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男人总是更喜欢比谁惨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男人总是更喜欢比谁惨

    “来来来,快点吃吧,可不能辜负贝安沙的一片心意,对吧。”加仑老头阴险的笑着,深呼吸,闭上眼,猛地一口气将碗里的煮面条给扒了下去。,

    然后打了一嗝,从嘴里吐出一团黑烟,拍拍肚子,转头得意的盯着我。

    “哼,愚昧之徒。”我推了推鼻梁,冷笑一声。

    这老头,太小看我了,以为我是娇生惯养的温室花朵,会害怕这一碗小小的煮面条吗?

    我缓缓合上眼,往事如同走马观花一样在脑海中闪过去。

    然后,拾起调羹,轻轻勺了一口,在木制调羹发出滋滋滋的快要融解的冒烟声之中,一口一口的,宛如品尝着甜点一样,将这碗黑色黏糊状的煮面条吃了下去。

    “嗯,还不错。”放下碗,我优雅的掏出手帕,刚要抹干嘴巴,想了想,忽然放了回去,改而将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凌乱无比的加仑老头,他身上的斗篷扯过来,往嘴上一抹。

    只听见滋一声,等我抹干嘴,松开手的时候,加仑老头的斗篷已经多了一个大洞。

    “我的宝贝斗篷啊!!!”好一会儿,对方的痛哭惨叫声才凄厉的发出。

    “老师怎么了?”贝安沙不明所以。

    “没什么,人老了,精神错乱了,是常事。”我笑安慰着眼前的单纯女孩。

    “再来一碗。”

    “好的,师兄,贝安沙的煮面条好吃吗?”

    “很微妙……意外的有一股直冲脑袋的刺激感。”

    “真的,其实贝安沙也这么觉得,不愧是师兄,诶嘿嘿~~~”

    贝安沙很高兴的给我又添了满满一碗,然后是还在抱着斗篷伤心流涕,死死瞪着我的加仑老头。

    锅子很小,每人两碗吃下去也就差不多见底了,最后一口吃完,三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嗝,喷出一口黑烟。

    老实说,只要尾巴和胃袋够结实,能撑得住,这煮面条吃起来还是蛮带感的。

    我摸了摸肚子,想到。

    再看看见底的锅子,以及贝安沙意犹未尽舔着嘴角的模样,心里一横。

    干脆就把黑暗晚餐进行到底吧。

    “咚”的一声,一个四四方方的双层黑色木盒被摆到了三人面前。

    “师兄,这是……”贝安沙就好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对出现的任何事物都充满着好奇心,眼看这个盒子,迫不及待的就问了起来。

    “哼,这是通往咸味地狱的大门。”我搀扶着额头,冷酷一笑,将盒子打开。

    里面的摆放整齐,甚至宛如艺术品一样的各色菜肴。

    “来吧,不用客气,今天我的就大出血,特地让你们尝一尝。”

    虽然很可怕,但毕竟是小狐狸亲手做的,充满着她的心意在里面,寻常人想吃我还不愿意给呢。

    “小子,别危言耸听,这是你做的?”加仑老头凑上来,盯着盒子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咽了咽口水。

    “不是。”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品位。”他似乎放心了。

    “那就让我先来尝尝吧。”

    他夹起一口,看了看筷子,没有融化,道了一声好。

    再看看颜色,虽然已经过了有两天,但还是鲜嫩欲滴,青菜的绿,肉的鲜嫩,都保持的很好,于是又道了一声妙。

    但哪怕是这样,他还是不放心,小幽灵的前车之鉴,让他不惜伸指去捏了捏,发现并没有隐藏着不可嚼动,不可消化的奇怪东西,顿时满心欢喜,道了一声善。

    这一下,加仑终于夹着菜肴送入口中,大口一嚼。

    轰隆隆————!!!

    晴空仿佛闪过几道开天的霹雳,保持着含筷的姿势,加仑的面孔扭曲的就好像暴走漫画里的角色。

    “水……水……”他艰难的发出嘶哑声,向我和贝安沙伸手求救。

    “看你急的,早就准备好了。”我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将准备好的一大盆清水递了上去,手指一滑,一颗酸梅干掉入了盆中。

    毫无防备的加仑接过水盆,猛地一灌,顿了几秒,忽然尖叫一声,扔下水盆从窗户窜了出去,大概是去找水喝了。

    哼,活该,这就叫恶有恶报。

    “师兄师兄,我能吃吗?”贝安沙不断拉扯着我的袖子,饶是加仑老头露出那副惨象,也没动摇她对盒子的好奇心。

    “当然没问题,只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吃下去,知道吗?”我摸了摸贝安沙光滑柔软的黑色长发,笑道。

    “然后,你还需要一个水盆。”

    等加仑喘着粗气回来的时候,我和贝安沙已经吃掉了一半。

    见两人默默的吃着,一口菜一口水的,本来想大发雷霆的加仑老脸一憋,闷闷的一屁股坐下,也取出一个水袋,学着吃了起来。

    “你也过的不容易啊。”仰头灌水的时候,他含糊的感叹道。

    “马马虎虎吧,痛并快乐着,就像这口菜,这口水。”

    吃完最后一口菜,我猛地将盆子剩余的水灌下喉咙,摸着摇摇晃晃,发出叽里咕噜的搅动声的腹部,淡定道。

    非要比较贝安沙的煮面条和小狐狸的咸味地狱,究竟哪一个比较厉害的话,我想应该分情况对比。

    对普通人来说,无疑是贝安沙的煮面条威力更甚,一口下去,小命就完了。

    但是对于冒险者来说,我觉得还是小狐狸的咸味地狱更厉害,那种每吃一口,就仿佛全身的水分被抽干掉的

    ,绝对超乎想象。

    还有三无公主的失败料理,威力也不逊色于这两者,想想这些年来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我都要为之心酸的抹上一把泪水,相比之下,只是吃了一碗钻石毛毛虫清汤面就变得愤世嫉俗,走火入魔的某腿毛仙人,简直是弱爆了。

    不过,我却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女,我刚认识的便宜师妹贝安沙,竟然也如此犀利,无论是她自己做的煮面条,还是小狐狸的咸味地狱,都能津津有味的吃下去。

    或许,我找到了一个胃口可以和小幽灵媲美的家伙,要不要让她吃颗钻石试试看呢?

    忍住这个念头的诱惑,我将目光落到半死不活的加仑老头身上,玩闹了那么久,还是说点正事吧,我现在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

    “说起来,你怎么突然从第一世界跑第三世界里来了?”

    “嗯?这有什么好说的,想来就来,就是那么简单。”同样是摸着满肚子的水份,这腿毛老头将脚抬到桌子上,像是山野村夫,完全没有一点世界之力强者的形象可言。

    “再说了,第一世界对我来说有什么好留恋的,留在那里继续被阿卡拉那小娃使唤吗?”

    我想了想,这话到也实在,拥有他这样的实力,也只有第三世界才能成为真正的舞台,第一世界对于他来说,就如同鸟笼一样,完全施展不开手脚。

    “好吧,其实我一直想问个最基本的问题,你老究竟什么年纪了?”

    “混账,什么不问,问这种事情做甚,闲着无聊你不如去问问你养的那只幽灵多大年纪了。”加仑老头瞪大眼睛,想也不想就敲了我一记脑袋。

    可恶,看来年龄对他而言是个禁忌话题,真是个古怪的老头,又不是女人,你说又什么好保密的。

    我摸了摸生疼的脑门,眼珠子咕噜一转:“那么再换个问题,你现在在做什么?”

    “这个问题问的好。”加仑老头一拍大腿,到是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到底在想什么?

    “总算是问了个像样的问题,咳咳。”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他站了起来,深沉的踱了几步,用高深莫测的目光望过来。

    “昨天也和你说过吧,我其实已经在第三世界混出了响亮的名堂,既然现在问到了,那么就接着那个话题说下去。”

    “抱歉,我忽然不想知道了,换个问题吧。”

    “门都没有!你以为究竟是谁的错啊!”加仑发出一声大喝,怒眼瞪着我。

    “说的好像是我的错似的。”我迷糊了,我怎么了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纵容那只幽灵的不就是你这小子吗?”

    哦,原来说来说去,还是那一晚钻石煮面条的错,我看着加仑老头,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自从那以后,我才深深的知道,一碗美味的面条是多么奢侈,于是,我痛定思痛,来到第三世界,探索苦习,终于找到操纵味觉的神秘事物——香料!”

    终于说着,加仑老头忽然来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将斗篷掀开两边,露出里面的瓶瓶罐罐,当然,刚才那个破洞也在风骚的舞动着。

    “现在,我已经是香料帝王了!!!”他朗声宣布道,神态端庄威仪,彷如王座之上的诸神。

    “谁认可的?”

    加仑:“……”

    “我是问,这个香料帝王是谁认可的?”

    “咳咳,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总之,我现在已经掌握了味觉的奥妙,再也不用被钻石岁末毛毛虫煮面条那种玩意摧残了。”想到过往,加仑还是心酸的抹了一把泪水。

    “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并没有改变呢?”我看了旁边的破锅子一眼,心生怜悯。

    “闭嘴,明明昨天以前不是这样的,对了,一定是因为你来了,你这个带来灾祸的臭小子。”

    “别什么都赖我,我看你本来就是这样的命,一辈子和煮面条结下了不解之缘,认命吧。”

    “认命你妹,我可没听说还有这样的倒霉命运!”

    斗鸡似的瞪着对方,忽然,加仑老头服软下来,重重的咳嗽几声,摆出了严师的架势。

    “我的学生哟,现在是轮到你报答老师我的时候了。”

    “说来听听吧。”

    “为了完善香料帝王之路,现在,我们需要去做一件事情。”

    “是你,不是我们。”我纠正道。

    “总之,拉斐尔的香料室,你知道吧。”

    “我明白了,你这家伙出现在营地,就是为了觊觎那些香料对吧。”加仑老头这样一说,我立刻就恍然过来。

    “什么叫觊觎,这叫共同研究,共同促进。”

    “那你去找拉斐尔共同研究,共同促进去啊。”我哈哈笑道。

    “能找她我还和你说这个做什么,到时候免不了又要被她以此为胁,让我做这做那了,我可是忙得很,哪有那么多空闲时间被这些小娃儿使唤来使唤去。”

    加仑的脸庞严重抽搐了几下,上次就是因为和老奸巨猾的阿卡拉打赌打输,结果被使唤着教了眼前这小子好一段时间,而这也是那碗钻石清汤面的黑暗历史的开始,每每想到这里,他就后悔的捶胸顿足,大叹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看你到是清闲的很。”我不置可否的说道,顿了顿。

    “以你的实力,就算一个人偷偷溜进去也做得到吧,没必要非得我帮忙。”

    “你有所不知,别看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香料室,其实那里,可是整个营地魔法阵的中枢之一,哪是那么容易潜入的。”

    “那里居然是中枢?”我大吃一惊,回忆起上次拉斐尔带我们进去,和一间普通的置放杂物的房间没什么区别,完全看不出那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会隐藏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

    这大概就和大隐隐于市一个道理吧。

    “其实哪怕那里是中枢之一,也难不倒我,想要弄到香料还是可以弄到,只是这样一来不免会让拉斐尔发现我的行踪,到时候将消息散播出去,说我加仑偷了她的东西,那我岂不是晚节不保?”

    “我到是不觉得你现在这种行为,就能保住多少晚节。”翻了翻白眼,我将拉斐尔送给我的那瓶香料坛子取出,包了一小包扔给对方。

    “想让我去弄没门,你也知道那里是魔法阵中枢之一,连你都无法悄悄潜入,我去不更是找死?直接找拉斐尔要也不行,肯定会引起她的疑心,所以暂时就只有这个了,你拿去凑合着吧。”

    “勉勉强强,够我研究一段时间了。”闻了闻香料的味道,加仑老头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呢,贝安沙是怎么回事?”

    我将目光落到一直好奇的盯着我们两个对话的少女身上,问道。

    “半路遇到的,见她似乎无家可归,四处游荡的样子,所以就暂时收留在身边。”

    “无家可归,四处游荡?”我被一口气呛的喘不过来。

    在地狱势力横行的第三世界,就算是领域级的强者,也不敢说自己无家可归,四处游荡,这老头到好,随随便便就捡回来这样一个人。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谁都有秘密,比起乖巧听话的贝安沙,我到更觉得当初收留你是个错误。”加仑老头瞪了我一眼,自顾自的转过去研究香料了。

    这老头……我恨的牙齿痒痒的,打量着一脸好奇宝宝状的贝安沙,将她乌黑的马尾捞在手里,五指轻梳着,看到她像舒服的小猫一样眯起眼睛,不由莞尔。

    “贝安沙,我问你,跟在这老头身边都学了些什么?”

    “香料,老师教了很多很多,刚才的煮面条就是成果。”贝安沙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老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倒霉透顶了,听到贝安沙的话,我哭笑不得的想到。

    如此乖巧单纯的少女,而且和自己一见如故,灵魂共鸣,命运相系,我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加仑老头的那些旁门左道误导,既然她那么喜欢香料的话,就由我来教导她正确的知识吧。

    此时此刻,师兄之魂熊熊燃起。

    “贝安沙,听好了,从明天开始,就由师兄来教你。”

    “真的?”贝安沙高兴的握住了我的手,精致的俏脸一下子凑了上来,乌黑闪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写满了喜悦。

    “当然是真的。”我瞄了加仑老头一眼,他已经完全进入研究模式,不管我们这边了,这样正好。

    “太好了,师兄,请教贝安沙更多更多吧,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小沙吃到更美味的食物了。”贝安沙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

    “早就想问了,小沙究竟是谁?”

    “嗯咳,是贝安沙最好的朋友。”贝安沙立刻慌张起来,目光躲躲闪闪的样子,分明就是不想说太多。

    真是个不懂得撒谎的孩子。

    我满心溺爱的摸着她的头,正如加仑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看起来,就连眼前天真单纯的贝安沙也不例外……

    第二章奉上,实在太困了,大家先凑合着看一遍吧,小七先去睡觉,等中午起床在润色,抱歉。

    最后,再次诚恳的向大家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