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七章 六翼
    ***************************************************************************************************

    教廷山表层空荡荡的广场上,所有人都在发着呆,从安达利尔的突然出现,到两只巨手的忽然出现,一次又一次的突变,宛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数秒,大脑根本反应不过来,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许,只有贝利尔看懂了什么,她的目光意味深长,流转着深不可测的智慧和神秘,望向两只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大手曾经碰撞过的那片天空,露出笑容,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就在刚才,根本无法想象在此时寂静的教廷山上发生了何等诡异恐怖的事情,同一时间从天而降,比教廷山还要巨大的一黑一白两只巨手,伸向了同一个目标,在半空中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碰撞。

    或许是占据主场优势,黑色的巨手在最后以一点点的优势,先白色的巨手一步抓向教廷山,带着什么东西,跟神出鬼没的出场一样,神出鬼没的消失,那只白色的巨手顿了一顿,似乎也接受了事实,相续消失不见。

    一切都仿佛是场梦,那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无法接受的景象,就连七巨头安达利尔在这两只巨手面前,也低下了她的高贵头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只巨手你争我夺,没办法做出丝毫动作。一开始的自信,瞬间就因为这两只巨手的出现而粉碎。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是【它们】啊,安达利尔紧握拳头,内心充满不甘和愤怨。却只能像那只白色巨手一样接受现实,根本没有一点挽回场子,去哪里抢回自己的猎物的想法。

    一切似梦,在两只恐怖巨手的肆虐下,教廷山竟然安然无恙,连根毛都没掉。

    如果不是本应该有三个人的广场上,现在只剩下两个,两个呆呆的,宛若雕像的女孩。

    “小凡……小凡……”

    幽灵少女口中喃喃。瞳孔失神,宛如梦游一样,踉踉跄跄的走向前,两只小手不断在前面虚晃,想要抓住点什么,抓住那个是她的一切的人。

    刚才,明明在前几秒,他还在这里。自己本应该牢牢抓住他,钻进他怀里的项链中。然后骚狐狸再抓住他,一起回暗黑大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一只黑色巨手掠过之后,就不见了,就不见了,哪都不见了。小凡不见……

    一滴晶莹泪水自爱丽丝眼眶中流落,随即就像断了线的珍珠,随着泪水流失,她的银色瞳孔似失去了养分,神采在慢慢变得暗淡。从绚丽的银色变为银灰色,最后完全变成死寂沉沉的灰。

    “感觉……不到了,连灵魂也感觉不到小凡了,不行……我要去找小凡,小凡,你在哪里,不是说好了吗?不能扔下我不管,我来找你了,现在就去找你,不用怕,很快很快就能找到你,不会让小凡一个孤单的……”

    说着,双目失神的爱丽丝,步伐踉踉跄跄的,竟然向安达利尔那边走去。

    “你这笨蛋,在做什么,快点清醒过来!”身后的露西亚一个飞扑,将爱丽丝扑倒在地,死死抱住她,大声劝阻道,尽管她的脸颊上也满是泪水。

    “不要拦我,我要去找小凡,去找小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尽管被露西亚扑倒在地,没办法站起来,但爱丽丝还是用双手,用十根手指抓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向前爬去。

    更糟糕的是,她的幽灵之躯开始呈现出不稳定状态,就像清晰的屏幕画面,因为信号问题,开始出现一闪一闪的条状水花,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快的就算下一刻化作无数水花消散,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不行,灵魂能量越来越混乱,快要暴走的无法控制了,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这个笨蛋发光体就要……不……不仅仅是自我消散死亡,这么庞大的灵魂能量一口气释放,这是要自爆啊,露西亚焦急万分,却束手无策。

    从变生肘腋中回过神来的安达利尔,看着两人的举动,冰冷残忍的面庞上没有露出丝毫怜悯,正待出手,却发现了身为幽灵的爱丽丝的不稳定状况,而她的伙伴明明察觉到了,却也不肯松手离开,还在不断安慰劝阻,做最后的无用努力。

    死也不打算离开吗?真是令人感动的友情啊,安达利尔冷笑的放下手,退后几步,坐等好戏发生,很快就会boom的一声,两条生命就此消散,真是令人心情愉悦。

    但是,就在此时,一丝若有若无的美丽歌声,悠悠的传到她耳边,在灰暗的地狱世界,歌声就似一缕漆黑中的光芒,充满神圣温柔的力量,让安达利尔反感至极的皱起眉头,目光一扫,寻找歌声的来源。

    她四处寻找的阴狠目光忽然顿住,随即化为平静,甚至带着点溺爱的温柔。

    歌声的来源,正是远方,贝利尔和督瑞尔所在的地方,歌声中的无比圣洁,温柔,包容,怜悯,抚慰心灵,洗礼罪恶,完全不应该从邪恶的魔王口中唱颂出来,但是,此时却确确实实的自双目轻闭,双手合握于胸前,摆出站立祷告姿态的沙耶那儿发出。

    从后面抱着沙耶的贝利尔,似乎一点也没摆正自己魔王的邪恶属性身份,对近在眼前的歌声听得一脸陶醉。

    是你吗?沙耶,有多少年没听过你唱这首歌了?难道说是为了……侧目看了即将自爆的幽灵少女一眼,安达利尔心里叹息,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似乎打定了注意。

    “这是……”忽然发现爱丽丝的挣扎动作似乎没那么激烈了。灵魂能量的暴走混乱也停止下来了,露西亚露出诧异表情,随即注意到了歌声的存在。

    “艾维丽娜的救赎?”

    如此美丽,如此圣洁,如此温暖,如此透澈。如此无暇,竟然能和爱丽丝有一比,露西亚可是曾经【不小心】听过她的死对头唱这首歌,她不得不承认,对方已经将这首歌唱出了神髓,天上地下,唯此一人,就算是天使也远远比不上,然而现在。又一个【爱丽丝】出现了。

    但是,为什么在地狱世界里,竟然能听到这首歌?这首歌可是号称教廷的【国歌】之一,是每个有志加入教廷的人必须学会的圣歌。

    到底是谁在唱?还是在四魔王面前唱,不要命了?!

    露西亚的思考能力快被脑海的无数问号给淹没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因为这首歌的出现,爱丽丝的不稳定灵魂能量开始渐渐稳定下来。她的哭喊声也在渐渐减弱,就似调皮爱闹的婴儿听到了妈妈的摇篮曲。渐渐的,渐渐的安静下来,眼睛慢慢合上,带着一脸的泪痕睡着了。

    呼,终于可以不用陪这笨蛋发光体一起死了。

    露西亚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刚才可把她吓坏了。

    但是。危机并没有结束,她飞快将晕睡过去的爱丽丝抱起来,连连退后,恐惧而警惕的抬头看着前方的安达利尔。

    以一个小小世界之力初级强者的身份,她能够将微颤颤的视线落到安达利尔身上。这已经是莫大的,决死的勇气了。

    但是,安达利尔好像并没有在乎她们,目光一直盯着远处,似是歌声的源头,和在第一世界第二世界见识过的分身投影不同,真正的魔王本体,此时此刻的安达利尔,神色竟似有些柔和?

    在露西亚这个角度,是没办法看到歌声的源头在哪里,是谁在唱,她也没胆作死的为了这个飞起来去看一眼,紧抱着爱丽丝,努力的蜷缩身体,似乎想让两人不断缩小,再缩小,尽量不引起安达利尔的注意。

    回去吗?现在她的确可以使用无限制返回,立刻脱离四魔王的威胁,但是,那坏蛋不见了,自己回去又有什么意义呢?若是出了什么事,干脆和爱丽丝一起,给那坏蛋陪了葬好了。

    想到这里,泪水忍不住再次侵染眼眶,但露西亚的神色却无比坚决,天狐情殇,可绝对不是一个个虚构的凄美爱情故事。

    ……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存在纷纷对这次巨变做出反应。

    “这一步棋,可思考了太久太久了。”

    布满鲜血和阴暗的宫殿中,被一团迷雾笼罩的魔神,墨菲斯托,抬头望天,喃喃自语。

    “终于,可以活动一下筋骨了吗?”

    毁灭的熔浆湖中,带刺的火红色蜥蜴背脊缓缓浮现,熔浆海洋掀起了滔天巨浪,蕴含魔神之力的熔浆席卷大片怪物,带起无数惨叫。

    “泰瑞尔啊,快点露出你的狐狸尾巴吧,只有你,绝对无法原谅。”

    曾经守护着世界之石的神殿中心,眼神阴冷的巴尔,抬起它那张苍白而妖异的面庞,从头发,肩膀,沿着背脊探出,宛若披风的触手,兴奋的摆动起来。

    而在那更高层次的存在,黄金巨龙稳坐在龙之乐园的最高柱上,面色沉稳,若有所思。

    “那两个家伙,忍耐许久,连我都有点佩服了,现在终于忍不住出手了,看来我也该做点什么,龙之圣啊,请庇佑我们,让我们巨龙一族安稳的渡过这次灾劫吧,至少别像以前一样莫名其妙被拉入浑水之中,灰头土脸了。”

    对于龙王哈迪的抱怨嘀咕,站在它座下首的白龙长老苦笑数声,确实,每次发生大难,巨龙一族总是躺枪的存在,明明想要明哲保身,两不相帮,却总是莫名的陷入,甚至成为损失最惨重的一个,否则巨龙一族焉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而在联盟和精灵族,阿卡拉和雅兰德兰这两位大预言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眉头纠结,陷入了苦恼忧虑的沉默之中。

    但愿……不是坏事吧?

    ……

    诶啧啧啧……好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某德鲁伊正迎接他的天狐圣女老婆带他装逼带他飞,岂料飞是飞了,却并非露西亚,而是另外一个六千分的大神。

    在全神贯注下,他甚至连天空出现的一黑一白的巨手都没来得及看到,陡然感觉到比安达利尔还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威势落下,然后莫名其妙就两眼一黑,抓瞎了。

    简直太粗暴了!太无礼了!

    不过,不管落入了谁手中,都要比直面安达利尔要好,那女魔头,以心理变态和擅长折磨而闻名,被它抓住的话可就真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现在,大家至少都还活着,脱离了安达利尔的魔爪。

    心存侥幸的某人抬起头,他还以为小幽灵和小狐狸跟着一起过来了,这一抬头,一张望,一感应,才发现情况不对。

    怎么只有自己一个人?小幽灵呢,小狐狸呢?

    这时候,我才慌张起来。

    不可能,怎么会只剩下我一个,她们两个呢,不是和我在一起吗?为什么只带我一个,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开,死也要死在一起啊。

    “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也不看看周围的情况,该说置生死与于度外,还是神经粗大呢?”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女性的淡然柔美声音,仿佛有着魔力一般,大脑傻乎乎的接受了命令,开始四处观察。

    入目的是一片丰盛草原和鲜艳花海组成的养眼美景,蔚蓝天空,鸟语花香,简直如同天堂一般,难道说我被带到了天堂?

    除了这些天然景色,还有人造的宫殿建筑,一根根教廷风格的高大石雕立柱,倒塌在花海草丛之中,被青草和鲜花淹没,只留下宏伟的废墟,将强烈的残缺美感硬是灌入到整个视野之中,充满震撼。

    这样的宫殿废墟遍地都是,如同繁星点缀着这片大地,让人不禁在脑海中想象它们完整的姿态,是该有多连绵壮丽。

    目光转了半圈,终于落到身后,在废墟之中仅存的一座半塌石亭,石亭内的圆台上摆放着精致西式茶具,一名黑衣女性正悠然自得的坐在那里,侧对着我,双腿交叠,宛若一名正在享受下午茶时间的再普通不过的优雅贵妇人。

    轻轻放下茶杯,她做了一个偏头的动作,鸦色秀发和她背后的三对漆黑翅膀轻轻摇曳,组成一幅唯美画卷,脸庞也顺带正对过来,带着淡笑。

    “欢迎来到失乐园。”

    等等,三双翅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