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三章 秀恩爱的一百种方式
    ***************************************************************************************************

    蒂亚已经不满足魔法互喂,忽然扯回了手中的魔法,那四处燃烧的火墙也随之而去,擂台的视线豁然开朗了许多。

    然而她的身影已经消失,抬头一看,果然是瞬移到了上空,这丫头想做什么,就算是法师也好,轻易挑起空战可不划算。

    神秘斗篷男抬头,看到了仿佛融入到了正射下来的阳光里面的那道身影,紧接着耳中传来了一声“冰爆箭雨”。

    喂喂喂,这又不是热血漫画,输出全靠吼,哪有这样大声喊出招式名的,不羞耻么?

    但是下一刻,我……不,是神秘斗篷男有些明白为什么蒂亚会这么做了。

    头顶上空的蒂亚,在唇间轻轻吐露出冰爆箭雨三个字后,身影顿时被无数冰箭所覆盖,形成一个绚丽的带刺冰球朝这边砸了过来。

    这是……情怀,满满的回忆呀。

    神秘斗篷男愣了好一会,记忆被这一招带入到了刚刚认识蒂亚那会儿,一起去赫拉迪克古墓探险,就是那时候,蒂亚也用了这一招,秒杀了众多小怪。

    回过神来,冰球已经离自己近在咫尺,神秘斗篷男差点吓尿,连忙转身就跑。

    如今的冰爆箭雨可不比那时候的冰爆箭雨,在那个时候,蒂亚还是个十多级的小法师,冰爆箭雨的原理只不过是通过控制数十枚冰箭不断分裂所形成的细密冰刺弹幕。看着绚丽,但是威力一般般,毕竟是一阶的冰箭分裂又分裂嘛,也就能欺负一下小怪,遇到精英可秒不了。

    现在的冰爆箭雨,才是名副其实的冰爆箭雨。透过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我隐约能看到在那恐怖的,宛如立体的锯齿碾压一般的无数箭雨内部,充斥着十几个冰封球,无时无刻不在释放冰箭,这些冰箭在蒂亚的控制下,在一个球形范围内不断折返,越发细密,威力越发恐怖。

    有些像以前妖月狼巫自创的冰华乱舞。但少了几分轻柔诡异,却更加霸气,又让我不禁想起西雅图克的一招,通过自创的数十把投掷能量武器不断盘绕,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茧子,也是这样霸气的直接碾压敌人,就宛如一台立体球形绞肉机,将遇到的所有物体切割至粉碎。招式名叫什么来着……金色大刺猬?算了细节不必在意。

    总之,蒂亚现在施展出来的冰爆箭雨。不仅仅是情怀,威力也当得上魔法绞肉机了,直接被碾上,就算自己是个皮粗肉厚的德鲁伊也不会好受。

    情怀的威力好大啊呜呜呜~~~

    一边跑,神秘斗篷男也在思索着应对之道,事到如今只能以火制冰。以弹幕对弹幕了,飞快窜开几步,回过头直面着眼前恐怖的冰爆箭雨,手中的法杖一抬,熊熊火焰之力燃烧。凝结起了一个百米之巨的熔浆巨岩,和蒂亚的冰爆箭雨大小相仿,两者正面碰撞了一记。

    冰与火的交织,飞溅出了无数的能量,冰爆箭雨内部的无数冰箭,就像是海里被束缚的鱼群得到了解放,平明向外涌出,铺天盖地遮天蔽日,而巨型熔浆巨岩也爆裂开来,形成数百枚普通熔浆巨岩,继续爆裂成无数块火焰碎块,和漫天的冰箭互相碰撞,一时间就宛如雨水打窗般,啪嗒啪嗒的声音密集得让人耳朵发麻。

    最后,两招碰了给不相上下,火和冰互相抵消,只剩下漫天的氤氲水汽,似乎将整个湖泊给烧开了般,向人们证实着刚才的碰撞到底有多么激烈。

    “该轮到我进攻了。”老是被蒂亚先手压打,偶尔也应该一振夫纲才行,神秘斗篷男这么想着,再次抬起手中的法杖。

    冰之魔法阵+压缩强化型极地风暴!

    只见一个巨大魔法阵竖直站立,从神秘斗篷男手中喷射出的,压缩至深幽冰蓝之色的极低风暴,通过冰之魔法阵扩大了好几倍,最后凝聚成一条数十米长的冰龙,吞吐着寒气朝对手咆哮而去。

    来再一份!

    又一条冰龙自魔法阵中形成,这已经是神秘斗篷男控制的极限了。

    两条强大的冰龙慢悠悠追逐着蒂亚,无视她的一枚枚火球轰炸,时不时喷出一道冰冻射线,让这丫头频频将幽怨的目光投过来。

    似乎在说,明知道自己没办法使用忏悔之杖,还召唤出两条冰龙来炫耀,凡凡欺负人。

    随后,这小丫头不甘示弱,终于舍得将她的终极技能拿出来了。

    召唤九头海蛇!

    比一般九头海蛇巨大许多的巨型九头海蛇凭空出现,所过之处一片火海,那九个头颅气势汹汹的迎向两条冰龙,至少在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但光是这样可赢不了和万法之阵相融合的冰龙,蒂亚知道这一点,深深吸口气,手中的法杖重重往地面上一点,眨眼间,数十道耀目的闪电从她脚下疯狂闪掠出去,全部集中到九头海蛇身上,闪电和火的结合,形成了一头吞吐着闪电的火焰九头龙,看起来声势夺人,似有毁灭整个大地的威能。

    “这是……混合魔法?”有不明觉厉的观众看到这一幕,失声惊叫道,然后旁边的高手立刻就给他科普,这并不是,混合魔法哪有那么容易,以为将两种魔法糅成一团就可以了吗?

    这只不过是比较简单的两种魔法互相融合,如果说混合魔法是威力相乘的话,那么这种手段就是威力相加,差老远了,不过在对混合魔法已经初窥门径的强**师手中,或许能发挥出几倍于威力相加的破坏力。

    蒂亚就是那个初窥门径的强**师,闪电和九头海蛇结合。威力绝对不止相加那么少,起码还要强上一倍,面对冰龙也不再虚了,迎头就是一窜闪电火球,和冰龙的冰冻射线对喷,将不服就干四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终于肯将闪电魔法拿出来了吗?那么再看看我这一招——巨无霸龙卷风暴!”

    “这可吓不倒我哦。寒冰装甲,能量护盾,然后吃我一记雷霆风暴,刺穿你的龙卷风暴!”

    “哈,光是耍小聪明可不行,再看看我这招豌豆射手型火山,火山口能改变喷射方向的火山,你没见过吧。”

    “是没见过,而且有点恶心。所以连续陨石,将那张嘴巴堵住。”

    “还没完,多重火风暴家火山爆,给我爆发吧,极限喷射火柱!”

    “呜哇哇,这一招太突然了,作弊,作弊。”

    “哼哼哼。”

    “竟然这样就只能以攻对攻了。闪电之寰,配合上雷云风暴。可不会输给你的火柱。”

    “还早着呢,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终极技能,毁天灭地,然后加上火焰增幅之阵,每一枚都有陨石的威力,小心别被砸中了。”

    “才不会被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技能砸中。轮到我反击了,再加上暴风雪,冰之雷霆,给我将那些陨石全部打落下来!”

    在台下的观众瞠目结舌中,擂台上的两人旁若无人般一边放招一边对话。

    施展给招式还要把名字喊出来。这算是哪门子的对决?又不是在看热血漫画。

    已经有心灵脆弱的单身狗,心口开始隐隐作疼,那消失了一阵子的鲜红伤害,再次从头顶上一连串地疯狂冒出。

    虽然台上的战斗很精彩,魔法也很炫酷,可以看得出来,双方虽然是夫妻但并没有因此而留手,都是在用自己拿手的招式在互相比拼。

    但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这一连串的对单身狗暴击伤害,到底从何而来?

    渐渐地,有人看出了苗头。

    ——台上那对看似在拼命战斗的夫妻,分明就是在练习眉来眼去剑啊!!!

    混蛋,烧死这对走上擂台也不忘秀恩爱的家伙!

    空间裂缝内部,身为单身狗的一员,老马和库特也是一脸苍白的捂住了心口处,仿佛擂台上那些威力恐怖的魔法,全都是冲着他们两个而来。

    “为什么,明明只是看给比赛而已,明明只想看一场精彩的比赛而已,这年头,连看个比赛都要被暴击了吗?”嘴唇颤抖的老马摇摇欲坠,两行清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强者之间的决斗,这两个强者还都是自己的熟人,两份喜悦互相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噗喔!!!”

    话刚落音库特已经平沙落雁式扑倒在地了。

    扭过头瞪着凶手,他悲怆的大喊一句“为什么”,我都已经那么惨了还要这样对我。

    “抱歉,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拳头不由自主的就挥了过去……”以拉尔为首,一脸歉色的众人挠挠头,却并没有停下罪恶的脚步,来到库特面前,将他围起拳打脚踢,一时间只剩下库特的惨叫在空间裂缝里回荡。

    老马乘机上前偷偷踹了几脚,算是报了多年大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