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 这是病,得治!
    ***************************************************************************************************

    不管乌瑞克怎么惊掉下巴,局势已经一触即发,无论是骸骨巨龙,还是他,都已经无法收回手中的招式,cosplay熊就更不用说了,能控制住他手上的两团恐怖能量,乌瑞克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吼嗷嗷嗷——————!!!”

    “喔喔喔喔——————!!!”

    “嘎姆!!!”

    三声怒吼几乎同时发出,四团光芒在阴沉的天空上方绽放,围观团来不及赞叹,他们忽然发现原本觉得十分安全的观战位置,已经岌岌可危,圆满之境和极限之境互相间的全力碰撞,哪怕是余波也绝对不是这些人可以承受下来。

    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往后退,恨不得能再长两条腿。紧接着,他们的背后传来了莫大浩瀚的能量波动,宛如一整颗恒星在身后爆炸,那一刹那间,哪怕背对着爆炸中心,所有人的视觉,听觉,触觉,乃至嗅觉,都被爆炸所充斥,脑海中仿佛亲身经历了一次宇宙的大爆发。

    下一刻,无论男女,无论强弱,所有在拼命撤退的人,都被身后追上来的恐怖爆炸冲击给掀飞,有些像是屁股上加了一根火箭,以失控的更快速度往前扑,有些则是被爆炸气流瞬间卷上了上千米的高空,更倒霉的是那些平沙落雁式的家伙,身体完全变成了一副人形自走耕犁,在骸骨遍布的地面上擦出去了不知多远,前列腺刹车都刹不住。

    虽然有些人幸运有些人凄惨,但不管怎么说,跟上来的都是世界之力强者,再加上离爆炸中心相隔着大老远的距离,这股从未见过的可怖爆炸冲击并没有要了他们的老命,充其量是爬起来之后大口磕上几瓶回复药剂。

    等爆炸的余波消散,围观群众或是从地底下钻出来,或是从天空上掉下来,或是从大老远奔回来,重新集聚到一起,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彻底惊呆。

    刚才的爆炸冲击,竟然席卷了整个骸骨之地,硬生生将骸骨之地刮低了数十米深,边缘尚且如此,爆炸中心被毁成什么样,就更加令人不敢想象了。

    不过还好,这里是骸骨之地,无论再怎么被摧毁依然还是一堆骨头海洋,不可能凭空变出沼泽泥土,天空开始下起了骨雨,各种不知名的骨块儿落下,千奇百怪,比雪花的形状还要多变。

    大家对照着被刮掉的骸骨地面计算,得出一个结论。这场骨头雨,起码要持续一个月才会停下来。

    不对,现在可不是有闲情计算这个的时候!

    战斗呢?结果怎么样了?

    回到刚才四记大招对拼的一刻。这四记大招分别是:

    四重焰拳vs哀嚎死亡之剑

    四重焰拳vs三重狂战士

    某德鲁伊身体力行,成功的打开了一扇作死新境界的大门。

    再将视角切换到乌瑞克身上,在cosplay熊朝他挥出四重焰拳的时候,这位沧桑的老人内心其实已经平复下来。

    相比四重焰拳的威力,他更惊讶的是以cosplay熊的体质竟然能够使出四重击,而且还是左右开弓!这小家伙不要命了吗?

    等四重焰拳临身的时候,他反而冷静下来了。四重焰拳的威力的确可怕,但乌瑞克也不是没见识过更怕的招数,甚至是亲身面对过,有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支持,他并不害怕眼前的四重焰拳。

    三重——狂战士!

    首先,他还是按照一开始的步调,将早就蓄势待发的绝招狠狠劈向那个宛如一团太阳般灼目炙热的拳头……或者说熊爪。

    不出所料,三重狂战士的力量不是四重焰拳的对手,碰撞的一瞬间,就在四重焰拳的威力下冰雪消融。

    但是……

    三重——狂战士!

    对这种结果早有所料的乌瑞克,一边后退,一边再次反手劈出一招,还是三重狂战士,还是砍在刚才和四重焰拳碰撞的那个点上。

    别忘了,野蛮人的狂战士可是附着于普通攻击之中,可以和普通攻击一样连续出招。

    第二手三重狂战士依然无法阻挡四重焰拳,乌瑞克喘着粗气,本就壮实的手臂,肌肉似扭成一团的钢筋,鼓胀了将近三分之一,如水桶般粗大。

    再来,三重狂战士!

    还有,还没完,吃我最后一击三重狂战士!

    发出战吼一样的热血咆哮,乌瑞克兴奋的圆目大瞪,手中的斧头瞬间划过两道深不可测的红光。

    这两道红光,和之前挥出的两道红光,全都完美的重合到了一起,落到了同一个点上,而且迅速无比,仿佛融合了般,眼里差一点的,只会看到乌瑞克只是简简单单的劈出了一斧头,谁也想不到他在一刹那间劈出了四道轨迹一模一样的三重狂战士!

    这四记三重狂战士,总算是将四重焰拳完全抵挡下来,最后,乌瑞克只被爆炸余波逼退出数百米开外,除了握着斧头的手臂一直在打颤以外,其余地方几乎毫发无损,面对威力恐怖的四重焰拳,他就这般不算轻松但也不是很艰难的接下来了,不愧是活了数百年的怪物。

    反观骸骨巨龙,它就比较凄惨了,虽然是极限之境的强者,比cosplay熊和乌瑞克都要更强,但这并不意味着比拼大招它就一定能赢cosplay熊和乌瑞克。

    尤其是cosplay熊这种,可以超越身体的极限,发挥出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发出的大招。

    四重焰拳和哀嚎死亡之剑碰撞,僵持了数秒后,死亡之剑就出现溃败现象,被四重焰拳一路推移,最后,这把骸骨尾剑很不争气的咔嚓一声破碎了,四重焰拳的余威直接在骸骨巨龙身上轰开了一个大洞。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骸骨巨龙面无表情(?),表示内心毫无波动,它不是第一次吃四重焰拳了,早就知道它的威力。

    只见在眨眼的功夫,骸骨尾剑重新在它手中凝聚起来,而四重焰拳在它身上开的大洞,相对于它庞大的体型而言,就像身体穿了一个针眼,以比骸骨尾剑更快的速度就恢复原样了。

    不过,它那数百米高的庞大身躯被四重焰拳的强大威力足足推出数百米远,在地面上擦出一条宽阔而深邃的沟壑,视觉效果还是很震撼的。

    乱斗的三方之中,唯有cosplay熊原地不动,远远看去,俨然一副赢下这场大比拼的胜利者姿态。

    那么,事实上呢?

    待尘埃落定,乌瑞克定眼一瞧,发现cosplay熊依然维持着出拳的姿势,似乎化作了石雕,一动不动。

    从表面看去,它的身体竟然毫发无损,同时施展两记四重焰拳,身体别说崩溃,竟然看起来一点屁事都没有,乌瑞克的嘴巴又快惊成口字型了。

    就在这时,cosplay熊艰难的,硬邦邦的转动着犹如生锈的脖子,看向乌瑞克,滴溜溜的乌黑布偶熊眼貌似泪光闪烁。

    那保持着出拳姿势的一双熊掌,不见有任何动作,却诡异的冒出了两块木牌子。

    【感觉身体被掏空。】

    【动弹不得救救我。】

    乌瑞克当时就冒了一脸的黑线,不过心底里也松了口气,看样子并不是很严重。

    在骸骨巨龙反应过来之前,他迅速闪到cosplay熊面前,报复似的一脚踹出,将cosplay熊踹向围观群众的方向,看着布偶熊炮弹飞驰而去,远离了战场,他回过头,战意熊熊,意犹未尽的看向骸骨巨龙,手中的斧头击打盾牌,铿锵有声。

    半天时间还有一些,那小子太乱来提前出局了,想必你应该不会令我失望吧。

    骸骨巨龙果然没有令他失望,抬起崭新的骸骨尾剑就朝乌瑞克冲了上去,一人一龙再次混战。

    可怜的某德鲁伊,被乌瑞克踹的像是一颗炮弹样飞起,最后一头栽入骨堆,令他悲愤的是,那些人明明就在眼前,竟然也不晓得伸手接一把,任由他自由落体,脑袋栽葱。

    【太过分了你们,好歹接一下我啊】所剩无几的木牌,带着愤怒的情绪向众人伸过去,结果,在片刻的死寂过后,刚刚在爆炸冲击里头狼狈不堪,尚且灰头土脸的人们,面带诡异笑容将他围了起来。

    “我一直觉得吴师弟的猪突猛进战斗风格很符合我们野蛮人的胃口,直到刚才……”西雅图克先开了口,摩拳擦掌的他露出一口森森牙齿。

    “直到刚才,我才发现,这是病,得治!”

    “深表认同。”

    “我一开始就觉得这是病了。”

    “我早就说过了,早治早享受。”

    “我也早就认为,不但要治,还得深度治疗。”

    【等等,你们要做什么?】看着这帮人越逼越近,cosplay熊嘎姆哀嚎一声,下一刻就被雨点般的拳打脚踢所淹没。

    “嘎姆嘎姆你个头,竟然敢山寨本公主!”其中,似乎夹杂着这样的,只有说话者本人才能听到的小声嘀咕。

    片刻过后,满身脚印的cosplay熊五体投地趴着,动弹不得,忽地,它软绵绵垂在地上的熊掌又多出了一块木牌。

    【虐待病患。】

    “还有精神抗议,不赖嘛。”伴随着夸奖,又是几拳几脚落下,cosplay熊彻底歇菜。

    “还活着?”小狐狸蹲下来,用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骨头碎片捅着那拥有完美半圆形状的熊耳朵。

    熊爪有气无力的抖了抖,示意勉强生存。

    “这次得休息多少天才能恢复过来?”

    熊掌比出一根爪子,缩回,又比出两根。

    “一两天?”

    【十天半月】大概是觉得实在难以用爪子说明,木牌噔一下弹出。

    所有人:“……”

    “算了,我就不说你什么了,回去以后自个和琳娅解释吧,对了,还有维拉丝她们。”小狐狸忍住了眼角的酸楚泪光,重重一哼,真的生气了。

    这个大坏蛋,为什么就那么不顾着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玩命?难道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他操心吗?

    就算说尽好话讨好我,这次也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你!

    小狐狸恨恨想到,等了一会,发现cosplay熊毫无动静,慌忙凑上去一看,发现他睡着了。

    睡的跟一头死猪似的,呼噜呼噜。

    众人再次集体无语,不过看到cosplay熊睡得贼香的熊脸,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一颗心也就彻底放下来了。

    至于乌瑞克那边,在和骸骨巨龙激战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败阵下来,不过身为常年潜伏在七巨头窝边的守护者,跑路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之一,见情况不对,三两下就摆脱了骸骨巨龙的追击。

    至于围观群众,更在乌瑞克跑路之前就已经提前撤离战场。

    骸骨巨龙见敌人滑溜,追杀不了,也就带着双杀的喜悦,心满意足的回自家窝去了,一场荒诞的乱战以这样的戏剧性结尾收场。

    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一看琳娅小妮子趴在床边睡着,手中还抱着一碗已经冷掉的稀粥,我就心疼的不行,这次又冒失冲动了,该怎么抚慰女孩们好呢?

    没办法,面对那种情形,实在让我没办法忍住不去尝试心里一直惦记着的左右开弓四重焰拳这一招,可谓是绝佳机会,时不我待,失不再来。

    现在回味起来,还是有点太勉强了,虽然实力提升到现在,已经能安然无恙的施展出四重焰拳,不再勉强,但更进一步,想要连续施展依然不行,更别说左右开弓同时施展,难度又提升了不止一倍。

    我都觉得很神奇,当初竟然没有失败,真的给自己施展出来了?或许是受到骸骨巨龙和乌瑞克的大招刺激,一时爆种了吧。

    代价就是现在想要抬手在琳娅头上温柔抚摸,都难以实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