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三人行,必有萝莉老师
    “等……等等,蒂亚,这次真的是误会,变态点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啊,话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为什么我非得有这种奇怪的东西不可,说的好像我真的是变态一样!”

    我朝罪魁祸首贝雅怒然吐槽道。,!

    “你傻蛋就是变态,所以有变态点再正常不过了!”贝雅小丫头小手一指,以不容否决的语气姿态说道。

    “说到底变态点到底是什么啊,你到是让我死个明白!”我决定曲线救国,先搞懂这傻蛋公主所说的意思再说,否则真的跳到迷雾河里也洗不清了。

    “那是……那是……”小丫头张嘴欲言,但是好像顾忌什么,欲言又止,似乎又什么什么羞耻的话语,不堪害羞的脸蛋先泛红起来了。

    “贝雅,别理凡凡傻蛋哦。”就在我挠头抓耳的时候,蒂亚忽然插话上来,瞟了我一眼,眨了眨,暗示什么。

    哦哦,是在告诉我,交给她来打听吗?

    我立刻读懂了蒂亚的意思,同时也知道了她是相信我的,变态点什么的,我真的很冤枉,谁知道贝雅丫头是读了奇怪的书,或者是受到了奇怪的知识灌输。

    提起后者的话,我的脑海之中,本能的就浮现出了一个孜孜不倦于散播h事业的先驱者、领路人、永恒之禽兽公爵の贴身侍女的娇小身影。

    不管是不是事实,回去以后,先痛打她的屁股一顿再说吧。

    秉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加上刚才蒂亚的一脚之恩,贝雅依然将她暂时当成是伙伴看待,再加上少女和少女之间悄悄谈论,羞耻度总归是会降低一些的。

    鉴于以上理由,贝雅很快就和蒂亚窃窃私语起来,两个小丫头交头接耳着,时不时的瞟我一眼,让我心惊胆战,坐立不安。

    好一会儿后,小丫头们才算结束交流,蒂亚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而贝雅的目光,则是凶恶之余,隐藏着几不可察的羞涩扭捏。

    话说……交流的结果究竟怎么样?你们到是说话啊,别老是一个劲的这样盯着我!

    我心里像猫抓似的,连连用眼神暗示蒂亚,让她把话说出来。

    “咳咳咳。”蒂亚轻咳数声,就在我以为她要公布答案的时候,这小丫头却忽然将目光转到贝雅身上,躲过了我的询问。

    “贝雅,不介意的话,帮我们一个忙吧。”双手合十,蒂亚灿烂笑道。

    片刻之后……

    “为什么本殿下非得帮你们做这种事不可!”

    小小的贝雅小丫头,一边抱怨着,一边抬起堆的几乎和她一样高的书本,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着,一把将这些桌上,扬起的灰尘顿时让她咳嗽不已。

    “不要这样说嘛,反正你也闲着没事做不是吗?”我和蒂亚也分别抱着一堆桌上,今天就暂定这个分量吧。

    “别说的本殿下游手好闲似的,本殿下啊,只要想忙起来,还是很忙的,说是日理万机也不为过。”小丫头气呼呼的一把拍开我放在她手上摸摸的大手,瞪着我,抬头挺胸的高傲道。

    “也就是说,现在很闲对吧。”

    “你……可恶,可恶,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这个傻蛋吴踩在脚下,成为天底下最忙的成sh人。”贝雅气的连连跺脚。

    “姑且先不讨论前面那句现不现实,我觉得成为天底下最忙的人,实在没什么值得骄傲自豪的。”我冷静的纠正贝雅。

    “闭嘴,本殿下说有,那就是有!”小丫头气炸了,耍赖了。

    “哈哈哈,这就是你不成熟的最好证明。”

    “啊啊啊,忍不住了,就算拼着不成熟,本殿下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狂妄的傻蛋。”

    “还是算了吧,下次换过一条新的内……咳咳,我是说,现在的你,是永远战胜不了我的。”

    我心道好险,差点说漏嘴了,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忽然对脱掉贝雅小丫头的内裤看看是什么款式这种事情,感兴趣起来了,并且贝雅蹲在地上两眼泪汪汪的样子也很有意思。

    莫非我真的是变态?不,怎么可能,充其量也不过是内裤爱好者罢了,而且是只对那种萝莉可爱型的棉质小内裤感兴趣,这怎么能算是变态呢,对吧。

    松了一口气,我继续和贝雅小丫头斗着嘴。

    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蒂亚的心情十分复杂。

    从贝雅那里,她了解到了变态点是什么,也知道了这件事凡凡是冤枉的。

    但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和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懵懵懂懂的贝雅不同,蒂亚手上可是有着某公主出道之作的攻略书,自然也了解的更多,知道贝雅口中所说的变态点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凡凡接受了自己的心意,已经领先了贝雅许多,却没想到……中间还发生过这样一段事情,这个懵懂糊涂的贝雅,竟然对凡凡做出了……做出了那种连现在的自己都无法抛却羞耻心去做的事情。

    在和凡凡的亲密接触上,贝雅高歌猛进,让人目瞪口呆一跃而起,直接越过了一大段距离,竟然跳到了自己的前面去了。

    虽然说,凡凡自己还不知道这件事。

    果然是不可小视的对手,稍有轻敌就可能会被赶上,超越。

    注视着贝雅的小小身影,蒂亚的神色变得越发认真,已经完全把对方当成了恋爱道路上的最强敌人。

    虽然说,贝雅自己还不知道,还在专心的,快乐的和某人吵着架。

    “啊啊啊,为什么本殿下非得做这种事情不可!”

    夜幕降临,书房里早早的亮起了魔法灯光,将堆之中的三个人影照亮。

    “这是你递三十九次重复同一句话了。”我从书里面抬起头,冷静无比的竖起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假象存在)镜框。

    “傻蛋,是第五十六次了。”结果立刻就遭到了小丫头的吐槽。

    不可能,我这个数学帝怎么可能数错呢?但是和这样的小丫头斤斤计较也没什么意思,这种时候,就得展现出大人的宽容胸怀。

    我淡然一笑,将书里的最后一段资料抄录在笔记上,然后轻轻一合,放在一旁。

    “呜哇,这是野人文字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绕到我背后的贝雅,从肩膀上探出脑袋,看了我的笔记一眼,立刻惊讶道。

    “傻蛋,这是密码,只有傻蛋才看不懂。”

    “也就是说正常人都能看懂了?那还叫什么密码。”贝雅小丫头迷糊的看着我。

    “这个……咳咳,就叫傻蛋密码。”我慌不择言。

    “傻蛋写的密码?”

    “是只有傻蛋看不懂的密码!”我怒了,这小丫头竟然几次三番的出言不逊。

    “为什么只有傻蛋看不懂?”

    “因为这是傻蛋写……不对,你这小丫头讨打!”我化身哥斯拉,狠狠朝这不讨人喜欢的精灵小公主扑上去,却被她躲在蒂亚那边,让我只能干瞪眼。

    “时间……已经那么晚了。”蒂亚终于也将手中的书本和笔记合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将那副让她显得格外成熟知性的细框眼镜摘下。

    “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我附和说道。

    “嗯,贝雅,谢啦,帮了我和凡凡大忙。”

    “什……什么嘛,一句谢谢就能抵掉本殿下浪费的时间吗?”贝雅不爽的哼了一声,这句话完全把她当成了外人,偏偏又没办法反驳。

    “作为报答,晚饭就由我来做吧。”蒂亚想了想,笑道。

    【让你多嘴】我瞪了贝雅一眼。

    【关本殿下什么事,都是傻蛋吴的错】贝雅反瞪一眼。

    【总之你自己拒绝去吧】

    【我才不要】

    【那就乖乖的吃蝎子和沙虫大餐吧】

    【也不要】

    【你这小丫头啊……】

    “放心吧。”似乎察觉到了我和贝雅的目光交流,蒂亚有些狡黠的眨了眨眼。

    “是正常的晚餐,你们该不会以为我除了沙虫蝎子以外,就不会做其他吃的了吧?”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呢。”我连忙摇头,以示清白。

    “话说回来,我早该问一问了。”晚餐进行中的时候,我才忽然想起一件事,回过头看着贝雅。

    “莱曼长老知道你偷偷跑来这里吗?”

    “什么叫偷偷,本殿下可是光明正大的过来,已经和莱曼爷爷说过了。”

    “他就这么放任你这么四处跑,也不怕你变成野人?”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小丫头举起锋利的叉子,目光变得不怀好意。

    “贝雅……想在这里呆多久呢?”旁边的蒂亚,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个对她而言十分重要的问题。

    “哼哼~~”目光在我和蒂亚身上,来回的扫了几遍,小丫头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这可说不准,大概,可能要呆到某股不知廉耻的气味消失为止。”

    我和蒂亚顿时面面相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精灵族的公主丫头,真的想把我和蒂亚难得的恋爱时间,破坏到底啊。

    晚上,贝雅坚决贯彻电灯泡的角色,厚着脸皮留在了蒂亚的房间和她一起睡,这到是没什么,倒不如说让我松了一口气,要是没有她在,说不定我立刻就要被以行动派著称的蒂亚给诱惑逆推了。

    第二天,查找工作继续进行,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天,在三人的努力下,书房里的资料终于被我们翻找完了。

    “呼总算是完了。”贝雅松了一口气,虽然一直都在念念叨叨的抱怨,但她却还是很认真的帮我们查找着。

    这小丫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爱之处。

    “接下来是整理工作,能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将这几天记录的笔记堆到一起,我问道。

    整理资料可不比翻找,是个技术活,我不一定能胜任。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果然,蒂亚摇了摇头。

    “万岁,终于解放了。”小丫头贝雅在举手欢呼着,看样子也想偷懒了。

    “想的到美,中央塔还有一部分资料没有收集全。”

    “什……什么?”动作一僵,刚才还活泼乱跳的贝雅,软绵绵的倒在了椅子上。

    “等等。”眼睛咕噜咕噜转着,满满一副想要消极怠工模样的贝雅,忽然又从椅子上一蹦而起。

    “为什么这项工作,非得我们三个人完成不可?”

    “这个……因为是我私自想要了解赫拉迪克方块,没办法拜托其他人。”想了想,我说道。

    “但是,赫拉迪克方块也是赫拉迪克族的宝物,对吧,他们也想要深入了解自己的宝物,所以就算拜托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貌似这小丫头,说的有点道理。

    “再说,就算退一步,只是拜托他们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也行,不是吗?难道说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同样在研究调查赫拉迪克方块?”贝雅紧接着说道。

    这小丫头,怎么忽然脑袋转的那么快了?莫非是体内的懒惰思维作祟,逼迫智商飞速提高,所以才想到了一个个偷懒的办法?

    不过,这些建议貌似都很有道理,现在研究赫拉迪克方块的,肯定不止我们一个,为什么不能集思广议呢?

    我看了看蒂亚,发现她的神色也迷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