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 可怕,可啪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质疑我的品味那么差,对吧。”

    面对大家的诡异眼神,双尾表示压力山大,机智如猫,它主动出击,冲我们压着猫爪,示意别大惊小怪,此乃基操。

    “不是我品味差,我也是不得已呀,族人们更信赖刚才那副模样的我,觉得孔武有力的形态更符合领导者的形象,我也是为了顺应大家的希望,才变成那副姿态。”

    说着,双尾神色一肃,仿佛站在了历史的崇高地,道德的制高点,它展开双臂,高声宣读。

    “没错,你们根本不理解作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到底有多辛苦,为了回应大家的愿望,就算被质疑品味奇差,区区一点委屈算不了什么。”

    “虽然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我摸了摸下巴,并没有被双尾的虚张声势所震慑,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

    “区区不才,身为救世主,也算是教廷山的领导者了,也没见得非要出卖自己的节操才能维持教廷山的士气啊。”

    “你卖的节操还少吗?”

    双娜组合众口一词,连蒂亚和艾卡莱伊都下意识点了点头,老实说我很受伤,我卖节操我为了谁?难道是因为我喜欢卖才会卖?我又不是黄段子侍女,这还不是为了牺牲小我,成全大家?

    “咳咳,就算我卖节操。”对方人多势众,连蒂亚和白龙小姐姐都站在对面,我委屈巴巴,姑且先服个软,以后再计较,话题一转。

    “节操姑且不论,至少我没听说过哪个领导者,必须为了自己的族人而强行降低品味呀,比如说我,我有过吗?并没有。”

    “因为你的品味本来就很差。”又是双娜组合,一而再的中伤我,我要发飙了……为什么蒂亚和艾卡莱伊你们两个又点头啊!!!

    仿佛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多么冷酷无情,我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一脸不可置信。

    众叛亲离,莫过如是,为了微不足道的节操和品味,你们就要背叛我吗?!

    “总而言之,或许会有更好的办法,在不牺牲品味的情况下。”下一刻,我神色如此的向双尾提出建议。

    “啊,逃避现实了。”恶龙蕾娜在背后起哄。

    “现实对猴子太残酷所以假装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唯独这一手玩的轻车熟路,一定是经常遭遇到这种打击,想想也怪可怜的。”

    本子娜第一次对我展现怜悯心,只可惜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要这玩意。

    “比如说变成菲妮那样的女仆猫娘?”

    好奇宝宝蒂亚在旁边插了一句,我嗯嗯点头,对对对,这样品味就上来了……对个头啊!变成那副模样地狱猫一族众叛亲离好不好!

    “果然……”无处不在的双娜组合,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好像在说,这头色狼终于打算对一只猫出手了。

    “等等,你们吵你们的,能别把我牵扯进去吗?”一路上见多了打闹,双尾果断拒绝这口狗粮。

    “说起来,双尾你的性别到底是啥?”还是好奇宝宝蒂亚,无意识问了一句,不仅其他人,我的耳朵也竖了起来,问的好,总算问到点了我的蒂亚。

    “性别?跟我们地狱一族打了上万年【交道】,事到如今还问这种问题,会不会太傻了点?”就算是面对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殿下,天才魔法少女蒂亚,双尾的猫嘴依然一点都不留情,手中的拐杖指向对方。

    “绝大多数地狱一族,并没有所谓的性别,不像你们大陆一样,依靠雌雄结合来诞生后代,别忘了我们是怎么诞生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就是我们的父母。”

    “叫声爸爸来听听?”我脱口而出,发现双尾无语的看着我,不禁讪讪一笑:“抱歉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突发奇想,没有恶意。”

    “安心,我知道你的脑袋空空如也,你会和你计较。”双尾不愧是绅士猫,男爵猫,风度翩翩,优雅理性,换做别人早就火冒三丈扑上来揍我一顿了,它却不以为意。

    就是嘴巴毒了点,能改一改就更绅士了。

    “绝大多数?”机智的艾卡莱伊抓住了盲点了。

    “是的,绝大多数,也并非不存在,据我所知,首先,是有少部分地狱一族,会以类似家庭的关系聚集起来,不过这种家庭关系,更类似于部落关系的延伸,彼此走在一起并非为了衍生后代,而是抱团取暖。”

    “如果只是想团结起来,部落的关系不就够了吗?”

    “所以我才所绝少部分,出现这种情况,一是个体实力相对强大,且性格独立,仅仅以【家庭】的数量,就已经能在地狱世界里存活下去,第二种,类似血肉复生者,通过繁殖血肉野兽来获得大量的护卫,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姑且勉强也能算家庭关系……吧?”

    最后,双尾不甚确认的加了一道疑问语气。

    “只从生物角度分析,大概能算吧。”我也无法确认,一脸微妙的转移了话题。

    “除此之外呢?还有别的可能性吗?”

    “除此之外的话,就是七巨头了,像它们那样的高等存在,已经类似于真正的恶魔一族,我也不确认它们是否拥有性别区分,只是见过几次,感觉上,形态更类似你们人类。”

    “哦,你见过七巨头?”我瞪大眼睛,来劲了。

    “喂喂,好歹我在地狱世界还算有点身份,七巨头之下,实力能和我比拟的也没几个了,而且也活过了千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双尾捏着猫胡子,竖瞳眯成一条线,理所当然说道。

    我很想吐槽一句,那当年的天女散花怎么来的?不过想想就算绅士如双尾也是会发飙的,忍住了。

    “那快跟我说说,七巨头都长什么样子?”

    “这种问题问我也太傻了,你们不也见过了吗?而且见的比我更多,在暗黑大陆的第一第二世界里,那些投影和分身,我见到过的,就跟你们见到的一样,强如七巨头,并不屑于变化形态,它们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威慑,不像我……唉。”

    说着说着,双尾一声长叹,颇有遇人不淑的意思,好像在说,你说我的族人审美观咋就那么独特呢?害得我要自降品味配合。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第一第二世界见的投影和分身,和你在地狱世界里见过的真身一样?哦,我明白了,你去了暗黑大陆!”

    “总算脑子没有完全笨到家,加仑那混蛋,使唤了我那么久,总得付出点代价才行,拖他的福去了一趟。”

    “有什么感想吗?”我兴致勃勃,就好像是西方记者采访一名刚去自由国度兜转一圈回来的非洲难民。

    “到处都是文明的气息,比我想象的还要完美,大概就是这样吧。”对于我高高在上的询问姿态,双尾不以为忤,因为确实没错,比起暗黑大陆,地狱世界就像是一片文明的荒漠……不,是深渊。

    “也有坏的一面。”

    对此,我要谦虚一下,现在是饱受地狱一族侵略压迫的时期,大家摒弃前嫌,和气一团,团结一致,或许看不出来,等啥时候和平了,人类的劣根性才会真正暴露出来,某些时候甚至比地狱恶魔更加可怕,不然你以为地狱世界是怎么诞生的?没有个【好父母】,怎么能教出地狱一族这些【乖孩子】?

    不用我多解释,双尾更明白不过,它就是从这些乖孩子里脱颖而出,摆脱混沌愚昧,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做……做猫。

    “不,等等,安达利尔,督瑞尔,还有三魔神,我们在暗黑大陆都见过,如你所说,到也不需要复述,还有另外两位呢?”

    “其中一位暂且不说,另外一位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那双猫眼,竖成一团竖线,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譬如说天女散花。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忽然回忆起一个细节,自从双尾来到教廷山以后,贝安沙就没有出现过了,原因之一,很可能是因为加仑老头的死,导致贝安沙下定决心战队。

    另外,也未尝不是不想和双尾碰面,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双尾离开以后,立刻出现。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佩服的对你们这对笨蛋师徒说一句艺高人胆大,你们牛!”

    双尾拿出酒吧里学来的说辞,瞪着猫眼,强行用猫爪给我竖了一记大拇指,包括在天之灵的腿毛仙人。

    “好吧好吧,贝……咳咳,阿兹莫丹放下不说,最后一位呢?”问完,拉长脖子,眼睛死盯着双尾不放。

    你想想看,作为迄今为止最大的敌人,我总得知道对方真正长得什么模样吧,不然到时候砍错人了怎么办?虽然真的遭遇上,自己被杀的可能性更大。

    “那位大人的话……”

    “敌人,现在是敌人。”我提醒到,上了我们教廷山这条黑船……啊呸,贼船……也不对,是正义的方舟,就得拿出改变阵营的态度。

    “一时改不了口,你还是先别为难我了。”双尾苦恼的转了几圈手杖,接着道。

    “那位存在,千变万化,极具迷惑性,不过大多时候,如果你见到一个长着蝴蝶翅膀的小女孩,就有多远跑多远吧。”

    “长着蝴蝶翅膀的小女孩?”

    我摸着下巴,了然点头,果然在第一世界见到的投影,只是假身,不,就算双尾所说的蝴蝶翅膀女孩,说不定也是假的,谁知道真身是不是比巴尔更恶心的触手怪呢,呸呸呸。

    “说起来,你肯定不知道。”或许是想卖弄,或许是不想提及太多贝利尔的事情,双尾猫眼转了转,露出笑容。

    “你肯定不知道,阿兹莫丹大人的另外一种形态。”

    “哦?”双尾成功的吊起了我的好奇心,它钓上的是一条大鱼!贝安沙的另外一种姿态?我超级想知道啊!我那笨笨可爱的小师妹,竟然还有别的姿态?莫非是水手服?又或者是死库水?猫儿仆?歌特洛可可维多利亚?我好兴奋啊!!!

    “真确定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了,快点告诉我,快!”我加重语气,鼻孔喷气,完全无视双娜组合在用死变态的目光鄙视着我。

    “你肯定不会想知道。”双尾笃定,卖起了关子。

    “要是让阿兹莫丹知道你在背后编排她,恐怕不会有好下场吧,双尾童鞋。”我阴测测的威胁道,这货很怕小师妹,不然当初就不会有天女散花的壮烈一幕。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我说就是了,你可不要失望。”双尾果然认怂了,它额头冒汗,猫爪连连摇摆。

    “阿兹莫丹真有那么可怕?”见它如此,我到是更加好奇,我那可爱的萌萌小师妹,有那么吓人吗?

    “阿兹莫丹大人它……最可怕的是喜怒无常,且冷酷无情,就像暴君,心情好的时候到还好说,虽然也是冷冰冰的表情,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不高兴,随手一巴掌就把你拍成肉泥。”

    “???”贝安沙?暴君?冷冰冰的表情到还好理解,确实我也见过许多次,贝安沙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甚至包括连水晶都能驯服,让小黑炭都无法抗拒的维拉丝,都无法接近她,一旦面对陌生人,她就会从萌萌的小师妹,变成酷酷的小师妹。

    但是暴君?你确定你说的是本剧人物?不是生化危机玩多了?

    “总之,大概就是这副模样吧。”在我一脸黑人问号,陷入呆愣的时候,双尾用它的手杖,在地上画了一幅画,该说不愧是看起来像是贵族的猫男爵么?画画水平还不错。

    但是,地上那个长着恶魔羊角,头戴连盔皇冠,全身漆黑铠甲的骷髅恶魔,比魔王更像魔王,一副热血漫画里的最终boss的最终形态嘴脸,谁呀?

    “你要的你的小师妹。”双尾漠然,这货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胡说八道,你别以为你是猫我就不敢揍你!”咦,这句话是不是已经暴露了我隐藏多年的猫奴属性?当然,狗也是好的,你看维拉丝小狗狗,应该说我是个博爱的宠物爱好者。

    “我只是实话实说,当然,到底哪个才是阿兹莫丹大人的真正形态,我也说不准,谁知道呢?我只知道这副模样的阿兹莫丹大人,才是它的全力姿态。”

    “骗人!贝安沙才不会长这副模样,那你说说你自己,哪个形态才是你的真正形态?”

    “我?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其实我也忘记了,到底是刚才那副没有品位的模样,是我的真正形态,还是现在这副模样,不管怎么说,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形态,要说发挥实力的话,两种应该都差不多吧,不是样子变得更凶狠了,实力就会更强。”

    那可不是么,想变强,怎么说也要来个先秃为敬,对于双尾这句话,我算是认同,不断点头,至于小师妹的第二形态这件事,我早就忘了,两只脚不知怎么的就自己动了起来,把地上的画给抹了。

    然后,恶龙蕾娜和本子娜毒舌火力全开,就形态这件事,大肆吐槽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我奋力抵抗,最后输了。

    谁让这两个形态确实羞耻度爆表,尤其是圣月贤狼,男人变成女性姿态,真有那么好玩么?

    至于双娜组合,到不是没有弱点,比如说恶龙蕾娜,同样有巨龙形态和类人姿态,按道理来说,巨龙姿态应该是威武狰狞,同样具备槽点才对,可是这货也不知道怎么吃什么长大的,银龙的姿态,娇小玲珑,轮廓优美,躯线柔和,精致华丽,以正常人类的审美观来看,竟然也是浑然天成,优雅性感,宛如少女的肌肤白皙,曲线玲珑之美,看起来还有那么点小妩媚。

    惊了,为什么身为人类的我,思想竟然跨越物种限制,竟然会觉得恶龙蕾娜的龙形态也很美,可啪,实在太可啪了,莫非我要进化成真正的骑龙士?!

    “完成了。”就在我陷入不可名状的恐怖妄想时,看似一直在倾听我们说话的艾卡莱伊,忽然双手合十,笑容甜美。

    顺便一说,白龙小姐姐的龙形态也美爆了!

    “完成什么了?”

    回过神来,一心二用对艾卡莱伊而言是基本操作,我不觉得奇怪,只是好奇她的话。

    “传送魔法阵。”

    “之前是未完成状态吗?”我惊了,看艾卡莱伊信心满满,我还以为她早就已经构思好了整个魔法阵,就等开工了,谁想到连图纸还没画出来,这万一要是失败了,我怎么跟双尾交代。

    当然,我也知道并不存在万一,艾卡莱伊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之前只是大致构思,推导出了魔法阵的可行性,诸多细节还没有完全在脑海里勾勒出来,之前回家一趟,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完善细节。”

    呃呃呃……艾卡莱伊,我到是很好奇其他原因到底是什么啊。

    “能带我去看一看准备好的材料吗?我想现在应该可以慢慢开始做了,这么大的魔法阵可得花上不少时间。”

    “当然了,请随我来,材料都在这边摆着。”双尾翩翩优雅的摘帽行礼,黑色的高脚礼帽下的脑袋,竟然是秃的!

    我开玩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