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猫头军师
    ***************************************************************************************************

    嘛,记得当时双尾的确是和我唠叨过,地狱世界有一些像它那样的脑袋开了窍的怪物,秘密集聚起来,想要追求像暗黑大陆那样的文明和秩序。

    不过,七巨头会如它们所愿么?当然不会,七巨头的力量源泉便是来自混乱无序的负面能量,地狱世界的混乱是它们重要的力量源泉之一,怎么能允许这些怪物建立起秩序和文明,岂不是等于在削弱它们的力量?

    实力差距巨大的情况下,双尾它们似乎也只能龟缩起来,或许,如果没有外因帮上一把,它们得等上数万年,数十万年,才能从中找到一丝机会,向这些地狱世界的【王】发出挑战。

    啧,我为什么非得操心这个,根本不是自己能操心的事情好不好,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吧,双尾那边,我最多只能祈求一下那个在时空管理局刷厕所的家伙保佑它和它的小伙伴们不会被七巨头抓住,做成猫肉火锅什么的了。

    “贤狼大人,您怎么了?”见我魂不守舍,挑着篝火的爱娃儿不禁关切问了一句。

    “没什么,想到一些事情。”我用力摇摇头,回过神来。

    “是关于月神大人的事情吗?”爱娃儿精神一振,立刻犯病了。

    “……”事到如今,我都已经懒得去和她计较这种事,只会让她更加兴奋期待和享受惩罚而已,怎么想都是我亏大了。

    “今天是第三天了吧。”

    “是的,贤狼大人,第三天了。”

    “顺利的让人难以置信。”

    “嗯,我原本也不敢掉以轻心,是以魔王领主在家的最坏情况作出整个行程规划,如今看来,我们能省下不少的赶路时间,能够更快到达最深处了。”

    “大概能省多少天的样子?”

    “大约四五天。”

    “不错不错,算上往返的话就是半个月了,这不是很好么?”

    爱娃儿:“……”

    “怎么忽然沉默了?”

    “不不不……没什么,贤狼大人,汤做好了,我这还有一些天界带来的水果,请问要尝一尝吗?”

    “嗯啊。”

    “等贤狼大人恢复记忆后,这些水果对您而言,只不过是最寻常的味道。”见我有些期待的模样,爱娃儿不禁浅浅轻笑道。

    “……”不吐槽,不反驳,不惩罚,是我对这个话题的最后态度,反正到了最深处爱娃儿就会知道,我绝对不是什么失足月神,她肯定会很失望吧,想想还真有点老好人式的歉意,毕竟这家伙除了抖m属性以外,其他任何一方面都足以称得上优秀的评价。

    “按照行程,我们明天就能穿过这里,真可惜,没办法再改路线了。”

    爱娃儿拿出地图,比照一番,露出失望表情,这句话每晚她都要拿出来说一遍。

    沼泽区域的形状就像……呃,就像是一根横卧的玉米,如果它能竖直着摆放,那么通过沼泽区域,我们就能直接到达最深处了,很可惜这只是如果,作为一条很匀称的玉米,无论我们怎么改变前进路线,接下来要走的路程都不会缩短,反而会因为不熟悉情况而变得更加危险。

    爱娃儿整天念叨着这个,很明显,是她身为天使的强烈责任感在作祟,认为既然是她把我带进来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确保安全,其实大可不必,是她带我来这里的没错,也是我答应要来的,万一出了问题,两人责任五五开吧,这很科学,我也劝过爱娃儿,可惜天使的死板脑筋,应该不用我多加说明了。

    ……

    还是那颗桂花树下,梦境又有了变化,如今已经隐隐约约能够听到说话声音,树上坐落的月光少女,身姿轮廓,也变得更加清晰。

    其实,虽然这么说,要是被爱娃儿知道的话或许会被她气愤的揍上一顿,但是比起月桂树上,宛若月神一样的圣洁少女,到底长得什么样,在说些什么,我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梦中的【我】,到底长得什么样?

    可惜是第一人称视角,又不受控制,只能隐隐约约从一些边角的细节判断,【我】似乎还是个相当年轻的家伙。

    当然,我并不是说现在的我老了,只不过是才四十出头而已,在暗黑大陆,这个岁数哪怕是作为一名普通人也不算老,在冒险者里面更是可以用稚嫩来形容,要知道,许多冒险者都是在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才转职成功。

    所以,我跟你说,我现在可是嫩嫩的救世……额,打住,再解释下去节操又要成堆成堆的掉了。

    回到正题,其实我现在最想搞明白的是,梦中的【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还是说另有其人?我只不过是做着一个别人的梦而已,这很重要,搞不清楚的话往往会进入【自作多情】的尴尬be。

    又或者说……不不不,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埃芙丽娜那些鬼话,说到底,我一个在唯物主义的阳光下成长起来的五讲四美三好**青年,怎么能相信轮回转世这种事情呢,虽说穿越已经很不科学了,但我可从来没有因此而摒弃过自己的科学观呀,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没办法在魔法方面取得天赋造诣。

    又为自己的魔法白痴属性找到一个合适借口,我开始默背九九乘法口诀和元素周期表和马科斯主义和演员的自我修养和比利王的哲学世界,以巩固强化自己的科学观思维。

    冷静下来后,我暂时放弃了搞清楚【我】是我,还是【我】非我这个深奥的哲学问题,先从有线索的开始调查吧。

    刚才说过了,现在终于能从梦里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片段,不再是单纯的无声电影,就听到的这些只言片语开始着手吧。

    歌什么什么……梦什么什么……大陆什么什么……月什么什么……诗什么什么……村什么什么……什么鬼呀这些是!

    只研究了一会我就彻底放弃了,还是等更加接近,获得更多的信息再分析吧,现在强行这么做只会越发迷糊。

    那啥,退出键在哪里?我要退出梦境。

    可惜,我早就试过了,并没有什么退出按键,就跟在梦中和埃芙丽娜相遇一样,只能静静的等,等待时间流逝,等待自己自动脱离梦境。

    被困住了,好闲啊……

    偏偏身体不受控制,只能像看电影一样,静静的看下去,无论好与坏,都只能看,像一个旁观者那样,这不是很荒谬吗?明明是自己的梦。

    我现在唯一能选择的,只有开小差,或是专注的将这场每晚不断重复的电影看下去。

    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梦中的【我】,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仰望的树梢,那道圣洁的身影,真的很美丽,很美丽。

    渐渐的沉浸其中,恍惚间,我似乎和梦中的【我】融合到了一起,内心中涌出了许多莫名的感情。

    喜悦,倾慕,依赖,信任,决心,以及……不舍。

    睡梦中睁开眼,不用爱娃儿提醒,我伸手摸了摸面庞,果然是冰凉触感。

    “贤狼大人……”爱娃儿的目光充满怜惜,似在说,快了,等我们进入到最深处,贤狼大人就不会再流露出如此哀伤的泪水了。

    或许吧,或许只要弄清楚一切……

    伸手抹了抹,我忽地回过神,一记重重手刀落下,你这抖m天使竟然又一声不吭的钻床?快从我怀里挪开!

    ……

    沼泽区域的最后一天路程,我心中充满不舍,如果一路都是这样的地方该有多好呀,简直比在暗黑大陆的历练区域还要轻松。

    “贤狼大人,要出发了。”走前几步的爱娃儿,回过头朝我招了招手,我则是回过头,朝沼泽区域招了招手。

    再见了,小猫们,哪天等我实力够了,会再来看你们的,还有双尾,要是能将它请来教廷山当狗头军师也不错,这货对地狱世界十分熟悉,不是我这个自诩资深驴友的家伙能够相比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