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不如加入我们的组织吧
    ***************************************************************************************************

    我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那三对翅膀还在,又往自己腰上用力一捏,疼,不是在做梦。

    我竟然……看到六翼级别的……强者了?这也太不现实了吧,明明还是第一次直面四魔王之一的安达利尔,结果在眨眼间又站在了六翼强者面前,这剧本也太跳了吧,还能不能好好让人干下去?

    我得承认,自己虽然经常脑洞大开,想象着各种各样的神展开,但基本上还是更喜欢平稳步调的日子,对于这种剧本很不适应,无论是神经方面,还是智商方面。

    不,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爱丽丝,露西亚……”我慌慌张张四处顾望,少有的喊出她们的名字,目的当然是为了让眼前疑似吊炸天的存在可怜一下,让我知道情况到底是怎么了。

    “如果我说她们还安全,你能安静的坐下来,和我聊一聊吗?”果然,或许是不想浪费时间,或许是窥破了我的内心,对方比了一个手势,让我安分点坐在她的对面。

    虽然只是一句话的答复,但不知为何我却完全心安下来,对方的话语的确有着神奇魔力,让我越发确信那三对翅膀并不是摆设,也不是道具。

    所以说,夹起尾巴做人很重要。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乖乖的向石亭走过去。顺着圆形石桌坐下,在对方对面。

    明明安达利尔给我的气息如此恐怖,哪怕是圣月贤狼形态依然感觉喘不过气来,心脏仿佛被箍住了一样,可是面对眼前的六翼,我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气势威势。这恐怕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吧?

    有着草原味道的轻风徐徐在脸上拂过,让我慢慢找到了(作死的)感觉,一直低着的,不敢抬起的头,有些紧张的慢慢抬起,正巧和对方的目光迎面相撞。

    外表看去,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贵妇,石桌并不大,所以我们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远。大概只有六七尺左右,以这个距离,别说是眼睛贼亮的德鲁伊,哪怕是普通人,只要不是高度近视,也能十分清楚的看清对方的容貌。

    但是,在此时我的眼中,对方的相貌却偏偏如同雾里看花。这种感觉并非实感,不是真的有一层雾气笼罩着对方。或者打了马赛克,而是一种很玄虚的感觉,明明那张脸上的每一道细微轮廓都能看的很清楚,但是组合起来却偏偏找不到固定的感觉,好似可以千变万化,因此只能用感觉而不是更加具体的东西去描述。

    贵妇人。相貌柔丽,三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或许带了一点点年龄上的特征,身着不算朴素但也不是很华贵的黑色长裙,背后三对漆黑的翅膀毫无张扬的低垂着。最显眼的或许是那一头沿着三对翅膀中间慵懒垂落,坐下的时候发梢沾地的乌黑卷发。

    朦胧,慵懒,高贵,优雅,淡然,带着少许神秘的中年夫人,大概就是我对眼前这个疑似六翼存在的全部印象。

    “来来,不要客气,喝杯茶镇定一下吧。”回过神来,眼前已经热情的摆上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六翼强者泡的茶吗?不知道喝完后会不会加全属性,有点小激动。

    我颤颤抖抖的捧着茶杯,喝了一口,嗯,相当甘甜余味,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请……请问,这里是……你是……我到底为什么会……”

    想问的问题太多了,脑子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转过弯来,晕乎乎的,有一种踩在云朵上轻飘飘的不现实感。

    “失乐园,路西法,我带来的。”

    “……”喂喂喂,太简洁了,都快赶上三无公主了,身为女人说话这么酷有点不好吧,等等,路西法?

    我两腿一软,差点从椅子上滑落,扑倒在地。

    虽然看到那三双漆黑翅膀的时候,心里就有了猜测,但事实听到后,我发现我的心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

    果……果然是这样,说到六翼强者的话,除了这几位以外还能有谁?有这样的手段将我从安达利尔面前弄走,事到如今,我根本不打算去怀疑对方的身份和实力。

    你冒充,你试一试从安达利尔面前虎口夺食?

    肯定对方的身份后,我心里一点【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六翼强者】的兴奋感都欠奉,有的只是满满的彷徨不安。

    我有这个自知自明,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境界,还没资格见到这等存在,就好比七巨头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亲自去找一个刚刚走出第一世界罗格营地的菜鸟冒险者,或许,至少得等到我有和七巨头相匹配的实力,才能够一睹这些更高存在的真容,我一直是这么想,然而现在竟然获得了超规格的见面。

    对于这种受宠若惊的待遇,我觉得坏事多过于好事,小命或许不打紧,死不了,对方想干掉我早就干掉了,但肯定会有大麻烦落到自己头上,不会只是想见个面,将我从安达利尔手上救出来那么简单。

    当然,面对这等存在,或许可以从中得知一些一直困惑着自己的黑历史,这算是间接好处吧。

    脑海里乱糟糟的想着各种事情,一杯茶不知不觉很快就被我喝光了。

    “十……十分感谢,将我们从安达利尔的魔爪中救出。”首先,还是道个谢吧,没有她出手,我们三个很危险,在安达利尔面前未必有机会使出无限制返回。

    “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安达利尔她们勉强算是我的手下,嗯……”眼前的六翼强者女性。似乎有些困扰该不该承认七巨头和自己有关系,微微把头一侧。

    “嗯……是……是吗?”

    说到这份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怪路西法没把手下管好?说到底,地狱一族至今为止的罪孽,我们到是从没想过要算到堕天使一族。也就是以路西法为首的真恶魔头上,一方面是没证据指明是她们的指使,二来就算有证据那也是白搭,和地狱一族扳手腕,我们可以尝试一下,但是和堕天使较劲,完全是白日做梦,层次根本不同,和嚷嚷着我要去攻打外星人没什么区别。

    顿了顿。我觉得还是乘着这个难得的,说不定一生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讨问些比较有实际意义的问题更好,但是在此之前。

    “请问……路西法大人,我的另外两名同伴到底怎么样了,我并非不相信您,只是……”

    “安心,虽然没有脱困。但安达利尔对她们没兴趣。”眼前的六翼强者似乎并不难相处,连我这种怀疑她之所说过的话的问题。也爽快的回答了。

    也……也就是说她们还面临着危险?我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安心,反而焦急起来,小狐狸这个笨蛋,快点带小幽灵走啊,还愣着做什么?!

    其实我也知道,我这样忽然消失。小狐狸肯定不会扔下我,更重要的是小幽灵,我很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见我一脸的忧虑,对面露出宛若迎面拂来的轻风般的笑容,从她身上无法感受到一丁点的邪恶气息。说到底,堕天使原本也是天使,虽然和现在的天使意见不合大打出手最后分家,但并不代表它们就一定舍弃了原本的力量,所以就算眼前的路西法给我光明神圣的感觉,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真是有趣,就算是我,这样的场面也没有见过多少回。”她的朦胧目光并不在我身上,似穿过了重重障碍,落到不知何处。

    “路西法大人,能否提一个冒昧请求,把我的伙伴也一起带来,至少让她们远离危险。”

    “不行。”我的斗胆请求,马上就被拒绝了。

    “她们还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至于危险,放心,顺利的话很快就让你回去,不会耽误太久。”

    “咦……咦咦?”

    第一个回答,让我感受到了眼前看似很好说话的六翼强者,确确实实是个高傲的存在,那是无形的,并非时时刻刻摆在脸上,而是渗透到骨子灵魂的高傲。

    第二个回答却是让我惊呼起来,让我回去?回哪里去,该不会是回到小幽灵她们身边吧,也就是说还得继续直面安达利尔的威胁了?

    让我想一想,回去的瞬间,乘安达利尔还没反应过来,让小狐狸用无限制返回将我们带回去,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知道眼前的强者不可能轻易改变主意,我心里琢磨起了求存策略。

    “好了,说说正事吧,把你带到这里的理由。”将最后一口茶喝干,带着轻薄黑纱手套的小手在眼前轻轻一挥,眼前的茶具似被卷入到空间缝隙之中,凭空消失。

    “请大人明言。”我正襟危坐,知道正戏要来了。

    “本来把你叫过来的时机尚早,无论实力还是局势,所以说,我们的计划稍稍被打乱了一些,但这是一次难得的契机,我们还是这样做了。”

    “路西法大人,您说的我们到底是……”

    “猜不到吗?你的智商果然令人堪忧,因为这个,我们一开始甚至没办法确定你是否就是那个人。”

    这样说着,眼前的贵妇人顿了顿,微微向后靠坐,背后的三双翅膀更加柔和的低垂着。

    “我们,能有资格和我站在同等位置的,不是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吗?”

    寥寥几个,说的是那几位吗?我心里飞快思考,米迦勒算一个,黄金龙王算一个,至于人鱼之王这些,我不知道有没有资格让路西法算进去,但是答案已经相当清楚了,除了米迦勒,其余几位似乎都并不是主动找事的主。

    “米迦勒大人?”

    “嗯哼。”路西法用柔软的鼻音应了一声,表示废话。

    “我是没想到,按照历史记载,应该互为死敌的你们二位竟然会走到一起。”

    “并非走到一起,只不过是目的相同罢了,你看,这次她不是一样也掺和进来了吗?只不过是比我棋差一招而已,否则你现在站的地方就是伊甸园……哦,大概叫圣乐园会更恰当,见的人也不是我,而是米迦勒。”

    米迦勒也出手了吗?我心头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震惊的大脑当机了。

    仔细回想,当初虽然什么都没看到就被带过来了,但的确是感觉到了两股气息,能够和路西法一样强大的气息,也只能是米迦勒没错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变成了抢手货,我应该感到高兴吗?

    “那么,两位大人想要把我带走的目的到底是……”

    “那我就直白的说了。”

    话刚落音,悠然自得的背靠椅子,二郎腿高翘的路西法,忽然倾身而来,将姣好性感的身段压近,单手搀着桌子,嘴角带着盛放的艳丽笑容。

    “小家伙,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哈……哈?”

    我傻愣愣的看着路西法,宛如在菜市场上遇到维拉丝,她挽着菜篮子朝我迅速走过来,从篮子里递出一张传单并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说道。

    大人,听说过安利吗?

    十万头草泥马狂奔也不足以说明此时我心里的惊讶和抓狂。

    “加……加入你们?”

    “对的,福利多多,待遇从优,怎么样,稍微考虑一下?包你不亏。”

    “不……就算你这样和我说……先问一下,可以拒绝吗?”

    “不能。”路西法的眼睛一眯,透露出那么丝丝的危险,就是这或许万分之一不到的威势泄露,已经让我如同老鼠遇猫,浑身颤栗,背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不能拒绝,我就知道这绝对是奇(传)怪(销)的组织,我该不会立刻被洗脑吧。

    “具体来说,我该怎么做呢?”

    “我喜欢你接受现实的速度。”对于我迅速意识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实,端正态度接受一切的速度,路西法大人表示十分满意。

    “因为计划稍稍被打乱了,不得不临时做一下调整,我看看,有了……”打了个响指,眼前美丽而危险的贵妇人将上半身更加靠近的压过来,用少许魅惑的语气,说出了百万头草泥马级别的话语。

    “我这,正好缺少一位魔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