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陪陪陪,不陪不是人!
    ***************************************************************************************************

    另外一边,我们也遇到了困难。

    该怎么用传送阵将超级血肉复生者弄回去呢?它的尸体可是比传送站要大上百倍。

    “这个好办。”身为法师的科维克说道:“只要临时扩大传送魔法阵就行了,只是……”

    “只是什么?”

    “凡长老,是这样的,你大概也能理解,传送这么大个的家伙,得消耗多少能量,所以说……”

    “理解,非常能理解。”我面无表情,心中肉疼,说来说去还不是钱吗?我忍了。

    这时候,我们拾金不昧……不对,是勤俭节约的精神终于发挥了作用,说到钱,我眼前一亮,将超级血肉复生者背上的金币抖了下来,足足铺满了半个广场。

    “科维克爷爷,你看这些金币够吗?”

    “够……够是够了……”科维克目瞪口呆,那模样,就跟遇到了拎着一百个大麻包袋,里面装满了一分钱的人要买辆别摸我。

    “够的话,还不快点准备?”萨绮丽看到科维克和天使们呆若木鸡的样子,分外神清气爽,吆喝起来。

    数分钟后,在十多名法师的合力下。一个临时搭建的,一次性的扩大版传送魔法阵被搭建起来,拎着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我们几个昂首挺胸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魔法阵,嗖一下消失,留下科维克和一帮天使,看着满地的金山哭笑不得。

    而余留在群魔堡垒的骚动,却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年,依然还被冒险者们津津乐道。

    “怎么样,克鲁顿。有什么感想?”乘着魔法阵搭建的时间。已经有不少和萨绮丽三人熟识的冒险者,和他们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这些话传到克鲁顿和他的损友们耳边,顿时迎来一顿揶揄。

    “那个小伙子啊。实力还差我一点点。你们懂什么。这是强者的直觉。”络腮胡学着克鲁顿的语气,瓮声瓮气的说道,引来好一阵大笑。

    “我说克鲁顿。快去,快去干掉一头更大个的血肉复生者,让你的梦中情人萨绮丽知道谁更厉害。”

    “谁是我的梦中情人了混蛋!这个世界上除了蒙娜尔莎以外,我谁都不要!”克鲁顿抱着他心爱的禽兽公爵系列,伤心离开,独自舔舐受伤的心灵去了。

    你说那么年轻也就罢了,还那么强,你说那么强也就罢了,竟然还开后宫,可恶,我要烧死万恶的人生赢家!

    在超级传送阵的相助下,我们回到了鲁高因,这边早已经有图拉科夫先一步回来,让人布置好足以传送超级血肉复生者的传送阵,在引起骚动围观之前,我们就再次踏上传送站,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赫拉迪克部落。

    正在守卫传送阵的赫拉迪克法师,被忽然从传送阵里冒出来的超级血肉复生者尸体,给吓的差点晕倒过去,庞大的尸体挤压着地上的魔法阵,艰难的被传送过来,碰一声滚下,似乎让建于沙地智商的魔法阵高台,都微微下陷了几分。

    “是我,别紧张。”眼看惊魂未定的赫拉迪克法师,就想发出魔法警备信号,我连忙站出来阻止。

    “原来是凡长老阁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在赫拉迪克族的声望还是足够高的,站出来以后,即使法师们还是满脸恐惧,也都处于本能的信任,停下了动作。

    “这个……那个,咳咳,说来话长了。”我挠着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说是为了仪式而准备的狩猎猎物?好像有点自我吹嘘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低调的人。

    “这是我让他去做的。”就在这时,本子娜终于出现,替我解了围。

    “原来是娜娜公主殿下的吩咐,可是……”法师还是有点不解,希望能够了解真相。

    “我们一族的狩猎传统,难道尔等已经忘光了吗?”本子娜不疾不徐,带着那么一点小小公主威严说道,啧,明明是个木偶公主的说。

    “狩猎传统?狩猎传统……哦!!!”法师们苦思良久,终于似乎记起来了,一个个露出恍然表情,随即对我露出激动的目光。

    “凡长老阁下真是太有心了,为了我们的公主殿下……我们赫拉迪克一族感激不尽。”

    “等等,还叫什么凡长老阁下,叫亲王殿下。”另外一个法师拉了拉伙伴。

    “对……对对,是亲王殿下才对。”赫拉迪克法师颇有点喜极而涕的样子,擦了擦湿润眼角。

    “太早了一点吧,至少等我和蒂亚完了婚……”我有些不好意思。

    “不早,一点都不早,这都万事俱备了,哪怕发生个万一,蒂亚公主闹别扭不同意,我们说什么也会把她绑回来和亲王殿下您成婚。”

    “……”

    蒂亚,你就被你的族人这样卖了你知道么?

    “感谢诸位的厚爱,我还是先把尸体弄走吧,免得在这阻碍。”眼看周围越聚越多人,又有被围观的危险了,我连忙说道。

    “等等,让我们来,让我们来就行了,亲王殿下远道归来,先去歇息,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办吧。”法师连忙阻止。

    “这怎么行呢,还是我来。”看着他们瘦弱的小身板子,再看看小山一样巨大的超级血肉复生者,我有些不忍,可别把你们的身骨子给压垮了。

    “我们来。我们来就行了,殿下去歇息。”法师寸步不让。

    “让他们忙活吧,大功臣接下来休息等候就够了,这也是传统的一部分。”本子娜在旁边低声道。

    “那……好吧。”对这些传统风俗一窍不通的我,听到她这样说,只能点头。

    一路上,消息已经传开,赫拉迪克人们纷纷前来围观庆祝,我受到了比刚来到时更加瞩目,更加热烈十倍的目光注视。颇有些心惊胆战。

    “怎么样。我的建议不错吧。”见狩猎的效果拔群,本子娜也以小功臣自居,昂首挺胸,走起路来多了几分飘飘然。

    可是见了站在前头等我们回来的蒂亚之后。本子娜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背着小手。面带灿烂笑容。百分百一个天真无邪烂漫元气少女模样的蒂亚,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知道,此刻一脸阳光的她。心里却在散发着浓郁的黑色气息。

    等回到帐篷后,蒂亚果然把俏脸一板,回过头,气呼呼的瞪着我们。

    “娜娜!”她将发难的目光落向知己闺蜜。

    “是你怂恿凡凡去做这样的事情的,对吧。”

    “不是我。”面对好友的怒目,娜娜也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下意识将脸撇过去,心虚的撒了谎。

    “凡凡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情,泰恩爷爷他们这几天也一直在忙着,不可能是他们,只有你了,难道我猜的不对吗?”蒂亚丫头一反以往生气不过三秒的性格,咄咄逼人的一步步上前。

    “是……是我,我也只是想……想……”

    娜娜公主低着头,心中的慌张和委屈交杂,声音越来越低,眼角渐渐湿润起来,说到底,她的心理年龄其实和蒂亚差不多,或许还要小一点。

    然后,黑影一掠,娜娜公主下意识的闭上眼,然后,她发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抱起来。

    “娜娜。”友人阳光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再是充满怒气。

    “谢谢你,你全都是为了我才这样做,我不该对你生气。”将怀里娜娜公主的脸颊抬起来,深深注视,蒂亚泪光闪烁,充满感情。

    “但是,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怂恿凡凡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虽然我很高兴,但是这份高兴,远远比不上想到凡凡会有危险和失去凡凡的恐惧,知道吗?我最大的心愿,最大的幸福,就是凡凡和你,还有大家,都安安全全,一直一直平安的活到老死为之。”

    “我知道了,蒂亚,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还会帮你看着你的凡凡,不让他做危险的事情,我保证。”

    在蒂亚真诚的话语面前,娜娜公主忍不住落泪,紧紧抱住了好友。

    “娜娜,谢谢你,娜娜,我最好的朋友。”蒂亚也感动的抱住了对方,温柔深情的在她额头上亲吻下去。

    看到这感人的一幕,我也感触良多,情不自禁的抬手擦了擦眼角,女孩子的友情,真是纯洁如雪,美好动人。

    等等,刚才本子娜说了什么,莫非以后我身边又要多一个间谍叛徒了?

    “好了,好了,都别哭了,今天应该是高兴的日子。”

    见蒂亚和本子娜感情交流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我才站出来,拍着二女的肩膀,仿佛是长辈一样对她们露出亲切慈祥的微笑。

    岂料蒂亚丫头的脸色说变就变,向我这边一转,立刻又变得气呼呼起来。

    “娜娜怂恿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凡凡却没办法原谅。”

    “咦咦?我?”我惊了个呆。

    “没错,接受了娜娜的怂恿,去做危险的事情,还一直瞒着我的凡凡,才是最该责备的人,现在,凡凡有什么想对我解释的吗?”

    小丫头双手抱胸,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用居高临下的**官眼神审判着我。

    “我……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我委屈巴巴的叫冤道。

    “惊喜是惊喜了,但是惊远大于喜,所以不够。”

    “这……我也是想让整个赫拉迪克族人高兴一下,你看看大家现在的表情,虽然冒了一点险,但是能换来族人们的喜悦。这不是很好嘛?”

    “呃……还是差了一点。”小丫头俏脸上的怒色明显动摇了,但还是强撑着不愿意就此罢休。

    “还有……呃,还有,我想补充你这么多年的等待,只要可以做到的,我都想为你去做。”挠了挠头,见蒂亚不依不饶的样子,我只好老实的,难为情的将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

    转眼间,蒂亚板着的一张脸蛋融化了。迅速滴落出大颗大颗的晶莹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珍珠般细密。

    “讨……讨厌啦,凡凡,竟然……竟然拿出这种事情,犯规。不算。这绝对是犯规。不能轻易饶过你,呜呜呜~~~”

    说着,小丫头竟然捂着脸。低声的哽咽饮泣。

    “你……你怎么忽然就哭了,你这小丫头啊。”我惊慌失措,连忙将小丫头抱住,不断擦拭着她的湿润眼角。

    “因为……因为太高兴了嘛,凡凡说出这种犯规的话,我有什么办法,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都是凡凡的错,凡凡要陪我的泪水。”小丫头抬起头,乖巧的任我擦着脸,一边继续呜呜可爱撒娇的说道。

    “是是是,我陪,我都陪。”

    “还要陪我的感动。”

    “陪,陪陪陪,不陪不是人,还有什么我都一并陪了。”

    “还有!”

    “还有什么,说吧。”我一脸的悲壮光棍,反正是债多不压身,死猪不怕开水烫。

    “凡凡低下头再说。”

    “好好好……嗯唔?”我顺从的低下头,还未反应过来,香风一掠,蒂亚的无瑕俏脸就在眼前放大至最大,那带着沙漠少女热情的温软樱唇,紧贴上来。

    吻,甜美之极的吻。

    许久,两人终是眷恋不舍的离开彼此的嘴唇。

    “还有,要陪我一生一世,永生永世。”双臂柔柔的挂在我的脖子上,蒂亚闪烁着美丽动情的眼眸,用湿润诱人的樱唇,对我一字一句说道。

    “陪,无论多少辈子,我都陪。”感动的声音也哽咽了几分,为了掩饰,我只要再次低下头,吻住蒂亚的樱唇,不让她察觉出来。

    又是良久,良久,唇分。

    “你这丫头……”大脑冷静下来后,我忽然反应过来,察觉到了点什么。

    “莫非刚才对我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就是想我说出那句话?”

    “没……没有的。”小丫头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想要将脸埋到我胸膛里。

    “老实交代。”我把脸一板,上演角色逆转。

    “是……是有那么一点点……”这小丫头,伸出尾指那么大一丁,以示真的只有一点点。

    “好啊,果然是有。”我顿时气的牙痒痒的,没想到竟然被蒂亚丫头摆了一道,我的道行果然还不够深么。

    “凡凡生气了?”蒂亚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嗯,生气了。”我强装不开心的样子,最终没敌得过蒂亚无辜可怜的眼神,心软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我只是……只是……那个,只是凡凡平时很少说这样的话,所以啊,所以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很想听一听……”

    “真有那么少吗?”我摸了摸下巴,自我反省,好像还真是这样。

    “很少,很少很少。”小丫头又伸出一丁尾指,以示真的很少。

    “嗯哼,别我说,你也不是很少吗?”

    “呜哇,我平时一点都没掩饰的爱就被凡凡轻易无视了。”蒂亚丫头惊呼一声,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

    “哼哼,我的记忆力可是只有三天的容量。”我自豪的说道,虽然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好自豪的但是姑且自豪一下吧。

    “好吧。”蒂亚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严肃认真之色。

    然后,他缓缓呼出,那真情的话语,也一并吐露出来:“我喜欢凡凡,我喜欢凡凡,我爱凡凡,我爱凡凡我爱凡凡我爱凡凡,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就算说一辈子也没问题,我!爱!凡!凡!”

    沙漠少女那毫不保留的炙热感情,以及强大的行动力,在这一刻展现无遗,让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脸颊发烫。

    “哈,凡凡害羞了。”蒂亚看着我,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有些小得意的诶嘿嘿笑了起来。

    “谁,谁说的,我是为你这个大胆的小丫头害臊而已。”我连忙揉了揉脸,强行冷静下来,死鸭子嘴硬的捏了捏蒂亚的鼻子。

    “嗯哼,就当做是这样吧。”小丫头还是得意高兴的样子,显然没有把我的解释听进去。

    “现在,该轮到凡凡你了。”

    “唉,我也要?”

    “当然了,就我一个人说多不好意思。”蒂亚红扑扑的看着我。

    “原来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啊。”

    “讨厌,少转移话题,快点说。”

    “我以前说过吧。”

    “不算,我的记忆力也只有三天。”

    “那岂不是每三天就得说一次?”我大吃一惊。

    “嗯哼哼,最好是这样。”小丫头贪得无厌的点了点头。

    “那还是算了。”

    “呜哇,竟然耍赖,好吧,改一下,我的记忆力有七天。”

    “这么重要严谨的设定,随便改真的没问题吗?”

    “不管啦,凡凡,来嘛,快点说。”小丫头撒娇的蹭着我的脸,柔柔的,痒痒的,暖暖的,让我心中忍不住不断涌出爱意。

    “好,那听好了。”

    “嗯。”蒂亚一脸紧张的点头,盯着我的嘴唇,竖直了耳朵。

    “……”我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

    “诶诶诶,那么小声,我完全没听见。”蒂亚不满的撅起诱人小嘴。

    “你的要求还真多。”

    “是凡凡脸皮太薄了。”

    “胡说八道,我可是罗格第三吝啬,脸皮厚的能磨破城墙。”我强自狡辩。

    “好啦,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快点再说一遍,大声点。”

    “……”我的脸皮怎么样都无所谓吗?这丫头,偶尔也能说出让我万箭穿心的话呢。

    “好了,最后一遍,你可要听好了。”我再次吸气。

    “嗯嗯。”为了防止我继续赖皮,蒂亚干脆把耳朵凑上来,晶莹可爱的小耳垂都快要贴到我的嘴唇上边了。

    “我咬。”

    “呜哈~~”小丫头低低的轻吟一声,无力瘫软在我怀里。

    “发现了,耳垂是弱点。”我眼中闪过一道锐利光芒,得意宣布道。

    “呜呜呜~~~”蒂亚用怨念的眼神紧紧盯着我。

    “好了好了,这次可真的要说了。”

    于是,蒂亚丫头立刻忘记了教训,又一次紧张的把耳朵凑上来。

    “我咬……”

    “……”小丫头立刻抬头,用更加怨念的眼神瞪过来。

    “这次保证,真的要说了。”

    “再骗我的话,凡凡今晚的晚餐就是沙虫大餐没跑了。”蒂亚发出威胁,别说,挺管用的。

    等她的耳朵再次贴近,我往里面呵了一口热气,然后用不轻不重,认真无比的语气,一字一句说道。

    “我也爱你,蒂亚丫头。”

    “我已经不是丫头了。”蒂亚立刻抗议了一句,不过脸上已经幸福的似要绽放出花儿,似乎这一刻,就算立刻死了也满足了。

    “这下满足了?”

    “嗯,满足了。”

    “下不为例。”

    “呜哇,绝对不可以,人家明明还想天天都听到。”

    “一年一次。”

    “两天一次。”

    “喂喂,这砍价砍的有点太厉害了吧。”

    “半天一次。”

    “我真的要生气了,打你屁股怎么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