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阿尔托莉雅:我有特别的蓄力技巧
    ***************************************************************************************************

    阿尔托莉雅睁大双目,翠绿的瞳孔中倒映着远处那场激战,清晰的仿佛要透过眼睛印入到脑海里面。

    石人王的强大和优势,她身为局外人,看的比身在战局中的另外二人都要清楚,凭着一年多的和石人巨将战斗的经验,她几乎立刻就能得出结论。

    按照现在的局势继续战斗下去,石人王永远也倒不下,输出完全不够啊,凡的攻击力已经很高了,但毕竟境界实力相差太大,石人王的防御高的实在令人发指,就算是同境界的强者面对它,伤害都未必高得了。

    想要战胜它的办法只有一个,提高伤害输出,可是……

    握了握手中的胜利之剑,阿尔托莉雅手心微微渗汗,她低头思考良久,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吧,忽然……闭上双目,盘坐于地,开始全神休息。

    和石人王的战斗就这么胶着下去,很快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原本以为卡露洁并非力量型骑士,对于持久战应该很不擅长,没想到一天一夜的激战过去,她却依然脸不红气不喘,精神十足,颇有继续来战痛三天三夜的激情,让我很是惊讶了一番。

    石人王这厮更不用说。直接把它当成永动机就行了,在这场考验结束以前,它可以以各种姿势死亡,但是唯独绝对不会累死,甚至,连它络腮上的卷胡子,都在不知什么时候恢复好了,那张变态的黑桃k脸时不时露出变态的笑容,恶心我们一下,比手中的权杖更让我痛恨。

    在这其间。它有施展了两次环境魔法。一次是闪电魔法,一次是剧毒魔法,刚好对应了现今的元素四大系。

    闪电魔法,让我们如同身处神罚之城。石人王则是化作一尊雷霆之神。头顶上空闪电轰鸣。怎么躲了躲不掉。

    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再次发威,卡露洁明明在我身边,但是那些闪电硬是无数她的存在。一个劲的落到我身上,就算卡露洁想掠到我的头顶上空挡一挡,这些闪电也非要的走一个之字形,绕开她继续劈我,也不知道上辈子和这些闪电究竟结下了什么不解之缘。

    原本想依靠更高的魔法抗性帮我挡住闪电攻击的卡露洁,遇到这种情况,傻眼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最后没办法,只能排一个和混乱之雨相反的阵型,由她当前锋,我殿后,专心应付这些烦人的闪电,否则时不时给我一下,石人王那根大……不对,是那根石头权杖,可是要乘机教我做熊了。

    石人王也没有料到效果会那么好,这些闪电它控制不了,运气不好的时候硬是数分钟的时间对敌人造成不了一点妨碍,气的它将这招扔到一角,几乎没怎么用过,没想到久违的第一次使用立刻就建立奇功,看到不断沐浴在闪电光芒中的cosplay熊,它都无语了——这货的运气也太差了点吧?

    由卡露洁正面抵挡石人王,我到不是很担心,她虽然没法像我一样承受上一两记权杖的重砸还能活蹦乱跳,但是更轻灵的身法,更敏捷的身姿,让她能比我更轻易的游走于权杖的挥舞之中,不受伤害,加上闪电都被我吸引过去了,她可以毫无压力的应付敌人。

    石人王本来还颇为自喜,以为敌人这一次该束手就擒了,可是过了一会,它就发现不对,情况相比之前好像没啥变化啊亲,导演这剧本是怎么了,说好的配角绝地大逆袭呢?我连题目都想好了你给我玩这套?

    闪电被那头熊给吸引过去了,虽然看起来颇为壮观,仿佛能在空气中闻到一丝丝烧焦的味道,但是作为闪电的施展者,石人王却很清楚,这些闪电只能给那头熊带来行动上的阻挠,这伤害嘛……还不如对方的恢复力那快。

    平生第一次,石人王有了吐槽敌人的恢复能力的**,以前一向是别人吐槽它的。

    行,能造成阻挠也好,是时候挥舞大棒子教这头熊吃香蕉了,可是另外一人挡在了自己面前,那头熊只管跑,一旦离远了,瞬移能力解封,那就不是一般的滑溜了,简直就是润滑油里的泥鳅,就算是闪光的左酱也抓不住。

    行吧,专心下来对付眼前的敌人,可是闪电都被那头熊吸引了,她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那身法,同样也是轻灵滑溜的不行,权杖根本扫不中。

    这样僵持甚久之后,石人王终于忍无可忍,撤了满天空的闪电,再次将左手一举。

    顿时间,整个巨石山被一层淡绿色的雾气笼罩,不用说,这次是剧毒魔法。

    这剧毒魔法可就有点碉堡了,全屏覆盖,想躲都没地方躲,连在战场边上观战的阿尔托莉雅都躺枪了。

    剧毒魔法一出,cosplay熊棕色光滑的漂亮皮毛,就开始老冰种起胶放强光满苹果绿飘正阳绿翡翠了,可是没过一会就恢复正常,然后再次老冰种balabla。

    我一阵奇怪,咦,就算加上山寨版的伊米尔套装,我的毒素抗性貌似也没有那么高吧,竟然能接近免疫这样强大的毒素攻击了?

    或许是剧毒花藤变成的手镯在起作用吧,想到可怜的剧毒花藤,我一阵伤心,下意识看了看手腕,却是变身形态,无法看到它。

    如果这时候处于本体状态,能看到手腕上的由剧毒花藤变成的绿色手镯,某德鲁伊一定会发现。沉寂了数年之久的墨绿手镯,似受到毒素的刺激,不经意间闪过一道翠绿光芒,仿佛快要活过来了一般。

    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心里揣测是剧毒花藤的功劳后,我就不再注意,看了看卡露洁,她的毒抗性比我更好,十几秒的间隔后,身上才闪过一道重度的绿光。但持续不到一秒又消失了。就好像一个躲闪率高达99%的角色遭到持续攻击时的表现。

    卡露洁如此,阿尔托莉雅那边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没有闪电的干扰,来。石人王。我们继续战个痛快!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的时间又慢慢流逝,战斗依然激烈,二人一石头仿佛永不知疲惫般。一次又一次的挥舞着武器不断冲向对方,已经完全忘却了时间的转动。

    正战至酣畅淋漓的时候,忽然,心灵之中传来的一把声音将我惊醒过来。

    “凡,听得到吗?”担心我全神贯注于战斗,连心灵传音都无法听到,吾王先试着发出这样的信号。

    换做别人,我真有可能忽略,但是吾王那具有强烈气场和威严感的气息,却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下意识就回应了。

    “嗯,我在呢,怎么了?”

    “能听到就好,凡,我想让你和卡露洁多吸引一点石人王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里。”

    “呃……好的。”我刚想问原因,石人王就一权杖砸下来,让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等回过头,已经错过了询问的时机,虽然不知道阿尔托莉雅在准备什么,但是她在战场边上观察了那么久,体力已经恢复过来了,应该不会让我失望才对。

    我和卡露洁打了个眼色,接近两天时间的持续战斗,已经培养出了我们之间不小的交流默契,一记眼神就能领会对方的普通意思。

    好吧,这其实就是cosplay熊无法说话给硬逼出来的默契。

    卡露洁心领神会,两人同时解除节约体力模式,加大对石人王的进攻,一阵噼里啪啦轰轰隆隆下来,石人王有点被我们打蒙了,咋这两个人一下子打了鸡血似的不要命了?

    陷入沉思之中的石人王,并没有留意到,在战场边缘,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正在不断汇聚,但是很快就被遮掩住,不细心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三重焰拳,三重空气压缩拳等等,将自己所掌握的所有招式拿出来,对着石人王就是一顿王八拳似的乱挥啪啪啪,一时间竟然打出了气势,让石人王后退了几步。

    这种被压制许久后一口气逆袭的感觉真不错,让我大脑发热,若是没有卡露洁在一旁时刻提醒我,我大概又要陷入猪突猛进的状态之中了。

    不知不觉间,数分钟过去了,对于已经酣战了将近两天的我们来说,这点时间根本就微不足道。

    但是对于战场之外的阿尔托莉雅来说,已经足够了。

    忽然轰一声巨响,比石人王重砸落地还要剧烈数倍的震鸣声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尘埃之中,一道冲天的白光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然后才看到手持着这把长达十多米,宛如超级激光剑一般华丽的阿尔托莉雅。

    强大的能量漩涡缠绕着阿尔托莉雅手中的激光剑,凝缩到了极致的能量剑身,呈现出不规则的火焰形态,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握住这把剑,双手不断颤抖,人还未动弹,额头就已经湿汗淋漓了。

    “凡,卡露洁,为我掩护。”紧咬牙根,似在强行忍受着痛苦的阿尔托莉雅,大喝一声,身体如同脱弦利箭般冲向战场,挥舞着十多米粗大的巨型激光剑向石人王砍去。

    一看吾王这阵势,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再看到她手中的超级激光剑,我不禁骇然,好强大的能量波动,比当年浓缩了十万星辰破坏炮的武帝剑还要强大数倍,以阿尔托莉雅现在的实力,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来不及细想,阿尔托莉雅已经掠到了石人王身前,似感受到了这把剑的淡淡威胁,石人王果断转移目标,将手中的权杖瞄准了吾往,狠狠挥去。

    想的到美!

    所谓的掩护。不就是在这种时候发挥作用吗?我和卡露洁,一个护主心切,一个护妻心切,齐齐大喝着冲了上去,挡在石人王的权杖面前,我在前,卡露洁在后,两人硬是将权杖挡住了一秒的时间,让阿尔托莉雅成功接近石人王,双手用力的握着激光剑。倾尽全力怒喊着劈下。

    咔嚓一声。仿佛是尖锐的铁镐敲在硬石上的声音般,激光剑落在石人王的胸前,先是停滞了一下,然后笔直切入数尺。在它胸前的石制华丽皇袍上留下一条巴掌宽。十多米长。数尺深的痕迹。

    想对于石人王的百米高体型来说,这样的伤痕实在不起眼,但是。却是开战至今它受到的最严重创伤,比那次打脸还要疼一点点。

    或许是很久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痛苦,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石人王再次暴走,双目怒瞪,嗡嗡嗡的雄浑大吼一声,身上再次爆发出刺眼的灰色光芒。

    是石化光线!

    我和卡露洁连忙放弃攻击,拼命逃窜,心里却在暗喜。

    愚蠢的石头人哟,它上辈子肯定不是圣斗士,否则怎么会在同样的地方吃亏两次。

    难道它已经忘记了,阿尔托莉雅完全不受石化光线的影响?

    石人王显然是忘记了,毕竟它是考验中的模拟产物,上一次的战斗记忆,在这一次里已经完全清空,等于是重头来过。

    有山寨版的伊米尔套装守护,我们已经不需要像第一次那样互相配合才能逃离石化光线的笼罩范围,直接把卡露洁一个熊抱,轻松一闪,只要不是故意作死放慢速度,石化光线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

    等逃离了笼罩范围后,我们回过头一看,乐了。

    两天的持续战斗,石人王也施展过不少次石化光线,没有把我们石化不说,却让我们看出了石化光线的破绽。

    那就是,在石化光线过程中,石人王似乎无法进攻,在这种状况下,对于免疫石化光线的阿尔托莉雅来说,岂不是一个最佳的靶子?

    和我们料想的一样,眼看石人王释放出石化光线,足足观察了它两天,对它的一举一动早就了然于胸的阿尔托莉雅,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再次发出嘶哑的喝声,手中紧握着的超级激光剑化作一道道交错的斩击,在不断坠落的过程中,从石人王的胸口一直往下,足足划下数百道的伤痕,看上去就好像它那身皇袍的正中心多了一条刺绣花边。

    皇袍看似是石人王的衣服,但是石人王本身就是石头构成的,皇袍也等于是它的身体一部分,因此才会吃疼,被阿尔托莉雅这样一划,它等于是被人在身上刺绣了一般,疼的连连怒吼,却依然不知悔改,不肯承认自己引以为傲的石化光线竟然对敌人无效,竟然钻牛角尖似的提升石化光线的威力。

    见此,阿尔托莉雅自然不会和它客气,再次跃起,又在石人王身上玩起了【刺绣】。

    等石人王身上多了上千条划痕之后,这厮终于接受了残酷的现实,意识到了自己的石化光线被敌人免疫了,它无奈的大吼一声,似在说我又不是抖m,岂能容忍你这只小蚂蚁继续划下去?

    下一刻,它收起石化光线,手中的权杖高高举起,对准半空的阿尔托莉雅砸落。

    我再次发挥搅屎棍的作用,瞬移连着冲刺,比卡露洁快一步强势插入,绝对格挡架起,挡在石人王砸落的权杖上面。

    权杖砸落在手臂上,身体猛地一震后,随即被砸的跟着权杖一起落下,不过已经够了,为阿尔托莉雅赢得了躲闪的时间。

    像狗皮药膏一样紧贴在权杖上,我欣慰的回过头,却看到阿尔托莉雅摇摇晃晃的身影,她竟然没有躲开!

    你这笨蛋啊!

    用尽全身力气猛然一个回身,下一刻,在卡露洁的惊叫中,我和阿尔托莉雅一起被权杖来了个串串烧,完美演绎了什么叫一石二鸟。

    权杖砸落在地,大地轰鸣,一个十多米深的巨坑被硬生生的砸出来,碎石飞溅,仿佛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石人王却察觉到了不妥,好像……好像权杖没有完全落下?

    石坑中,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一只弯腰驼背的布偶熊,用它的双腿和后背,强行将权杖和地面支撑起了一米的距离。

    “抱歉……抱歉,凡,已经连……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虚弱万分,连胜利之剑都握不稳的阿尔托莉雅,颤抖着苍白的嘴唇说道。

    “这样的状态,必须休息几天才能……才能……”话还未说完,阿尔托莉雅头一歪,昏迷过去。

    卡露洁终于赶到,不需要我示意,她抱着阿尔托莉雅连忙一跃离开,紧接着,我再次支撑不住,被石人王狠狠一压,两腿一颤,就进入了肉饼模式。

    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了第二次考验时的情景。

    ***************************************************************************************************

    离月末还有几天了,月票还差一点点,大家再加把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