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二章 与第一无缘的救世主
    ***************************************************************************************************

    仅仅两天过后,我就开始生龙活虎的四处蹦跶了,虽然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但并不影响我上蹿下跳,到处找事做。

    “你不是说要十天半月才能恢复吗?”小狐狸杏目圆瞪,感到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欺骗,那噗嗦噗嗦大幅度摇摆的狐狸尾巴,似在警告我,你要是不解释清楚就准备挨我一记扫尾吧。

    “那是理论情况,理论!”我不慌不忙,心里有底。

    “那你到是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实际的情况,能让你提前那么多天蹦跶起来。”

    “这个嘛……一言难尽。”我开始斜眼了,补魔这种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且,还是有两个,黄段子侍女就不用说了,明明是个胆小侍女偏偏又是抖m属性,时不时就来个夜袭,主动送上门来。

    到是卡露洁,虽然早有那样的事实,但这侍女妹妹却害羞得很,一点也没继承她姐姐那没羞没躁不知廉耻的遗风,平日更是顾及阿尔托莉雅的存在,几乎找不到机会和她进行深层次的亲热。

    这一次身体被掏空,阿尔托莉雅直接就让她过来给我补魔,可谓是王命难违,再怎么害羞也只能乖乖地钻上床来任由我欺负了,每每回忆起卡露洁害羞带怯的表情,我都觉得这波不亏。

    当然,如果还能有双子补魔这样的服务,那就更好不过了,可惜呀可惜,想让关系水深火热的高露洁姐妹一起侍奉,难度不是一般大,或许我得考虑再将自己玩残试一试?

    咳咳,开玩笑的,不能再让琳娅她们操心了。

    “欺骗本天狐就叫你如此一言难尽?”小狐狸怒了,眼看就要使用暴力,我连忙向路过的咪啪骑士发出求救目光。

    “露西亚,其实是这样的,殿下恢复的那么快,全靠我们精灵族的秘密手段。”这腹黑狡猾的咪啪,意义不明的轻轻一笑,让我连连咳嗽。

    高露洁姐妹补魔的能力,应该瞒不过同为十二骑士传承者的咪啪骑士的双眼,但是你也不能实话实说呀喂!

    “什么样的秘密手段?”小狐狸好奇了。

    “这个嘛……”不顾我连连打眼色,咪啪骑士还是开了口:“是我们精灵族密制的沙拉,精选几种稀世难寻,经过特殊培养才能长大的珍贵材料制成,具有神奇的恢复疗效。”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记起来了,的确是有听阿尔托莉雅说过。”小狐狸露出恍然之色,我也松了一口气,原来说的是这个呀。

    咪啪骑士的确没有骗人,是有这么一种特制的沙拉,当初我被小师妹训(海)练(虐)的时候,吾王就是将这样的沙拉给了我吃,才能在小师妹一拳超人式的特训中坚持过来。

    “但是,为什么这种事情,到了你这坏蛋口中会变得一言难尽,一定是还有其他事情瞒着我对吧。”本以为已经忽悠成功,没想到小狐狸脸色一变,再次凶巴巴的瞪过来。

    “我只是怕你知道了和别人说,尤其是水晶……”我急中生智,这般解释,恰巧的是水晶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水晶好像听到了你们在讨论吃的东西,难道说饲主藏着什么好吃的不给水晶?真是个大坏蛋饲主,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水晶哪里做错了?”

    只见蠢萌蠢萌的水晶龙,呼咻一声从某个拐角里冲过来,对着我迎面就是一个擒抱。

    “笨龙滚开,不许伤害妈妈的男人。”没等我有所反应,琪露诺从背后跟上,伸脚一撩,水晶就摔了给五体投地。

    拍拍手,琪露诺邀功的凑上来:“妈妈的男人,琪露诺给你解决了一件大麻烦,作为奖励快点把妈妈叫出来。”

    “休想,水晶才不是什么大麻烦。”水晶再次扑上,和琪露诺双双滚地,扭打成了一团。

    所有人:“……”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笨蛋女儿算是给我解了围。

    “喂,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小狐狸又开口问道,她还是蛮怀念当初和这坏蛋两个人一起闯荡地狱世界那段美好回忆,嗯,如果没有某只发光体就更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

    “这个呀,总之先等身体恢复了再说吧,还有喂什么喂,要叫亲爱的。”

    “你这坏蛋想的到美,再等一万年吧。”小狐狸冲我狠狠做了一个鬼脸,随即脸红扑扑的撇嘴轻哼一声。

    “我就是在说等你身体恢复了以后,就没什么打算吗?真的要在教廷山混吃等死吗?”

    “瞧你说的,好像我一有时间就在偷懒闲逛四处溜达似的,我最近有清闲过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或者让我摸也行。”

    机智避开小狐狸羞怒的小拳头,我自个扳着手指头数了一数,忽然发现,这段时间过得貌似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苦逼。

    全都是因为这个比武大会,本以为自己这个评委长只是打酱油的,可以坐在观众席上笑看花开花落云舒云卷,以度假一般悠闲的心态欣赏这场比武大会的盛宴。

    结果呢,先是被派去第三世界打杂,这也就罢了,后来自己作死在领域组里报名,一路杀到小组赛,结果和蒂亚在擂台上打(秀)了一(恩)架(爱),最后以自己认输落幕。

    接下来呢,操办地狱世界这边的四强赛以及世界之力组比赛,也没能清闲下来,先是充当裁判,然后在世界中级赛组响应吾王召唤,以圣月贤狼变身又和吾王打(秀)了一(恩)架(爱)。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没想到在世界巅峰的最后一场对决过后,乌瑞克老大爷又找上门来打架了,好吧,打就打,我就没怕过野蛮人,结果这场架最后变成了三方乱战,骸骨巨龙也掺和了一脚,并在最后完成了双杀,将我和乌瑞克双双击败。

    我得承认,自己落败的原因是因为作死,否则的话哪次不是和骸骨巨龙打个几天几夜才分出胜负?虽然结果还是输。

    这么一想,我的脸色就有点凄苦了,怎么左看右看,这次比武大会自己成了最忙的一个了?不单止要负责幕后工作,还得上擂台亲自战斗,而且是横跨三个赛组,台前幕后都给包圆了,你们见过这样的全能型打杂长老么?

    好吧好吧好吧,打杂的活又不是没做过,辛苦的事情也多了去,我并不想为这一次抱怨太多,问题是,我忽然发现一个更苦逼的事实。

    我这个堂堂的救世主,参加了三个赛组(圆满之境也算的话)的比赛,竟然没拿下哪怕一个第一名。

    领域赛组,自认为本体对万法之阵的操控不如蒂亚,选择了认输,这个我服,没有任何争议。

    世界中级赛组,圣月贤狼大战阿尔托莉雅,虽然没拿出最终的月光蝶形态,但是阿尔托莉雅也不是全力状态呀,所以这个我也服。

    最后一场,算是乱入赛组,cosplay熊大战乌瑞克大战骸骨巨龙,三方大乱斗,骸骨巨龙的实力毋庸置疑要比我和乌瑞克强上不少,至今我还没有一次战胜它的胜绩,所以这场战斗我也输的心服口服。

    并不是遭遇了什么不公平的待遇,每一个赛组都输的有理有据,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更让我感到蛋蛋的忧伤,我宁愿是遭遇了不公或是意外而与第一失之交臂,这样反而心里会好过一些。

    再往前回溯,当初天使举办的比武大会,最后的决战我也是被大师兄打败,拿了个第二名。

    难道说,我这辈子和第一名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可能有交集?或者说类似比武大会这样的活动和自己天生五行相克,八字不合?

    心好痛,让我拿个第一会死啊!这么一想的话,我感觉自己都比那个圣骑士大叔还要苦了,难道第一届比武大会的比惨王竟然是本德鲁伊?

    “喂喂喂,你这坏蛋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怎么说着说着就露出一副想哭的表情?”小狐狸的小手在我眼前不断晃动,将我从悲哀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我只是想到……我好像还没拿过第一,不由的就悲从中来……”

    “哈哈哈哈,这么一想的话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小狐狸也反应过来了,而且很没心没肺的脆笑出声。

    “没想到你是这种天狐,我们分手吧。”我伤心欲绝,罢手转身,准备离开,给众人留下一个孤独沧桑的背影。

    “慢着,刚才的问题你好像还没回答吧。”小狐狸不吃这一套,尾巴一卷就把我强行拉了回去。

    啧,果然关系太熟了,忽悠的难度也会成倍增加。

    “没什么,我打算等比武大会彻底结束,身体好了之后,出外面一趟。”

    “去做什么?历练对么?”小狐狸眼前一亮,漂亮的狐狸大尾巴摇摆的越发频繁快速,就像是饥肠辘辘的小狗看到了狗粮。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两者之间有微妙的区别但也并非完全不同,但是非要说有什么共同之处却也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

    “是,还是不是?”小狐狸俏然一笑,嘴角露出一对锋利虎牙。

    “抱歉我错了,其实是打算去赚点钱。”我立刻低头认错了,该怂的时候必须认怂,是自己为数不多可以克制作死性格的手段之一。

    “赚点钱?”

    “是啊,好久没有外出历练,钱袋子……感觉有点瘪了。”我掏出一个小钱袋,拎了拎,苦脸道。

    “到不是不能理解。”知道我身边有个以钻石为零食的幽灵圣女,小狐狸投来同情目光。

    “所以说,我想一个人愉快的去赚点小钱钱。”

    多年的老夫老妻,小狐狸的心思我怎么可能看不懂,只不过她是想出去历练,寻找强大的敌人,而我的话,主要目的是赚点小钱钱,也就是多刷点宝石,目标不同,选择的路线自然也不尽相同,还有一个,要是她和我一起去,刷的钱还得平分,有人或许会说既然是老夫老妻了,还分那么清干嘛?

    但是……但是……我的面子拉不下呀,明明小狐狸也一起行动了,却由自己独得所有宝石,这怎么能说得过去?男人啊,就是这么一种可悲的生物,他们的本体主要是由脐下三寸之物以及脸皮表层组成。

    所以说这次只能和她说一声抱歉了,如果可以,我又怎么舍得不带上这只可口诱人的小天狐,一边历练,一边享尽艳福呢?

    “哼,本天狐才不稀罕呢,你就一个人好好咀嚼孤独去吧。”本以为这只小狐狸会生气,没想到她俏脸一撇,便高傲的甩着狐狸尾巴走开了,虽然眉角的一抹失望隐瞒不了任何人。

    好好和小狐狸解释清楚,她还是挺讲道理的嘛,偶尔。

    “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是吧!”结果小狐狸杀了个回马枪,我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她的尾巴一扫,抱着肚子惨痛倒下。

    “殿下,殿下……”倒地打滚的时候,脸蛋被柔软的捅了捅,抬头一看,是尤丽叶亲,蹲在地上温柔的打量着我。

    啊啊啊,立刻就被她的迷糊柔软笑容给治愈了。

    “尤丽叶亲,怎么了?”

    “尤丽叶,可以帮殿下,赚钱吗?”

    “这……”没想到尤丽叶把刚才的话都听进去了,而且记牢了。

    “还……还是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够了,怎么能麻烦尤丽叶亲呢?”我心里补充一句,尤丽叶亲只要做好治愈我的心灵的吉祥物,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尤丽叶,听殿下的。”一脸失落的迷糊骑士,低下了头。

    “打扰一下。”这时候,咪啪骑士的灿烂笑颜忽然出现:“据可靠的验证,有尤丽叶在,可以增加宝石的爆落率哦。”

    “嗯?”我耳朵一竖,装作不在意:“无稽之谈,说谁的运气好,爆率高,我信,但怎么可能有单独增加某一种东西爆率的运气存在呢?”

    “看来我在殿下心目中的信用不高呢,那么尤丽叶你总该相信了吧,尤丽叶,告诉殿下,你在普通沉沦魔身上爆落过宝石吗?”

    “……”这个问题对尤丽叶显然难度颇高,她很是回忆了一阵子,才摇摇头。

    我就说嘛,我又不是没有和尤丽叶亲组过队,你别想骗我。

    “很难的,一百个,只有一两个会爆落宝石。”

    “我们结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