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一十七章 我,黑发吴克凡,给个面子
    ****************************************************************************************

    五爷离开了,只剩下一个黯淡的水晶球,虽然不用担心五爷会通过水晶球窥视我们继续聊下去,但看着水晶球总是别扭,好像五爷还在,所以阿卡拉先把水晶球放起来,藏到了里间。

    嗯,反正平时也不用,不如干脆送给莱娜如何?我看这水晶球好像比莱娜用的质量要好不少。

    等阿卡拉放好水晶球出来,落座,端起清神水一口接一口啜着,我和凯恩也有样学样,一时间,小黑店里只剩下整齐的嘶嘶声。

    “泰瑞尔大人……真的已经走了?”

    良久,我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问了一记。

    不是多余担心,实在是五爷神通广大,双花红棍统治三界帮多年,威严深入人心,在它刚刚离开不久之际背后说些悄悄话,难免心虚,害怕隔墙有耳。

    “没事没事,有话就尽管说吧,泰瑞尔大人不是那种人。”阿卡拉到是淡定的很,为什么你不先开口呢?

    我为难了一下下,挠挠头:“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想要说的问的太多太多。”

    见阿卡拉和凯恩老神在在,不为所动,没法,我只能主动挑起话题。

    “最大的问题是,你们说……这到底是泰瑞尔大人的意思,还是上面的意思?”

    “亲爱的吴,你能意识到这一点,非常好。”

    阿卡拉和凯恩默契一笑,不约而同的点头,喂,我说你们继续这么下去我可是要生气了。

    “我怎么可能意识不到,别忘记地狱入侵的缘由,可都是我告诉你们的。”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说,小看主角智商的分头草都已经三丈高了,我也……我也可能大概不是例外。

    “是是是,我们当然知道,就是怕你忘记了。”

    在我又要生气,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被小看的时候,凯恩接了一句。

    “毕竟这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们也希望你能多轻松一阵子,省得徒增烦恼,若是无法领会,只会在恰当的时机跟你说。”

    好吧,凯恩说的也在理,这段时间的确是经历了太多波折,甚至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孤独渡过了千年,若不是转职的时候,艾芙丽娜把这十多年的记忆重新给我梳理回忆了一遍,我大概连眼前这个白胡子灰长袍拐杖老头是谁都忘记了。

    我叹了口气,不生气了,连两人明摆着的“凡人整天傻乐呵就够了涉及到智商的问题由我们来负责”的意思,也懒得生气。

    这叫术业有专攻,懂?

    不过,既然我转过弯来了,找到了盲点,就不可能继续装傻扮懵,当做不知情。

    “也就是说,的确不是泰瑞尔大人的本意?”

    “至少我认为是这样。”这一次阿卡拉到是不吊胃口了,点头承认。

    “到底是好是坏?”

    “我觉得……就目前来看,应该是好的趋势。”

    “此话何解?”见阿卡拉语气轻松,不复之前的沉重,我也有点小调皮了。

    “这表明,上面那几位,已经不想下棋了,至少不想让棋盘继续这么僵持下去了,必须要有新的动作。”

    “为什么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白银时代的到来,肯定不在她们的预料之中,作为执棋者,出现这种没办法掌控的事件,甚至连自己都被牵扯其中,哪怕是晋升八翼,我想那两位大人恐怕也不会有多高兴吧。”

    “没错,无论境界实力提升与否,她们都是三界最强之一,无法改变,对那两位而言,更重要的事情是棋盘已经脱离掌控,棋盘的格局,甚至连她们自己,都不受控制的发生了改变,这一切,竟然是她们以为一直操纵在手心的棋子,所带来的剧变,这么一想,事态的确挺严重的。”

    凯恩抚着书皮,笑容满脸,皱褶满脸,好似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我说凯恩大爷你就不怕五爷没偷听,那两位却在偷听,然后一个雷把你给劈了么?

    “从白银时代到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两位大人应该会有所动作,只是没想到,她们的动作竟然会如此激烈,如此激进。”

    “面对已经无法操控的棋盘和棋子,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莫过于重来一局,把棋盘和棋子统统换掉。”

    凯恩说到这里,目露担忧的看着我。

    “我们两个老家伙是无所谓了,已经活够了,后续也有人接班,到是吴你,接下来要绝对的小心,以前的你,因为是棋局的中心,那两位只要兴致还在,目的还没有达成,都不会允许轻易失去你这枚重要棋子,现在不同,眼看着两位大人有收尾的意图,你在她们眼中的作用,可能就没那么大,甚至很可能……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凯恩爷爷,我会小心的。”我了然的点头,心里接下凯恩的话。

    甚至有可能,米迦勒和路西法如果想要更换棋盘和棋子,我很可能就是她们第一个要更换的目标,她们不仅不会再保护失去作用的我,甚至可能会坑我一把,巴不得我早点领便当。

    当然,再怎么样她们两个也是要脸要皮的主,不会用太直接的手段,所以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局势未定,两位大人的意图也并非我们可以完全揣摩,吴,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或许,两位大人的确是存了结束这盘棋局的心,地狱入侵万年,对大陆造成的损失不计其数,难以估量,我们已经为前人的愚蠢和狂妄,付出了足够的,过多的代价。”

    我歪头一想,觉得阿卡拉说的也有道理,没有必要那么阴谋论,那两位老大下棋下了一万年,说不定已经达到目的,累了,该歇了!

    “虽说如此,但为什么阿卡拉奶奶你会认定这会是好的趋势呢?”

    “我很抱歉,亲爱的吴,对你而言,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是祸福难料,但对整个暗黑大陆而言,我认为如果是上面那两位的意思,或许是一件好事。”

    五指交错,陷入沉思的阿卡拉,娓娓说道:“如果仅是泰瑞尔大人的决定,那么,我们要面临的很能是一场胜负难料,甚至是失败可能性居多的大战,我们联盟还没有能抗衡七巨头的强大,而天使那边,泰瑞尔大人虽然实力强大,但孤掌难鸣,它一个人无法压制七巨头。”

    “如果是那两位大人的决定呢?”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如果是那两位大人的决定,那么结果可能在开战以前,就已经决定好了,我们只需要按照那两位大人的布局,一步一步走下去就可以了。”

    “即便如此,也不能说就是好吧。”

    “吴,那两位大人非善也非恶,作为三界的统治者,如果她们没有失去理智,那么维持平衡就是最好的选择,大陆这边不会溃败,任由地狱势力肆虐,百族消亡,地狱势力也不可能被我们击败,统治,通过一场前所未有的惨烈激战,结束掉这盘棋局并得到洗牌,确保棋局结束以后,双方余下的棋子仍能保持相抗衡的局面,不会出现一边倒,而导致战争的导火索再次点燃。”

    一口气说完,阿卡拉喝下最后一杯清神水,笑眯眯的敲着扶手,让我自己思考判断。

    “阿卡拉奶奶,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的局面已经那么糟糕了,地狱一族占据优势,若是那两位大人要维持平衡,那么她们所安排的这场大战,反倒是对我们有利。”

    “没错,你明白就好,我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而放松,对那两位大人而言,天平的稍微偏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不让一方形成太大优势。”

    “不,不仅仅是不能放松,应该更加警惕,更加努力,凯恩,吴,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维持大陆和地狱的平衡,我人类,甚至,我们联盟都不是必要条件。”

    阿卡拉脸色微沉,用冰冷而现实的语气叮嘱道。

    “如果我们因为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布局好,便放弃争取,那么很有可能会付出惨痛代价?”

    “为什么,难道那两位不想维持平衡局面吗?”

    “我亲爱的吴,维持平衡局面有很多种办法,让双方两败俱伤,只不过是其中一种,一种比较简单,不用多费劲的办法,如若我们自己不争气,不争取,最后兵败山倒,那两位大人也依然有着其他手段可以弥补,让双方最终达到一个僵持不下的平衡。”

    “比如说,在暗黑大陆扶持另外一个势力,取代联盟,当然,这种办法过于费劲和耗时,那两位大人大概不会轻易选择,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地狱势力自己内讧,以这种方式消磨地狱势力的力量,使之达到和惨败之后的大陆相当的水平。”

    阿卡拉语气淡然,但带给我们的思考和想象,却是不寒而栗,如果后者确实发生,那么意味着无论是大陆还是地狱世界,都将生灵涂炭,十不存一。

    那两位大人作为统治者,根本不在乎这些,她们只注重大局,只要双方不死绝就行,所以阿卡拉说的很有道理,只要我们敢浪,要浪,她们就敢送我们,送整个联盟去十八层地狱的熔浆海上尽情浪,对她们而言,只不过是多耗费一点精力。

    想到这里,我刚升起的一丝侥幸立刻被浇熄,果然还是要想办法尽快增强实力,不作,不浪,乖乖当好一枚合格的棋子,最终迎来升任总经理,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ge结局。

    “吴,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一遍,接下来你要万分小心。”

    “我知道了,放心吧凯恩爷爷,我一直很小心。”

    听我这么说,就算是眼珠泛白的盲人大长老,都想再翻一翻白眼了。

    “对了。”最后,我还有一件事打算请教两位老人。

    “关于这件事,我能跟琳娅和莱娜说吗?放心,我知道要保密,就跟她们两个说,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哪怕是维拉丝。”

    阿卡拉和凯恩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大长老点头。

    “说也无妨,现在的琳娅莱娜,已经足以将联盟的一切重任都托付出去,并且,我们两个没办法时刻陪在你身边,给你出谋划策,紧急关头还是得靠她们两个给你做参谋。”

    “我也是这么想的。”

    欣喜的把头连点,虽然阿卡拉和凯恩已经把情况分析的很明白了,但接下来该怎么走,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细节,身边还是得有个女智多星。

    其实艾卡莱伊的智慧和经验,不会逊色于莱娜琳娅,但她毕竟不是联盟的一份子,拜托她帮忙不是说会出差错,而是很多时候她所站的位置,思考的角度不同,简单一个例子,她可能会为了我好,而牺牲其他人,乃至教廷山和联盟的利益,虽然很感动但这并非我想要的选择。

    “好了。”阿卡拉站起来,做最后的总结。

    “既然你们已经明白我的苦衷,支持我的决定,那么,就让我们围绕着这个决定开始部署和努力吧,亲爱的吴,教廷山就拜托你了,请务必让他们做好两年后开战的准备,至少,不要让我们的精英们损失太严重。”

    “明白了,阿卡拉奶奶,我会尽我所能。”

    “也别有太大压力,其实你现在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能够给魔王军带来修炼梦境这样的好东西,换成是我,我做不到比你更好,甚至不及你一半。”

    “哪里哪里,这都是多亏了埃里雅帮忙。”我谦虚一笑。

    我能如此优秀,无它,全靠百族亲王这张面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吴你帮忙。”

    “尽管说,我照做就是了。”

    “关于说服其他各族,一起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

    “只要拿出泰瑞尔大人刚才那番话,我相信大家都会理解阿卡拉奶奶你的决定。”

    “话是这么说,在告诉其他人之前,我也会做一份尽可能周全的计划方案,只不过,我还是希望吴你能帮这个忙,和我一道说服大家,有你在,我想联盟各族会更加有信心。”

    咦,有这回事吗?我刚才可只不过是自吹自擂,娱乐一下而已,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阿卡拉你可别顺着杆子往上爬呀。

    只不过,这貌似也不是一件如何困难的事情,反正到时候只要随阿卡拉兜转一圈,成与不成,我想靠的绝对不是我这张面子,而是各族领导者对现今局势的判断。

    总而言之,既然阿卡拉看得起我百族亲王的面子,我姑且答应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