后甚至能够对抗巨龙而不落下风,传说就连天使族的伟大神器——碧蓝怒火,也是在巨人的帮助下打造出来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每个巨人必定都是优秀的铁匠,这一点是绝对假不了。”

    “如此说来,鲁科加斯大概是暗黑大陆最优秀的铁匠咯?”

    “这个可不好说,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太多我们尚未认知的东西,或者是隐藏的强者,但他绝对是暗黑大陆排得上号的超一流铁匠。”这样说着,她看了看时间,忽然急忙站起来。

    “哎呀,不好,快要迟到了,都是小小吴太爱缠人了。”

    又关我事,明明你自己也是兴致盎然的聊着,我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想道。

    “对了,拉斐尔大人,你还没跟我说怎么样才找到鲁科加斯呢。”眼看拉斐尔如同迟到的上班族一样,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衣装,便匆匆拉开帐门离开,我连忙大声问道。

    “等回来再和你说。”门外只传来拉斐尔这样一句,就再无声息了。

    真是的,这哪像是百族公主,分明就是迷糊的上班族。

    “咦,奶奶走了吗?”

    见我和拉斐尔聊着,便细心的去厨房准备热茶的琳娅,此时刚刚端着茶具出来,却发现拉斐尔已经走了。

    “也不知道有什么急事,哧溜一声就跑的没影了,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呢。”我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吴大哥太着急了。时间还有很多,慢慢来也没关系。”琳娅微笑着放下茶具,端坐身旁,熟练的烫杯。冲茶,倒茶,如同行云流水,一杯茶摆在眼前,让我都不忍心喝了。

    虽说三无公主也不差,但她的我都是一口气牛饮掉,由此可以看出,比起茶和茶的方法。其实茶的人更重要。

    “怎么能不着急。”我不急着喝茶,先将如此贤惠娇美的琳娅宝贝搂了起来。

    “得快点将这些琐碎的事情解决掉,我们的婚礼才能早点,不是吗?难道琳娅不希望早点完成婚礼吗?”

    “问这样的问题……太狡猾了。”琳娅俏脸绯红的低下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狡猾就狡猾,而且就算再狡猾一点,也没关系,对。”

    我伸手捏着琳娅的下巴,轻轻抬起。吻了上去。

    再好喝的茶,又怎么能比得上琳娅的樱唇呢?贪婪的吸吮亲吻着怀里的女孩,顺势将舌头探了上去,准备掠取那世间最止渴甘甜的玉液。我心里得意的想着。

    “啊,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一声。”

    忽然,帐门一掀。拉斐尔从外面探头进来,看着我和琳娅紧贴的正襟危坐,却来不及擦去嘴角边的湿吻痕迹的慌张模样,满脸的无辜和狡猾笑意。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今天中午可能不会来吃饭了,还有,可不许在我的床上做奇怪的事情哦,就是这样。”话还没说完,就在我和琳娅的羞怒降临之前消失了。

    “奶奶————!!!”

    “拉斐尔大人————!!!”

    “呜为什么奶奶那么爱作弄人呢?”琳娅满脸通红,生气而又无奈的瞪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帐门外。

    “但还是很喜欢,很敬仰她,对,算了算了。”我安慰琳娅道。

    “真是的,吴大哥也站在奶奶那边了。”琳娅气呼呼的看我了一眼,撇过头去。

    “我这不是在关心你吗?”我从后面抱着琳娅,在她的俏脸上蹭了蹭,蹭着蹭着气就消了。

    “看拉斐尔大人的意思,可能得忙到很晚了,琳娅宝贝一个人呆在帐篷里也无聊对,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嗯,和艾伦奶奶约好了,打算下午去拜访。”

    “这样啊……”我满脸的失望之色,不是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吗?比如说陪我一起去逛营地啊,比如说和我一起留在帐篷里滚床单什么的。

    不过算了,既然琳娅决定了要走的路,我就应该全力支持她才对。

    将琳娅送到艾伦***家后,我漫无目的的在营地闲逛起来,这一次并没有遇到图拉科夫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人现在在做什么。

    正在觉得无聊之间,忽然砰啪一声,一颗指头大小的石头正中额头。

    是哪个家伙在恶作剧?

    我看了看四周,却并未发现肇事者,低头一看,忽然发现凶器并非是我刚才所想的一颗石粒,而是被揉成一团的纸团。

    好奇的捡起来,拆开一看,上面写着【一直向前走在第二个岔路向右拐再走过两个岔路口向左拐之后连续在遇到的第一个岔路口向右拐两次,最后直走三个岔路再走向东南方向的岔道一直走约两百米……】

    落款人是加仑。

    我:“……”

    没……没关系,这只不过是一个g级的小任务而已,难不倒我。

    我颤抖着手,将纸条烧成灰烬,深沉的将斗篷帽子一压,看了看四周,迈出脚步。

    两个小时之后……

    “气死我了,你这臭小子,明明是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你到底跑哪去了!”加仑老头气的捶胸顿足。

    “你不懂。”我看了他一眼,神色说不出的忧郁,决断。

    “男人,总会需要一些时间,一些空间,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

    “剥夺你妹啊!你已经浪费了我两个小时的宝贵时间知道不。”加仑老头一个爆栗敲下来,顿了顿,语气缓和下来。

    “算了,看在你没有和拉斐尔打小报告的份上,这次就不和你计较。”

    “那么,特地用这种幼稚的手段把我叫来。究竟有什么事?”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以为我没事会想看到你这张脸吗?”老头将脸一瞪,朝门外招了招手。

    “贝安沙,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要见你的师兄吗?怎么来了。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快点过来。”

    “呜呜呜贝安沙还一点……一点都没有做好准备的说。”从门外露出了半张可爱的俏脸,见我的目光望去,立刻又缩了回去,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的走出来,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靠近。

    乌黑的长发扎成一对双马尾。有着同样清澈无瑕的黑宝石眸子,精致可爱的俏脸,如果是抿着嘴不说话,会散发出一股说不清的威凛和冷澈的压力。但此时却带着不安和好奇的神色,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萌。

    上身穿着一件长袖披风,黑色的披风从腹部敞开,露出半截堪堪一握的细腰,下面则是一条紧身短裤。以及及膝的黑色长靴,看上去很酷很可爱。

    乍一看,这些的衣着打扮似乎似乎是十分奇怪,但是多看上几眼。又会觉得很适合眼前的少女,和她那股特殊的气质完全相映相衬。

    少女的身体十分纤细。不过从露出来的那截小腰却可以看出并不显骨感,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小巧精致。代表着少女特征的酥胸只有微微隆起的程度,总体看上去,给人相当楚楚柔弱的感觉,能够很好的激发男性内心的保护欲,但是,从少女身上偶尔散发出来的威严冰冷感,却又能让人止步,甚至畏惧。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最后,我的目光落到她的瞳孔之中,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就让我来看看这名少女,究竟是何方神圣。

    恰在这时,对方也抬起头,好奇的打量过来。

    两道目光,就在我这样我这样的想法之下,无声碰撞到了一起。

    轰隆隆——————!!!

    不约而同的,彼此之间的心灵,透过目光交织在一起,猛烈地一震。

    那是丝毫不逊色于电闪雷鸣,火山爆发,大地崩裂的剧烈程度,深深的凝视着对方,仿佛找到了三世恋人,又仿佛是宿命之中的敌人偶然相遇。

    灵魂之中的某一种完全重叠的共鸣点,迸发出了命运的火花,将原本毫不相关,也从未见过的两个人紧紧连接在了一起,一瞬间,我和她就仿佛经历了千万年岁月的相处了解,彼此之间已经深深认同了对方。

    呆呆的凝视着,不知过了多久,似是一千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间,我们终于清醒过来。

    “师兄?”我简洁的以两个字作为疑问。

    “嗯,师兄。”黑发黑眸的少女,虽然还是很不安的表情,但却毫不犹豫的回答,并且指着我。

    “吴凡。”

    “贝安沙。”

    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俨然已经成为了久别多年的亲人一样。

    “但是,想成为我的师妹可没那么简单。”我神色一凛。

    “贝安沙,也想考试师兄的资格。”对方也肃然起来,果然我之前看的没错,这名少女在无意之间散发出的气势,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可真是不小。

    话说,考试师兄是什么意思?

    “很好,有胆量,那么就开始,我是不会留情的!”松开手,我大喝向后一跳。

    “放马过来,贝安沙,全力以赴!”少女也做着相同的举动,两人一下子就拉开了数米的距离。

    “叱呀!!!”

    “喝哈!!!”

    不约而同的,我们两个同时大喝起来,强大的气息从身上爆发出来,在半空互相僵持着,伴随着的还有璀璨光芒。

    那是名为笨蛋光环的恐怖事物!

    “做好准备了?竟然我是师兄,那就由我先开始。”我做超级赛亚人状,深呼吸了一口气。

    “提问!有一天,维拉丝买了三只羊养在羊圈里,一年后,三只羊生了六只小羊,试问在两年之后,维拉丝的羊圈里一共有多少只羊?!”

    轰隆隆——仿佛有一道巨大的冲击波,从我的手中笔直射出,轰向对面的少女。

    “给……给贝安沙一点时间,一定……一定没问题的。”

    少女苦苦抵挡着,两只小手,五指张开,扳着指头喃喃的计算起来。

    “我知道了,是十二只,两年后,六只小羊生了十二只小羊,所以是十二只羊对。”

    “完!全!错!”

    我大手一指,顿时,对面的少女发出一声悲鸣,被冲击波轰了飞出去。

    “一年大的小羊还不具备生育能力,所以,羊圈里还是那六只羊才对!!”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陷阱,真不愧是师兄。”少女无力的跪倒在地。

    “那么,接下来轮到贝安沙了!!!”

    “哦哦,尽管来。”

    “提问!小沙一天能够烤一篮子的蘑菇吃,第一天贝安沙抢了两篮蘑菇,送给了小沙,第二天按被杀抢了四蓝蘑菇,送给了小沙,第三天,贝安沙什么也没抢到,呜”

    喂喂,怎么说着说着就可怜兮兮的悲鸣起来了,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你到底去抢了谁的蘑菇,小沙又是谁啊混蛋!

    强忍着这些吐槽,等对方从沮丧之中走出,继续说道。

    “提问!这三天时间里,小沙一共烤了多少篮蘑菇?”

    一道同样猛烈的冲击波从对面袭来,我苦苦的抵挡住,大脑飞快转动起来。

    第一天抢了两篮,第二天抢了四篮,第三天什么也没有,也就是说,一共抢了七篮蘑菇送给了那个小沙,但是小沙一天只能烤一篮蘑菇,也就是说要把七减去一,然后再除以一个三天时间……

    “答案是二,是两篮蘑菇没错!!”我信心满满的伸出两根指头。

    “竟……竟然猜对了!”

    少女不可置信的踉跄退后了几步,被自己发出的冲击波反伤。

    “的确是两篮没错,第一天抢了两篮蘑菇送给小沙,小沙烤了一篮,第二天抢了四篮蘑菇送给小沙,小沙又烤了一篮,但是第三天什么都没抢到,所以小沙没有蘑菇烤,所以就是两篮没错,师兄果然厉害。”

    “哪里哪里,不过的确有不少人叫我数学帝就是了。”

    察觉到少女投过来的佩服目光,我得意起来,虽然对方的算法好像和自己的算法不一样,不过结果相同就行了,不是有句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吗?

    但是,容不得我得意多久,少女虽然心生佩服,但并没有认输的意思,还有第二回合!********************************************************************************************************

    第二更送到,已经是凌晨五点三十分了,呜呜,小七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第二天的月票却不怎么给力,大家都外出旅游去了吗?如果不是的话,拜托再给小七多一些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