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一十五章 五爷&三魔神:鸡腿盒饭真香
    ****************************************************************************************

    我站起来,挑开帐门往外看了看,天清气朗,艳阳高照,是白天无误,不是晚上,那么阿卡拉说的应该不是梦话。

    我又竖起耳朵,聆听风声,草声,以及躲在杂草中的虫鸣,甚至更远的冒险者乐园的嘈杂声,只要我愿意,也能分辨清楚。这么说来,我的耳朵也没问题,不存在幻听的可能性。

    我开始沉思,反思,来到暗黑大陆十多年,快有二十年了,自己是不是一直忽略了这个世界的许多节日,除了神诞日以外,理应还有大大小小的节日,无论是哪个世界,哪怕是地狱一族,恐怕也有属于它们的节日吧。

    所以,我的意思是说,会不会暗黑大陆也有类似愚人节的节日,恰好就是今天,恰好被我忽略了近二十年之久。

    但是一转眼,我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不是对自己的记忆力充满自信,而是因为相信自己认识的那帮家伙的人品,如果暗黑大陆真有类似愚人节的节日,那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早就被骗的不要不要,然后在悔恨的泪水当中,将这个节日铭刻在心,以期待来年的复仇。

    回到原地坐下,两人老人似乎对我刚才的突兀举动,早有心理准备,或是完全能够理解,她们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色。

    “阿卡拉奶奶,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没听错?”喝了杯清神水定定神,深呼吸,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我才小心翼翼的,表情严肃的问道。

    生怕从阿卡拉口中说出“逗你玩呢”这样的回答。

    不不不,最好还是这样回答我就好,阿卡拉老大,请务必逗我玩!

    “吴,冷静下来,我知道这个决定很荒唐,正因为如此,和我拍档了数十年的凯恩,也少有的出现了分歧,我们两个为了这件事整整争论了十天。”

    “所以,凯恩爷爷被你说服了?”我心情平静下来了,倒不如说是绝望,放弃抵抗了,连凯恩都被说服的话,事情基本上就定了。

    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阿卡拉要去做这种荒唐的事情,乘着四魔王止步不前去诛杀它们?听起来的确是个好主意,但成功的可能性太低,风险太大,一旦失败,联盟将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要面对七巨头的愤怒反扑,搞不好会比千年前的塔拉夏事件还要惨。

    千年前的塔拉夏事件告诉了我们什么?让我们吸取了什么样的教训,涨了什么样的姿势?

    首先,七巨头不是笨蛋,相反比聪明人更聪明!更狡诈!

    其次,在没有找到一杆子将七巨头全部打死的机会前,别去撩拨它们的神经,它们报复起来毫不手软,而且基本不隔夜。

    第三,天使族虽然不会坑我们,但也不是我们的好兄弟,表面兄弟,塑料兄弟情,怎么理解都行。

    最后,人作死,就会死。

    理解了这些,就不难发现阿卡拉这个决定有多荒唐,这可不像她的风格呀,以现在的局势,联盟只要稳步推进,哪怕是一年多后丢了教廷山也无所谓,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等阿尔托莉雅,莎尔娜姐姐,小幽灵她们成长起来,给个百八十年,说不定就能和七巨头一较高下了。

    再不济,等大家成长起来,也能对地狱一族形成有效威胁,让敌人不敢再那么气焰嚣张,为联盟争得更多的喘息空间,滚雪球一样,优势越来越大,最终将敌人打败赶走。

    诚然,随着白银时代到来,七巨头的实力也会蹭蹭上涨,尤其是四魔王,但我觉得联盟这边的潜力更大,随着时间推移,这股巨大潜力将会转化为战斗力,所以我一直以为,时间拖的越久,对联盟越有利,哪怕是放弃教廷山也在所不惜。

    我以为,阿卡拉会和我惺惺相惜,英雄所见略同,没想到在我不莽的时候,她莽了,而且要莽穿大陆,比我最莽的时候还要莽上一百倍,一千倍,让我自愧不如。

    “我还真的很好奇,凯恩爷爷你是怎么被说服的。”转了转身,紧盯在阿卡拉身上的目光终于换了目标,落到另外之人身上,带着万分的焦急不解。

    阿卡拉奶奶脑子发热,要莽一波,身为拍档的你,怎么也不好好阻拦,竟然反而被对方说服了。

    察觉到我目光里传达过去的意思,凯恩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能看出来,就算被阿卡拉说服,他现在的反应,恐怕依然不认为阿卡拉提出的是一个好主意,到底是什么原因迫使他接受阿卡拉的决定呢?

    我正要说话,忽然,摆放在桌面上的水晶球亮了,让我大吃一惊。

    水晶球这玩意,一向和法师啊,预言师啊这些神秘兮兮的职业联系在一起,在暗黑大陆也不能免俗,莱娜就有一个,我经常见她摆弄着水晶球练习。

    不过,我却甚少见阿卡拉将吃饭的家伙拿出来,或许是实力高深,已经不假外物,或许是年纪太大,如雅兰德兰奶奶那样,承受不起一两次重大的预言,而不得不抛弃吃饭的家伙,改头换面,改旗易帜,摇身一变,从预言师转职为大长老。

    如今,这个难得一见的水晶球竟然出现在了桌面上,难怪我刚才总觉得果盘旁边好像多了点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紧接着,从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水晶球里,传来一把醇厚悦耳的声音,非男非女,似人似神,圣洁而庄严,声音响起的一瞬间,这个小小的小黑店,俨然变成了光明堂皇的天国。

    一言一行,一呼一吸,自然而然的影响世界,转化世界,改变世界。

    七巨头做不到这种程度,如果它们能,联盟早就死心绝望,学着赫拉迪克族往沙漠中心一钻,将暗黑大陆拱手相让了。

    那几位高高在上的至强者?也不可能,它们是执棋者,轻易不会和棋子对话。

    那么,哪怕是第一次听到这声音,答案也呼之欲出了,更何况我对这声音很熟悉。

    似李!五爷!

    “我很抱歉,唐突打扰诸位,但愿没有吓着你们。”令人如沐春风,如同浑身无数的毛孔在经受圣光沐浴和洗礼,泰瑞尔的温和声音,毫无预兆的从水晶里响起。

    抬头看看阿卡拉和凯恩,她们并不惊讶,早就已经知道五爷要现身说法了,不知情的只有我一个,那么显然,五爷这句话是冲着我来的。

    “哪里的话,要劳烦泰瑞尔大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是我唐突了才对。”对于五爷,我好感度较高,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商业胡吹几句,反正不用花钱。

    水晶球里面,我仿佛能看到五爷微微一笑的颔首动作,打过招呼后,它又和阿卡拉寒暄数句。

    “阿卡拉大长老,我很抱歉,我的任性想法,让你为难了,也让联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中。”

    “泰瑞尔大人言重了,这是我自己深思熟虑之后所做的决定,也是我亲手将联盟推到悬崖边上,孤注一掷,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和泰瑞尔大人无关。”

    阿卡拉摇着头,一直以来,将一口又一口的大锅往我头上背上扣,如今,她竟然主动背起了一口看似巨大无比的黑锅,令我惊奇而振奋……不,我是说心情沉重。

    总感觉阿卡拉背起的这口锅,转个身,就会移到我身上,是错觉吗?

    阿卡拉和五爷两个,你一言我一语,感觉就像在将一口大锅推来推去,在我耳中,她们那礼貌而不失真诚的对话,完全可以翻译成这样的内容。

    我的锅我的锅。

    不,这是我的锅,我的锅才对。

    你别抢了,真是我的锅,我老实人,不骗你。

    你看我已经背上了,大小合适,黑白分明,和我的光膀简直天作之合。

    你再跟我抢这口锅,我打人了啊?!

    好吧好吧,你的锅。

    于是阿卡拉顺利将锅抢了过来,往背上一甩,锁链一固,成了新时代的洛斯里克的巡礼者。

    然后,我仿佛感受到了水晶球里的目光挪到我身上,阿卡拉也同时抬起头,将她那双泛白的眼睛对着我。

    等等,锅我可以背,这火我不传!

    无视我内心的呐喊抗议,五爷开始解释为什么阿卡拉要莽这一波,和它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都争背这一口锅。

    “迈入四翼境界所遭遇的困境,困得了四魔王一时,困不了一世,相信大家已经充分理解这一点了。”

    阿卡拉刚才说过,我还记得,忙不迭点头:“大概只有两三年时间,它们就能摆脱困境,实力一飞冲天,对吧。”

    “事实上,我已经尽量保守的估计了,如果是一般情况,那么实际时间应该是要多余两三年才对。”

    “你的意思是说,四魔王不属于一般情况?”

    “一点没错,每次我都尽力高估它们了,但它们还是经常会让我感到惊讶。”水晶球里的声音,有感慨,有惋惜,唯独没有敌对万年的憎恶,这是何等宽阔的心胸。

    “我明白了,阿卡拉奶奶之所以那么着急,就是害怕四魔王一旦解开困境,实力增长速度会远超我们的想象,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但我们联盟的实力也在不断增长……以及,还有你们天使,应该也在白银时代到来之际,会有所提升才对。”

    “确实如此,但说来惭愧,我那几位战友,天赋才华都不如四魔王,等到它们摆脱困境,届时差距将拉的更大。”

    战友?指的应该是泰瑞尔手下的三大统领吧,其中之一就是之前来支援过教廷山,大战英灵聚合体的乌格尔,据说现在已经出院了。

    想了想,虽然对曾经卖命支援过我们的乌格尔很失敬,但事实还真是这样,乌格尔连英灵聚合体都打不过,更何况是要面对制造英灵聚合体的贝利尔,以及另外三大魔王。

    按照我估计,乌格尔的实力可能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就算另外两大统领的实力比它强,估计也强不了太多,这样的实力,四魔王任何一个都能打三个。

    换言之,至少在明面上,天堂现在完全就是靠五爷一个在撑场子,震慑七巨头,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我不禁更加佩服五爷,这些年来它也不容易啊。

    “当然,如果仅仅是四魔王的威胁,那我也不至于如此担心,非要劝阿卡拉大长老放弃稳步发展,铤而走险。”

    泰瑞尔的声音顿了顿,隐含着一股隔着水晶球都能感受到的巨大忧虑。

    “如果只是四魔王,纵使过个两三年,让它们摆脱晋升所带来的困境,实力突飞猛进,和我们拉开更大的距离,但也不至于形成绝对的实力压制,它们会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我们的压力会比以前大很多,但不至于溃败,大可以顶着压力,咬紧牙根继续发展,我认为联盟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长远来看,时间拖下去应该是对你们更加有利。”

    “泰瑞尔大人也是这么认为吗?”见五爷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利害分析的头头是道,我最后一点疑虑也消去了,如此坦白的五爷,还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没错,可是我们不能忽略三魔神。”

    “三魔神?”表情一滞,这三哥们不是配角吗?一直都在作为四魔王的背景而存在,只有讨论起四魔王的时候才会想到它们,如果说三无公主是最无存在感的我方角色,那三魔神应该是最无存在感的敌方角色了。

    “虽然它们三个沉寂了将近一千年,但并不能就此轻敌大意,相反,将爪牙隐藏起来的敌人往往更加可怕。”看穿我的心思,水晶球里的声音带上了笑意,略微苦涩的笑意。

    “如果等到四魔王实力突飞猛进,如果它们和同样实力大幅度提升的三魔神,摒弃前嫌,联手对我们发动袭击,恐怕,那时候我们将不能幸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