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零二章 最初的人鱼之泪
    ****************************************************************************************

    虽然吐槽过很多次,东风洗地,人鱼快递,倒不是不信,只是未曾亲眼见识过,无法了解其中的震撼,如同电影里的异形,霸王龙,外星人,妖魔鬼怪,忽然出现在了面前。

    人鱼之王……还真是一点都没撒谎啊,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是身处不同的世界,他的三叉戟依旧是如此迅速,从暗黑大陆第一世界的双子海,横跨到地狱世界,已经不是单纯的距离问题,但是,滴答滴答滴答,只用了不到五秒钟时间,他就把东西送过来了。

    想想看,如果这把三叉戟是用来投到敌人脑袋上……

    对联盟而言,假如是要面对人鱼之王这样的对手,简直就像是一群原始人面对拥有卫星轨道炮的敌人,别说与之战斗,连对方在哪都找不到,就被洗地,全体扑街了。

    惹不起,惹不起。

    回过神,其他人也陆续赶了出来,一个个神经兮兮,手中紧握武器,看来也是和我一样,以为有敌人偷袭。

    “凡,怎么回事?”走在前头的吾王警戒张望几眼,没有发现敌人,她好奇问道。

    “这个嘛……我说是快递来了你信么?”

    “快递?是什么?”

    “埃里雅的父亲送来了包裹,用比较特别的方式。”我指了指前方,希望大家也快点擦亮眼睛,发现眼前这根金闪闪的巨大三叉戟。

    “什么包裹,什么特别的方式,你这坏蛋到底想说什么?语无伦次的。”小狐狸解除警戒,叉着腰走上来,冲我咧着一对儿凶巴巴的可爱小虎牙。

    怎么了,这小天狐平时眼睛可是贼亮贼亮的,如今这么一根贯穿天地的三叉戟摆在她面前,却装作没看见?

    我指了指前方,并回过头:“眼前这根金色的玩意……”

    话未说完,就陷入了呆滞。

    眼前,什么都没有。

    除了三叉戟造成的巨坑以外,什么都没有。

    金色三叉戟不见了。

    那~~~~~~么大一根三叉戟,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悄然无声的消失了。

    我张大嘴巴,将眼睛擦了又擦,再次望去,还是什么都没有。

    若不是那个巨坑还在,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或者出现了奇怪的幻觉。

    “眼前这个大坑是怎么回事?刚才的震动就是它引起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到是快说呀?”

    不,这让我怎么解释好?说了她们真的会信吗?

    正好这时,埃里雅回来了,怀里多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我等不及一睹人鱼的至宝,连忙将小人鱼拉过来,一番balabala,总算是向大家解释清楚了刚才的震动。

    “也就是说,你这猴子终究是连埃里雅的软饭都不放过,死皮赖脸的求着她向族里求援了?”本子娜一脸嫌弃,盯着我的目光,或许是在观察一代软饭王到底长的什么样。

    “所以说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刚才已经解释的那么清楚了。”

    “就算你没有开口,埃里雅也是因为你才向族里求援的,不是吗?所以说吃软饭这个事实不会改变,只不过是主动被动的选择而已。”

    这到是大实话,我没法反驳,反而得意洋洋:“当然是因为我,不然还因为你?救世主人气高也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啊。”

    “第一次听到吃软饭还那么理直气壮。”饶是已经见惯我无节操模式的本子娜,都大吃一惊,顺势拔剑,我说喂,别说着说着就动手啊,你对软饭王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我又没吃你的……

    好吧,也吃了,从我入手赫拉迪克方块那一刻开始,就在吃了,而且接下来还要大吃特吃,最后摸着良心,不情不愿心服口服的说上一句真香。

    “埃里雅,你看到了吗?你费劲心里想要帮助的家伙,就是这副德性,理所当然的享受你给他带来的恩惠,根本没想过报答。”

    眼看我脸皮厚,本子娜心怀不轨,准备挑拨离间。

    “埃里雅,没有想过什么报答,只是希望能帮上一点忙而已,咿呀!”小人鱼歪歪头,似乎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说这种话。

    虽然期待得到回应,但并非是报答那样的回应,倒不如说千万别出现的好。

    摇摇欲坠几步,倒在了蒂亚身上,本子娜扶着额,露出茫然表情。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睡了三万年,变化就真的那么大,连正常的三观伦理都已经被完全扭曲了?”

    “等娜娜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就会懂。”蒂亚仿佛看穿了一切,诶嘿嘿的憨笑道。

    “哈?谁会和这种笨蛋猴子谈恋爱!”

    “我也没说一定是凡凡呀。”

    “蒂亚连你也欺负我!”

    “咳咳,好了好了,我们聊点正事如何?”不知为何,额头忽然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让对话继续进行下去,本子娜伤心欲绝也好,恼羞成怒也好,性情大变也好,受伤(物理)的最终还是我,于是我机智果断的截下了话题。

    话说回来,难道我对“手上的一定还是我”这种设定,已经认命了么?不打算挣扎反抗了么?不求我命由我不由天,好歹别怂,别那么没干劲,我这样的救世主真的没问题吗?还能继续领到带鸡腿的盒饭么?

    “埃里雅,能让我们看看你的父亲到底送来了什么吗?当然,如果是涉及到机密,不说也没关系。”

    “没事的,咿呀,让大家知道也没事。”小人鱼捧起怀里的包裹,先将外面一层布解开,露出包在里面的精美珠宝盒,此时,就连埃里雅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将珠宝盒打开,充满一种神圣感,让我们也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到底是什么好宝贝呢?

    盒盖掀开,一颗鹅卵大小的珍珠,静静躺在丝绸垫上,珠身上流淌着流光溢彩,小小一颗珍珠,却将每个人的细节都清晰倒影在里面,神秘感十足。

    还真是珍珠啊?

    我一个踉跄,这算不算是乌鸦嘴来着?虽说眼前这颗完美无瑕的珍珠,看起来很神秘,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件神器啊。

    将心里的微微失望,很好的收敛起来,我好奇打量片刻:“埃里雅,这就是你们人鱼的至宝?它叫什么?”

    “咿呀,人鱼公主的泪珠咿呀。”

    连名字也挺普通的。

    “人鱼公主的泪珠?难道是埃里雅你的泪珠?”我笑道,人鱼的泪水会变成一颗颗珍珠,传闻确实是真的,而且还是不可多得的珍宝,类似于熊和熊胆,鹿和鹿茸,人和人参。

    “不是的,咿呀,这是最初的人鱼,我们一族最伟大的祖先,唯一的泪珠。”

    听埃里雅这么一说,众人动容,最初的人鱼之泪?至少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凡事和最初二字连上关系的事物,都会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比如说最初的火,最初的猎人,最初的鲤鱼王,最初的女装大佬。

    “艾克西亚大人连这种好东西都愿意拿出来?”显然,我们不知,恶龙蕾娜,艾卡莱伊她们却知道这颗珍珠的宝贵,毕竟人鱼和巨龙还是有点沾亲带故的,虽然平时吵的欢。

    “咿呀,正因为是好东西,所以才要拿出,给哥哥用。”埃里雅理所当然的说道,我那叫一个感动,要不是人多,就要抱着这美丽善良,处处为自己着想的人鱼公主亲上几口了。

    与之相反,蕾奥娜却恨不得从那条鱼尾巴手中抢过三叉戟,在她屁股上扎几下。

    装模作样卖什么乖啊你这条腹黑鱼尾巴!只有那种白长了一双钛合金狗眼的笨蛋德鲁伊才看不清你乖巧面具下的真实面目,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那飞快的一瞟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挑衅,在嘲讽我大巨龙族拿不出好东西是吧!

    蕾奥娜那个气愤啊,正想像多啦【哔】梦一样,从口袋里掏出百八十样宝贝,彻底碾压这条嚣张的鱼尾巴,让对方知道巨龙的底蕴不是区区人鱼可以比较,可她的动作忽然一顿。

    因为之前和笨肥龙的承诺,她的许多好宝贝都被没收了,当然并不是全部,好歹也是巨龙公主,怎么可能不留几样压箱底的货,她愿意龙王也不愿意呀,所以宝贝还是有的。

    但是,不能拿出来呀。

    而且,就算拿出来了,也比不上这滴最初的人鱼之泪,确实来说,它是现阶段对笨蛋德鲁伊,甚至对整个教廷山帮助最大的东西,就作用而言,哪怕是超神器也无法与之相比,只是没想到艾克西亚叔叔竟然舍得将这种宝贝都借给埃里雅,再怎么宠女儿也该有个限度吧笨蛋人鱼叔叔!

    再想想自己,笨肥龙那一脸吝啬抠门的嘴脸,多一件神器都不肯给,更别说巨龙一族的至宝了,蕾奥娜黯然伤神,拼爹,输了。

    见恶龙蕾娜忽然不说话了,像打了败仗一样无精打采,一点也看不到前几秒那副神气模样,我眨眨眼,有些好奇她在短短几秒时间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复杂心路历程。

    也罢,过一会儿就能提起精神来了,某种意义上说这小母龙和蒂亚一类人,我回过头,看看埃里雅手中的珍珠,又看看埃里雅。

    “那么,它有什么能力,为什么埃里雅你要拼命跟艾克西亚王将这种宝物借过来?”

    “咿呀!”埃里雅摇摇头,直接将这颗珍珠塞到我手上,吓的我连忙攥紧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掉地,砰啪一声,人鱼之王的三叉洲际导弹再次降临,落在自己头上。

    好不容易握稳了,正要松口气,擦擦额头的汗水,冷不防的,埃里雅犹如羽毛一样的娇躯,趴到了自己怀里,软玉温香,差点让我迷失,如果不是周围传来刺人的目光。

    小手轻柔的缠绕上来,握着珍珠的大手被一对手心包裹着,埃里雅的动作,似乎在引导着自己,我静下心,无视那些尖锐的目光,在埃里雅的指引下,精神轻易的联系在了一起,朝手中的珍珠涌去。

    这是……

    猛地睁眼,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如此熟悉,这不就是梦之境界吗?在埃里雅的引导下,我们睡着了,来到了梦之境界?

    不对,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这片白茫茫的梦之境界……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然后……然后,手停在了自眼前忽然现身的埃里雅胸前的贝壳上面。

    “咿~~~呀~~~”人鱼公主羞红了脸,捂着红扑扑的脸蛋发出一声令人喷血的娇吟。

    我没有喷血,我只感觉到脑袋上似乎出现了一个激光红点,然后洲际导弹跨过梦境瞬间降临。

    “误……误会,埃里雅,咳咳,这到底是哪里?”

    “梦里,咿呀!”埃里雅原谅了我,拍了拍通红小脸蛋,让其逐渐冷却下来,然后应道。

    “这是梦之境界?”

    “咿呀。”人鱼小公主点了点头。

    “可是我怎么感觉和梦之境界有点不同,就像是……就像是……”

    我忽然想起来了,这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考验世界,和艾芙丽娜制造的考验世界,简直一模一样,区别在于考验世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而这里只不过是一个空壳。

    “这里,既是主人哥哥的梦之境界,也不是主人哥哥的梦之境界。”埃里雅这样说道。

    我苦巴巴的看着她,你也知道我智商低,能别用那么拗口的语言吗?

    “简单来说。”埃里雅读懂了我的意思,丝毫不嫌弃我是个笨蛋,露出心醉的温柔笑容。

    “这里是由主人哥哥的梦之境界,创造出来的,不属于主人哥哥的梦之境界。”

    “还是有些不明白。”捏着下巴思考数秒:“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是通过我的梦之境界,衍生出来的新的梦之境界?”

    “咿呀,主人哥哥真聪明,猜对了咿呀。”埃里雅欢快的扑到了怀里,又想要撒娇了,问题这是人类版的埃里雅呀,就算是在梦里,也是无时无刻不在考验折磨着我的人性。

    好在,对这个世界的好奇,成功让我抵制住了这个世间最大的人鱼诱惑。

    “难道这就是那个珍珠……你们所说的,人鱼公主的泪珠,特殊的能力?”

    “咿呀!”怀里的埃里雅,一边亲昵蹭脸,一边继续点头。

    “用我的梦之境界创造了另外一个梦之境界,到底能有什么用?”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撒娇够了,终于从怀里离开,让我松了一口大气,埃里雅指手画脚的解释着,不自觉又用了她的人鱼语。

    “你的意思是说,让更多人进来,进这里来?”我听懂了,隐约好像明白了埃里雅的意思,但却没完全get那一丝灵感。

    能让什么人进来?到底怎么进来?进来做什么?

    埃里雅又是一番长篇解释,终于让我完全了解了这颗人鱼之泪的功能,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他喵的不就是私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