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一十四章 阿卡拉: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莫非是她们一直在讨论的事情有了眉目?

    依旧是阿卡拉的小黑店,掀开帐门,阿卡拉和凯恩已经等候多时。

    “吴,来的正好,先坐下喝杯清神水吧。”

    “不急,我自己来就成了。”阿卡拉的帐篷已经来过不知多少遍,我熟练的摸到一坛清神水,给自己倒上,再给阿卡拉和凯恩添满,桌上放着果盘,随手捻起一块塞到嘴里。

    “看样子,我那被吊了好几天的可怜好奇心,现在终于可以得到满足了,是这样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两位老人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有难言之隐,阿卡拉已经尽力保持她那标志性的和蔼冷静笑容了,但依然有一股无法描述的压力,弥漫在空气当中,让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要,难道说摸鱼大半年后,主线剧情终于又要冒头了?是九死一生的冒险,还是骇人听闻的任务,或是旷古烁今的决战?

    我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两腿并拢,双手握拳置于腿上,上半身微微前倾,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的阿卡拉和凯恩。

    “之前已经和你说,这件事过和天使族的消息,地狱一族的情报有关,我们该从哪里说起好呢?”

    轻轻转动杯子,阿卡拉露出少见的犹豫之色,想了想,缓缓开口,悠远的语气宛如在讲述一个故事。

    “对了,得从你将四不像魔神赶跑之后,开始说起。”

    “那时候,面对白银时代的回归,顾不上给你庆祝,我和凯恩急急忙忙赶回联盟,虽然你的晋升,对联盟,对大陆而言都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喜事,但紧接着传来的,天使族,恶魔族,巨龙族的相继晋升,却也让我们意识到了另外一场危机。”

    “白银时代的到来,对整个三界都是平等的,我们的桎梏解开了,我们敌人的桎梏,也将会解开,对吧。”

    “没错,我们的敌人,四魔王,三魔神,地狱七巨头。”

    凯恩沉重的点了点头,手中的厚重古旧书本,翻了又合,合了又翻,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一般。

    “三魔神难以预料,四魔神早就已经具备四翼境界的实力,甚至实力远超一般的四翼强者,它们理所当然应该也晋升了才对。”

    我笃定的说道,不仅是同为四翼强者,对于境界实力的了解,也因为和贝安沙最后那次相遇,她分明已经是四翼境界。

    “没错,四魔王的晋升是必然,毋庸置疑,根本不需要考虑其他可能性,忧虑也好,害怕也好,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唯独三魔神,在白银时代到来之际,它们的实力又会如何提升,天使族这边是否有相应的变化,能够继续抵制三魔神,甚至是……压制,为此,我们联盟应当如何面对,这些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我原本这样以为。”

    “原本这样认为?难道不是这样吗?”

    “很可惜……不,或者应该说很幸运,从天使族得来的消息,并非如此。”

    “幸运……难道说四魔王还没有晋升,或者没有全部晋升?”

    阿卡拉摇了摇头。

    “那么就是四魔王和三魔神又闹翻了,要窝里斗了?”

    我又猜测,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千年前塔拉夏之所以能成功封印三魔神,除了自身实力强大,外加天使族打造灵魂之石,鼎立相助,其实更大的原因是四魔王和三魔神发生了内讧,看情况应该是三魔神被贝利尔这个阴谋魔王坑了一把,但也说不定,或许是三魔神故意上当,将计就计,自愿被封印起来,试图潜入第一第二世界大肆破坏,或许是七巨头联手演的一场戏。

    千年前的事情,也没留下太多蛛丝马迹,现在谁能说得清呢。

    听了我的乐观幻想,表情严肃的阿卡拉也不禁逗乐:“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真是太好了。”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吗?”我耸了耸肩膀,放弃这种脑力活。

    “有,当然有,而且比起吴你刚才设想的那几个好消息,可能也差不到哪去。”

    “真的?”

    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我惊多于喜,无它,受苦受惯了,坏消息是常态,听到好消息反而起鸡皮疙瘩,感觉像在做梦。

    “天使族传来的情报,应该假不了。”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你们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好消息,快点告诉我吧。”

    “别急,别急,是这样的。”

    手心微微下压,让我安静的坐好,听她说下去,大长老的表演时间到了。

    “大概是一个月以前,我们从天使族那里得到确切消息,四魔王的确是全都晋升了。”

    “这算什么好消息,还有下文吗?”

    “嗯,我本以为也是预料当中的坏消息,可是泰瑞尔大人却在接下来,给了我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或许是这个惊喜大礼包太大了,大的连阿卡拉也要缓一口气,才接着说道。

    “这个惊喜就是,四魔王虽然全部晋升了,但四翼境界的力量,似乎和她们自身掌握的力量相冲突……不,或许用无法融合这种说法,更加恰当些。”

    “难道它们一个个都走火入魔,实力全废了?”我精神一振,推己及人,异想天开的猜测起来。

    好嘛,前段时间我失去了力量,当了半年时间的废人,现在也该轮到你们了,大家排排坐,分苹果,享受公平待遇,一个也别落下。

    “呃……亲爱的吴,虽然你的想法很美妙,连我都不有自主的顺着浮想联翩起来了,要真是这样该有多好啊,很可惜,并不是这样的好消息。”

    阿卡拉好笑的摇着头,仿佛在说,唯独在脑洞方面我是服你的。

    “……”

    似乎不忍心看到我一脸沮丧的表情,凯恩没有将关子卖下去了。

    “虽然四魔王并没有失去力量,但根据天使族的情报,四翼境界的力量和四魔王本身的力量并不相融,这导致了四魔王在晋升四翼境界后,总体实力并没有得到提升,甚至,很有可能还降了那么一点点。”

    “……”

    一秒,两秒,三秒……大脑在一点一点的消化着这个信息。

    然后,我抬起头,冲着两位老人脱口而出。

    “骗人吧。”

    “你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出奇,我们第一次听到,心里也是下意识的这么想,若非对方的确是泰瑞尔大人派来的使者,我都要生气轰客了。”

    “泰瑞尔大人传来的消息么?”

    我脑海中回忆起了光膀五爷,虽然吐槽不断,但是这些年来,五爷的确给予过我们不少帮助,尤其是卡洛斯和安洁丽尔大嫂,如果不是五爷在从中周旋,这对苦命夫妻绝对不可能圆满。

    我对天使族没有特别的好感,但也没特别的恶感,她们并非教廷宣扬的那样,是神圣光明的正义使者,也并非表里不一,笑里藏刀的大奸大恶之徒,不是神,也不是恶魔,她们都是人……或者说她们和人比较像,有私心,也有**,整体上比人类单纯一些,固执一些,当然,也有爱娃儿那样的异类,抖m。

    地狱入侵战,和天使无关,是两位大佬在下棋,也是人类自己在作死,触摸了绝对不该去碰触的禁忌领域。

    因此,对于天使族我的感官一般,但对于数次出手相助,横看竖看都是热心好人的五爷,我心怀感激,对它十分信任,它的确是在帮我们,真心想帮我们,只不过碍于上面的大佬要下棋,没办法,只能为联盟做一些力所能及,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现在听到阿卡拉说,是五爷派来的使者,心里顿时就从原来的一脸懵逼,百般怀疑,变成了相信大半。

    虽然还是无法理解,想不通五爷到底是怎么从四魔王身上获得如此隐秘的重要情报,这就好比它们连四魔王平时拉的屎是什么颜色,都知道一样。

    但,毕竟五爷,左青龙,右白虎,拳打地狱幼稚园,脚踢巨龙养老院的光膀五爷,它就是这么一个人,你光是听到它的名号,无论再怎么荒谬的事情,似乎都可以接受。

    这样的绝世强者,没有骗我们的必要,骗我们有好处吗?想让我们对四魔王轻敌大意,然后全军覆没?

    拜托,真要想坑联盟,五爷有一万种办法,没必要用这种最笨的。

    “你们确认,五……咳咳,我是说泰瑞尔大人的使者,是用肯定的语气,而不是说可能?”

    “当然了,亲爱的吴,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会糊涂到这种程度吧。”

    “不,当然不是,抱歉,我只是太惊讶了。”

    “对了。”想了想,我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泰瑞尔大人有说过,四魔王是暂时处于两种力量无法融合的状态,还是未来将会一直这样,再也无法提升?”

    “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要说的重点。”见我能快速抓住关键,两位老人露出欣慰目光,有点温暖,有点悲伤。

    莫非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的智商,又降低了?

    “一开始,泰瑞尔大人也不敢确定,几次三番打听后,终于确认,很可惜,四魔王并不会一直处于这种状态,经过情报探索,以及泰瑞尔大人的研究,两种力量并非完全无法相融,四魔王天纵奇才,想必很快就会找到办法,将两股力量彻底融合,届时它们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

    “这个【很快】,到底是多久,泰瑞尔大人有提到过吗?”我歪了歪头,感觉是个好消息,然并卵。

    “泰瑞尔大人也不是全能的,它无法推算出具体时间,不过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在两三年内,四魔王应该是没办法融合四翼力量。”

    “才两三年啊……好像没什么用,两三年一过,就算四魔王原地踏步,我们联盟突飞猛进,但也没法弥补彼此存在的巨大实力差距,要是十年八年的话,或许还能有一番作为。”

    “可不是么,当初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也是大起大落,两三年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

    “所以,事情还有转机对吧,否则你们两个不会那么纠结,甚至产生分歧。”

    “猜的一点没错。”

    说完这话,阿卡拉和凯恩同时陷入沉默,气氛诡异,让我有些忐忑不安,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帐篷顶,仿佛那上面藏了一口摇摇欲落的大锅。

    良久,阿卡拉缓缓开口,语调一如既往的温和,但听在我耳中,每一个字都重若千钧。

    “吴,你觉得我们主动反击,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