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受伤也要掉节操
    ***************************************************************************************************

    “嗯……感觉还是十拳的承受力,进步不大……”又一天结束后,我揉着快要散架的肩膀,自言自语道。

    连续数个月的被揍,对于这种痛楚和酸涩,我已经习以为常,像喝白开水似的,按照第三世界的前辈们的说法,就是我对伤痛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他们的一般水准了。

    这可真是了不起,要知道第三世界的冒险者,哪一个不是历练了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他们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承受过常人难以想象的伤痕,如今我竟然能在几个月的时间达到他们的一般标准,这速度都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如果暗黑大陆有的话。

    对伤痛的忍耐力增强是件好事,至少以后在受到重伤的时候,对战斗力的影响会降低一些,不过这几天的训练,却让我有些闷闷不乐。

    训练的进度,已经足足有五六天没有过任何变化了。

    之前虽然也是循序渐进,一天两天的时间,难以发现变化,但是经过一种日积月累式的沉淀,往往在五六天之间,就能逐渐感受到细小的效果,比如说五六天前。还要莎尔娜姐姐背着回去,而今天,只要卡露洁搀扶着走路就行了。

    当这种进步达到一定程度,也就是我能够安然无恙的自己活蹦乱跳的走回去时,那么,就是让贝安沙加大拳头力道,或者增加连续攻击次数的时候了。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遵守着这样的规律,磨练自己,可是到了今天。规律却改变了。进步变得更加细微,甚至有可能是停止了。

    难道说我的恢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已经到达极限了?

    不对,应该还没有。虽然没办法很好的说出来。但是感觉上。还没有到达cosplay熊的极限,还可以继续提升下去。

    歪头想了想,我再次变身cosplay熊。展开世界结界,深呼吸了一口气。

    顿时,整个深红世界,就仿佛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身体内腔,一张一缩,如同跃动的心脏,肉眼能看见的气流能量,随着这颗心脏的张缩,源源不断的被吸入进来,充斥着整个内腔,并缓缓渗入身体之中,补充着消耗的体力,并且快速修复身上的伤痛。

    这是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呼吸】,可以提供强大的恢复能力。

    被吸入内部,充斥着整个世界和身体的能量,也在不断分解,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这些能量就像一个个无孔不入的粒子,补充着世界结界的漏洞,让结界和身体变得更加坚固,坚实。

    这是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分解】,可以提供强大的抗打击能力。

    这两种能力,随着日益的训练累积加深,已经化作cosplay熊的世界结界的一种本能,就像人的呼吸一样,不用刻意控制,只要还有一线生命就会自动的运行。

    有了这两种能力,如今的cospaly熊可是今非昔比,本来它的前身地狱格斗熊,最引以为豪的就是极强的恢复能力,在地狱格斗熊的时候,恢复能力就已经等同于掌握了世界中级境界的【呼吸】功能的强者了。

    晋升为cosplay熊以后,这种恐怖的恢复能力,被继承下来,且更进一步,如今又领悟了中级境界的恢复能力,等于是变态加变态,已经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合适词语形容了。

    总之,我现在已经是一头极其变态的布偶熊,单纯看恢复能力的话,说不定已经到达了吞噬世界之力级别的水准,当然,这只是自我感觉,吞噬世界之力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很有可能这只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师兄,还要继续练习吗?”见我再次变身,本来打算道别离去的贝安沙,回过身,歪头问道。

    千万别!

    我吓了一大跳,生怕贝安沙立刻付诸于行动,连忙取消了变身。

    “没事,今天的练习已经结束了。”我朝贝安沙招了招手,尽量把脸对着夕阳,露出清爽的笑容,这叫什么,这就叫打肿脸充胖子。

    就在这时,一股钻心的疼痛忽然袭遍全身,仿佛累积了三个月的伤痛,一口气爆发出来般,那种痛苦拉锯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完全超过了刚刚自己还为之得意的忍耐力的极限,嘴巴不由自主的大张,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脑袋嗡的一声爆炸,眼前的贝安沙,身影在不断模糊,剧烈晃动,最后天旋地转,倒转过来。

    咦……咦咦?

    短短的数秒时间,意识就已经熄灭。

    不知过了多久,当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缓缓的睁开眼,映入视线之中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一醒过来就开始吐槽,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试图坐起来,了解情况,身体才刚刚有这个冲动,撕咬神经般的钻心痛楚,就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之中扩散出来,让我两眼一黑,差点再次疼晕过去。

    “殿下,您醒了吗?”这时候,旁边传来卡露洁的柔和声线,我甚至不敢转过头去看她,只能勉强转动着眼珠子,窥得旁边一道模糊的身影。

    卡露洁到是细心,发现了我的状况后,立刻就主动的将脸蛋凑到我的视线之中。

    “我这是……怎么了?”虽然连说句话,也会有钻脑钻心的痛楚袭来。但是急于了解情况的**,还是战胜了痛苦,让我把话说了出口。

    “殿下别说话,我会慢慢给您解释。”卡露洁又是细心的察觉到了,这样说着,帮我拉了拉被子,在床边上坐下,那双紫色的漂亮眸子,传达过来一种宁静恬谧的目光,让我急切的内心。逐渐冷静下来。眼珠子上下点了点,让卡露洁安心。

    “殿下没事,只不过是受伤太严重了,积累的伤痛一口气爆发。才忽然倒下。药师说。以殿下的体质,休息十天八天就能好了。”

    原来如此,我隐约也感觉到了。这些日子,身体承受的负荷的确是过重了,本来想过一会儿后,就回去第一世界好好休养,没想到这些积累起来的伤痛提前爆发,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没事,等一会儿好点之后,我变身,转眼就能恢复了。”忍着痛苦,我冲卡露洁露了一个无须担心的笑容,她的神色有些憔悴,难道说我已经晕睡了好几天了?

    “绝对不行!”岂料,话刚说完,卡露洁就以严厉之势,一口否决了我的想法,随即轻轻叹息,将声音放柔的解释道。

    “殿下好好听我说,这其实才是问题所在,殿下的世界之力形态,恢复能力的确很强,每次都是依赖变身后的恢复力,养好身体,我说的没错吧。”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我眨眨眼,表示没错。

    “但是殿下却忘记了,您和大多数的德鲁伊不同,您的本体,才只是伪领域境界,和变身后的世界之力境界,存在巨大差距,殿下以世界之力的躯体,承受如此巨大的伤害,天天都是如此,已经逐渐开始影响和侵蚀到相对脆弱的本体,这种伤害是无法用变身之后的恢复力修复的,请殿下千万不要太勉强自己。”

    是吗?原来是这样。

    我又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最近老是觉得,即便是以cosplay熊的形态恢复好了,取消变身以后,本体也总是有些疲惫,甚至是一种生锈的感觉,原本以为这只是挨揍之后的副作用,甚至还开玩笑的当成是自己的抖m属性又提升了,不挨揍不舒服斯基,没想到却是隐疾在不断积累,太大意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接受了现实,勉强的开口道。

    “好好的静养就行了。”

    “牧师的治疗术,可以吗?”

    “不可以,治疗术是以激活生命能量的方式加快受伤愈合,不适合殿下现在的情况,甚至最坏的可能性,会让殿下的伤变成顽疾,殿下,可别以为是冒险者的身体,受到法则的保护不会被破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冒险者变成废人的实例,想必殿下也听说不少吧。”

    卡露洁瞪大眼睛,满满一副【你还想走捷径,门都没有】的嗔怒样子。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安静养伤是吧。

    难怪刚才卡露洁说的来帮我看病的是药师,而并非牧师,原来就是这个原因。

    没办法,只能乖乖听话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年和痛苦蠕虫的大战,以及在精灵族和黑龙艾利亚斯的大战,受的伤都比现在要严重,休养的时间也要更长,才那么几天而已,不算什么。

    话说回来,和痛苦蠕虫的大战,还是黄段子侍女利用补魔的方式,加快我的恢复速度。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看了卡露洁一眼,然后立刻就在心里给自己掌嘴了。

    呸呸呸,瞧我都在想些什么,仅仅为了快个一两天恢复,就想对纯洁若雪的卡露洁伸出魔爪吗?这样做就真的和三无公主笔下的禽兽公爵没什么区别了。

    幸好,卡露洁不知道这件事,就算这两姐妹之间再怎么无话不说,黄段子侍女也不可能把当年她第一次给我补魔的事情说出来,不然我刚才那浮想翩翩的一眼,说不定就已经被卡露洁窥破心思了。

    “弟弟醒过来了?”就在这时,莎尔娜姐姐的声音忽然传来,紧跟着房门被推开,一股子草药香味立刻填满了房间。

    “是的,莎尔娜大人。殿下刚刚醒。”卡露洁回过头,束手恭敬的回道。

    “那正好,来帮忙敷药吧。”

    敷药?

    我尽力的转动着眼珠子,再忍耐着痛楚,把头转过一分,终于看到了莎尔娜姐姐的身影。

    她白皙无暇的俏脸上,分明沾着一抹青绿,像涂了什么药膏。

    手上也是青绿一片,同时抱着一个大罐子,房间里面浓烈的药香味。就是从那里传来。

    难道说。是莎尔娜姐姐亲手做的草药?她什么时候转职药师了?

    我莫名惊讶,随即恍然。

    对于丛林之王亚马逊而言,这种小小的草药知识,岂有不了解的道理。尤其是莎尔娜姐姐。一个人独来独往。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得自己处理,对此更是精通。

    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强大如莎尔娜姐姐,也经常把自己陷入巨大的困境和伤势之中,就像我现在这般,哪怕连冒险者的恢复力也无济于事,必须依赖草药才能加速恢复?

    想到这里,想到我现在这般的伤势,对莎尔娜姐姐来说可能早已经见怪不怪,我心里就一阵作疼。

    大概是觉得卡露洁更心细,更会照顾人,莎尔娜想了想,将坛子递到了她手中。

    “你来,把里面的药膏均匀涂抹到身上就行了。”

    卡露洁接过药膏,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向这边走过来。

    等……等等,你想要做什么?什么叫涂抹到身上就行了,隔着衣服涂抹也没问题吧,或者说只涂抹手脚和脸也没问题,对吧,是这样吧,莎尔娜姐姐,你可不能坑我!

    然后,莎尔娜姐姐的下一句话,彻底把我打入深渊。

    她顿了顿,对来到我面前的卡露洁补充了一句:“记得全身都要涂抹,不要漏过一处。”

    顿时,我的世界变成了灰白色。

    不要,雅蠛蝶,一库……一库你妹呀一库!!!

    眼看卡露洁的灵巧小手,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到一边,又缓缓朝我的衣服伸了过来,我瞪大眼睛,不断转动着眼珠子,露出哀求目光。

    至少,请让我保持尊严的死去吧。

    “殿下……失礼了。”卡露洁微微吸气,小巧可爱的鼻翼有些急促的颤动着,那白皙精致的脸颊上,逐渐地浮现出一抹娇艳红晕。

    不要啊啊啊——————!!!

    姓名:德鲁伊

    职业:吴凡

    年龄:男

    性别:年过三十

    死因:伟大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后宫长老德鲁伊吴凡,在年过三十的年纪里,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被剥光衣服,全身上下无一遗漏的被摸了一遍,涂抹成一团绿色,我的最后一丝灵魂,也缓缓从口中吐出,伴随着清风,消散在这个世界之中。

    “卡露洁,辛苦了,作为侍女,你的确很优秀。”见涂抹的过程中,自己亲爱的弟弟一句疼也没喊(?),比自己的手法可轻柔多了,莎尔娜觉得自己没看错人,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赞许道。

    “您过奖了。”死死咬着樱唇,脸蛋红成煮熟的大虾一般的卡露洁,晕乎乎的行了一礼,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但是莎尔娜的下一句话,给予了两个已经快要羞耻到极限的人,最后的致命一击。

    “以后每天敷一次就行了。”

    啪一声,卡露洁手中的药坛子一个没抱稳,掉在地上碎成四瓣,而躺在床上的某德鲁伊,宛如回光返照的四肢最后抽搐了一下,终于没有了动静。

    此后的数天,在莎尔娜姐姐的全程监视下,我和卡露洁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全书完。

    总觉得这剧情有点眼熟,即视感十足,是我的错觉吗?

    混蛋啊——!!!

    “熊塔,看上去恢复的不错的样子。”今天,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终于来探望我了。

    “哦,是你们呀。”我勉强的回过头,从床上坐起,经过数天的休养,已经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了。

    只不过,全身上下,托莎尔娜姐姐和卡露洁所赐,还是保持着绿巨人的形态,惨绿惨绿的,都快成为房间里的一抹绿色风景线了。

    武帝大人的蓝紫色眸子,闪亮闪亮,明媚无比,里面释放着无辜之色。

    在我和卡露洁幽怨的注视之中。

    “抱歉,我感觉到了熊塔家中的不详气息,似乎酝酿着什么危险,所以一直犹豫着,没有及时来探望。”在我和卡露洁的注视下,塔莫娅终于承受不了,双手合十的向我们道歉。

    “你的第六感到真是灵敏。”我面无表情的发出惊叹,因为今天是敷药的最后一天了。

    假如塔莫娅前几天过来,怕是也要在莎尔娜姐姐的监视下,帮我敷药了,毕竟我是熊人一族的大恩人,对于帮我敷药这种事,无论内心再怎么羞耻和抵抗,塔莫娅的强烈正义感和责任感,也会让她无法拒绝。

    所以说,我老早就说了,塔莫娅是个单纯而又机灵的公主殿下,尤其是那份敏锐的第六感,绝对无愧于武帝称号。

    而在卡露洁眼中,莎尔娜姐姐或许已经成了恶魔一般的存在。

    至于我……虽然不止一次这样说过,老是重复也没什么意义,但现在我还是不得不再次发出心灵呐喊。

    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

    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最近书评区总是出现奇奇怪怪的广告,删的手软,难道是又上了什么奇怪的榜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