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章 意外的三人到来
    ***************************************************************************************************

    目送莎拉离去,我心中颇为遗憾,庆祝会又少了一个……哦不,是两个人啊,这日子过的是越来越冷清了。

    不过事关拉尔三条子的小命,有莎拉去,有希尔曼雅在,我也更放心一些,希尔曼雅在早些时候已经突破到领域境界,在第一世界也没什么能难得住她的事情了,本来我想到了小雪,可是小雪的个头大,很容易被发现,而且它虽然聪明但毕竟智慧还不如人类,没办法像希尔曼雅那样随机应变,所以最后还是决定派我的精灵大管家跟莎拉一起去。

    拉尔三条子不能来的话,那么,人也差不多到齐了,应该,我细数一下,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了,太多的人我没有邀请,比如说德鲁夫,马科斯,奥斯卡等等,他们和我熟,却和高特夫妇不怎么熟,大老远的让他们跑回来,也热闹不起来。

    再次确认了一遍人数后,我终于肯定,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侍女三人组,露西亚小队,里肯汉斯小队,大多都是逗比欢乐多,我怎么尽认识了这群人啊,唉。

    对了,试着去邀请阿卡拉和凯恩吧,不管能不能来,总是要尽一下心意的。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屁颠跑去阿卡拉那儿,在小黑店的门口旁,那块哈洛加斯的心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大概被阿卡拉处理掉了吧,正好,每次看到它都得头疼,搬走了顺眼多了。

    我进了帐篷,忽然瞪大眼,惊呆了。

    里面除了已经差不多是阿卡拉家的固定食客水晶以外。竟然还有一个我十分熟悉的人。

    “小狐狸,你怎么在这?”我惊讶的拉高语调,好你只骚狐狸,来了营地竟然不先来见我,而是跑来阿卡拉这,想故意瞒着我什么?

    “怎么,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营地又不是你的。”

    这只难伺候的小天狐,噗嗦摇着漂亮蓬松的棕毛尾巴。把贪吃的水晶搂在身前,乍一看还真有那么点母性光辉迸发出来,不过一开口的带刺发言,就暴露了她的傲娇属性。

    “应该先和我打个招呼才对,顺序搞错了。”我依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唠叨。

    “哼,本天狐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为什么要先去和你打个招呼。”小狐狸头一撇,不甩我。

    好啊。你这小骚狐狸,胆子越来越肥了是吧。看在阿卡拉的份上,我先暂时忍一忍你,等会就让你知道本德鲁伊的威严,可不仅仅是区区大小姐的胸部那么简单。

    见我们两口子吵了起来,阿卡拉笑眯着打了圆场:“吴,别生气。露西亚是我叫过来的,所以先来了我这。”

    “阿卡拉奶奶你?有什么事儿吗?让我去做不就成了,为什么要叫上这只还不顶用的小狐狸。”我惊咦一声,不忘刺一刺小狐狸,果然。听到我这样说她的狐狸尾巴立刻炸起来了。

    “当然没有忘记你,这次的事比较重要,得你们两个一起去才行。”

    阿卡拉保持着和蔼笑容,但是,不知为何却忽然有一股凝重气氛降临到这个小小的帐篷里面,就连对我怒目而视的小狐狸也陷入了安静和沉默之中。

    “到底是……什么事?”我最受不了这种气氛,有话就直说啊,让我去单挑四魔王都成,别哪这种不明不白的吊胃口气氛来折腾我。

    “嗯,迟点再和你说,你这两天不是要给高特举办庆祝会吗?”阿卡拉话题一转,让我想起了这次来的目的。

    “是的,是这样的,阿卡拉奶奶你一起参加不?还有凯恩爷爷。”

    “原来是特地邀请我来的,真高兴,看来我这个老婆子还没有被人遗忘掉嘛。”阿卡拉呵呵的打趣起来,考虑了一会,点点头。

    “也罢,最近莱娜和琳娅分担了许多事,让我清闲了不少,这人一闲下来啊,就感到了岁月的流逝,垂暮了不少,正好沾一沾你们年轻人的热闹,说不定能活多几岁。”

    “阿卡拉奶奶你说笑了。”我有些讶然,本来按照我的猜测,阿卡拉十有**是不会参与这样的宴会,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下来了,嘛,这也是好事一件。

    “凯恩那边你也不用特地跑一趟了,我会去通知他,如果没有其他要事的话,他怕是也会凑一凑这个热闹吧。”阿卡拉接着又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宴会就定在今天晚上举行如何?”

    “好,好,我知道了,唉,这把老骨头终于可以松动松动了。”

    就在这时,两道熟悉的气息忽然逼近,我一眨眼,露出惊喜之色,主动掀开帐门迎出去。

    来人可不是大师兄和二师兄。

    “你们怎么回来了?”

    这实在是在巨大的意外之喜,我从第三世界回来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拼死拼活的,要在历练各方面胜对方一筹,看样子一年半载都不会回来,没想到短短三个月时间就在第一世界遇到了。

    “还不是卡洛斯这家伙,思妻难耐,一天到晚唉声叹气嚷着要回来,又不想让我超过他,要死要活的把我一起拉了回来。”西雅图克一边抠着鼻孔,一边大咧咧说道。

    “别听这家伙胡言乱语,是拉斐尔见我们历练过度,让我们回来休息一会。”卡洛斯苦笑一声,连忙解释道,省得被西雅图克冤枉成黑人。

    “就你们两个回来了?”我东张西望,左盼右顾,武帝大人呢,吾王和小不点王呢,还有高露洁姐妹呢?

    “怎么。不是我们还能有谁?哦,我明白了,但是很可惜,你的妻子军团可还在第三世界历练,没有回来。”

    “这样么?”我失望的叹息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别乱说。什么叫我的妻子军团,就阿尔托莉雅一个好不好。”

    “是是是,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西雅图克摇摇头,都懒得和我争辩了,卡洛斯也是一副笑而不语的表情,显得高深莫测。

    西雅图克我哪他没办法,这货除了嗜酒就是好战,破绽极少,但卡洛斯可不同了。顶着张暗黑大陆第一帅哥脸——至少我现在是没有见过比他更帅的男人,这家伙可是有不少的粉丝和暗恋对象。

    比如说……

    “卡洛斯师兄,你笑的那么开心,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对吧,不如我让西露丝艾柯露把她们的老师一起叫过来分享分享?”我促狭的冲大师兄不怀好意笑道。

    卡洛斯记性很好,一听是西露丝艾柯露的老师,他就猜着是谁了,脸上的淡淡笑容立刻垮了下来。

    “吴师弟。你可不能坑我啊,我还要去见安洁丽尔。”

    “安心安心。我会去和安洁丽尔大嫂解释,言传身教,让她接受事实,成全你的左拥右抱,这样一来,卡洁儿又多了个温柔的妈妈。多好啊。”

    “可是我不想,我只喜欢安洁丽尔一个,做不到这种事情。”

    卡洛斯虽然知道我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有点慌的拼命解释,能让素来淡定沉稳的大师兄急成这个样。我和西雅图克都是笑的合不拢嘴。

    可惜,老天没让我高兴多久,身后帐门哗啦一声,有人走出来,二话不说就提住了我的耳朵,娇声喝斥。

    “你这个坏蛋,有资格说别人吗?觉得左拥右抱很了不起对吧,很骄傲是吧,还想再找几个没错吧。”

    “疼疼疼,我错了,小狐狸,我错了,我回去给你跪洗衣板行不?”

    这会儿换我脸上的笑容垮下来了,糟糕,为了调戏大师兄,我竟然忘记了小狐狸还在帐篷里,将这种男人间的玩笑听得一清二楚,不发飙才怪呢。

    “哼,本天狐可不稀罕,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见大家都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露西亚脸色红了红,意识到自己举止表现太过了,分明就是在以爱吃醋的妻子自居,她连忙松开手,娇哼一声,转身进了帐篷。

    “吴师弟,让你乱说话,这下遭罪了吧。”见恶人有恶报,卡洛斯开心笑了。

    “卡洛斯师兄,这种时候我才知道你有多机智,死守一个安安稳稳的过,与世无争,太令人羡慕了。”我竖起大拇指,夸了一句。

    结果,话刚落音我就知道不妙了,这张作死的大嘴巴又惹祸了,果不其然,刚刚转身进了帐篷的小狐狸又怒气冲冲的跑出来,不顾其他人的眼神再次往我腰上一捏,顺时针一拧。

    “你想死守一个对吧,想与世无争对吧,来来来,和老娘我说说看,娶了一二三四五个妻子的你,想要和哪一个死守,让老娘我开开眼界。”

    小狐狸这会儿可是真生气了,好久不用的霸气“老娘”自称都在大家面前用出来了。

    “我又错了,我回去跪榴莲壳成不?”我哭丧着脸,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的嘴巴狠狠扇几下。

    “跪针眼也没用,你这种色狼坏蛋,给老娘去死!”气呼呼说着,小狐狸不解恨的直接抓起我的手腕在上面咬了一口,飞快转身尾巴一甩,又甩了我一记,才冲冲的回到帐篷里面。

    见着我的惨样,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相视一眼,很没良心的笑了起来。

    “我只爱安洁丽尔一个的心,更加坚定了。”卡洛斯满脸慷慨,表示要吸取眼前的教训,从一而终,为安洁丽尔做牛做马,不离不弃。

    “要不要找对象呢,我还是安安稳稳的喝酒过日子好了,妻子这种东西……好像很麻烦的样子。”西雅图克挠挠大光头,自言自语道,似乎渐渐向野蛮人acer走远了。

    “阿卡拉大人,我们回来了。”进了帐篷,小狐狸依然在生气,不愿意理我。大师兄和二师兄则是和阿卡拉寒暄起来,聊了聊近况。

    “拉斐尔让你们回来的,原来是这样,可真是难为她这番心思了。”聊着聊着,阿卡拉笑着点头,似乎懂了什么。

    “什么心思?”我耳朵一竖。立刻问道,那个百族公主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我这位老友,心思莫测,聪慧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本该由她来任这个联盟大长老之位才对。”阿卡拉答非所问的笑着说了一句。

    “可惜,她硬是将这个位子扔给了我,我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扛起这份重任了,老友啊老友……”

    见阿卡拉神色思远,气氛有些古怪。我们都不敢出声。

    不过,她毕竟是大长老,自制力极强,很快就回过神来,对我们乐呵呵的一笑:“让大家见笑了,年纪大了,忽然就学会了伤感。”

    “阿卡拉奶奶你没事就好。”我小心翼翼的打量她一番,却无法从那份和蔼笑容中发现任何的信息。

    “说了那么多闲话。我也该出去走一走了,正好去凯恩那一趟。和他唠叨唠叨,顺便做个邀请,你们年轻人就自个好好聊一聊吧。”

    说着,阿卡拉站了起身,扶着拐杖,我们连忙也站起来。由小狐狸扶着她走出帐篷。

    “去吧去吧,让我这把老骨头自己走一走,活动活动,想活多几年还真不容易啊。”她拍了拍小狐狸的手,然后冲我们一挥。便拄着拐杖独自离去。

    “阿卡拉大人……好像有些奇怪。”目送她的身影离去,西雅图克喃喃自语道。

    “废话,谁看不出来,问题是到底奇怪在哪里,为什么而奇怪,难道说和拉斐尔大人让你们回来有关?”我翻了个白眼,摸着胡渣下巴,强行扮演名侦探吴凡。

    “很有可能,算了,在这里瞎猜也没什么用,或许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卡洛斯到是想的开,应该说,自从要回安洁丽尔后,对他而言,这个世界就已经没什么越不过的障碍了。

    “对了,今晚我们要举办高特的庆祝会,记得来。”

    “高特,那小子怎么了?”西雅图克抠抠鼻孔,他和高特夫妇有过一段恩怨,不过现在已经和解了,虽说关系不算太亲近,但也不会对这样的宴会产生隔膜,只要有好酒喝的话。

    “他突破到领域境界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两人点点头,高特是在第三世界突破的,他们知道这回事也不奇怪。

    “可怜我们啊,突破的时候可没那么隆重。”西雅图克皱着脸,忽然叹了一声。

    “你就惦记着多喝点酒对吧,要不给你补一场,没有酒的庆祝会。”我和卡洛斯嗤之以鼻。

    “那还是算了,美酒算哪门子庆祝会。”果然西雅图克罢了罢手,不断摇头。

    “说到酒这肚子里的酒虫子又作怪了,庆祝会是在晚上对吧,我先去酒吧解解馋再说。”

    “可别喝过头,烂醉了来不了。”我冲西雅图克离去的身影叮嘱一声。

    “知道知道,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喝烂醉了?”一边罢手,西雅图克的步伐一边加快,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西雅图克这家伙,也是有点寂寞,营地里已经找不到人陪他喝酒了。”和我一起目送的卡洛斯,心思细腻的轻叹道。

    “是么?让碧丝和他较量一下?”我忽然想起咱家的碧丝亲,那可是能将西雅图克喝服的存在啊。

    “不是这个意思,碧丝的酒量虽然大,但她并不嗜酒,不是酒中之徒,和西雅图克并没有太多的语言。”

    “说来说去,你们就是想念卡夏那老酒鬼了对吧。”

    “说的一点都没错,走了有两年多了,怪想念卡夏老师的,西雅图克也是,每次回来营地都要叨念一番,想要找卡夏老师痛快喝上几回。”

    “老酒鬼教出来的大酒鬼,还好卡洛斯师兄你还算正常。”

    “吴师弟不是也在卡夏老师的教导下,保留了自己的性格……呃,吗?”

    “这忽然的停顿是怎么回事?”我顿时富鱿凯了,绝对是想说我把老酒鬼的吝啬和厚脸皮给学到手了吧。

    “咳咳,我先回去一趟,将家整理一番再说,到时候见。”卡洛斯自知失言,飞快说了一句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最近啊,连大师兄也越来越奸诈,让人不省心了。”我不断的唉声叹气,这到底是谁的错?不,谁也没错,错的是世界!

    “最不省心的不是你这坏蛋才对吗?”上前一步,小狐狸冲我白了一眼,牵着水晶率先走开,速度不快,看到这里,我赶忙屁颠屁颠的跟上去。

    “跟过来干嘛,快点找你的死守唯一去。”

    “这不就是在眼前吗?”我厚着脸皮笑嘻嘻的伸出手,悄悄牵上了小狐狸香滑娇软,柔若无骨的小手。

    “本天狐可担当不起,对吧,水晶。”小狐狸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冲我瞪了一眼之后,也就认命了。

    “水晶不知道,不过饲主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水晶专注喝着清神水,随口应了一句。

    你这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混蛋**水晶龙!

    “水晶啊。”我忍着怒火,慈眉善目冲她一笑。

    “刚才我好像看到了,死……不,是蕾奥娜在找你。”

    “蕾奥娜老大?我这就去。”水晶一振,不敢有丝毫怠慢,睁开小狐狸的手立刻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虽然不爽她竟然对区区一只死狗忠心耿耿,俯首称臣,不过偶尔的偶尔,这层关系也蛮好用的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