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二章 某德鲁伊的脱身绝招
    ***************************************************************************************************

    罗格新区,在第三次神诞日的时候开拓出来,那时候,阿卡拉几乎完全放手让莱娜和琳娅去打理,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手每一笔,都有着莱娜和琳娅的汗水和智慧在里面。

    说罗格新区,是她们两个的孩子也不为过……呃,这样说该不会产生什么奇怪的误会吧?虽然这种误会,想想也挺带感的……

    在新区的天空上,整整兜转了三圈,我才带着心满意足的莱娜和琳娅,继续朝阿卡拉的家飞过去。

    然后就在这时,只见地面一声熟悉的威风凛凛怒喝。

    “是谁,说过多少次,营地上空不许通行!”伴随着声音的,是一根巨大的冰刺袭来。

    我吓的菊花一紧,出于保护的本能,将莱娜和琳娅紧紧抱在怀里,背对着攻击,把屁股那么一撅。

    哧溜沉闷一声,仿佛流失了什么,丢失了什么,我面无表情的抱着琳娅和莱娜着陆,和面带哑然之色,赶过来的丽娜大姐迎面碰上。

    “吴小弟,怎么会是你,营地上空不许通行,明明就是你和阿卡拉大长老她们,自远程传送公布使用以后。亲手制定的,怎么明知故犯?”

    “丽娜大姐,这个一会儿再解释,我只想问一句。”顿了顿,我用欲哭无泪的表情看着她。

    “你到底在高特身上练了多久,才能练到这种准头?”说完一转身,屁股对着卡丽娜,上面插着的一根亮晶晶冰柱,格外晶莹晃眼,殷红妖艳。

    “抱歉抱歉。不知不觉就……”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卡丽娜连忙小手轻点,让爆菊凶器溶解。

    这算是销毁行凶证据吗?

    摸了摸自己冰凉刺骨的大好臀部,我更加无奈的看着宛如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朝我轻吐舌头。露出歉意之色的丽娜大姐。

    换做是别人。我非得跟他拼命不可。但对方是丽娜大姐,我就没脾气了,她一直如同姐姐一样。照顾着我,照顾着我的家,就算再往我这里插上一根冰柱,我也没话好说。

    “抱歉抱歉,不过吴小弟,你该不会真的迷糊到连自己定下的规矩也忘记了吧,如果没有理由的话,那么道歉归道歉,就算你是联盟长老,也要去营地监狱蹲一蹲哦。”

    很快,丽娜大姐又露出了铁面无私的一面,神色炯炯的看着我,仿佛是甩着手铐的警察叔叔。

    “丽娜姐姐,吴大哥是为了躲避追杀才这样做的。”我还没说话,一旁的琳娅到是先抿着嘴,解释起来。

    “躲避追杀?还有谁能追杀得了吴小弟?”卡丽娜微微一愣,紧接着,露出恍然之色。

    “哦,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呀,我懂了,我懂了,嘻嘻嘻。”点着头,卡丽娜脸上的恍然之意,变成了促狭的笑意,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满满是调侃。

    作为营地的战士统领,卡丽娜又岂会不知道最近流传着的某万恶后宫长老的主人与宠物不得不说的故事。

    “吴小弟,你也不容易呀。”

    “可不是吗?”我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声,心里加上一句,如果没有被你爆菊的话,那还好点。

    “既然是这样的理由,我就原谅你吧,毕竟,如果你是走着的话,说不定会引起更大的骚乱,就算是为了营地的治安考虑,也得这样做。”嗯嗯的点着头,丽娜大姐收起了【手铐】。

    “不过,吴小弟,你多少也该让人省心一点了,老是引起骚乱,给人添麻烦可不好,可就要变成高特那种笨蛋了。”

    “又不是我想的,这一次是塔莫娅的错。”我苦巴着脸,表示冤枉。

    “塔莫娅不也是因为你而来吗?”丽娜大姐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一个语重心长的表情。

    总而言之她是想告诉我,最好收敛点,别再继续开后宫了,小心柴刀结局。

    连丽娜大姐也这样说,看来,我现在是浑身长满了嘴巴,也解释不清楚了。

    “不说了,吴小弟,你还是快点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将我轻轻一推,把两个女孩往我怀里一塞,丽娜大姐忽然催促起来。

    怎么了?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周围,忽然惊悚的汗毛发直。

    我这是来到哪里了,浣熊市吗?

    一个个脑袋和双手下垂,步伐摇摇晃晃,眼神空洞,和丧尸没什么两样的大男人,正逐渐的向这边靠拢过来,他们的背上,散发着一股宛如实质化的黑色怨气。

    “找……找到了。”

    “这家伙,终于回来了。”

    “万恶的后宫男。”

    “把我们的女神还回来。”

    “肯定是利用了长老权职,把所有的美女都搜刮掉了。”

    “当年营地的三大美女,大家的梦中情人,就是被这家伙……全都是被这家伙给……”

    “还有天底下最善良温柔的歌姬维拉丝大人,也被这家伙骗了。”

    “不可饶恕!”

    “我们的赫拉迪克公主,一定是被这家伙施了**咒。”

    “我们尊贵的天狐殿下,露西亚大人也是,都是这家伙的错。”

    “还有菲妮殿下,完美无瑕的菲妮殿下,快点回来吧,回到我们的怀抱,不要被这个冒牌表哥给欺骗了!您的一颦一笑,是属于大家的。”

    一群基佬出现了!!!

    “这还不止。竟然还敢……还敢跟那样威风凛凛的正直美少女,玩那种……那种主人和宠物的游戏,说是恩人什么的,一定是抓住了别人的把柄要挟吧,这无耻的混蛋,太羡慕……不对,太可恨了!”

    喂喂,心声已经漏出来了。

    “怀里还抱着琳娅大人,莱娜大人,可恶。是故意的吧。是故意出来向我们炫耀的吧!”这群人已经开始痛哭流涕了,真是些可怜的家伙。

    庞大的黑色怨念,从这些人体内流出,隐约在半空形成了一张大网。一张及时是我看了也望而生畏的怨念大网。

    “吴小弟。还愣着做什么。再不跑就来不及了,事先说明,这可都是你惹下来的。我可不会帮手哦。”丽娜大姐在一边继续催促。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眼看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一群,我苦笑一声。

    不过,关系不大。

    “咳咳。”我轻咳数声,润了润喉咙。

    西露丝,艾柯露,抱歉了,这种时候,只能稍微借用一下你们的名声。

    “混蛋们。”我大吼一声,将这群失魂落魄,只知道一个劲的发出怨念的丧尸男吼的抬起了头。

    “别忘记,我可是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父亲。”对着这些宛如丧家之犬一眼的眼神,我露出从容淡定的微笑。

    “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十分尊敬我这个父亲,没有我的同意,她们不会相信任何人,你们懂吗?”

    瞬间,这些人眼神一亮,有个把激动的,机灵的,甚至已经把【岳父大人其实我是来给您请安的】这种话说出口了,真是恬不知耻。

    心里暗暗不屑的呸了一口,我拍了拍怀里的莱娜的肩膀,继续加菜。

    “如果大家觉得还不够的话,那么,我还有个妹妹莱娜。”

    “请务必让我当你的妹夫,凡大人,以后我就是你的奴隶了!”又有一群人兴奋的大吼。

    喂喂,节操何在?

    “当然,如果耐心足够的话,其实……卡洁儿也是我的宝贝。”

    “凡长老,请收下我们吧。”又一群人激动的高举拳头。

    “把这这些家伙登记起来。”我对一旁的卡丽娜低声说道,萝莉控可以原谅,但是连幼女也窥视,却是该死,这些家伙必须重点监视。

    幸好是我,要是换成卡洛斯在场,你们这些人都已经死了。

    “哼,没想到在我的眼皮底下,还藏着那么多不知廉耻的家伙,放心吧,一个也跑不了。”

    对于这群节操已经丧尽的光棍男,卡丽娜眼里满是无奈而痛惜,锐利的目光一扫,就将刚才那几个高呼的幼女控记下来了。

    “其实菲妮嘛,我最近也在张罗着给她找个好对象,省得她一天到晚不安分的乱跑。”

    “凡长老,从今以后,您就是我们菲妮至高团的团长了。”一名浑身长毛,宛如猿人般的猛汉,闪电般的掠上来,在我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托起,虔诚的将一根……呃,一根粉红色的变身法杖托到我面前。

    肌肉猛汉加粉红色变身法杖,这变态设定怎么有点眼熟?

    还有,话说,你是汉斯吧,你就是那个传说之中有着必杀技【男子汉的拥抱】的体毛大魔王汉斯吧!

    菲妮快跑呀!!!

    我一脚就将这货踹飞了,半空中,他还不忘记做出仿佛受到这一脚的攻击,衣服被踢裂的样子,其实是自个故意把身上唯一的一件单薄汗衫用肌肉给撑爆,露出上半身满满的飞扬不羁的体毛,尤其是胸部的卷毛,尤为浓密,看起来就好像是染成黑发的汉斯(汉巴格那个),埋首在这个汉斯的胸前一样,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恶心反胃了。

    果然这家伙是男子汉汉斯无误!

    “知道巴结我有什么好处了吧。”我扫了众人一眼,见这些人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上一声的拼命点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威严竟然如此雄浑,深不可测。

    “知道了就给我滚!”

    所有人顿时化作鸟兽散。

    “吴小弟,干的不错嘛。我都没想到竟然能够如此轻易化解这些人的怨念。”在一旁看着的卡丽娜大姐,摸了摸我的头,表示嘉奖。

    “嗯哼,过奖,过奖,应付这些没有节操的家伙,我最有经验。”

    我骄傲的挺起了胸膛,只不过,为什么丽娜大姐赞赏的目光中,还带着一丝丝【你就自求多福吧】的怜悯之色呢?

    “话说回来。我怎么觉得现在营地里的人。越来越没有节操了。”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记得咱刚刚来到那会,整个罗格营地可是节操满满的,怎么转眼十多年过去。就已经头透支的迹象了呢?

    “这个嘛。还不是因为受到了某些人的影响。”丽娜大姐叹了一口气。紧紧盯着我。

    “等等,丽娜大姐,你这是什么目光。该不会是想说罪魁祸首是我吧。”

    “不是。”

    “那就好。”

    “一点也不好,我的意思是说,不止你一个。”

    “那肯定还有洁露卡,还有小茉莉,还有……对了,还有那个巫女公主,虽然只来了一段时间但影响力也不可小视。”我自告奋勇的打起了小报告,尽量多拉几个人分担罪名。

    “还有我家的高特。”

    “对对对。”

    “还有马拉格比他们。”

    “没错,就是他们,要我现在就去把他们抓起来吗?算是将功赎罪。”我一个立正行礼,正愁找不到机会抓住老马他们的痛脚,狠狠教训一顿,谁让那伙人刚才嘲笑我来着。

    “吴小弟,你到是很积极嘛。”丽娜大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那当然,我可是联盟长老,为了正义,为了爱!”

    “是为了捉弄人吧,好了好了,我还忙着呢,你们快去阿卡拉大长老那吧,她估计一直在等着你去。”

    “那我先走了。”见丽娜大姐收起开玩笑的神色,我也不多耽误。

    “嗯,这一次就特别允许你使用营地的上空吧。”丽娜大姐竖起大拇指,露出一个灿烂爽朗的笑容,不愧是我们的大姐头,成熟,温柔,严格,开朗,美丽,大方,还有点萌。

    “怎么不说话了,对了,莱娜,还要视觉共享吗?”半空之中,我发现莱娜和琳娅一直没有吭过声,不由奇怪的问道。

    “不用了。”莱娜轻摇了摇头。

    “是吗?怎么忽然兴致不高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哦,我很好,哥哥不用担心。”怀里的莱娜微微抬头,冲我露了一个淡淡笑容,本是纯洁美丽的笑,不知为何,却让我有点冷飕飕感觉。

    我……我哪里得罪她了吗?对了,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来不及细想,阿卡拉的小帐篷已经出现在眼中,再次一蹬,带着琳娅和莱娜,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在距离阿卡拉的帐门前不足一米的距离的位置,轻巧落下,然后将怀里的女孩们松开。

    “阿卡拉奶奶,我们来了。”掀开帐门,果然如丽娜大姐说的一样,不光是阿卡拉在,凯恩似乎也早就到了,两位老人正在那里喝茶聊天,似在等待什么。

    不对,还有一个人在。

    目光一撇,我惊然的瞅到一抹红白之色。

    “出现了!!!”我忽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蹦而起,指着对方大喊一声。

    “营地节操的毁灭者,出现了!”

    “真是个失礼的家伙。”那一抹红白色的身影,缓缓将她后脑勺的蝴蝶结转过去,正脸对上来,不是红白公主还能有谁?

    “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我退后一步,摆出招架的姿态。

    “我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兀,我要回去。”

    “明明在哈洛加斯的时候分开,摆出一副要回去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有效的心灵受到了欺骗,受伤了。

    “声东击西。”红白公主眼角闪过一道锐利目光,仿佛自己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声你妹!这有什么好声东击西的,我们是敌人吗?”

    “乘其不意,榨干兀的钱包,很了不起的计划吧。”

    “说不上有多了不起,只不过现在不是毫无作用的暴露了吗?”

    “因为暂时不需要了。”红白公主淡淡的喝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回事?”我震惊无比,这十万节操公主,竟然会说不需要这种话?

    “因为阿卡拉,已经重谢过了。”

    “你到是心安理得的把我撇下,一个人去领谢礼了。”我恨的咬牙切齿。

    “没办法,因为兀是罗格第三吝啬,要是和兀一起的话,谢礼说不定就要打折了。”

    “你还真敢厚着脸皮实话实说。”

    “这是我的优点。”这节操公主,朝我比了一个胜利手势,让我毫无脾气。

    毕竟是她把我从地狱世界拯救出来,无论怎么谢也不为过。

    “那么,到底是领了什么样的谢礼呢?”我先将莱娜扶着坐下,又牵着琳娅坐在一起,接过克劳迪娅递上来的清神水,道了一声谢。

    抱歉,克劳迪娅,一直把跟在身后的你给忽略了……

    “阿卡拉不愧是联盟长老,慷慨程度就是不一样。”说起谢礼,红白公主兴奋的脸颊通红,两眼闪闪发光。

    到底是什么样的谢礼,让这红白公主如此兴奋,而且我回来的那么多天,她从未出现过,甚至连昨晚的宴会,本来以这货蹭吃蹭喝的节约性格,是必定会来的,但她还是没有现身。

    莫非这些,都和谢礼有关?

    很快,红白公主就公布了让我恍然的答案。

    “阿卡拉允许我去造纸厂,能搬多少搬多少。”红白公主露出幸福的表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