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三章 给红白公主的谢礼
    ***************************************************************************************************

    原来如此,我悄悄的向阿卡拉竖起大拇指。

    既能让对方感到无比的满足,以感谢这份恩情,其实也花费不了多少,比起其他贵重的,但对方未必会觉得很有用的谢礼,这无疑是一个能让人高呼万岁的英明决定。

    “能够自由出入造纸厂,真是太好了,不用像门口那座可怜的雕像一样,为了上厕所而偷纸,被抓了起来,然后被竖立那样一座羞耻的雕像以示惩罚。”

    所有人:“……”

    我快要哭了,拜托不要再提了这事了,明天,明天我就去把那座雕像给拆了,吼吼!

    “吴,冷静,冷静,不知者无罪。”阿卡拉连忙安慰,那座雕像可不能拆呀。

    “在说什么呢?”红白公主看着我和阿卡拉,好奇问道。

    “不,没什么,我们是在讨论,那个偷纸的家伙,应该也不是故意的。”我忍着一脸的血泪,勉强笑道,事到如今,打死也不能让红白公主知道那是我的雕像,我可不想被一个比我更没节操的家伙嘲笑。

    “兀,真是善良,偷纸明明是大罪。”红白公主感动的擦了擦眼角。

    “那……那个,然后呢。去了造纸厂之后,怎么样了?”这个羞耻的话题,我已经不想再讨论下去了,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看到了满仓库的纸,想到自己竟然能被洁白珍贵的纸张,全身全心的包裹起来,幸福的陶醉了,清醒过来后,看到满仓库的纸,想到自己竟然能摆洁白珍贵的纸张。全身全心的包裹起来。再次幸福的陶醉了,醒过来,看到满仓库的纸……”

    喂喂喂,到底要幸福陶醉到什么时候。你这是被封印在海星面包屋里的海星少女吗?!

    “结果。不知不觉就好几天过去了。”擦了擦嘴角。红白公主的红扑扑脸蛋上,幸福之意犹存。

    “啊啊,我看你一辈子的幸福。大概都在这几天用光了。”我喝了一口水,吐槽道。

    本来只是随口一句,岂料,红白公主听到以后,忽然露出阴暗之色,彷如世界末日一样,失魂落魄,沮丧不已。

    “又怎么了,满满一仓库的纸张,难道还满足不了你?”我好奇问道。

    “不是那样的。”红白公主摇着头,掩着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悲伤表情。

    “一直在那兴奋的陶醉,陶醉个不停,竟然忘记搬纸了,结果一张都没有拿出来。”带着哭腔,红白公主呜呜悲鸣道。

    “是……是这样么?”我被红白公主的惨样镇住了,那的确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过随即,就笑翻了天,这精打细算的红白公主,也会有犯迷糊吃亏的时候,简直大快人心。

    “好了好了,吴,瞧你的样子,灵梦公主,不要难过,再让你去搬一次不就成了。”阿卡拉微笑之余,不忘收买人心。

    “不用了,我再也不要去了,虽然是个幸福的让人快要死去的地方,但是正因为是这样,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封印之地,只要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那是,要是没人把这货拖出来的话,怕是会在里面一直陶醉到渴死饿死吧,这家伙对纸张的执念到底有多深?

    “不哭不哭。”我伸手在红白公主头上的大红蝴蝶结上,按了几下。

    “这样吧,我带你去小茉莉那里,随便你拿,在那里总不至于被封印了吧。”

    “真的?”红白公主惊喜的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又带着一点小小的怀疑,似乎在说,兀这个吝啬鬼,真的有那么好心?

    “灵梦公主可是吴大哥的救命恩人,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的话,那我们联盟也无颜面对各位了,请放心吧,如果放心不下吴大哥的话,就由我来带您去如何?”琳娅在一旁抿嘴笑着,对红白公主道。

    “真是太感谢了,兀比这家伙可靠多了。”红白公主感激的握住琳娅的手。

    “说说看,在幻想乡的时候到底是谁供奉了一大笔钱!”见红白公主竟然无视我这个正主,我表示不能忍。

    “妈妈从小就教导我说,人不能总是回忆过去,要往前看。”

    “那干脆我也忘掉你的求助之恩好了。”

    “爸爸从小就教导我说,人不能忘恩负义,每天都要虔诚的回忆一下,到底谁对自己有恩,该怎么报答。”

    “你爸和你妈到底是怎么走在一起把你生下来的?”我忍不住再次吐槽。

    “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真的要说出来吗?”红白公主一脸的犹豫,更加让我好奇,到底是怎么难以启齿法,既然让这不卖节操不舒服斯基的巫女公主都吞吞吐吐。

    “好吧,既然兀这么想知道,我就直说了吧。”缓缓放下茶杯,红白公主露出思索追忆之色,仿佛那是十分遥远,五味陈杂的往事,她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庄严感。

    “首先,爸爸将妈妈的衣服脱光,然后让妈妈把他的衣服脱光,再把妈妈推倒在床,然后俯身趴下……”

    “够了,不用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一口清神水直接从嘴里喷出,我来不及咳嗽,连忙打断,然后把心灵的茶几,帝国的大厦,五角的大楼,统统蹂躏一遍。

    这货……这货,真的敢把这种话说出口。果然节操什么的,对她而言毫无下限!

    莱娜和琳娅臊的脸蛋通红,阿卡拉和凯恩到是格外淡定,仿佛耳朵有自动过滤功能,能够将那些无法直视,听了耳朵都会怀孕的东西直接过滤掉。

    “总而言之,既然来了,如果不急着回幻想乡的话,就先去我那呆着吧,要多少纸张都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卖!节!操!”我一字一句的咬道,怒瞪红白公主。

    “兀的好意,我就领下来。”红白公主完全无视我的语言威胁,礼貌的弯了弯腰。顿了顿。

    “请给我最好的房间。”

    “是是是。”

    “最好的纸张。”

    “可以。都可以。”

    “最好的饭菜。”

    “不是我自夸。我家的饭菜,全营地第一。”

    “还有最好骗的金主……哦,算了。已经有了。”

    “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已经有了,谁?”我顿时炸毛,紧紧捂住了怀里的钱袋,生怕它插了一双翅膀飞到红白公主的怀里。

    红白公主若无其事的看着屋顶,不说话。

    我:“……”

    “好了,吴,你看我们两个老家伙,等着你来,等的茶水都凉了,我们先回归正题如何?”阿卡拉又在一旁打圆场。

    “好吧,我也正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想和大家商量商量。”有感继续和红白公主说下去,节操又会掉落,我也就顺着阿卡拉的话,说出了这一次前来的主要目的。

    “不急,先让我们了解一下你在地狱世界的这几个月的经历,如何?”阿卡拉温和的笑了笑,引导着话题走向正规。

    “这是自然。”我看了红白公主一眼,缓缓说了起来。

    从初到地狱世界,遇到四个史泰龙沉沦魔,到火山地带,到死林区域,到冰雪区域,然后和双尾相遇……一一的,缓慢的叙述起来,这些内容,和我今天早上在家里,和大家说的,其他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许多调理的细节,被我一一道出,显得更加有说服力。

    停下来,喝口清神水润了润喉,我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时分,而我的地狱世界之旅,哪怕已经精简了一大部分,也只才说到巨大沙虫之王和金色恶魔秃鹰那一段。

    小小的帐篷安静无比,阿卡拉和凯恩都在沉思,听到一路上遇到的这些怪物强者,两位老人并没有露出震惊,不信,或者是忧虑不安之色。

    显然,两人多少应该知道一些东西,对于我提到过的那些怪物强者,已经不会再感到惊奇震撼,毕竟我们联盟在地狱世界,也是有探子的。

    “哦,说来我还录了一段。”

    忽然想起什么,我往物品栏里掏了掏,随手掏出一块记忆水晶,以前在法拉老头那巧取豪夺了几块,没想到竟然会在地狱世界派上用场。

    开启记忆水晶后,里面的影像,正是金色秃鹰恶魔大战巨型沙虫之王的片段,因为距离相隔的太远,影像有点模糊,不过,光是从这模糊影像里所透露出来的强大对决力量,就已经足够让人心惊胆战了。

    这两大怪物领主,任何一个,实力都远远强过赫拉森,是现在的我,用尽了手段也无法与之匹敌的存在。

    莱娜看不见,我就握住了她的小手,开启了视觉共享,至于阿卡拉嘛,她活了一把年纪,自然有自己的手段通过眼睛以外的东西,看到这些影像片段,到不用我操心。

    “真是强大……要是我们联盟,也多几个这样的强者就好了。”阿卡拉和凯恩看了,半晌没有说一句话,许久之后,才遗憾的喃喃说道。

    “吴,这块记忆水晶能不能借给我,或许是个不错的参考对象。”

    “没问题。”我将记忆水晶交到凯恩手上,这玩意对我来说也没啥大用,本来是留着打算唬一唬那些家伙的。

    可惜,四个史泰龙沉沦魔并没有用记忆水晶录上,和它们交战的时间太短了,而且那时刚来到地狱世界,内心彷徨,谁有心情去干这种事。

    火山地带,没什么好说的。虽然有号称比四个史泰龙沉沦魔更强一筹的三大魔王强者,但在后来看过其他更强大的魔王强者后,回想起来,这所谓的三大魔王,其实也就是三头哈士奇。

    死林统治者,我能在它手中逃命已经是万幸,还录什么录?

    雪域……貌似也没什么好录的,难道要录我和双尾捕捉硬皮老鼠的全过程?

    在阿卡拉的小帐篷里,随便吃了个便饭后,顾不得休息。我就继续将之后的经历。也一并说了,尤其是和魔王血肉复生者碰撞这一段,应该是除了在死林统治者手下死里逃生以外,最危险的事件了。但和死林统治者相遇。只不过短短数十秒的事情。生死一发,我尽量的把危险轻描淡写,而和血肉复生者的战斗。却没办法淡化,毕竟受了重伤,足足休养了近十天才恢复过来。

    这一下,果然引起了反应,琳娅和莱娜,一左一右,顾不上凯恩阿卡拉和红白公主在一边看着,死死的抱上了我的胳膊,生怕我会消失似的,眼神里充斥着担惊后怕之色。

    “可惜魔王血肉复生者那一段我没录上。”我有些遗憾,毕竟在碰撞之前,我和双尾还是很安逸的躲着,以为不会有危险,要是那时候拿出记忆水晶来录一段……

    提起这个,让魔王血肉复生者察觉到我们存在的,不正是贝安沙的记忆水晶吗?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双尾,更对不起它的冒死救命之恩,但是我真觉得,比起录下魔王血肉复生者,我更想录下双尾滴滴答答的尿着裤子,演了一出天女散花,单骑救【主】的那段。

    感动和搞笑并存,简直完美。

    “等等,吴,你一再提到的那个双尾,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怪物?”凯恩和阿卡拉,似乎终于注意到了这只绅士猫的不同凡响之处,暂时打断了我的地狱之旅叙述,转而问道。

    “你们不问我也想和你们说呢,这个双尾,说起来,来历可不平凡。”我正了正色,将双尾对我说过的那些,在地狱世界里面产生了少数向往文明的智慧怪物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然后问道。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我们在地狱世界里面有探子吧,真的像双尾说的一样,有这回事吗?”

    虽然我不想怀疑双尾说的话,不过肯定是阿卡拉和凯恩更加靠谱可信。

    “这位双尾,说的没错。”阿卡拉和凯恩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这些向往文明的怪物的存在,知道了它们的集聚点,甚至……和少数几个,有过短暂的,和平的接触。”

    “真的是这样?双尾一点都没有骗我?”

    “没错,看来那个双尾,对你的确是以诚心相待,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对于双尾透露的身份,我们还有所怀疑,真的有这样的,实力低下,却产生了文明智慧的怪物吗?”

    “双尾的实力的确很低没错,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想到双尾尿着裤子前来救驾的片段,我再次忍俊不禁,这双尾要真是一个隐藏的强者,它能甘愿忍受这样的屈辱?这可是连我这个一点高手气势,一点高手威严,一点高手节操都欠奉的人,也做不到的羞耻行为。

    “既然吴那么肯定的话,应该不大可能……”阿卡拉和凯恩面面相窥,似乎还是没办法决定双尾的身份。

    “吴,你再说说看,这双尾到底有没有其他特征,比如说尾巴,和名字一样,它有两条尾巴吗?”阿卡拉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不,只有一条。”我断定的说道。

    “那应该是我们误会了,只是……”凯恩犹豫了一下。

    那柄绅士手杖,以及表演魔术时使用到的黑色圆顶礼帽,似乎又和地狱世界里某个有数强大的存在,十分吻合,难道真有那么巧的事情。

    而且,如果真是它的话,为什么它要帮助联盟,帮助吴脱困呢?这又是一件没办法解释得通的事情。

    简而言之,吴这一次的地狱世界之旅,似乎处处透露着诡异和违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