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四十九章 野生的天使出现了!
    ****************************************************************************************

    对于希尔曼雅的目光,我有些迟疑,更多是愧疚。

    若是放在以前还好说,梦之境界那可得是最亲密的,心灵相通的人,配合上灵魂药剂才能进入,可事到如今连刚刚相识不久的莉莉丝也能进去了——也不知道是自家的梦之境界变成了随便的轻浮的家伙还是怎么的,总之要求下调了许多。

    希尔曼雅跟随自己那么多年,虽然没能怎么说得上话,但她尽心尽力的守护着大家,我一直看在眼里,感激在心,完全没有拒绝她进入梦之境界的理由,再说了,她们如此努力修炼,也是为了保护自家的女孩们不是吗?

    倒不如说,我应该主动关心她的修炼,得知她在修炼梦境里修炼后,主动提出让她进效率更高的梦之境界里来,这样才合适。

    这些我都没做到,别说作为朋友,家人,哪怕是作为主人,也没有尽到主人该有的义务。

    还好,虽然做了一回【渣男】,现在补救到也不迟,有萨绮丽和莉莉丝她们的前例,也不用担心自己主动发出邀请,会让她们产生误会,以为我这个后宫长老的魔爪蠢蠢欲动。

    “抱歉,是我疏忽了,等会我就去找艾卡莱伊多制作一份灵魂药剂,今晚尝试一下进入梦之境界。”

    顺便,下次克劳迪娅来了也主动发出邀请吧。

    “不会对亲王殿下和艾卡莱伊大人造成困扰吧。”

    希尔曼雅的表情欣喜,显然早就盼着能过上拥有十几二十倍的快乐修仙……不,是修炼生活,又怕给我们添麻烦,如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眼神暗示,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我也不能保证成功就是了。”我挠了挠脸颊,可不敢拍胸膛保证,万一呢?不过看希尔曼雅到是挺乐观,好像只要有灵魂药剂就一定能行。

    “没问题的,一定。”希尔曼雅果然很有自信,她微微侧着脸庞,在某德鲁伊看不到的角度,目光斜视,嘴角微微抽搐。

    毕竟啊,毕竟在这个家呆了十多年,自家亲王殿下是什么德性……啊不,是什么性情,她早就一清二楚,心心相印什么的自然不可能做到,但如果是比了解程度,连莉莉丝都可以,她更加没问题了。

    见希尔曼雅高兴,我心里如释重负,负罪感少了一些些,暗下决心要快点找到艾卡莱伊,解决希尔曼雅和克劳迪娅的修炼问题。

    正要和希尔曼雅回到家中,向女孩们报告,偶然在街道上发现了一抹罕见的白色身影。

    “希尔曼雅,你先回去吧,记得和维拉丝她们说一声我已经回来了,我有点事待会再回家。”

    这样说着,来不及做更多解释,我挥挥手道别,向那一抹消失的身影追上去。

    “爱娃儿,等等,爱娃儿,我说等等。”

    存在感极低,行踪极为飘渺,在街道上遇到的几率比闪光精灵还要低的神奇口袋妖怪,天使型数码宝贝,野生的爱娃儿出现了!

    当然,若是我肯牺牲色相,变身圣月贤狼,保准这货会把闪光精灵的矜持和尊严扔的一干二净,第一时间黏上来。

    这家伙也是来去匆匆,怪不得平时见不到人影,好不容易一直追出郊外,才赶上去将她叫停下来。

    “干嘛?”她转过身,一脸冷淡,眼神漠然中还带着点小纠结,毕竟精神分裂没有到晚期,还是能意识到眼前这变态随时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玩女装变身。

    偏偏她还是这个女装变态的疯狂粉丝,这就很微妙了,只能说缘,妙不可言。

    我是相当理解爱娃儿的眼神为什么会那么复杂,对她的冷淡反应也习以为常,这还算好了,就算是假装听不见,加快脚步溜的无影无踪,或者停下来,一言不发的盯到你发毛,那也是这抖m天使的基本操作。

    “步伐匆匆的,你在干嘛?”我先稳一波,叨叨家常。

    “巡逻。”这抖m天使依然言简意赅,惜字如金,可是骗谁呢,你们天使不向来是小队巡逻,什么时候落单了?

    “不愿意说就算了,这谎撒的很没水平。”对方态度冷淡,我自然也不会过于客气,该吐槽就得吐槽。

    “是在巡逻。”爱娃儿脸色不变,丝毫看不出破绽:“只不过不是平时的巡逻。”

    “除了平常的巡逻还有什么巡逻任务?我可没听说过。”我这个大教廷山幕后掌控者,今天就是要怼你,揭穿你的谎言!

    “私人的巡逻。”

    “私人巡逻?”

    “是的,私人。”

    “巡逻啥?”

    “既然是私事,随便探听别人**不好吧,长老阁下。”

    “话是这么说,但你大街小巷一顿乱窜,身为教廷山的主人我实在没办法置之不理吧。”

    “……”爱娃儿沉默,一副言尽友尽,打死不说的坚决态度。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货态度变得那么冷漠,我记得中间有一段时间好像关系有所缓和过的呀?莫非当初是活在梦里?

    “我说,我们好歹也是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伙伴,没有必要那么冷淡吧。”

    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不求你笑脸相迎,至少别这么戒备,外人看来好像我心怀不轨一样,好歹也认识那么多年了,你看,刚认识不久的莉莉丝,嗖一下进去了,再看看你……

    卧槽,这货几乎也是天天晚上跑我的梦之境界里头啊!

    要不是我现在大统一了狼人变身,就算不变身圣月贤狼也能开启梦之境界,她怕不是不单止摸进梦之境界,还要摸上床吧!

    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算啥,进着我的梦之境界,现实里还摆脸色给我看?来来来,恩将仇报这五个字怎么写,你来教教我。

    牙齿一阵发痒,我不再客气:“态度放好点,你别逼我,小心我变身啊!”

    “来啊!你尽管变啊!我才不会怕!”爱娃儿也生气了,声音陡然放大,怒而娇叱道,和刚才的圣洁冷漠相比,莫名有种形象崩塌的反差感。

    好,这可是你说,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变了,我看你这抖m天使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等我换成圣月贤狼,看怎么调教你!

    我怒啊,就要变身的时候,才敏锐捕捉到爱娃儿眼眸中极力隐藏的狂热和急促。

    就差没直接喊出来。

    变啊!快变啊!快让贤狼大人出来啊!

    卧槽,这货好变态!

    而且精神分裂越来越严重了!

    我一个激灵,意识到差点跳进爱娃儿挖的坑里去了,这不怪我笨,只能说这抖m天使越来越变态了。

    “你有没有觉得……你自己是个变态?”我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蠢话,真是无聊。”

    出乎意料,爱娃儿对我的揭露爆料,毫无反应,只是发现我没上当,露出了一脸的失落和灰暗,仿佛使生已经没了意义,

    “平时明里暗里一口一个变态的叫我,以为我没发现么?”

    咦,有吗?暗地里肯定有,但明面上有吗?没有吧,我对自己的嘴巴严密程度可是相当有自信,不想说出来的秘密,绝对不会说出口,大家都夸我口风比水晶还严实。

    喜欢自言自语的把心里话不自觉的说出来这种事,更是无稽之谈,是女孩们为了掩饰她们作弊的读心术,而强加到我身上的污蔑之词。

    “贤狼大人也是,老是一口一个变态的骂我……啊……贤狼大人……对爱娃儿再严厉一点也没关系……”

    看着爱娃儿忽然娇喘吁吁,脸红耳赤,目光迷离,唇角晶莹,我顿时菊花一紧,很想留下一句打扰了告辞,转身走人,想到这次的目的,才忍住。

    待会就报警吧,这抖m天使不关到牢笼里好好冷静一下,怕是会越发变本加厉。

    “咳咳,说点正事如何?爱娃儿,关于你上次提到的前往天堂的建议,我想了又想,觉得还不错,能不能抽个时间带我们去逛……咳咳,我是说为了我们两族的共同长远友谊,礼节性的拜访一下。”

    “不能。”爱娃儿拒绝的干脆利落,让我张大嘴巴,不知道该怎么接。

    这套路不对啊?!

    “为……为什么不能啊?”剧本不对,以至于我丧失语言能力,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啊?”爱娃儿一副相当困惑的表情:“你想拜访我们,想去天堂闲逛,跟阿卡拉说,让联盟去沟通,去申请啊,我想泰瑞尔首领八成会答应,为什么非得拜托我不可?”

    “……”如此有理有据,以至于我再次失声。

    好像……是这么回事来着哈,不比以前找不到门路的巨龙族,天使可是一直有在和联盟打交道,阿卡拉也去过天堂好几次,如今以我在联盟的身份地位,和五爷也算熟识,打个申请,上天堂那还不跟去新马泰旅游似的,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说,我为什么非得拜托这抖m天使不可呀?甚至还想牺牲色相,自己不行就换圣月贤狼。

    莫非我也是抖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