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章 变身吧,妖月狼巫!
    ***************************************************************************************************

    “呼~~~”长长吁出一口,冰蓝色的冻气从鼻口中呼出,将周围冻成光滑无比的冰地。

    糟糕,有点糟糕了。

    体内的冰冻之力似乎太过充盈,让我有一种被淹没的感觉,不大……不大受控制了。

    现在,我就像一个吃饱了的胖子,但是,冰痕上的力量还在不断刺激身体,不断让冰冻之力涌出,让我有一种撑肚子的感觉。

    得想个什么办法……最好停下来,好好梳理一下体内的冰冻之力,等完全掌控以后再继续也不迟。

    可是就在这时,我却发现,身体似乎没办法控制了,一步一步朝前,似乎形成了一种惯性,每次当我从冰封之中苏醒过来,大脑才刚刚开始转动的时候,脚步已经迈出,踏出下一步,等反应过来,刚刚察觉到到身体已经能量过剩,必须做点什么,就像现在这样,脚步却已经着地,身体再次冰封,思维又一次的被冻结,无法思考。

    这些念头刚刚升起,下一瞬,身体陷入冰封中。

    一步……又一步,介乎于意识和无意识之间,就如同半睡半醒的梦游。妖月狼巫继续朝着那不知名的目的地前进着,那冻结一切的寒气,已经满溢而出,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里面,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冰雾。

    这团冰雾,仿佛有着生命,就算一个酝酿中的胎儿,或许对于魔王级强者而言尚且弱小,但是里面酝酿着的,即将诞生的东西。却能让它们畏惧。即便是看到了,也远远的躲开。

    慢慢的,一直笼罩在冰雾之中的妖月狼巫,似乎本能的找到了将这些溢出的能量收拢起来的手段。他的身体似乎逐渐和冰雾融合起来。竟然在不断的变淡。起先还不是很明显,但是数天过后,身影却变得朦胧起来。就似记忆水晶投射出来的影像一般,开始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一切,妖月狼巫自身并没有察觉到,依然一步一步的,如同朝圣者般的沿着冰痕方向走去,就连之前想要控制身体,停下来梳理冰冻之力的念头,也完全打消了,似乎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

    所幸,没用的主人放弃了,这具身体却没有,它还在不断的吸收着满溢的冰雾,不断的,完全结合在一起,将每一寸血肉,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都变成最适合容纳冰冻之力的结构。

    这样的结果便是,这具身体也开始冰雾化了,想要容纳水,没有比把自己变成大海更合适的选择了。

    起初,笼罩在妖月狼巫身边的冰雾,在不断扩大,最大时甚至变成一团直径数里的巨型冰雾,冰雾以内,魔王级以下的强者瞬间就会被冻结,粉碎。

    但是那之后,冰雾的面积却开始不断缩小,而正是此时,妖月狼巫的身体,也加快了模糊化,先是他的手和足,由实体逐渐分解,变成一团雾状,在冰雾之中只剩下一个轮廓,还能辨认出这是四肢。

    然后是腰腹胸腔,最后蔓延至头部,最后,妖月狼巫完全变成了一团浓郁的冰雾,只剩下模糊的雾状轮廓还能辨认清楚。

    到底是满溢的冰雾能量,被不断的吸入身体,导致雾化,还是身体不断分解,融入到了这片冰雾之中,已经没办法分辨了。

    而就在这时候,冰雾的能量性质,在冰痕的不断刺激下,悄悄的发生了改变,一股无法理解的庞大皎洁的神圣之力,开始大量涌出,加入到冰冻之力中,这两股强大的力量出奇的融洽,竟然毫无阻碍的完全融合到了一起。

    神圣之力不断涨大,逐渐的和冰冻之力相当,最后甚至隐隐超越,妖月狼巫原本是冰冻属性,神圣之力只是附带属性,现在却调转过来了。

    远远看去,这团冰雾开始散发出皎洁的白光,光芒越来越明亮,最后,就像是一轮明月,笼罩在雾色之中,行走于大地之上,从里面散发出的神圣庄严感,不禁让人想要跪拜膜拜。

    妖月狼巫那雾化的身躯,是圣光璀璨之源,看去就如同乳白月光凝结成的人影,比天使还要圣洁,比女神还要高贵。

    为什么会说女神呢?呃……这个……

    在冰冻之力和神圣之力的不断融入下,妖月狼巫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强大,踏在脚下的冰痕,作用不断减弱,从原本的冰封数小时,到数十分钟,再到数分钟。

    直至最后,完全冰雾化,圣洁化的妖月狼巫,脚步仅仅只是顿了几秒,就迈出了下一步。

    就在这时,冰痕也到了尽头。

    当迈出下一步,并未感受到冰痕的冻结力量时,我从空灵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看了一眼脚下。

    咦,冰痕呢?

    咦,我的身体呢?!!!

    忽然发现还有更糟糕的事情,我顾不得思考冰痕为何无缘无故失踪,开始急切的【寻找】起自己的身体来了。

    莫非懵懵懂懂的在半路,被某个魔王怪物强者袭击,身体被吃掉了,只剩下灵魂还在浑浑噩噩的前进,完成最后的使命?

    如今使命达成,我要成佛了吗?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我才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梳理自己的身体异样。

    手……

    我下意识的【挥手】,只见一团巨大冰雾化做爪状,从半空挥过。大地瞬间冻结,连空气都染上了一层冰霜。

    原来如此,身体并非消失了,而是融合了。

    闭上眼,我静静的体会着这种感觉,自己的身躯完全和冰冻神圣之力融为一体了,眼前这团散发着神圣月光的冰雾,就是自己的身体,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每一分能量,每一丝波动。就像在感知自己身体一般。

    这种感觉。和世界之力何其相似,世界之力也是,以自身的力量意识化作一个庞大世界,世界以内的一草一木。皆在掌握之中。就仿佛是自己的身体一部分。

    原来如此。这就是妖月狼巫的最终力量,最终的极限吗?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已经完全可以……

    就在这时,眼前忽然忽然轰隆一声,似乎有一座小山狠狠砸落在地般。

    抬起头,完全冰雾化,宛如两轮明月的眼睛,看到了眼前的状况。

    一座巨大的冰山,出现在了前方,挡住了去路。

    不对,不是冰山。

    目光继续抬起,直至仰角六十度,我才完全窥到这座冰山的真面目。

    一座数十米高的冰怪,外形相似寒冰爬行者,但却有着寒冰爬行者所没有的,完全由深蓝色冰晶组成的巨大铠甲,覆盖着数十米高的全身,让它看起来高大威猛,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光是从它冰山一样的巨大躯体之中散发出的浓郁寒气,就能将实力稍弱一点的敌人完全冻结,根本无需动手。

    这座巨大的冰山怪兽,缓缓低头,冰块中镶嵌着的一双纯白瞳孔,竟然带着莫名的神圣感觉,注视过来,那被冰盔覆盖着的嘴部,发出宛如冰块摩擦一样沙沙的嘶哑机械声音。

    “我是伟大的督瑞尔大人制造的冰之守护者,奉主人之名,守护禁地,入侵者,该死!!!”

    最后二字,冰之守护者怒吼出来,形成一道强烈的龙卷暴风雪,席卷大地,所过之处,万物冻结。

    然而,这道可怕的龙卷暴风雪,在来到妖月狼巫面前时,却无声无息的诡异消失。

    “胆敢反抗,罪加一等,受死吧,入侵者!”自称是冰之守护者的怪物,宛如骑士一样高吼着制裁之言,大手向背后一伸,竟然抽出一把巨大无比的圆月冰斧,高高举起。

    我去,这斧头未免也太凶残了吧,对比自己,简直就像是拿磨盘砸小鸡。

    我想要切换cosplay熊,冰之守护者的实力,我已经感知出来了,有世界中级,而且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过以cosplay熊的实力,应该还能够轻易对付。

    但是下一秒,灵魂传来一股莫名的悸动。

    那是属于妖月狼巫变身的骄傲,获得了新力量的它,不甘心再做缩头乌龟,躲在cosplay熊的庇护之下。

    是吗?既然这样,就让我来试试你的力量吧,妖月狼巫变身,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深呼吸一口气,我放弃了刚要切换变身的动作,抬起两轮圆月状的双目,看着眼前这座巨大冰山,化作一团冰雾的身躯,散发出的皎洁月光更盛。

    “死吧!”仿佛一座守护机器般的冰之守护者,发出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声音,被它单手举起的,光是手柄就足足有一二十米长的圆月冰斧,没有丝毫花俏,带着无尽的暴力狠狠砸落下来。

    一直抬头看着冰之守护者的动作,那把圆月冰斧砸落的轨迹,也映在心中,大概是神圣之力的作用,我内心一片平静,温暖,甚至将双目合上,不再看那斧头落下的痕迹。

    带着让大地颤抖的力量,巨大的斧刃砸落在冰雾上面,却如同斩在一团粘土上似的,虽然将冰雾斩的深深凹陷,向两边挤压出去,但却感觉不到任何伤害,相反,冰雾迅速拢合,将冰斧笼罩起来,顿时,整把巨斧颤动起来,开始发出细微的脆响。

    没错了,这股力量……没想到……

    叹了一口气,感知分析着巨斧上面的力量,和自己的属性竟然是如此契合,和冰痕的力量更是一般无二。

    记得冰之守护者一开始就已经说过,它是由督瑞尔制造出来的。

    我知道了,冰痕的主人就是督瑞尔。难怪……难怪……但是为什么,身为魔王的督瑞尔,为什么它的力量,竟然和妖月狼巫一样,带着神圣属性?

    心头宛如一团乱麻,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任我怎么想也不可能理清这之间的矛盾,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还是先将眼前难缠的敌人,督瑞尔制造出来的玩具干掉再说吧。

    抱歉了。没想到你竟然是督瑞尔。我可能没有办法报答你的指引提升之恩了。

    “不可能!”冰之守护者忽然一声大吼,狠狠一抽,将冰斧从冰雾之中抽出来。

    但是已经晚了一些,看似无坚不摧。比钻石还要坚硬的冰斧上面。已经多了几道裂痕。似乎被什么给侵蚀了一般。

    既然你是同一个人所制,那么,吸收冰痕的力量吗。其实和吸收巨斧的力量,是同一个道理,你的力量,对于被冰痕折磨了数个月的我而言,根本毫无威慑力。

    “奇怪,你的身上,怎么会散发出和主人相似的气息,难道说……不可能,没有收到命令,入侵者,你就是入侵者!”

    冰之守护者露出稍许困惑的感情,但是很快又被庞大的杀气所代替,就仿佛是一条忠心耿耿的机械狗,要毫无保留的执行主人吩咐的一切命令。

    它再次将冰斧抬起,该用双手握住,然后,冰斧忽地一闪,在眨眼间,看似笨重的它,就在空气中留下几道残影,纵横交错的划过数十道冰蓝色的光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