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 打工魔王的五年卖身契约
    ***************************************************************************************************

    “……”

    我张大嘴巴,彻底石化,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不合你的胃口?那魔神也行,我觉得都一样,没差。”

    十分欣赏我现在目瞪口呆的表情,路西法将倾过来的,带压迫性的上半身缩回去,重新悠然自在的背靠着椅子,手一抬,拿出一包大概是果干之类的零食,滋滋有味的吃着。

    “路……路西法大人,您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开玩笑。”口中嚼动嚼动着的六翼强者,含糊说道。

    “让我当魔王什么的,可我是暗黑大陆阵营啊,和地狱一族可是敌对势力,怎么可能。”

    “谁说暗黑大陆阵营的人就不能当魔王了。”吃着零食的路西法大人津津有味,摆出说教架势。

    “你是在小看魔王吗?虽然在我看来魔王这种东西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可是我不能背叛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无论如何。”我神情悲愤,慷慨就义。

    “我没说过要逼你背叛你的阵营啊。”

    “你不是让我当魔王吗?果然是在开玩笑吧。”我被路西法的跳跃性思维弄傻了,从一开始她就在作弄我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魔王一定要做坏事,一定要和暗黑大陆为敌呢?”

    “哈……”我大脑当机许久,才渐渐反过来她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我只是让你当魔王。并不会限制你去做什么,随你喜欢,当然,你要是觉得魔王就得杀人放火散播邪恶,与暗黑大陆为敌,我也不会反对。”

    “我可以继续维持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就算当了这个魔王,和七巨头为敌也没关系?”

    “嗯啊,当然了,随你喜欢,三魔神和四魔王不是斗的很欢吗?加入第三方势力来个大乱斗,不是蛮有趣的事情吗?”

    我无语的看着眼前漫不经心的路西法,这都什么和什么,太乱来了吧?

    “我还是不明白,路西法大人。既然我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会受到任何干扰,那我这个魔王做与不做,又有什么区别呢?”

    “笨成这样,我都替暗黑大陆担心了。”吧嗒吧嗒的很快就将一包零食吃完,优雅的用绢丝手帕擦了擦嘴角,路西法露出毫无演习成分的悲哀神情。

    “……”你随便说好了,我已经习惯了。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你去做什么,只不过是为了打破僵局罢了。”说到这里。露西亚一拍掌心,似乎想起了什么没说。

    “哦,对了,其实条件还是有的。”

    “什么条件?”我紧张起来,生怕对方提出让我为难的要求。

    “首先,既然让你做魔王。总该有点表示,至少让你有个据点地盘什么的,所以说,教廷山你就拿去吧。”

    路西法耍了一招借花献佛,我刚想说教廷山本来就是我们的。但是想到还在虎视眈眈的安达利尔,如果没有路西法出手,已经不可能将教廷山带回去了,沉默片刻,我咬牙认了这份魔王大礼包。

    “不过,这是好处,不算条件吧?”

    “说的没错,条件现在就公布,只有一条,你不能将教廷山带回暗黑大陆。”

    “什……什么?”

    “没听清楚吗?不许将教廷山带回暗黑大陆,这是我唯一的条件,没有谈判的可能。”

    “路西法大人,你这样做,和直接杀死我有什么区别,不把教廷山带回暗黑大陆,我分分钟会被其他七巨头干掉。”

    前一刻还为得到教廷山而暗喜,现在我却哭丧着脸,感觉半条命已经被安达利尔捏在手上了。

    不可能那么简单,她们计划了那么久,不可能会坐视我这个重要棋子轻易被干掉,一定是这样,我想了想,恍然道:“对了,我明白了,一定是路西法大人您有什么办法,一口气将我的实力提升到七巨头的程度,只有这样我才能和它们周旋,对吧。”

    “不可能,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做到这种事情。”路西法一句话将我重新打回地狱,不,这里已经是地狱了。

    “回去我会立刻被安达利尔干掉的。”我耷拉肩膀,认命了,准备抛弃教廷山,反正路西法没说不能让我回暗黑大陆。

    “听我把话说完,既然我开出了这样的条件,自然不会让你轻易丢掉小命,我会命令七巨头,让它们三年之内不允许对你出手,你认为如何?”

    “真的?”我一愣,随即大脑飞快思考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有三年时间……不行,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只有三年时间,三年以后,我还是要被七巨头中的任何一个完虐。

    “太短了,五年行不行?”我脱口问道,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已经习惯了眼前的六翼强者说一不二的态度。

    “可以,五年就五年吧。”路西法又拿出一包果干吃起来。

    意外的随便,意外的好说话!!!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眼看着路西法吧嗒吧嗒吃了一阵子,才逐渐反应过来,心里有些小得寸进尺。

    “那……十年可以吗?”

    “这个嘛……”露出淡淡笑容,停下吃零食的动作,路西法直盯过来的沧桑而深幽眼神让我心慌慌。

    “从我的角度来看,十年二十年,哪怕给你一百年也没问题,我们这些人已经渡过了漫长的岁月,对你们而言一年的时间。对我们而言,大概就和一天差不多,但是……”

    顿了顿,她的眼神微微一眯,透露出些许锐利。

    “但是,我不认为你们还有十年的时间折腾。所以说为了你好,五年时间吧,就这么决定了。”

    没有十年的时间折腾?

    我沉默了,想起了阿卡拉着急着找回教廷山的目的,不就是担心越来越脆弱的第一世界会出问题,想利用教廷山穿梭空间的能力做好完全准备吗?或许路西法所指的就是这个。

    不,或许她知道的更多。

    “路西法大人,能否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连十年的时间都没有了?十年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还可以挽救吗?”

    “不能。”路西法干脆了当的拒绝了,让我一肚子的话哽在了喉咙。

    “别露出这副表情,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暗黑大陆正在发生变动,连地狱和天堂都不得安宁,或许,我们这次的动作,会加剧事态发展也说不定。当然,或许。如果满足某个契机,可以让事态缓和下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不是吗?嚼嚼……嗯,嚼嚼嚼。”

    “……”虽然你用一副事态严重的口吻对我这样说。但是最后大口吃零食的样子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我百般为难,万般彷徨,如果阿卡拉在身边就好了,以她的智慧一定能更好的做出决定。

    “别烦恼了。换成谁都一样,反正也没办法拒绝,不是吗?”似乎看破了我的想法,路西法含糊不清的说道。

    “说的也是,事到如今只能乖乖的做这枚棋子了。”

    “虽然这是事实但也别那么悲观,想想看,又是救世主,又是魔王,就算是棋子那也是国王和皇后的存在,这样一想不是很美好吗?有人想做还没这个资格呢。”

    “您的安慰,我心领了,我会让自己乐观起来,哦,对了,路西法大人,教廷山不能带回暗黑大陆我知道,但是至少我可以回去吧?”

    “当然,我说过,你的意志是自由的,随便想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拿到教廷山以后去撞七巨头的老巢也没问题,我不会阻拦,当然,在那种情况下我可不敢保证它们会听从我的命令不对你出手。”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作死。”我一脸黑线,莫非越强大的人,脑洞就越大?

    “我只是借机告诉你,虽然七巨头会遵从我的命令在限定时间内不攻击你,但是你也不能因此肆无忌惮的去攻击调戏它们。”

    “我知道了,但是诸如贝利尔之流,狡猾异常,或许会绕过您的命令,寻找破绽致我于死地,不得不防。”

    “放心吧,它们没这个胆,既然我们出手了,这即是一个信号,这场好戏已经被我们时刻关注着,它们耍不出什么花样。”

    “得到您这样的保证我就放心了。”

    松了口气,我暗暗寻思,五年时间,过了五年后要是还没办法和七巨头抗衡,当然,一般来说只有五年时间肯定是不够的,到时候,我大不了将金属球一撤,回收圣树之心,扔下教廷山跑路。

    这等于是白送教廷山的五年份使用权给我,虽然没办法带回暗黑大陆,这波怎么想都不亏啊亲!

    想到这里,我终于露出来到……失乐园?这叫失乐园对吧,来到失乐园这后的第一个笑容。

    “这样就对了,与其苦恼未来,不如好好想一想有利的事情。”

    第二包零食干掉,路西法给我的笑容点了三十二个赞,似在说,不愧是神经粗大傻乐观的救世主,我就喜欢你这样单纯好骗的家伙。

    “好了,谈判成立,我这就送你回去。”说完,路西法正想招招手送客,却被我拦住了。

    什么叫谈判成立,从一开始就没允许我拒绝好不好?

    “等等,路西法大人,如果能确保我的同伴没事,能否再给我点时间问几个问题?”

    “嗯……好吧,反正也无聊,就当是给新属下的奖励吧。”对方歪头想了想后,同意了,重新坐下,拿出第三包零食。

    我:“……”

    “问点什么好呢……有太多太多疑惑了,比如说末日之战的内幕,原罪之战的内幕等等……”

    “我建议你最好别问这些,我耐心有限,对于太远古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最重要的是,这些情报对你而言并没有任何用处。”

    “要把有限的时间问到关键点上吗?”我深思片刻,抬头和路西法乌黑幽深的瞳孔对视着,比出一根手指头。

    “那么,能问一下,万年前,地狱一族的入侵,是你,或者是你们在背后的操纵吗?”

    “哎呀,看来我是看走眼了,你还是蛮机智的,这不一下子问到了点上吗?”

    嗯哼哼,发现了吗?我平时只不过是为了把智商积蓄起来,能在关键时刻爆表而已。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这个秘密,算了,难得来一趟,不说点什么你也太可怜了。哦,忘了忘了,要吃果仁干吗?”

    “不……谢了。”面对露西亚的热情邀请,我一脸黑线,她这算不算是本性暴露的越来越厉害了?

    “是吗,真可惜,明明吃一粒可以增加一点全属性。”

    “请务必给我品尝此等绝世美味。”我激动的差点就给路西法跪了,一颗一点全属性,我要是将这一包吃下去,那岂不是等于凭添了几十级属性的加成?

    “骗你的。”

    我:“……”

    “我们还是说回正事吧,难道已经不想知道这个秘密了吗?”

    擅自转移话题的是谁!好好想清楚到底是谁再说!

    深呼吸,再深呼吸,我总算冷静下来,要淡定啊,要夹着尾巴做人啊,一开始不是说好了吗?眼前的家伙绝对不能惹。

    “请路西法大人不吝赐教。”

    “嗯,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吧,是我们在幕后指使。”

    “为什么?”大脑轰地一振,虽然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压抑不住的声音带上了愤怒。

    暗黑大陆有多少生命丧生在这场战争之中,知道吗?为什么还能够用这种轻松的语调说出口。

    “当然,是有目的的,我等也并不是说心血来潮无所事事便去玩弄弱小的生命,应该说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了。”

    面对我怒气冲冲的发言,路西法并不在意,依然用她那风轻云淡的悠然神情语气,一边吃着果仁干一边说道,也是,一只蚂蚁冲着狮子发怒,狮子会在意吗?……(未完待续……)

    ps:感谢【恶魔の胜利】酱、【我太肥】酱以及【木遁木龙之术】酱的万赏,么么哒。

    ps:牙疼,医生说熬夜上火,让小七早点睡,所以这几天会努力早点干活,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