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章 变身吧,妖月娘巫!
    ***************************************************************************************************

    “我感受到了一股来自整个世界的深深恶意。”呆愣的看着冰镜之中的自己,我不可置信,伤心欲绝的喃喃自语道。

    【我看看我看看。】忽然,艾芙丽娜的声音从心灵之中发出。

    能够和它接触,毋庸置疑,妖月狼巫已经真正的晋升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否则,按照这把骚包嚣张的咸鱼剑的说法,不是世界之力,我连和它沟通的资格都没有。

    是的,这一点无需怀疑,妖月狼巫……不,或许现在应该称之为圣月贤狼,已经是世界之力境界,这一点,我自己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境界。

    【这怎么能说是世界的恶意呢?不是挺适合你的嘛,小伙子……不对,是小姑娘!】万恶的艾芙丽娜,用着类似“关西腔”一样的抑扬顿挫语调,大夸其词道。

    “你再说一遍试试,信不信我立刻进入你的世界,用泡了三年咸菜的盐水将你从头到尾淋个遍?”我当时就脸一黑,不能忍了。

    【嘿嘿,误会,这是误会,总之恭喜恭喜,各种意义上的。】艾芙丽娜这家伙,大概也害怕我万一真的进入梦境世界。和它相见的时候,做点什么有趣的事情,吹了几下口哨,讪讪笑道。

    “我觉得……这会不会是人为操纵的恶意呢?”看着还在装傻的艾芙丽娜,我忍无可忍,直奔主题,直指罪犯。

    【人为?是谁,到底是谁那么恶趣味!】艾芙丽娜继续装傻。

    “我的脑海之中,只能想到一个人,一个可以在我的地狱格斗熊晋升的时候捣乱。把我的特殊能力变成一把鲑鱼剑的那个家伙。大概也只有它才能做到,不是吗?”

    见艾芙丽娜还在那打哈哈,我更加直接的射出一道穿心之箭,将它逼问到死角。

    【天地良心。我什么也没有做!】说到这个份上。艾芙丽娜自然没法再插科打诨。连忙大声喊冤。

    “真是这样吗?”我用怀疑……不,是用质疑的语气回应。

    【当然了,地狱格斗熊晋升的时候动点手脚。也是因为小小的报复,而且,鲑鱼剑模样虽然憨了点,但你不能否认它的重要作用吧,就算报复我也是用心良苦是不,这一次我可没有任何理由捣乱了,所以绝对不是我做的。】艾芙丽娜信誓旦旦保证。

    “可疑,越是拼命解释,你的嫌疑就越大,想要洗脱嫌疑也行,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我的狼人变身,竟然会往这种既不科学也不魔法的奇怪方向发展,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原因我到是知道……】

    “那就快点给我解释!”我眼睛一亮,急迫的问道,觉得终于要解开充满着整个世界的恶意的狼人变身之谜了。

    【抱歉,涉嫌透剧,无可奉告。】结果艾芙丽娜把脸一板,无情拒绝了。

    “透剧你妹呀,这种事情透剧个屁!”我顿时火冒三丈,以为自己被耍了。

    【没有必要骗你。】艾芙丽娜的声音,不再是轻快调侃,而是用很认真的语气,回了一句。

    我沉默起来。

    “又是……关于那个吗……”

    【嗯,没错,我只能最大限度的告诉你五个字——此乃平衡之道。】

    “明明是六个字好不好。”

    【我勒个去!快出来见上帝呀!!!】

    “惊讶个傻劲呢你这笨蛋。”我不屑的说道,心里暗暗得意,妖月狼……不对,圣月贤狼不愧是智慧型变身,越发的让我的数学帝称号坐稳了。

    【总之,如果你还想继续过你的平凡生活的话,我的话只能说到这里,再见了,贤狼少女,不用送我也行。】说完,艾芙丽娜噗噗笑着,带着满满恶意的沉寂下去。

    “少女你妹!!!我是纯爷们!!!”迎接它最后话声的,自然是我的愤怒咆哮。

    不过,这句反驳多少有些无力。

    回过神,目光从眼前的冰镜扫过,我顿时瑟瑟发抖,想要抱头悲鸣,逃避现实。

    从脚底下看起,首先是衣装打扮,依然是和妖月狼巫一样,类似神官祭祀的庄严而神圣的袍子,只不过从白色变成了月色,衣服表面散发着一层淡淡的月光,就如同小幽灵散发着淡淡圣光的身体一样,我现在大概也能当得上发光体这个外号了。

    当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到是意见不大,反正自己的外号多了去,什么后宫长老,禽兽亲王,百族面首之类的,更过分的都有,区区发光体我才不在乎。

    问题是这身月光祭祀袍的造型!

    妖月狼巫的祭祀袍,造型还算中性,由肩膀直至袍摆,都是直筒型,而这身月光祭祀袍呢?胸部宽松,腰部窄小,到了下身又重新宽松起来,直至底部的袍摆,就如同少女长裙一样,呈微微的敞开状,看起来修长玲珑,婀娜多姿。

    如果!如果只是衣服造型变了,我忍一忍,也就算了,但是……但是!!!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体型也要……也要……

    我欲哭无泪的向着变细了的腰部摸了摸,感觉了一下腰围大小,怎么比都不像是一个男人该有的尺寸。

    冷静,我要冷静,还有最后一关,说不定我刚才只是眼花了,只要这里安全,那我就还是纯爷们。

    再三的深呼吸之后。我才颤抖的,缓缓再抬起一分目光,从冰镜里的人影的纤细小腰,挪到胸前。

    不……

    我连怒吼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只觉得两眼一昏,摇摇欲坠,心灵之中早已经摆起了otz的姿势,泪流满面。

    隆隆隆隆……隆起来啊!!!

    不对,还不到绝望的时候,说不定这只是衣服的效果。对。是特效,特效!

    我擦干最后一滴男人泪……不,是最后一滴泪水,将在不断颤抖的双手微微举高。放在胸前。似在逃避现实一样。比划了好一阵子,就是不肯抓下去。

    最后,狠狠心。咬咬牙,两手一抓,一揉。

    “噗”一声,充盈肉感的丰满柔软弹性手感传到五指之间。

    那一刻,我只知道脑海之中闪过了无数的雷霆,变得一片白茫茫。

    姓名:吴凡→天子

    职业:德鲁伊

    性别:男→女

    年龄:少女的秘密哟☆

    特长:变身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特长:在变身的时候变性。

    备注: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有望增员。

    从嘴巴里面,发出干巴巴的笑声,那轻飘飘的灵魂,似乎也随着笑声从嘴角里溢出来,飘散离去。

    唯一……唯一算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的事情是——下身。

    因为一般的德鲁伊变形,变形后是没有性别特征的,不然的话,男德鲁伊下半身甩着一根那玩意战斗,简直无法目睹,而女德鲁伊更是没办法在外人面前变形。

    在这种设定上,圣月贤狼总算是【一般】了一回,在最关键的禁区部位保住了最后一点点节操,那里既没有凸状物,也没有凹陷体,而是和普通的德鲁伊变形相同,平滑无物。

    因此严格来说,圣月贤狼并非是女性身躯,只是倾向于女性身躯的无性别神圣体。

    这样不断自我安慰着,我才从绝望的深渊里面爬出来,忍住了发誓再也不变身圣月贤狼的冲动。

    而且,为什么是圣月贤狼!cosplay熊不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吗?为什么狼人变身就不可以!自月狼以后,妖月狼巫也是!圣月贤狼也是!这种连名字也不能自取的三流rpg游戏,完全没有自由度可言呀混蛋,我要退货!

    呜呜发出悲鸣,结果从嘴角里漏出的声音,却是女性的娇声低吟,我连忙捂住嘴巴,再次泪流满面。

    是了,以后在外人面前,还是装作圣月贤狼不会说话吧,就跟地狱格斗熊一样,虽然有多少人会相信,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但我不想说话,还能有人逼我说不成,反正圣月贤狼的精神力那么强,直接用精神力来沟通传话就行了。

    过了最让人绝望的部位,最后,就是头部了。

    目光从精致修长的颈项上,逃避现实的飞快扫过去,最后落到面部。

    其实不用看,我大致上已经能猜出来自己会是什么面孔。

    因为……这丰满的……呜呜~~这该死的丰满……丰满胸部,高挑而曲线玲珑的体型,是如此的熟悉,似曾相识。

    不正是我吃下法拉那老匹夫研究出来的专用变身药,变身之后的模样吗?

    所以对于脸部的轮廓模样,我其实心中有数,这时候仔细观察,只不过是做最后确认罢了。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不算绝色,但是十分耐看的女性面庞,不是尖尖的唯美瓜子脸,也不是苹果一样可爱型的小圆脸,介乎于两者之间,小小的鼻子和嘴巴说不上有什么特色,但组合起来,就是端端正正,巧夺天工,怎么看都极为好看。

    眼睛不算大,和三无公主那双亮黄色的大眼睛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但是笔直垂落的黑色刘海,刚好微微的遮住眼睛,和碧丝极为相似,看起来多了一股含蓄羞怯,朦胧神秘的美感。

    最后就是那一头乌黑长发,标准的黑长直,加上狼人变身那特有的一双毛茸茸狼耳,竟然还是兽耳黑长直,没想到我也有变成这副模样的一天,嗯哼。

    不对啊混蛋!!!我在假装冷静一本正经的评价个屁呀!!!这可是我自己呀!我自己的脸呀!我是男人啊!我萌黑长直没错但是从来没有想要变成这样啊!!!

    狠狠将心灵中的茶几,怒掀了一万张。我才稍微冷静下来,不经意继续一扫,发现一个细节。

    妖月狼巫的面具,那张似狐四狼的面具,并没有消失,而是转了一百八十度,戴到后脑勺去了。

    面具你这是肿么了面具!快点回来呀!那里不是你呆的地方,给我好好的遮住主人的脸呀你这不务正业无视主人节操丧失的混蛋!!!

    我再次怒掀茶几,想要用手将面具取下戴正,至少像妖月狼巫一样把脸遮住。哪怕这样做只会取得掩耳盗铃的效果。

    结果。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挪动分毫,仿佛这个面具已经变成了发饰,是圣月贤狼的固定打扮。

    otz。。。otz。。。otz。。。otz。。。otz。。。otz。。。otz。。。

    失意体前屈的跪倒在地,我陷入了极大的消沉之中。地狱入侵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世界什么的,干脆毁灭掉算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根本就一点也不合理呀。艾芙丽娜那混蛋,说的什么平衡之道……平衡之道……到底是什么意思,有着什么样的不可靠人的秘密,可恶,混蛋,为什么这个世界老是要调戏我,难道这是上帝从时空管理局里泄露出来的一丝怨念吗?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生起劲风。

    我这才想起,有一个敌人被自己忘到后脑勺去了。

    喂喂,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没真的想死呀,就算是也用不着你来成全。

    头一抬,那把巨大无比的冰斧,正带着呼啸声笔直朝自己砸落,任由其斩下的话,刚刚晋升的圣月贤狼,就要变成一坨贤狼牌肉酱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躲就躲吧,狼人变身本来就不以防御和力量擅长。

    抬头看着冰之守护者,刘海之中朦胧隐现的双眸,闪过月轮之色。

    冰之守护者似乎察觉到了一道月光闪过,快到连它也没办法确认是真是假,无论如何,它出手的动作已经收不回来,干脆加大一分力道,本就已经迅猛无比的落斧,更是如同流星坠落。

    轰然一声炸响,大地并没有因为这强烈的一击,而被砸出大坑,反而是一道道巨大的尖锐冰柱,破土而出,瞬间就覆盖了方圆数百米,将荒野变成一片锐利的冰林。

    圣月贤狼的身体,似乎被冻在了那根最大的冰柱之中,冰之守护者怒吼一声,冰斧没有停留,双爪挪到斧柄中段,一通旋转狂舞,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每一次舞动,都将锐利的斧刃从圣月贤狼被冰冻的身体上划过。

    冰斧乱舞持续了五六秒才停下,冰之守护者呼出一口浓烈的寒气,横持着斧身,警惕的看着冰柱之中的圣月贤狼。

    一道道锐利的白光,从冰柱上面亮起,在眨眼间,圣月贤狼所在的冰柱,就被无数道纵横交错的锐利白光遍布,连苍蝇大的缝隙都没有留下。

    伴随着这些白光闪起,咔嚓一声,眼前的冰柱,竟然被切成一颗颗比石粒还要细小的碎片,里面的圣月贤狼,自然也变的粉碎。

    结束了吗?

    冰之守护者心里疑惑的想到,隐约间,它觉得没那么容易,敌人不是那么好对付。

    忽然,它全身一震,头颅以最快的速度,猛地向侧边,向着斧头的方向看去。

    一轮圆月……不对,是一道月色的皎洁修长身影,笔直站立在它那宽大的斧身上面,仿佛本身就是冰斧的一部分般,一动不动,竟然难以感觉到她的存在。

    “哎呀,一点小小的幻术,就已经上当了吗?这样接下来的战斗,乐趣可是会减少几分。”清澈悦耳之中,能感受到一股刺入灵魂的寒冷,且带着神圣感的声音,宛如从天空,从明月之下回荡起来。

    冰之守护者猛然一声怒吼,将冰斧狠狠一挥,无限的冰冻世界从它的身体爆发释放出来。

    世界结界吗?被制造出来的东西,竟然也能拥有世界结界,真不赖,看来它并不是督瑞尔随便制造出来的玩具,而是心血之作。

    停留在半空中,看着底下的冰雪肆虐,我心里暗想道。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也……

    轻轻一个响指,顿时,泛着冰蓝色的月光,从黑暗的天空倾洒下来,照亮大地。

    该叫什么结界好呢?圣月贤狼的力量,神圣已经占据上风,处于主导地位,那么便叫冰蓝月光结界,简称冰月结界,嗯嗯,圣月贤狼也简称为圣狼好了,免得让某些人联想到某个爱吃苹果的与自己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角色。

    虽然我也爱吃苹果,但我是纯爷们!

    冰雪世界不断肆虐,将大地吞噬,将天空搅成一团,似乎要将天地冻结相连起来。

    冰之守护者不断催发着全身力量,全力咆哮着。

    忽然,月光洒下,让它忍不住眼睛一眯,咆哮声也跟着不由自主的放低。

    恍惚间,它似乎又看到了夜空,又看到了圆月,无论自己的冰雪怎样肆虐,咆哮,那轮明月依然恬静的挂在夜空,夜空依然安静,没有受到一丝影响,自己身体,自己的力量,自己的一切,仿佛都被包裹在了这片夜空,这片月光之中。

    不可能,对方才刚刚突破到魔王境界,她的魔王结界,怎么可能比自己强,竟然能将自己的结界压制!

    冰之守护者瞪大双目,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力摇了摇头。

    是幻境,幻境配合上对方的魔王结界,才造成了这样的景象,让自己以为自己的结界被对方完全压制。

    果然,狠狠摇头清醒过来后,冰之守护者眼中的景色已经不同,那圣洁柔和的月光犹在,但并不是高挂夜空,屹立不倒,而是在和自己的冰雪结界激烈碰撞,光芒忽明忽暗,显然还落在下风。

    雕虫小技!!!

    再度被敌人戏耍在掌心之中的冰之守护者,忍不住暴怒的发出吼声,无尽的冰雪世界忽然凝成了一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