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零九章 吃饭睡觉打水晶
    ****************************************************************************************

    终于回到了罗格营地,到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激动的只有小狗狗维拉丝,迫不及待的走在前头,带着大家回到法师公会那顶白色帐篷,看看她的菜园子,看看她的羊圈。

    大半年时间过去,菜园子里的青菜绿油油一片,长势良好,羊圈也一直托人照顾着,里面的羊不知道是几代了,维拉丝在的时候被照顾的肥肥白白,光是羊毛钱,要是卖出去的话就能赚一大票了,当然卖是不可能卖的,咱家小狗狗那么勤劳能干,那些羊毛现在都变成大家身上的毛衣了。

    家里到是并不脏,毕竟还有人住,代替莱娜回来的琳娅,天天都会回来,一个人并不孤单,丽娜大姐是常客,丽莎阿姨在拉尔条子他们外出历练的时候大多也会回来,本该护卫这个家的希尔曼雅,最近在第三世界努力提升实力,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一个月会回来一两趟。

    这不,我们就在在家里遇到了丽莎阿姨,意外的重逢,她和莎拉都很高兴,来了一段感人的相拥。

    然后,丽莎阿姨抱着女儿,擦拭眼角泪光的一句“我的宝贝莎拉还是一点都没变”,轻易就打破了温馨场景,原因请自行摸索,我才不会作死说出来。

    看到丽莎阿姨在,大家也就恍然,难怪菜园子有人打理,看来她回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拉尔他们怎么样了?”收拾安置着从教廷山带回来的行李,我随口问道。

    “别提了。”丽莎阿姨一听丈夫就来气,让大家很是好奇。

    “喏,一个多月前,就是吴闹出的动静,说什么白银时代到来了,要一夜顿悟,要突飞猛进,要当大英雄,连夜就拉扯道格和格夫出去历练了。”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魔王军也好不了多少,白银时代的到来,等于是绝大部分冒险者的天赋潜能得到了释放,对于天才而言这种感觉更是明显,很容易就会产生“七巨头不过尔尔,我能反杀”的错觉。

    “他们在哪历练呢,现在。”

    “这哈洛加斯。”

    “哦?进度不错嘛,已经到了第二世界哈洛加斯。”我微微小惊,这才几年呀,看来拉尔三条子还是很有些天赋的,可以将我们教廷山新鲜推出的标准天赋单位拿出来衡量了,比如说约等于三分之一个大师兄?

    至于里肯等人,则是早之前已经到了第三世界,将快餐店之王的斗争,炸鸡和汉堡的决战,延续到了第三世界,甚至还想将这把火烧到教廷山。

    “但愿不是在勉强自己就好。”丽莎阿姨微微叹气,眉目中掩饰不住的担心。

    “要不这样,吴,等拉尔回来你狠狠揍他一顿好了,让他知道差距,乖乖的给我脚踏实地,别老想着当什么英雄。”

    “咳咳,这样不大好吧,谁没有个当英雄的梦,再说还有老马他们,估计也在哈洛加斯了,有个照应,出不了问题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轻咳数声,只能说不愧是当年那个双持菜刀,吓的一屋子人瑟瑟发抖的丽莎阿姨,彪悍,我的小莎拉可别学。

    “马拉格比更加膨胀,扬言要两年之内突破伪领域境界,直接去教廷山。”

    “还是算了吧,让他老老实实在第三世界历练更好。”我的意思是说,不能再拉高教廷山的平均作死能力值了。

    “库特和白狼呢?”

    “大家都挺好的,就是白狼。”说起这两个稍微比较靠谱的家伙,丽莎阿姨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

    “白狼怎么了?”

    “就是有些想念莱娜了,虽然他没说出口。”

    好恶心啊,白狼这死妹控!

    “不提这些笨蛋了,来来来,维拉丝,莎拉,还有小茉莉,给我搭把手,今晚要做顿丰盛大餐迎接你们。”

    我探头探脑,往厨房里张望几眼,女孩们已经热火朝天的忙碌起来了,丽莎阿姨的厨艺自是无须担心,那可是当年教过维拉丝的牛人,放在小说里大概就是救世主的老师,主角的师父,戒指老爷爷,类似这样的身份,虽然已经被维拉丝反超,在厨房里能赢过维拉丝的就只有气势了。

    唯一要担心的是小茉莉,人称厨房神经刀,好坏全看心情,天堂地狱一念间。

    放下家中的事情,我一个人……不,这次不是一个人,莱娜也在身边,一直照顾她的护卫克劳迪娅,此时应该还在第三世界历练——莱娜呆在教廷山里,几乎用不着她保护,也就给她放长假了。

    我们的目的地自然是联盟总部,回来了,当然要先来打个招呼,尤其是莱娜,摸鱼摸了一个多月,已经等不及要重新扛起那堆积如山的联盟事务。

    在阿卡拉的帐篷里,我们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客人。

    “阿卡拉奶奶,它们没事来做什么?莫非是发生了什么?”目送天使离去的身影,我回过头注视着一脸淡然的阿卡拉,不解问道。

    “是有重要的情报。”

    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清神水,只用了一杯清神水就把莱娜从我身边换走,拉到她那儿嘘寒问暖去了,切,要不是看在你是莱娜的老师,联盟的大长老阁下的份上,我这妹控破颜拳已经毫不客气挥出去了。

    “重要的情报?”

    “你们刚回来,好好休息一会儿,这件事不着急,之后再说也不迟,想见琳娅了吧,我知道我知道,我就不做这个坏人了,你快去吧。”

    讪讪一笑,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么?不过阿卡拉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拒绝很不好,要知道我是她的手下,得听话,你说对吧。

    屁颠屁颠的离开小黑店,来到联盟总部的大帐之中,恰好见到琳娅一个人在忙碌,久别重逢,自然是有说不完的柔情蜜语,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阿卡拉才带着莱娜过来。

    身后跟着一条小尾巴,水晶!捧着装有清神水的罐子,往里伸手,舔,往里伸手,舔。

    你是吃蜂蜜的熊么?!

    我气不打一处来,让这吃货好好呆在家里,和琪露诺打架也好,被罚顶缸罚站也好,怎么样都好。

    四处看看,没找到水晶克星,我一把冲上去,拎住想要逃跑的水晶就是一顿太阳穴毒龙钻。

    “水晶什么也没做错!”

    “你跟我们回来,就已经是大错特错了,为什么不好好跟着艾卡莱伊她们?”

    “因为饲主比族人更加重要。”水晶嚷嚷,虽然是吃货本色,但到是让我忽然有点小感动,是吗?原来自己在水晶心目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

    然后她补充了一句。

    “维拉丝饲主。”

    无情灭绝超高速旋转太阳穴毒龙钻,走你!

    “莱娜,琳娅,难得吴回来一趟,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遵命,大长老阁下。”琳娅没有矫情客气,肃然领命后,噗嗤娇笑一声,柔若无骨的小手的缠上了我的胳膊。

    “阿卡拉奶奶,你一个人忙太辛苦了,要不我把水晶也留给你吧。”我假惺惺的说道,礼尚往来嘛,你说对吧。

    “还是算了,我怕她嘴馋起来把文件都给吃了,可别为难我这个老婆子。”

    “水晶不是羊,才不会吃纸,纸一点不好吃,无论是白纸还是写了字的纸,羊皮纸还是帛绢纸,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纸,味道水晶都不喜欢。”这蠢萌吃货抗议起来,暴露的事实让我们面面相觑。

    这货还真吃过纸啊,而且看样子还尝了个遍。

    “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晚上大家要开庆祝会,到时候你和凯恩爷爷也一起过来吧。”

    “维拉丝的手艺可是好一阵子没尝过了,就算是凯恩那个老书虫,也愿意从他的藏书室里走出来吧。”阿卡拉笑着颔首应许,接替琳娅的位置,开始忙碌起来,我正想带着琳娅莱娜离开,赶紧回家团聚,忽然想到什么。

    “阿卡拉奶奶,刚才的事,真的不急?”

    “不急,不急,也急不来,这件事还要容我再三考虑,等有了结果再跟你们商量,这几天就安心的住下吧。”

    “那我们就告辞了。”

    阿卡拉说的轻松,不过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她说话时没有刻意掩饰的凝重感,让我们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或许又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琳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吴大哥说的是哪一件?我每天可是处理几十上百件事情哦。”小妮子晃着紧握在一起的手,天真烂漫的像个小女孩。

    “刚才有天使去找了阿卡拉奶奶。”

    “天使么,我到不是很清楚,天使族那边一直都是阿卡拉奶奶在联系。”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琳娅想了想,道。

    “不过,大致上能猜出一点。”

    “哦?”

    “还不是因为吴大哥的关系,白银时代重新回归,实力境界再次洗牌,阿卡拉奶奶这阵子频繁跟天使族接触,恐怕也是为了这件事吧。”

    什么什么,重回白银时代这个锅,已经钦定了要我背么?

    我瞪大双眼,只感觉六月飞雪都不足以说明自己内心的冤屈和无助,但又没办法把咸鱼剑的事说出来,只能咬牙暂时背了。

    “阿卡拉奶奶在打听地狱一族的情报?”想起当初,刚得知白银时代到来的阿卡拉,匆匆离开教廷山回去时说过的话,我顿时恍然。

    “**不离十,看样子是打听到了比较重要的情报。”

    “阿卡拉奶奶刚才的表情,似乎有些左右为难,你们猜她到底得到了什么消息?”

    “谁知道呢,反正不会太差,也不会太好吧,等阿卡拉奶奶想好了,做出了决定,到时候我们自然就会知道。”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好奇呀,可是更怕麻烦,连阿卡拉奶奶都难以决定的事情,我们过早知道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琳娅,你变了。”

    “嗯呢,琳娅姐姐变了,越来越像哥哥了。”莱娜抿嘴笑着,不断点头。

    “你这头小母狼还好意思说我,自己也羡慕对吧,也想变得【越来越像哥哥】对吧。”琳娅促狭笑着,从我身后绕去,背后一把抱住莱娜咯吱。

    “才没有这回事,明明是琳娅姐姐你心虚,你看二话不说就动手了,无论怎么看都有封口的嫌疑。”莱娜娇躯不断扭动,躲避,在琳娅的咯吱下笑个不停,嘴上功夫却依然利索,一点都不愿落下风,这份【临危不乱】,不愧是阿卡拉教出来的好学生。

    紧接着,这一对在工作中培养了深厚友谊的联盟未来领导者,开始低声交头接耳,说些闺蜜私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你脸红一下,我脸红一下,或推推搡搡,或抱成一团,羞笑不断,娇笑不已。

    想要偷听很简单,但是我不愿,也不敢,只能凭空猜想,以琳娅和莱娜现在的水准,能让她们时不时脸红,估计在偷偷聊些很劲爆的话题吧。

    当然,更多的是看到莱娜能像正常人一样打闹,而产生的欣慰,经过十多年的调养,再加上月神大人的治疗,莱娜早已经摆脱轮椅的束缚,现在更是能像普通女孩一样嬉戏打闹,这样看去,除了雪色肌肤,纤纤体态,依旧给人一种病美人的极致美感以外,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的病弱了。

    甚至乎,就算她想重见光明也不是一件难事,只不过莱娜还没下定决心,她已经习惯了,并且跟随阿卡拉学习,这样的状态有助于她更加敏锐的感知周遭。

    眼睛是看不到未来的,只有谨怀敬畏之心,以心灵,用灵魂去窥视。

    好吧,难怪预言师大多目盲,我似乎已经发现同样是阿卡拉的学生,哈加丝长老却没法成为大长老候补的原因了,她的眼睛贼亮贼亮,比我这个德鲁伊还尖。

    莱娜犹豫,我到也不勉强,反正我可以给莱娜共享自己的视野。

    目光时不时瞄向嬉戏中的两位美少女,犹如一道最美的风景线,魔爪却伸向还懵懂无知的抱着清神水坛子舔个不停的水晶。

    摸了摸物品栏,奸笑的掏出了一大水缸,寻思着给水晶随便找个什么罪名,看她还能不能一脸开心的边顶着水缸边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