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群魔堡垒的轰动
    ***************************************************************************************************

    群魔堡垒的阿罗姆酒吧里,克鲁顿正在和几位损友吹牛。

    “我说克鲁顿,听说前阵子你接了个任务,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联盟长老,怎么样?”一名络腮胡大汉用手肘顶了顶克鲁顿,眯着眼,醉态十足。

    “还能怎么样,小娃儿一个。”克鲁顿将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哈出一口浓烈的酒气,擦着嘴角道。

    “竟然……竟然是叛徒,我还以为他是同道中人呢,算了,不说。”

    “得了吧,克鲁顿,要和你是同道中人,那才叫不正常呢。”另外一名友人毫不留情的挖苦道。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男人好色有什么错,啊?你说说看,你们到是说说看啊。”大概是真有了几分醉意,克鲁顿一脚踩上凳子,一脚踏上酒桌,气势汹汹。

    “错到是没有错……”几位友人相视几眼,露出神秘微笑,仿佛通过眼神商量好了什么。

    “来来来,难得我们的克鲁顿大人如此豪气,大家干一杯。”

    碰过杯子之后,那名络腮胡的大汉,又撞了撞克鲁顿:“我说,克鲁顿老弟。男人本色这话一点都不假,实在太对了,为了这句话,我们今个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等喝完这杯酒,咱就去女人街!”

    “嗯,去女人街!”克鲁顿醉呼呼的大喊一声,然后一个机灵,忽然清醒了几分,声音同时弱了几分。微不可察的缩了缩脖子。

    “这个……我等会……等会还有点重要的任务。”

    “混蛋。你就不能找了新鲜一点的借口吗?!”

    “就是就是,女人街的那个阿莱滋小妞,你知道吧,可是正准备冲刺千人斩。整个群魔堡垒的男人可以去的都去了。就剩你一个了啊。她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说第一次大姐姐可以温柔的教导你,你看阿莱滋对你多好。”

    “谁谁谁……谁第一次了?!”克鲁顿恼羞成怒。大口大口的灌着卖酒,砰一声砸杯。

    “告……告诉你们,我以前……以前……本克鲁顿大爷,也是有两个女朋友的,两个女朋友知道吗?”

    “这句话你都说了千百遍了,可是至今为止,连那两个女朋友叫什么名字你都没告诉我们,实在让我们怀疑啊。”络腮胡摇了摇头,面露疑色。

    “凭什么告诉你们,让你们这几个混蛋知道,肯定又要大肆宣扬,败坏我的名声了,你们跟图拉科夫那混蛋都是一个德性!”重重哼了一声,克鲁顿满脸警惕,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模样,紧接着忽然忧郁的抬头仰天苍茫一叹。

    “被女人伤过的男人,你们不懂,我的心迎接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

    “喂,别抢我的下酒菜。”

    “别小气,我就吃了一口。”

    “你自己叫啊混蛋!”

    “我叫了啊,你没看到侍者正忙,哪可能立刻上。”

    “你们几个别无视我最重要的话啊混蛋!”克鲁顿忍不住重重拍桌,对几名损友忍无可忍。

    “哦,我们听着,听着呢,你被伤害过,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对吧,喂,侍者,我的下酒菜还没上来吗?”

    “给我加一桶麦酒,算在这家伙的账上。”

    “混账,你这家伙还有脸蹭吃蹭喝?!”

    “你们根本就没把我的事情放在眼里对吧!”克鲁顿快哭了,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几个队友呢?

    “谁说的。”络腮胡夹了一口菜嚼了嚼,顿了顿:“问题是,已经听你说过千百次,耳朵都长茧子了,就算想装感兴趣都装不下去了。”

    “那一开始你们就别问这种话题!”克鲁顿发自内心的呐喊咆哮。

    “因为很有趣嘛。”

    “处男克鲁顿的反应,就算千百次也看不腻。”

    “很好,现在就去擂台,我要好好教训你们,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老大!”克鲁顿气的头发竖直,快成超级赛亚人了。

    “我今天腰疼。”

    “我脖子酸。”

    “我腿瘸了。”

    几人纷纷摇头,别看克鲁顿有贼心没贼胆,一副怂的不行的样子,但也就不擅长应付女人这一个弱点,论战斗力那可不是盖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让他做接头任务。

    “别说了,你们三个一起上,今天我保证不打死你们。”克鲁顿喷着粗气,已经决心要好好教训一顿这家伙家伙,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会那么红。

    “话说回来,刚才说到那位年轻长老。”

    “休想转移话题!”

    “和你比起来,到底怎么样?听说他年纪很轻,小到可以叫我们一曾爷爷的程度,我不大相信。”

    “外表看起来的确很年轻没错。”耿直的克鲁顿,就这样被轻易的转移话题了。

    “到底实力如何?”

    “我不大清楚,感觉好像没什么气势,但是不对劲,萨绮丽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三人的实力你们也知道,能和他们走在一起而不是受保护,肯定也弱不到哪去。”

    “那不等于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吗?太夸张了吧,他才多大?”

    “哼哼,小伙子是有点料,但是我觉得,还差我一点。”

    “真的?”

    “这是强者的直觉。”克鲁顿嘴角冷冷一弯,眼睛闪过一抹深沉沧桑古老的光芒。

    “喔喔喔。不愧是处男克鲁顿。”

    “曾经被两个女朋友深深伤害的他,怒而将处男之力转化为超强的战斗力,连联盟长老都不在话下。”

    “克鲁顿大人打遍天下无敌手,一统暗黑大陆,然后将第三世界最美丽的两朵花拉斐尔和萨绮丽娶到手,过上了左拥右抱的日子。”

    “你们两个!都给我去擂台!今个儿我要打死你们!”

    克鲁顿化作暴走哥斯拉,口喷怒火,一手一个拎起他的损友们,做状欲打,他忽然回过头。看着刚才说出最后一句话的那位。笑容绽放。

    “说的好,你的份我请客。”

    “不公平。”

    “反对差别待遇!”

    “少废话,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克鲁顿大爷我的厉害!”

    “咦,外面好像有什么骚动?”

    “少转移话题。今天你们逃不掉了。”

    “不。等等。是真的有骚动。”其他人也发现不对劲了,纷纷从旅馆跑出去,向外张望。

    甩了一个算你们走运的恶狠狠眼神。克鲁顿松开二人,也急急忙忙的跑出旅馆,他虽然不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但也是类似大队长一样的职位,同时也是侦查部队的一员,心中的责任感要比其他大大咧咧的冒险者强许多。

    到了酒馆外面,克鲁顿发现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大家都抬头张望,指指点点,目光都望向一个地方。

    顺着无数目光看去,克鲁顿惊呆了。

    远远的天空上方,一个黑点正在靠近,虽然现在只有苍蝇般大小,但是以大家的判断力,轻易就能看出来,瞪哪个苍蝇黑点靠近以后,绝对是一座小山级别的庞然大物。

    “我说克鲁顿,那是什么东西?”损友在一旁喃喃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克鲁顿呆呆的摇头。

    “那不是联盟的东西吗?可别告诉我是地狱一族来了。”

    这一句话顿时引起空前的紧张气氛,克鲁顿想了想,正准备动身,却被拉住。

    “等等,还轮不到你做救世主的时候,看吧,天使去了。”

    顺着目光一看,果然,从群魔堡垒的神殿位置飞起十多道圣洁的光芒,化作一条条白虹向着正在飞快逼近的小黑点掠了过去。

    “啧啧啧,这些天使也真是不怕死,万一来的真是强敌怎么办?”

    “别废话了,做好战斗准备吧。”克鲁顿叹了一口气,默默穿着上装备,其他冒险者也反应过来,顿时,原本气氛平和的街道就被钢铁森林布满,法师的元素光芒若隐若现,透露出一股肃杀的窒息。那十多个天使的光点,眼看就要和小黑点相遇,大家都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等了一会儿,却丝毫不见动静,天使的气息没有消失,小黑点也没有消失,处处透露出古怪,大家忍不住又议论纷纷起来。

    “看来不是地狱一族。”

    “是啊,要不然以天使的性格,早就干上了。”

    “难道是天使一族捣鼓出来的东西?”

    “有这个可能,你看着不忙着去接头了吗?”

    “真是白紧张一场。”

    在克鲁顿等人疑惑万分的时候,另外一边,也发生了争议。

    “你说什么,不允许?”萨绮丽瞪大美目,恶狠狠注视着眼前的天使。

    “是……是的,抱歉,因为以前未曾处理过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没办法立刻回复,答应你的要求,请稍等,我们立刻向长官请示。”

    面对这位营地魔女的注视,天使也忍不住额头冒出急汗,连忙解释道。

    “我就问一句,这群魔堡垒到底是你的地盘,还是我们联盟的地盘?凭什么?”萨绮丽可不管这些,自己辛辛苦苦从外面跑回来,却被一群外人拒绝进门,哪有这种道理。

    “绮丽阿姨,算了,别为难他了。”那座庞然大物的底下,发出声音。

    天使的目光偷偷撇了一眼,目露恐惧,虽然眼前这头小山一般的巨大血肉复生者已经死翘翘了,但是散发出的余威,依然让他有些颤抖,到底是谁在下面说话?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知道你们阻拦的人是谁吗?他可是联盟长老,怎么,不比你们的长官大?”

    “……”

    没想到我也会有被人狐假虎威的一天,这种体验蛮新鲜的。

    “长官来了。”天使额头上的汗越流越多,见几道白光远远掠来,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让开。

    “萨绮丽女士,请问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当头飞来的一名准四翼天使,显然认识这位在整个第三世界都是鼎鼎有名的魔女,见气氛不对。她不敢怠慢。沉着问道。

    “废话少说,我就问一句,你们放不放我们过去。”

    “这……”天使长官迟疑一声,看了看眼前这座庞然大物。她也是心有余悸。一时之间无法决定。

    “沙希克大叔。图拉科夫大叔,你们先抬着,我放手。”

    “好嘞。新人小弟,你也管一管你家的萨绮丽,她偶尔会像这样,脾气不好。”

    “谁,谁是谁家的?沙希克你敢再说说看?”果然不愧是多年的老友,沙希克这一句话成功的转移了萨绮丽的注意力,吸引了不少怒火。

    从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肚皮底下飞出来,我稍微打量了几眼眼前这些天使。

    不愧是天使一族,阵容可真够豪华的,眼前除了当头的天使长官以外,她身后还跟着四名准四翼级别的天使,另外十几名天使也都在二翼级别,妥妥的一群超级强者。

    我打量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打量我。

    “萨绮丽女士,这位难道就是……”

    “我不知道,把科维克那老家伙叫来再说。”萨绮丽赌气的撇过头去。

    “哎哟哟,到底是谁想念我这把老骨头了?”话刚落音,一名白发老人就远远的飞了过来。

    “这可不是萨绮丽么,到底又是谁惹你这个魔女生气了?”

    “科维克,你跟我说说,群魔堡垒到底是我们的家,还是这些天使的家?我们回到家门了,她们凭什么不给我进去?”

    “我的萨绮丽大人哟,你消消气。”

    科维克一看前面飘着的超级血肉复生者尸体,大概就能猜到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了,此时不由的苦笑起来,赤果果的在天使面前问出这种话,让他怎么回答才好。

    “这是一场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请让我们进去吧,在这里太引人注目了。”

    大家回过头,可不是吗?群魔堡垒下面已经挤满了人,正强势围观这一幕,虽然离的远,但保不准有谁长了一双超级钛合金眼,能够看清楚,到时候一宣扬,天使族和联盟闹矛盾,那影响就不好了。

    “这位是……”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联盟长老,德鲁伊吴凡。”

    “原来你就是……”天使长官忽然恍然大悟,看着我的目光十分微妙,让我浑身不得劲,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我,我又没拐你家的公主。

    啊……好像还真有……

    “咳咳,也是爱娃儿的朋友。”尴尬的咳嗽几声,我多补充了一个设定。

    “真是凡长老阁下,非常抱歉,是我们冒失了,爱娃儿殿下近来可好?”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就连天使一族也避不开这种人情世故,一说到爱娃儿这些天使立刻就亲近了许多。

    “好,她现在在罗格营地……呃?”话还未说完,眼前就出现了熟悉身影。

    “爱娃儿殿下!”

    “爱娃儿?”

    两道声音同时惊呼,只不过天使长官是惊喜,我是头疼。

    “你怎么来了?”

    “……”

    爱娃儿无言的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我瞅到了群魔堡垒门口处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顿时无力呻吟,三无公主,你就不能安分点好好留在罗格营地等我回去吗?

    “快点回去吧,大家都在看笑话了。”看了大家一眼,爱娃儿低声说道,声音清脆淡然,却有着一份公主的威仪,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她是个超级抖m。

    天使长官连连点头应是,一场无伤大雅的对峙,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之中。

    “绮丽阿姨怎么火气特别大?”回去的路上,我悄悄问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在我的印象中,萨绮丽应该不会这样冲动才对。

    “她呀,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职业是死灵法师,对天使这一类神圣生物特别反感,恰好大家日夜提防的赶回来,心力憔悴,却被阻拦在群魔堡垒之外,她生气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沙希克笑了笑,说出一番老持沉稳的话,让我受教点头。

    的确,是我疏忽了。

    群魔堡垒底下的人们已经被应接不暇的一幕幕弄晕头了,先是十几个天使,然后连那几位准四翼的天使长官也去了,再是联盟这边的负责人科维克,最后又有一道天使的光芒掠过去,到底在搞什么?

    但是终于,空中的争执,或者说交流结束了,在刚才那些人的护送下,小黑点开始继续向前,离群魔堡垒越来越近,终于,有眼尖的人发出惊呼。

    “天啊,是血肉复生者!”

    “好大一头血肉复生者!起码有五十米高,像座小山似的,我头一次见到个头那么大的家伙,不知道它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戒备,全员戒备!!!”

    “等等,好像是死的。”

    “你这混蛋不早点说!”

    在一片骚乱下,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缓缓降落,因为个头过于庞大,寻常地方根本无法放下,最后只能落在神殿广场,恰好传送阵也在这里,到是省事不少。

    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摆在地上,前来围观的人这才真正见识到它的个头有多庞大,站在脚下,自己渺小的就跟蚂蚁一样,那狰狞的异形肢节,以及三根断掉的骨角,都深深震撼着群魔堡垒的每一个冒险者。

    到底这头如此庞大血肉复生者是怎么死的,是被谁杀死的?

    ***************************************************************************************************

    尝试二更中,周六不行就周日,呃,答应过大家的小七会尽力做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