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二章 我来组成下体!
    ***************************************************************************************************

    看着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我微微陷入沉思。

    嗯啊,果然验证了,在释放王冠三叉炮的一瞬间,的确是血肉复生者最最弱的时候,老早就想这么试试了,可是面对魔王血肉复生者,它的王冠三叉炮威力实在太大了,我怕把自己的小命都给试没,结果胆子略小的只能在超级血肉复生者身上常识。

    感觉有用,感觉又好像没有用,有点微妙呢。

    说有用的话,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又沦落到地狱世界,或者以其他方式和真正的魔王血肉复生者战斗,或许可以靠这一招决定胜负,说没用嘛,那真是不到生死一刻,绝对不能用的手段,因为机会只有一刹那,万一没把握准,就等于是直接凑到王冠三叉炮的炮口上受死了。

    结果还是没有结果,不过到是有其他额外的几点收获。

    首先震波这个技能,实际运用起来果然不错,不用拥有德鲁伊唯二的技能眩晕效果,面对四面八方的喽啰,甚至地下潜藏的敌人,都是效果拔群,没有枉费我在梦之境界里从头学起,花了不少时间一直将它掌握到三重击的程度。

    还有就是火焰鲑鱼剑,上面附加了四重焰拳的威力。这一点我说过了,当然,因为不像四重焰拳一样瞬间爆发出来,它每次攻击的威力不可能和四重焰拳一样,否则研究能量守恒的法师给烧书了。

    全力一砸的威力……我想想看,加上鱼骨剑自身的威力,应该介乎于二重焰拳和三重焰拳之间吧,并且附带毁灭效果,在持久战中削敌人那是削的相当神清气爽,连石人王那种硬邦邦的大家伙都忌讳几分。

    当然。随着不断攻击。火焰鲑鱼剑也要消耗能量,威力会逐渐减弱,第一次用的时候格外持久大概是因为类似的效果?这一点也是必须清楚知道的,否则研究能量守恒的法师还是会一怒烧书。我说上帝你就放过这些可怜的法师如何?

    虽说威力方面已经无可挑剔了。但是能不能再强一点呢?方法很简单。再加上重击技巧就行了,四重焰拳的威力已经固化,作为一种类似附魔的方式存在。所以,继续在上面使用重击技巧应该不算作弊吧?

    想法很好,的确不算,但实际使用起来,上帝果然还不是会让自己开挂开的太厉害,在梦之境界里捣鼓了许久,现在才勉强能用出二重击,当然,肯定不能附带任何的技能,只能是二重普通攻击,要不然我再弄个二重焰拳攻击叠加在火焰鲑鱼剑上面,以后还有三重四重,那根本不用修炼腿毛仙人的狂怒了,直接去殴打三魔神四魔王吧。

    火焰鲑鱼剑加二重普通攻击的威力,已经超过了三重焰拳,这是极好的,以后若是能再掌握三重普通攻击的手段,一击之下,威力大概已经和四重焰拳相似了,想想这种可能性,真是让我有点小激动。

    可是后来试着试着一看,他喵的哪怕是叠加二重普通攻击,火焰鲑鱼剑的消耗速度都几倍增加,要是叠加三重,估计挥不了多少下手中这条鲜活的鲑鱼就会变成腐烂的鲑鱼,褪鳞掉肉了,玩个蛋蛋啊,鲑鱼剑你能再振作点吗?

    没办法,所以说现在除了训练三重普通攻击以外,如何让火焰鲑鱼剑更加持久也是必研项目,要是能研究出四重普通攻击,加上火焰鲑鱼剑,哪怕只能挥出一击,我觉得也值了。

    另外,腿毛仙人的狂怒的特别技巧也不能落下,虽说火焰鲑鱼剑给我提供了一种额外的暴走姿势,但是狂怒的运用范围更广,前景更加明朗,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在主力大后期可不能光出小件啊亲。

    以上,就是这段时间在梦之境界里的一些成果,果然梦之境界才是超级神器啊,赞美吾主埃里雅大大。

    至于混蛋咸鱼剑所说的,到了高级境界后会有更多的鲑鱼剑新鲜用法,我他喵的就没找出来,到是更多的鲑鱼剑食用方法,研究了不少,改天在梦之境界里一定要好好和这混蛋说说理,让它一个劲的忽悠我。

    诸多的念头想法,在短瞬之间划过脑海,回过神来,忽然,我发现本该死翘翘超级血肉复生者有些不对劲。

    它的身体好像在一个劲的鼓动,膨胀,就想一条死去多时腐烂的鲸鱼,身体内部开始产生胀气,看起来体型比活着的时候还要大,景象诡异万分。

    该不会是死了后还要玩自爆吧?

    我大吃一惊,顾不得细想,抡起鲑鱼剑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朝远处观战是萨绮丽三人拼命挥手,让她们也赶紧跑路,如果真是世界之力强者的自爆,她们所处的距离也不是那么安全。

    四人狂奔好一段时间,才回过头,恰好看到壮观一幕。

    远远的,就算凭着我的高空视野和良好视力,也只能看到变成一个针头大小的超级血肉复生者,它的尸体似乎在剧烈蠕动着,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它的体内不断游动,在我们回过头看的时候,终于这具怪异的尸体白光骤起,发生了剧烈爆炸。

    但是,却并非我预想中的自爆,而是有无数黑色小点,在白光之中,从它的体内喷泄而出,场面看起来恶心之极。

    我细眯着眼,努力想看清楚这些从它身上喷泄出来的小黑点到底是什么玩意。忍不住上前一段距离,最终给我看出了究竟,心中恍然大悟。

    这些细小的黑点,竟是一只只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只不过被从超级血肉复生者体内喷泄出来的它们,已经随着主子一起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些被喷泄出来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尸体,应该就是当时钻入山丘孔洞里面,和超级血肉复生者结合为一体的那些家伙吧,超级血肉复生者一死,它们自然也活不成了。不对。就算没死,它们大概也活不成了,这些家伙自和超级血肉复生者融为一体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供给超级血肉复生者吸收的养分。真是个血腥残酷的种族。

    谜底揭开了。血肉复生者竟是靠融合喽啰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我就说,怎么这家伙的实力会忽然涨了一截,果然每个世界之力强者都有自己的压箱底功夫啊。我要是没有晋升到世界高级,估计想要拿下超级血肉复生者也没那么简单。

    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我愉悦的迈着有节奏感的小步子,重新回到超级血肉复生者身边,在吐出被它融合掉的上万喽啰后,它的身体明显缩小了一圈,方圆数百米的地上,被密密麻麻的一层复生者和野兽的尸体给铺满,足足有三四米厚,蓝色的血液颤颤汇聚,让这里完全变成了一座尸山血海,看起来十分惊悚。

    或许是因为还保持着【山丘巨熊】的姿态,这些尸山血海对我的震慑感并不强烈,大概就像是上万只蚂蚁的尸体堆积到一起,我更关注的是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是不是还完整,这可是这一趟的最重要战利品。

    结果一看,我松了口气,原本以为喷泄出被融合的喽啰小弟之后,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可能会支离破碎,结果这不是保留的很完整嘛,我现在到是有点好奇,它到底是怎么将喽啰给喷泄出来的了。

    见尸体无恙,我放下了心中最大一块石头,接着是第二块石头,没错,这家伙的爆落,魔王高级,融合了喽啰后接近巅峰实力,比起神马高达厄运骑士,应该会更给力一些吧?

    想到这里,我就心痒难耐,满心期待的将已经缩水的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拎开,果然看到了一堆金光闪闪的爆落物品,只是内心中这股欲求不满是怎么回事?

    自我剖析了一会,我才恍然,原因是自己的体型变大了,所以本该是金山银山的成堆爆落,现在看起来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多,当然会觉得浑身难受了。

    为了充分享受战利品的快感,我立刻缩小,变回原本的样子,结果刚刚落地就被吓了一跳,尼玛这满地的异形尸骨啊!

    好吧,我终于是被满地的尸体给吓了一跳,体型缩小之后,这尸山血海的触目惊心,陡然就强烈了百倍。

    不过,毕竟只是一堆尸体了,我顿了顿,立刻就两眼放光的朝着超级血肉复生者的爆落物品飞扑过去,在金币的海洋中游弋起来,和高达厄运骑士专走精品路线不同,这家伙可是来者不拒,光是金币就爆了一个小池子那么多。

    对了对了,还有其他喽啰呢?虽然一口一个喽啰的形容,但里面应该也不缺精英头目什么的吧?

    我的三光症又犯了,挥起鲑鱼剑一个三百六十度旋扫,刮起暴风,顿时,堆积了厚厚一层的异形尸山就被吹了起来,这些可怜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尸体再次遭到虐待,被一剑扫的七零八散,有些甚至飞出十里之外,犹如下了一场尸体暴雨。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扫开尸山后,下面也有不少爆落物品,只是被蓝色的血液侵染了,看起来有些恶心罢,不碍事不碍事,回去擦擦就得了。

    我兴高采烈的准备收拾战利品,可是忽然犯难了,光是超级血肉复生者爆落的金币就有一池子,足以将我的物品栏撑满了,这满地的爆落该怎么办?

    目光落到远远赶来的萨绮丽三人身上,我眼前一亮,虽说应该还是远远不够,但至少一些值钱的东西……至于这些最不值钱量最大的金币,我眼中掠过肉疼之色。罗格第三吝啬的灵魂在哭泣呐喊有木有?

    【打扫,快点战场。】

    萨绮丽三人刚刚来到,似乎想说什么,就被一木牌打断,三人面面相窥,见某德鲁伊已经完全陷入财迷模式,恨不得在金币堆里一边游泳一边搜刮的样子,都无奈了。

    大高手立刻就变成小财迷了,反差有点大啊导演?

    不过,现在的确不是说太多闲话的时候。如此激烈的战斗。还不知道迪亚波罗那边有没有察觉到呢。

    互相交流眼色之后,三人点点头,也加入了搜刮大军,将目标放到那上万喽啰爆落的物品上。以三人的毒辣眼光。只需往地上一扫。就知道好东西在哪里,金币之类的东西自然是自动忽略了。

    尽管有萨绮丽三人的加入,这场清扫也足足花了十多分钟。竟比战斗花的时间还要长。

    无暇去细看到底收获了什么样的东西,摆在我们面前又是一个难题,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该怎么弄回去?既然是为了结婚仪式的狩猎,当然得把尸体带回去,否则鬼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就算将这大家伙的尸体分割了,我们四个人也装不下啊。”大家纷纷的犯难道。

    “要不,把脑袋切下来带回去就行了?”

    萨绮丽给出务实的办法,如果光是脑袋的话,到的确不大……呃,也不能说不大,直径足足有十米左右的脑袋,是两三头猛犸巨像的体积。

    “只有脑袋的话总感觉差了一点什么。”图拉科夫摸着下巴,对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身体部分有些恋恋不舍,这些弄回去,可都是吹嘘的资本啊。

    “那好,你抬回去好了。”萨绮丽冲图拉科夫怒视一记。

    “抬我到是抬的起,问题是何年何月才能回去。”野蛮人故作可怜的眨眼,表示无辜。

    “安心吧,我们会在群魔堡垒等你回来。”沙希克闻着一朵玫瑰,悠然道。

    “不打算一路护送我吗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混蛋!”

    见三人又吵了起来,我晚班无奈,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看看巨大的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再看看满地的金币,无论舍弃哪一样,都足够让我心疼上好一段时间了。

    等等!

    我忽然灵光一闪,连忙打断萨绮丽三人吵嘴,用一块块木牌向她们说明自己心里的计划。

    一番功夫后,她们面面相窥,均是无语。

    “这个……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行的,只不过实际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小弟,我到底该说你有想法呢,还是胆大包天呢?”

    “财迷心窍。”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对视一眼,两个老对手竟然心有灵犀,同时说出真相。

    好吧,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已经不抗拒罗格第三吝啬的名头了。

    说干就干,我们连忙将满地的金币堆上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背上,缩水以后,超级血肉复生者的体型只剩下约莫六七十米高,不过还是很庞大,在我们眼前犹如小山一般。

    成堆成堆比人还高的金币,在数分钟之内就被全部搬运上了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背上,这里不得不夸一下萨绮丽这个大功臣,凭着死灵法师强大的精神力,她根本不需要用手,直接用精神力就将一堆堆的金币搬运起来,看的我羡慕不已,也想效仿,只是这样做必须变身圣月贤狼,羞耻度太高还是算了吧。

    话说,我的圣月贤狼变身好像还没有在萨绮丽三人面前暴露吧,当然,眼耳通天的阿卡拉和拉斐尔,应该是瞒不过的。

    瞪忙活完了后,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背部就像被镀了一层金似的,远远看去,金光闪闪,特别的恶俗,让完成这项壮举的萨绮丽三人看到后苦笑不已,就连爱吹嘘的图拉科夫都表现,自己不想将这份恶俗的工作写入图拉科夫大人的伟大自传之中。

    没有理会野蛮人的念碎碎,我们连忙开始计划行动。

    首先,我来到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身下,凭着cosplay熊蛮不讲理的力气,轻松就将这座小山一样的尸体举起,飞了起来。

    而后,沙希克化身复生者骑士,在背上将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头部给抬了起来,看这一副昂首挺胸的神气模样。

    再然后,同样是复生者骑士的图拉科夫,来到背后靠近屁股的位置,让那条百米长的蝎型巨尾灵活摆动起来。

    萨绮丽最后就位,负责指路即可,谁让她是法师呢。

    计划很简单,超级血肉复生者刚死,身上的王者气势犹存,作为绝望平原的统治者,它自带的怪物回避功能还是很强大的,我们操纵着它的尸体一路赶回,大不了计划失败,我们再砍下它的脑袋轻装跑路就是了,反正没什么损失,不如尝试一下。

    这一天,不少绝望平原的怪物,都远远看到了古怪的一幕,它们那平时足不出户的宅王,此时竟然像一头浮灵般的,慢悠悠在半空飘荡着,姿势看起来古怪非常,四肢看似无力的晃荡,偏偏又做出一副昂首挺胸的不可一世状,那条尾巴甩来甩去,似乎择人而噬,让不少胆小点的家伙远远一看就闻风而逃,生怕成为它蝎尾下的祭品。

    虽说魔王级的强者能够自由飞翔,但你那么大的体型……不大合适吧老大,而且那成群的小弟呢?

    如果不是那熟悉的气势,许多聪明点的地狱怪物,都忍不住会想这会不会是冒牌货,当然,也就想一想,好奇心害死一百只猫的道理没有谁不懂。

    于是乎,某德鲁伊鲁莽的计划竟然成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