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棋盘
    ***************************************************************************************************

    月光蝶便这般拖动着庞大的教廷山,一点一点的将其从泥地之中拉起,速度虽然缓慢,中间却毫无停滞,给人一种犹有余力的感觉。

    数分钟的时间,原本只露出三分之一部分,从地下翘出一个船头的教廷山,已经被从地下拉出了过半,无数碎石泥土从冉冉升起的船身上落下,填补着教廷山留下的大坑,宛若瀑布,场面壮观到了极点。

    随着教廷山渐渐抬起,摆脱束缚,月光蝶的压力也在不断减少,换言之,教廷山脱困的速度在不断增快。

    十分钟后,终于,教廷山的船尾也尽数从下地升起,依依不舍的和相处了万年之久的地面做最后一次吻别,失落了万年的教廷山,废弃了万年的教廷山,第一次脱离地面,升到了空中。

    在中枢大厅操纵着教廷山的小幽灵,似乎都从金属球中感受到了教廷山的激动,忍不住心情激荡,想要高举双手欢呼万岁。

    赫拉迪克族困守千年尚且如此,它呢,身为初代圣女最强神器,在这里被困足足近万年,就算是死物也会感到寂寞和不甘吧?

    “别忙着激动,控制好动力系统。”

    心灵之中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她惊醒,连忙捧紧了金属球,合上双目,再次全神贯注的操纵。虽然从金属球那里获得了海量的关于教廷山的信息,让她莫名的懂得了,学到了操纵教廷山的更多法门,但知识归知识,懂得归懂得,和经验是另外一回事。想要熟练的操作教廷山,她还要再仔细琢磨一阵子。

    过了一会儿,小幽灵忽然惊喜的睁开眼,仿佛有什么重大的发现,激动表情洋溢于外。

    “小凡小凡,听得到吗?”

    “有话快说。”

    “哇,好冷淡。”

    “你试着往肩膀上扛个数十万吨的重量后和我废话,你一样会那么冷淡。”

    成功的将教廷山拉起来后,我心情大好。于是小小的吐槽了这小圣女一番,让她别忘记她的吐槽功夫都是和谁学的,哪怕青出于蓝也不能忘本。

    不过,现在的确不是废话的时候,我没等小幽灵反击就强行拉回正题:“有什么新发现吗?能否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到底离教廷山积蓄足够的能量穿梭空间回到暗黑大陆,还需要多长时间。”

    “本圣女要说的正是这个。”小幽灵精神一振,也顾不得报被吐槽的仇了。

    “我想问一下。小凡能一直这样坚持多久,拖着教廷山飞起来。”

    感情是要我长时间做苦力啊。我想了想,给了一个相对保守的答案:“速度得要多快?正常飞行速度的话,坚持半天不成问题。”

    “正常速度就行了,半天足够了。”小幽灵声音透露着更多的惊喜,不用看我都知道她现在一定是在嗯嗯的点头。

    “到底怎么了?忽然问这种问题。”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将动力系统启动后,起码要一天的时间才能修复足够数量的反重力魔法阵。支撑教廷山飞起来。”

    “嗯,是说过,而且还说了,要是教廷山能飞起来,可以积蓄能量。增加动力系统的修复速度。”我点头应道,这里有什么值得挖掘的地方吗?

    “正是如此,但是我刚才又发现一个更节约时间的办法,我们不修复动力系统,直接将所有的能量积蓄起来用于穿梭空间。”

    “这样做能行吗?”

    我心里也是大喜,面对七巨头的直接威胁,现在一分一秒对我们来说都非常珍贵,能节约时间就等于是增加成功率,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不想和安达利尔或者督瑞尔打照面,连远远看一眼都不愿意,因为我不确定它们是否能用一记眼神就让圣月贤狼失去战斗力。

    “能行,相信我,只要小凡可以坚持住。”

    “如果是这样,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积蓄足够的能量穿梭空间?”

    “大概……三个小时左右。”

    三个小时啊……虽然还是很危险,安达利尔我不确定,但督瑞尔肯定能在这么长的时间赶过来,我只能将一丝希望寄托于它的宅魔王属性,慢慢来,出门前先睡个回笼觉,趴在床上看个视频,再换个衣服化个妆什么的,千万别着急。

    至于安达利尔,它绝对是行动派,我可没指望它发现我们入侵以后会拖拖拉拉的赶回来,不过它人应该在第三世界,估计赶回来需要一点时间,三个小时不知道够不够。

    不管了,能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自责什么。

    月光蝶翅膀用力一振,飘浮在半空的教廷山开始缓缓往前飞行,速度渐渐加快,终于要离开它呆了近万年的地方。

    “加快速度能够加快能量积蓄速度吗?”一边拖动教廷山向前飞,我仍自不死心的向小幽灵问道。

    “到达一定速度以后就不会了,所以没有必要太卖力加速。”

    小幽灵传来的答案让我暗道果然如此的同时也不禁失望,是啊,那么重要的事情,如果可以,小幽灵不可能会忘记和我说,是我太天真,把教廷山想的太万能了。

    庞大的教廷山,沐浴在地狱世界的月光之中,宛如一座能容纳数万人的天空堡垒,缓缓在乱灵之地展开了飞行之旅,此时我心里还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教廷山开往乱灵之地以外的地方,尽量和督瑞尔以及安达利尔拉开距离,拖延它们的到达时间。

    所以说。那个……咳咳,方向问题,还得问一问小狐狸,不是说月光蝶没办法辨认方向,只是……你看,月光蝶光是承受教廷山的庞大重量就已经够呛了。你还忍心让它再分神去找方向吗?

    刚刚和小狐狸心灵连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她传来娇呼。

    “怎么了?”

    “我才要问,是你吓了我一跳。”

    听到小狐狸的声音还活泼乱跳,我松了口气,还以为是那头怪物出了什么问题呢。

    “刚才教廷山轰隆隆的作响,现在平稳了下来,难道是失败了?”

    小狐狸大概一直在监视怪物,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于是有此一问。

    “不,是成功了,已经将教廷山吊了起来,现在正带着它开始环游地狱世界。”

    “真的?太好了!也就是说我们可能能成功了?简直不敢相信。”

    “是啊,更不敢相信的是,我现在变身月光蝶,拖着教廷山就像苦力纤夫一样。”

    “那你还有心思和我闲扯?”小狐狸脸一黑。

    “才不是想闲扯,我是想问一问哪个方向可以离督瑞尔和安达利尔的老巢远一些。”

    小狐狸一听。知道我在竭尽全力,声音也带上了严肃。

    “让我想想看……对了。你还记得教廷山翘起的船头对着的方向吗?”

    “应该……大概还记得吧。”

    “啊啊,你这笨蛋信不过,还是去找发光体确认吧,告诉她往船头对着的方向向左拐一个直角的方向飞行。”

    船头正对着的方向左拐一个直角方向……

    我沉默数秒,乖乖的向小幽灵求助,她二话不说。自己操纵着教廷山的动力系统调了头,到是省了我不少事。

    “你那边好像有些急促?”调了头后,我回过头再和小狐狸联系,刚才就注意到了,她传来的心灵声音并不怎么平静。就好像是在……在战斗着?

    对面沉默了一会,才发出声音。

    “被那怪物从肩膀上的嘴巴吐出的两只毒虫子给缠住了。”

    “你怎么不早说,还能支撑得住吗?”我吓了一跳,暗自后悔刚才应该将那头怪物干掉,不让它有机会作怪的。

    “就是为了不让你分心才没说,放心吧,我撑得住,这两只毒虫子只有世界初级境界,难道你认为本天狐连这种战斗都不能胜任?”

    两只世界初级境界的虫子吗?我稍稍安心,如果小狐狸没骗我,那以她的实力的确可以与之周旋,甚至来个双杀,收割海量经验,升任七十级,当上女总裁,迎嫁特种兵……啊呸,小狐狸是我的。

    将教廷山的飞行速度提升到了最大蓄能级别,我开始保持着这个速度,按照小幽灵调整的方向一路飞行。

    途中自然遇到了不少怪物,地下走的有,天空飞的也有,我一开始挺担心的,地狱世界还有不少连cosplay熊都忌惮的强大魔王怪物,我们这一路如此显眼,你看看月光蝶,在邪恶的世界播撒神圣光辉,你再看看教廷山,那数千米长,遮云蔽月的庞大身躯,简直就跟在漆黑之中挂上两个大灯泡,生怕别人发现不了。

    如此大摇大摆的动作,那些怪物不会来找麻烦吗?连我自己都不信,最糟糕的是,月光蝶现在大部分力量都被教廷山牵制住了,小幽灵在操纵教廷山,小狐狸在应付那头毒雾怪物吐出的喽啰,三人都无暇分身,这时候随便来个世界中高级的货色,带上一群小弟强行登船打劫,我们就要束手无策。

    “难道教廷山没有攻击系统吗?”我忍不住向小幽灵询问。

    “有,当然有了,超级厉害的,比矮人王城的大炮更厉害的武器都有。”小幽灵愤愤的反驳道,俨然已经和教廷山共荣耻了。

    “来一发如何?”

    “一发时间增加一倍哦,小凡自信可以拖延六个小时吗?”

    “不,当我什么都没说,开好你的船就行了。”我抱头悲鸣,果然还是不行,要不然现在调头吧,在乱灵之地。教廷山坠落的附近兜圈子,只有那儿没怪物,但是问题那有魔王。

    我陷入两难的境地,随后却慢慢发现,似乎是自己想太多了。

    并没有胆大包天的怪物飞上来劫船。

    想想也是,神圣莫名的月光蝶。这也就罢了,还要加上一艘巨型飞船,稍微有智商一点的怪物都知道不好惹,而消息比较灵通的怪物,更是知道这艘飞船是什么,属于谁,更不会轻易趟这潭浑水,冷眼旁观,当看戏就好了。

    至于那些实在没有智商。又可以飞上半空,想要挑衅的怪物,它们……被教廷山直接撞死了。

    所以说,竟然一路顺利!

    难道真是那个在时空管理局刷马桶的家伙在庇佑?我一直觉得顺利过头了,从找到教廷山那一刻开始。

    带着这份难以置信,教廷山一路向着地狱世界的外围飞去,那里是连七巨头也不愿意深入的蛮荒驱逐之地,用游戏术语形容的话。就是被战争迷雾所笼罩的从未探索过的未知地方。

    当然,以教廷山现在的速度。肯定飞不到那片未知之地,就能够积攒足够的能量进行穿梭,蛮荒驱逐之地我也略有耳闻,连七巨头都不愿意深入的地方,我们怎么可能一头闯进去,我们又卜是傻b。

    在紧张凝重的气氛下。谁也没多说话,一路沉默的飞行,恍惚间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小幽灵的兴奋声音传来。

    “小凡。快了,快了,就快要积攒足够的能量穿梭了。”

    “真的?”我打起精神,下意识警戒了一圈,奇怪了,之前一路上还有怪物在围观,现在却连一根怪物毛都找不到了。

    莫非是因为接近了蛮荒驱逐之地的关系?

    我没有深想,注意力转到小狐狸身上。

    “你那边怎么样了?”

    “嗯,干掉了一只,另外一只也快了,大概能在能量积攒够前搞定。”小狐狸听到消息后也是激动万分,精神振作,战斗力大增,我仿佛能从心灵之中感受到她的敌人压力忽然增加了一倍。

    很好,就这么一口气,一口气和地狱世界说再见吧,冲啊黄金梅丽号!!!

    ……

    “嚯嚯嚯,真是壮观,不是吗?小安儿。”

    数十里外的地方,蝴蝶萝莉的小手遮在眉间,远远眺望着呈一个小点飞过的教廷山,好像只是一个不小心目睹了流星掠过的幸运旅客般,事不关己,神情和语气都是这样。

    “贝利尔姐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们必须阻止那群蚂蚁。”

    “好啊好啊,我没有意见,但是那只蝴蝶要留给我哦,我对它很感兴趣。”蝴蝶萝莉,真正的身份是让整个地狱世界闻风丧胆的大魔王贝利尔,无所谓的点着头,目光紧紧锁定着教廷山上方的月光蝶,对庞大的教廷山视而不见,一点兴趣都没有。

    “沙耶,你动作太慢了,明明应该第一时间赶到。”

    对贝利尔的表态,安达利尔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随即转向另外一边,不慌不忙的训斥第三名伙伴,既然已经赶到了,发现了教廷山的踪影,那她就不再担心对方能跑掉,这是身为地狱七巨头之一的自信。

    在安达利尔的另一边,一身单薄白色连衣裙的猫耳发少女,睡眼惺惺的揉了揉脸,似乎还没有睡醒,想再回去来个回笼觉,真应了某德鲁伊的祈祷,可惜,安达利尔已经赶过来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小安儿,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对方似乎已经快要蓄够能量准备离开了哦。”

    贝利尔的目光依然紧盯着月光蝶,没有挪动一分,同时用怂恿的语气对旁边的安达利尔说道,明摆出一副想要,但是懒得动手,想让安达利尔去代劳的懒散态度。

    “放心,哪怕还剩下一秒,它们也没那个机会。”安达利尔发出一声冷哼,忽然原地消失不见。

    “哎呀,就要动手了吗?都怪我,明明再看一眼你努力的样子也不错呢,对吧。”

    微微眯眼,贝利尔这番话似是对着某德鲁伊发出,说完,她像玩弄布偶一样将旁边的沙耶抱住,蹭蹭脸,脸上的天真纯洁笑容更加灿烂。

    “小沙儿,你说接下来这步棋,它们该怎么走呢?”

    “不知道。”沙耶沉默下来,目光落到教廷山上,似乎穿过了重重阻碍,看到了中枢大厅里面的人影,或许在贝利尔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她的幽蓝色瞳孔微微颤了颤。

    “还有一分钟,一分钟,再一分钟我们就能回去了!”小幽灵越发高昂的兴奋声传来,似乎想来个穿梭倒计时。

    小狐狸那边,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一切顺利。

    我心里露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忽然间,笑容凝固,心脏猛地一缩,就似被一张大手给箍住了般,动弹不得,月光蝶仿佛被定住了,一动不动,反被教廷山的巨大惯性拉扯着前进。

    在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一道让我窒息的连心脏都无法跳动的可怕身影。

    是安达利尔,痛苦与折磨的魔王安达利尔!

    瞳孔凝缩,我终于认出对方的身份,那份压迫力,也只有它这样的存在才能给予,明明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却已经让我无法动弹。

    “小凡,振作点,加油啊!”小幽灵似乎也发现了拦路者,她的焦急声音传来,打破了安达利尔对我施加的无形威压。

    没错,只剩下一点点了,就算是四魔王也不能阻止我们!

    月光蝶发出一声竭力的圣洁嘶吟,凝固的身体再次动弹起来,翅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扇动着,瞬间加速,带动整个教廷山撞了过去。

    安达利尔,哪怕是你也休想阻止我们,吃我一招带球撞人吧!

    巨大的教廷山发出呼啸破空声,迎面笔直撞向前方的身影,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头凶猛的巨鲸全速撞向一只拦在它面前的小鸟。

    面对此等恐怖的撞击,安达利尔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手,掌心对着教廷山。

    吱呀一声,当教廷山带着数百万,甚至是上千万吨的巨力撞向安达利尔,撞向她伸出的掌心时,忽然停顿下来,从极动到极静,没有丝毫预兆,惯性仿佛成了笑话,似直接被施加了时间静止般,一动不能动。

    迎面挡在前方的安达利尔,脚下浮空,背无拦靠,没有任何借力点,面对教廷山的撞击,却纹丝不动,只用一只手掌就将它拦停下来。

    这是何等的力量?

    失败了,玩完了。

    当教廷山停下来的一刹那,我就知道,一切计划都成了泡沫,在安达利尔的绝对力量碾压面前,变成了笑话,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脸色苍白的圣月贤狼,经受教廷山忽然刹车的猛力拉扯,一头栽倒,无法再保持月光蝶的形态,滚落在教廷山下面,小幽灵和小狐狸也因此狠狠摔了一跤,但是她们很快反应过来,知道事不可为,小命要紧,以最快的速度从教廷山内部窜出来,奔向圣月贤狼,打算汇合跑人。

    “可能让你们跑吗?”安达利尔看着这一幕,露出残忍笑容,右手呈爪,缓缓举了起来。

    但是,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两股就连她也无法匹敌,只能低头颤抖的恐怖力量凭空而降。

    因恐惧而浑身哆嗦的安达利尔,咬着牙,倔强的抬起头,她看到了两只比教廷山还要大一分的巨手,似乎来自不同的存在,一白一黑,穿越重重空间,向教廷山抓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