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吴&内裤狂魔&凡!
    我用力的摇摇头,坚决抵制蒂亚的诱惑,作为一个远离了社会尘嚣(三无公主,黄段子侍女)的有节操男人,我觉得应该先恋爱再滚床才是王道,对于昨天才接受蒂亚心意的我来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可以理解赫拉迪克族的衰落,但是,这和赫拉迪克方块有什么关系呢?”

    “呜~~”蒂亚用泪眼汪汪的目光瞪着我,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重新露出让我熟悉的笑容。

    “关系可大着了,因为赫拉迪克方块,就是在我们一族处于这种繁华假象的时候,做出来的。”

    “我还是不大懂。”想来想去,我也没办法将蒂亚的话联系到一起理解。

    “也就是说……”顿了顿,蒂亚认真的对我说道。

    “其实,赫拉迪克方块有可能是未完成品。”

    “咦——咦咦咦?!!!未完成品?!”从未意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我张大嘴巴,呆愣了许久之后,才发出震惊的叫声。

    “嗯,当然,这只不过是我们的猜测,未必一定是准确的。”见我惊讶中带着浓浓的失落,蒂亚出言安慰道。

    “不,很有可能是真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一直没有办法合出完美宝石以及全面回复活力药剂。”我罢了罢手,叹气道。

    从物品栏里拿出赫拉迪克方块,放在桌子上,静静打量着。

    属性介绍中,赫拉迪克方块的名字后面,依然是两个让人耀眼震惊的大字。

    神器!

    属性的最下方,依然是一连串的问号,就如同我那两件尚未制造齐全的专属装备部件一样。

    原本我以为,或许赫拉迪克方块是被封印了,比如像阿尔托li雅身上的神器,或者说,可能还缺少一点什么,需要什么东西将它完全激活。

    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原因,这个赫拉迪克方块,竟然是未完成品!

    “传说之中,塔拉夏大人就是依靠着赫拉迪克方块发迹,这个传闻看起来恐怕也是假的了,他能有这样的成就,完全是出自于自身的能力。”抚摸着四四方方,上面布满了奥妙古朴的纹理的赫拉迪克方块,我轻声喃道。

    “到也不一定,赫拉迪克方块的属性,对于初期的法师而言,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几乎相当于准神器一样,还没有佩戴等级的限制,再加上合成能力,说不定塔拉夏大人,正是被赫拉迪克方块的这些能力,挽救过许多次于危急之中,所以才有这样的传闻。”蒂亚的目光也落在赫拉迪克方块上面,柔声解释。

    “那到也是,就算不看那些一连串的问号,光是已有的属性,还有合成的能力,帮助已经很大了,说是准神器当之无愧。”想起微波炉童鞋的贡献,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它,我哪来的那么多的钻石喂小幽灵,如果不是它,我哪来那么多足以当洗澡水用的回复活力药剂,如果不是它,我也没有办法在变身之后,肆无忌惮的施展大招,将现在的赫拉迪克方块列入准神器行列,的确没有人能够反驳得了。

    “这次的调查,就要以这样的结果而告终吗?”看着赫拉迪克方块,我再次叹了一口气。

    算了,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

    “怎么可以呢?”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怎知,蒂亚却站了起来,两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嘴气呼呼的鼓了起来。

    “凡凡,不能这样轻易放弃哦,还不能完全确定是这么回事呢,只不过是可能性较大而已。”

    “可是……”我看了看蒂亚,又看了看微波炉童鞋,惊讶不已。

    本来,赫拉迪克方块的调查结束,最高兴的应该是蒂亚才对,因为这样一来,接下来的时间,她就可以好好和我商量我们两个之间的了。

    然而,现在的她却反应如此激烈,让我不要轻易的放弃。

    这傻丫头,是真的全心全意在为我着想,而没有考虑到她自身的丝毫啊。

    想到这里,我感动的再次两眼汪汪。

    这么好的女孩,以前我怎么就能狠下心来,无视她的心意呢?

    “算了,蒂亚,已经够了。”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我在蒂亚的肩膀轻轻拍下,朝她摇头。

    是时候结束自己的妄想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会用来好好陪伴蒂亚,虽然就算这么做,相比她对自己的付出,也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但是,就从现在开始吧,一点一点的,主动回应蒂亚的心意。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蒂亚捂着耳朵,一口气说了七八个不行,我从未见她露出如此强烈的,反对的态度,一时惊了个呆。

    “我还没有放弃呢,要是就这样放弃的话……就这样的话……对了,要是就这么放弃,那我一年多以来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所以不能这样放弃,凡凡也得陪我继续下去。”

    少有的露出强硬语气,蒂亚紧紧拉着我,斗志满满的说道。

    嘴里说是不愿意白费一年多以来的努力,但是无论她的语气还是神态,都在表明绝对不是为了这个,绝对不是为了她自己。

    这样说,只是不想我为此而内疚罢了。

    凝视蒂亚许久,我从她那碧蓝而灼红的瞳孔中,看到了强烈坚定的意志。

    “傻丫头,过来。”我朝她轻轻招了招手。

    “嗯呜~~”小丫头还以为我生气了,悲鸣一声,才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

    刚走到面前,就被我一把抱在怀里,下巴轻轻在她的脑袋上摩挲着。

    “你是个傻蛋,知道吗?”

    “嗯,凡凡也是傻蛋哦,诶嘿嘿,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傻蛋夫妻了。”小丫头一愣,然后在我怀里安心的吸了一口气,眯上眼,调皮笑道。

    “是吗?这样一来就没办法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除了我这个傻蛋以外,大概是没有其他人愿意娶你这个傻蛋了。”我笑着用下巴往她头上轻轻一点。

    “嗯,是哦,除了凡凡以外,没有了,所以……所以说……一定要……呜呜~~~”

    “傻蛋,怎么哭起来了。”我将蒂亚抱的更紧。

    “人家……人家只是太高兴了……”蒂亚继续抽泣着,最后干脆不再忍耐,放声的大哭起来。

    我没有出言劝慰,只是不断的,不断的轻抚着她的头,让她尽情的发泄出来。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蒂亚的哭声才逐渐放低,小声的抽泣,然后安静下来。

    互相拥抱着,两人就像深深入睡了一样,房间里的空气静谧温馨无比。

    但是这个世上总是有不安分的小丫头在搅局,或者说是蒂亚倒霉,摊上了这样一个鼻子灵敏的劲敌。

    就在这时,房间门忽然以抓奸一样的气势,啪一声被推开了。

    大摇大摆走进来的贝雅小丫头,看到书房里面,我和蒂亚搂抱在一起的一幕,当时就呆了,迈出的脚步停留在半空,忘记落下。

    “啊啊啊啊——!!!你们这两个家伙,在做什么,本殿下只不过是刚离开一会,就忍不住要……要……要那个了吗?”

    目光相对,片刻后,这精灵族的小丫头发出尖叫,忽然一个起跑助跳,鱼跃而起,半空灵巧的翻身后,足部正对着我的脸踹了过来。

    哪有那么容易。

    我的眼里闪过刀客一般的锐利光芒,一手依然搂着蒂亚的小腰,另外一手伸出,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蒂亚飞踢过来的小腿,五爪顺着她的小腿的曲线向前推进,以闪电之势,化作一道白光掠过。

    就宛如武侠片里的高手一招对决一样,说时迟那时快,在短短的半秒时间里,我和贝雅已经擦肩而过。

    准确来说,是贝雅踢了个空,从我的肩膀上方飞了过去。

    似乎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打成了平手。

    哼,真以为是这样吗?没办法,这就是凡人和高手的差距啊。

    我冷笑一声,寂寥的抬头望着天,心中油然生起了一股高处不胜寒,孤独求败的苍凉感,就宛如手中的这朵娇艳的玫瑰之王,在一片枯败草絮之中,只能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左手揽美人,右手退强敌,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是何等境界。

    你说对吧,蒂亚。

    面含寂寞孤傲的微笑,手中的在半空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献到了怀中美人的面前。

    现在,请称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花花公子吴凡。

    以上,为某德鲁伊的脑补内容,而在现实中,却是一副这样惨不忍睹的景象。

    一个变态,手中抓着一条绣有淡淡的红玫瑰叶瓣的图案,还在散发出诱惑的温度,像是刚刚从谁的身上脱下来的可爱白色小内裤,面带微笑的递给怀里的赫拉迪克公主。

    而在他的身后,精灵公主正死死的蹲在地上不敢起来,两腿夹紧,回过头怒视着犯人,眼眶里蓄满了羞耻愤怒的泪水。

    这种时候,只要有谁大喊一句,绝对没错,一抓一个准。

    “凡……凡凡?”蒂亚迷惑的微微抬起头。

    “嗯,怎么了?”牙齿闪过一道闪亮白光,我终于从美好的脑补之中回过神来,第一眼就发现自己正抓着一条小内裤,递到蒂亚面前。

    原来如此,遇到这样的事情,难怪蒂亚要困扰。

    问题是,这条内裤是从哪里来的?

    似曾相识的景象,让我的大脑忽地拉响了警报,终于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脖子宛如十年未上油的机器一般,咔嚓咔嚓的僵硬挪动着,回过头,看到了身后蹲地捂夹腿捂裙的蒂亚。

    “这……这是误会……”我结结巴巴的比手画脚着,说了一句犯人们都会说的辩解。

    “误……误会?你这傻蛋,变态,内裤色魔,还敢说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贝雅泪眼汪汪的朝我挥舞着小拳头,那凶巴巴的样子,仿佛恨不得扑过来在我身上咬下一块肉吞下去。

    “凡凡,还是先还给贝雅吧。”还是蒂亚比较冷静,一言道出了当务之急。

    “哦……哦哦,对,这个,拿去吧。”

    宛如烫手山芋,我连忙将手中的内裤扔给贝雅,只是手上残留的余温,却暂时还没有办法完全扔掉……

    “你……你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接住飞来的小内裤,贝雅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以火箭队的气势,别扭的夹着腿飞奔而去。

    看着贝雅离去的身影,我僵硬的回过头,面对着朝我灿烂笑着的蒂亚,我顿时战栗了。

    第一次感觉到蒂亚的灿烂笑容,也可以是如此恐怖。

    “听……听我说,这真的是个误会,蒂亚。”我慌慌忙忙的解释道。

    “嗯,就当做是个误会吧。”蒂亚笑着,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

    理解万岁!

    我恨不得将蒂亚高高抱起来,狠狠亲上一口。

    “但是凡凡……”忽然语气一转,蒂亚的笑容就宛如一记犀利的回马枪。

    “能不能麻烦凡凡解释一下,贝雅刚才所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当场石化,背影变成灰白颜色。

    这个……该怎么解释好呢?好像的确有过前科的样子,那时候是因为……

    这时候,重重的一声撞门响起,帮我暂时解了围。

    穿上内裤(大概是)后的贝雅,再次杀了回来,二话不说就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

    哎呀,危险。

    我连忙躲闪一记,和贝雅在书房里游斗起来。

    我闪,我闪,我闪闪闪,今天就让你这精灵族小丫头好好看一下,实战派和理论派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哈哈哈!

    咦?

    心里还未笑完,脚下好像撂到了什么,飞快前奔的身体,以脚尖为原点,在半空划过一道完美的圆弧,扑倒在地。

    怎么回事?在我实战派的锐利目光中,前方应该没有任何阻碍物才对呀,哪来的撂脚物体,这不科学教练!

    在即将倒地的一瞬间,我勉强回过头,看到了蒂亚面带微笑,若无其事的将脚收回去的一幕。

    “……”

    蒂亚,你……真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女孩啊。

    眼睛甩出两道清泪,我噗通倒地,紧接着一道威风凛凛的娇小身影,大喊着二字,从天而降,一屁股压在我脆弱的小腰上,紧接着又是宛如愤怒小狗一般对我进行疯狂的抓咬。

    “啊——!!!”

    让人菊花一紧的惨叫声,响彻了赫拉迪克族上空。

    ……

    “总而言之,暴力是不对的。”约莫数十分钟后,鼻青脸肿,身上到处都是抓痕和咬痕的我,对着犹自气呼呼的贝雅小丫头说道。

    “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不断滋生反复的仇恨,以后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沟通一下,一定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不是吗?”

    我觉得我有必要将一些成熟的大人想法,灌输给贝雅小丫头,这不也正是她所需要的东西吗?

    “你!还!想!有!下!次!?”贝雅一字一句咬着,朝我逼近过来。

    蒂亚的笑容,也再次变得危险起来。

    “饶命,下次不敢了!”我当时就拜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