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神器法杖的秘密
    ***************************************************************************************************

    续直觉敏锐的如同兔子一样的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之后,是大忙人拉斐尔和伊兰雅。

    这时候,我已经停了药膏涂抹,只是依然还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愿意下来,难得有这样的休息机会,还有卡露洁的完美伺候,加上莎尔娜姐姐的温柔关怀,让我经过一段时间的拼命努力后,彻底爆发了逆反情绪,偶尔吃饭的时候,连手都懒得动,直接让卡露洁喂了。

    拉斐尔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卡露洁给我喂食的一幕,不由大惊:“哎哟?伤的那么严重?”

    “马马虎虎,马马虎虎啦。”我脸皮也养厚了,这时候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继续将送上来的一口饭吃下,没有一丁点因为被别人盯着而觉得别扭。

    没错,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是平时的我,而是病后恬不知耻的超病(变)态德鲁伊吴凡!五分钱一斤买来的脸皮,堆砌起的城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连碧蓝怒火在其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自我吐槽完毕,懒懒的抬起头,眯眼看着拉斐尔。

    “你也真够忙的,孙女婿受了这样的重伤。到现在才姗姗来迟探望,小心我去琳娅那告状。”

    “这你可是冤枉我了,小小吴。”拉斐尔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露出无辜之色。

    “正如你说的一样,我最近的确很忙。”

    “好吧,只要不是忙着需要我去操心的事情就行了。”我也懒得去打听拉斐尔在忙些什么,最重要的是,她忙着的事情,最后不需要我去给擦屁股,就千谢万谢了。

    “瞧你说的。好像我们经常在拿你当苦力一样。安心吧,暂时来说,应该不需要小小吴你出手。”

    “这个【暂时来说】真让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我故作抱紧身体,打了一个冷战。用警惕的目光盯着她。

    你和阿卡拉的确不是经常拿我当苦力。而是一直。一直!

    这时候,拉斐尔忽然上前几步,来到离我不足一米的距离。盯着脸,盯着脖子,盯着手,盯着被子下面的身体,瞧个不停。

    “想做什么?”我缩了缩身子,宛如被恶霸盯上的黄花大闺女。

    “听说小小吴全身被摸的惨绿惨绿的,才特地跑过来看一眼,没想到竟然不是,真是失望。”拉斐尔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甘,似乎不大死心,想要把我整个剥掉全身检查一遍。

    “你这是打哪来的小门消息?!而且暴露目的了吧,完全暴露目的了吧!你这家伙根本就不来探望我的,而是来看笑话来的!!!”

    “怎么会呢,当然是来探望小小吴你来的,那只是顺带目的,顺带目的而已。”拉斐尔笑的很假,也很心虚,无声无息的挪动着小碎步,退后一段距离,以示清白。

    “没让你看到我的惨样,还真是抱歉了。”我哪还会相信她的话,恨的直咬牙的同时,也在庆幸不已。

    幸好那些惨绿惨绿的颜色,是可以轻松洗掉的,不然的话,以后我就得从德鲁伊吴凡,改名叫绿巨人吴凡了。

    “说正经的,小小吴,你打算在最近回去吗?”咳嗽数声,拉斐尔提着椅子坐在一旁,稍稍露出严肃之色。

    “是有这样的打算,离开营地,来这里已经有五个多月,差不多半年时间了。”我点点头。

    “咦?不是四个月多点吗?”

    “不对,应该是五个多月吧,让我再算算。”我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额头逐渐的冒出了细汗。

    这个……到底是五个月还是七个月呢?哪个好心人能帮我解开这个千古谜题?数学帝也有生病不在状态的时候,就原谅我吧。

    “好了,随便多久都好,总之你是要回去是吧。”

    “你这怜悯的眼神和敷衍的语气算是怎么回事?我只是稍稍出了一点小失误而已,稍稍的!!!”被这样看着,我数学帝的尊严顿时不能忍。

    “是的,稍稍的,我很清楚,琳娅也是这样和我说的。”拉斐尔打着哈欠,一副漫不经心,不置可否的模样,可恶,你给我记着,以后别给我抓住破绽,不然的话,我会用数学帝的力量和智慧,牢牢把你压在五指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呢?你过来只是想问这个问题吗?”

    “算是目的之一吧,如果想要回去的话,那我建议你乘快回去,最好等养好身子以后立刻出发,我的小琳娅一定也很寂寞了吧,你得快点会去陪她才行。”

    话说了一半,拉斐尔才露出一副言多必失的惊慌表情,然后连忙把话锋一转,扯出了琳娅的大旗当掩护。

    “很可疑,超可疑,你其实该不会是想对我说,早点回去,然后早点过来,我这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让你去做,这样的话吧?”我上下打量着拉斐尔,警觉说道。

    “哈哈……啊哈哈哈,怎么会呢?我是真的关心你和琳娅。”发出心脏中箭的一记闷哼,拉斐尔连忙摇手罢头,急于否认。

    果然是这样,完全暴露了,这家伙,完全把心思给暴露出来了!

    “啊,对了,其实还有一件事,想提醒小小吴你别忘记了。”忽然,拉斐尔转移话题了,好假,我活了三十多年,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方式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把法杖,一直放在我那里。也拿去给法师公会研究过了,现在就物归原主吧。”

    说着,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拉斐尔将一把七彩流溢的双手法杖,取了出来,顿时间,整个房间都被彩色的光芒所笼罩,变得如梦似幻。

    见效果达到了,拉斐尔才窃笑着,伸手在杖身上一抹而过。七彩的光芒逐渐减弱。被遮掩起来。

    “神器?”卡露洁呆呆的看着法杖,问道。

    虽然她也是一身的神器套装,但这都是白来的,对于一把新鲜的神器出现。还是充满了惊讶和好奇。

    拉斐尔拿出法杖的同时。我终于也想起了还有这件事。

    干掉赫拉森的时候。不是从他那里,得来了一根神器法杖吗?还有赫拉森日记,回来以后。和拉斐尔提到过一次,这两件物品就被她拿去研究了,害我连在大家面前多炫耀几次的机会都没有。

    赫拉森日记到是很快就还给我了,对于联盟而言,里面记录的东西的价值,远要比日记本身作为小护身符类装备所附带的属性加成要高很多,将里面的内容抄写拓本一遍就完事了。

    神器法杖到是研究了许久,直到现在才还给我,也不知道那些家伙研究出了什么?

    “怎么,研究了那么长时间,法师公会有什么心得吗?”白借了法杖给拉斐尔那么久,我自然得问一问。

    “心得还是有一点点的,关于法杖的制造工艺和手段,里面包含的魔法知识,对于在千年前那场魔神之乱滞洪,遗失了大部分资料的我们而言,算是受益匪浅,或许这些知识以后可以用得上,法师公会那边是这样说的。”

    拉斐尔耸了耸肩,表示这块她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她的职业也是巫师,但是大部分精力都花在管理联盟上面,法师公会的事情,她很有领导风范的只掌握重点和大方向,一些杂七乱八的收录和研究,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过问和理会。

    “就这些?”我不死心,和卡露洁,莎尔娜姐姐三人一起不断打量着这根名为【忏悔】的神器法杖,对于上面的两个属性,十分在意。

    【召唤冰龙】以及【召唤火龙】,这到底是甚么玩意啊?

    “天知道呢,你也知道吧,只有掌握了灵魂魔法的人才能够使用它。”

    拉斐尔的语气里充满了遗憾,如果不是这一条件限制,她非得借过来,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给联盟的其他强者使用,神器法杖可不是什么大路货色,任意一个法师强者拿上,哪怕是世界之力级别,都能增强不少的实力。

    “话说回来,小小吴你不也是灵魂魔法的传承者吗?而且使用装备还不受职业的限制,正好可以试一试。”忽然,拉斐尔终于怂恿道。

    我也恍然,差点把自己能装备其他职业的装备,并且能够使用装备上面附带的节能这个设定,给忘记了。

    说干就干,我跃跃欲试是的将法杖握于手心,感受着金属杖身上传来的冰凉触感以及强大力量,在我凝神之时,上面的繁奥符文,开始散发出淡淡光芒,杖头上面的两条缠绕的幼龙,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变得栩栩如生,似乎那双小小的翅膀,随时都会展开。

    “笨蛋,别在房间里尝试呀。”就在我为法杖的变化,而感到惊讶的时候,拉斐尔冲上来,敲了我一记。

    “那出外面去吧。”我精神抖擞的从床上跳起来,迫不及待的要走出去。

    “我说,你真的受伤了吗?”拉斐尔无语的在背后看着我,明明刚才还要别人喂饭,现在却能走能跳,跟没事一样。

    “哎哟。”我一个踉跄,在卡露洁的搀扶下,剧烈咳嗽起来。

    “刚才是超常发挥,超常发挥。”露出病怏怏的样子,我在拉斐尔鄙视的目光中,厚着脸皮说道。

    结果不是别人,莎尔娜姐姐的一记铁拳从天而降,看到她冷冰冰的目光,我一个激灵,再也不敢靠着卡露洁的温软娇躯,笔直身体,硬朗的大步向前,看的拉斐尔吃吃直笑,说是一物降一物,这话果然不假。

    混蛋,怕莎尔娜姐姐有错吗?就算是男子汉也会有害怕的东西。有什么好笑的!

    瞪了拉斐尔一眼,我们数人来到帐篷外面,结果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就住在不远处的阿姆露迪娜和塔莫娅,两人也跑过来看热闹了。

    “准备好,要开始了。”

    害怕无法驱使这根法杖,想了想,我在大家的建议下,还是变身了妖月狼巫,如果以妖月狼巫堪比世界之力强者的精神力。也无法控制这根法杖的话。那这根世界上,也难以找到人能用了。

    将冰凉的杖身卧于手中,杖尾顿足于地,这根神器法杖被我笔直立了起来。杖头上面的两头缠绕幼龙。顶端比妖月狼巫还要高半个头。如此巨大的法杖,十分罕见。

    附满法杖全身的魔法符文,在催动下。再次亮起光芒,一道一道,以能量的形式从法杖上面脱离出来,组成一条条魔法锁链,将包括我在内的法杖,圈了起来,一圈又一圈的缠绕,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立体魔法阵,散发出璀璨光芒。

    “召唤。”当光芒璀璨到了极点时,嘴唇不受控制轻轻吐出两个字,随即,被光芒笼罩的神器法杖,忽然在我的手上消失不见,将我包裹在内的魔法阵,也随即光芒暗淡,逐渐消失。

    “怎……怎么回事?”我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心,既迷惑,又惊恐,生怕如此宝贵,并具备非凡意义的神器,就这么被我莫名其妙的给玩坏,玩的消失不见了。

    “你们怎么了?那根法杖哪里去了?有谁能看懂,给我说明一下状况吗?”理解不能,我立刻把求助的目光落到其他人身上,却发现大家一个个惊呆的样子,看着我的头顶上空。

    怎么回事?看的那么入神,难道是我脑袋上长花了?

    我迷惑不解,也跟着抬起头,随即,露出比众人更加惊呆的表情。

    两头只有巴掌大小的能量形态幼龙,一冰一火,在我的头顶上盘旋绕圈飞舞着,是豆丁似的眼睛,时不时低头瞧上我一眼,张开连乳牙都还未长出来的嘴巴,似在发出无声的龙鸣。

    怎……怎么回事?这就是法杖属性上面所说的……召唤冰龙和召唤火龙吗?原来是这么回事。

    呆了好一会儿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和大家一起连连惊叹。

    不过,那么幼小的巨龙,到底有什么战斗力可言,如果没有,那么放在一根神器法杖上,也未免太浪费了吧。

    我试图伸手去触摸这两头盘旋不下的能量幼龙,没想到它们见我的手伸过来,立刻露出惊慌失措的目光飞快,嘴巴张的更欢了,似在发出害怕的鸣叫。

    “怎么回事,它们好像很害怕你。”其他人也看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无奈的摇摇头,想了想,似乎有可能是那个原因。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曾经把它们干掉,还残留着记忆吧。”

    “什么?”不知道我和赫拉森之战的具体经过的人,又是惊呼一声,讶然于我什么时候胆大包天的跑去当屠龙高手了。

    就不怕巨龙一族爪子一弹,随手把你给灭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