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 东风快递,使命必达!
    ****************************************************************************************

    一听这声音我就差点吓尿了,虽然阔别了十多年……不,是一千多年,但那夹杂着海腥味的怒吼声,以及如芒在背,时刻可能发射,无论身处何地都能在十秒之准时送达,助你飞升的三叉洲际外卖,都让我记忆犹新。

    可不是埃里雅的父亲,人鱼之王艾克西亚还能是谁?

    当然,吓成这样,不是因为艾克西亚的实力强大,也不是因为他是埃里雅的父亲,自己的长辈,最主要还是心虚,至于为什么会心虚,这种感觉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被那根足有寻常人大腿粗的巨大手指头指着鼻子,承受极端压力,就在我快要忍不住招供,争取坦白从宽的时候,埃里雅挺身而出。

    “咿呀,爸爸,不许欺负人!”

    平素乖巧的小人鱼,颇有些窝里横的意思,不仅是站出来给我打掩护,她高举着手中的黄金三叉戟,嚓唰一下,就是刺向那根指头。

    “疼疼疼,埃里雅,你怎么向着外人,我这是在帮你呀。”

    埃里雅手中的三叉戟,每刺出一下,那根手指头就缩回去一分,仿佛刺的不是指头,而是指头主人的内心。

    如此刺了几十下,快要缩回到镜子里面去了,埃里雅才停手,收起三叉戟,双手叉腰,娇小玲珑的身躯挺直了,站在我和镜子之间。

    “要好好说话,好好交流,咿呀!”

    “好好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乖女儿。”从镜子里传出艾克西亚可怜巴巴,委屈到极点的声音,这一刻连我这个受害者都忍不住涌起了同情心。

    噗噗噗,快看这里有个倒霉的女儿控。

    随即遭受到了从镜子里透来的瞪视目光,仅仅是通过一面镜子,艾克西亚的眼神就带给我莫大的威压,能站直就已经是倾尽全力了,这让我再一次意识到,就算晋升到四翼境界,面对这些老牌的强者,尤其是艾克西亚这种能够和龙王耍一耍的超超超级强者,自己依然弱的跟婴儿一般无二。

    随着白银时代的回归,说不定艾克西亚王已经突破到了六翼境界。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也没妄想过能和艾克西亚比肩,也不会觉得他会与自己为敌,更没有期待过他去找七巨头的麻烦,所以艾克西亚王的实力如何,老实说我并不关心。

    我只是担心刚才的吐槽被看穿罢了,你看,现在读心术几乎都是基本操作了,不过很快我松了口气,刚才那道带着恶意的目光,分明就是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被其他男人抢走的仇视,我也是女儿控,我懂,说不定以后我也会露出这样的目光。

    所以……这绝对不是能松口气的时候啊啊啊!!!

    “听我说,艾克西亚王。”我一伸手,摆出正气凛然的国字脸,打算发动主角级的嘴炮技能,先让人鱼之王气消了再说。

    比如说我不会抢走你的宝贝女儿,就算退一万步,埃里雅万一真的和我结了婚,那也依旧还是你的宝贝女儿不是么?对吧,我说的有道理吧。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很显然怒火中烧的女儿控不会跟你讲道理。

    我话还未说完,就听一声更加恼火的咆哮。

    “不用说了!”

    我:“……”

    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人人都像你这样,我这嘴炮功夫不是白练了么?

    “证据确凿,肯定就是你这臭小子唆使我家埃里雅,好啊,我好心给你们联盟派援兵,没想到竟然招来了白眼狼,竟然还想继续挖墙脚,窥视我们人鱼一族的至宝!”

    顶着从镜子对面吹来的,越发猛烈的海风呼啸,我一脸懵逼。

    什么白眼狼?什么至宝?我和人鱼之王真的在同一个位面吗?为什么他说的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什么都没有……”

    “不用说了!”

    我:“……”

    “一定是你这混蛋,在埃里雅面前痛哭流涕,我家宝贝女儿那么善良,那么温柔,一时心软就答应了,告诉你,埃里雅是因为天真纯洁,才被你的演技所骗,我艾克西亚可不同,我身经百战,什么套路没见过?黄金龙王知道么?它也在我这儿吃过大亏!”

    我越听越懵,偏偏艾克西亚又不给我辩解的机会,正想着该怎么办好,岂料身后跟过来的恶龙蕾娜,听到这番话,她不乐意了。

    能理解,如果有其他人说阿卡拉的坏话,那我身为联盟的一份子,肯定也会站出来维护。

    “咳咳!”用力咳嗽几声,这小母龙由幕后走到台前。

    “咦,是你啊……”艾克西亚刚才太激动,这才发现原来还有其他客人。

    “是我蕾娜啊,艾克西亚大人,好久不见了。”小母龙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笑得眯起,装的跟大家闺秀似的,优雅行礼。

    “哦,啊,我记起来了,是你,蕾娜!”

    艾克西亚一愣,反应不慢,瞬间明白过来,蕾奥娜的身份不能暴露,不然让人知道巨龙一族派它们的公主殿下去当援军,那还玩个泥巴?

    “艾克西亚大人刚才说的话,我可不没办法赞同。”

    “怎么,难道那头老龙敢不承认?来来来,我在这等着,你现在就可以去把话传给它,让它来试试,别以为晋升到八翼我就会怕它。”

    “龙王大人曾经跟我们说过,它可是去海族【做客】不少回了,怎么说也该轮到艾克西亚大人去我们龙之乐园做一回客了吧。”

    话落音,气氛安静片刻,然后只听见艾克西亚装傻充愣的开口。

    “那头老龙说了什么?刚才风声太大我没听见。”

    所有人:“……”

    那啥,这种理由是不是有点过时了?

    兴许也是意识到了在女儿面前太怂不好,影响父亲的高大形象,镜子里模糊不清的人影顿时又挺直身体,大海一样广阔的威严散发出来。

    “你们龙之乐园太小,转个身都难,我住不惯,还是让那头老龙来我的大海里泡泡澡吧。”

    “倒不如这样,艾克西亚大人,咱们一人退一步,我让龙王大人过来,你也离开大海,咱们另外定一个时间地点如何?”

    “这样不好,不好,离开大海皮肤会干燥。”

    我差点一口气笑喷,没想到那个威严满满的人鱼之王竟然也会有这样一面,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脾气还真是好呀,诚然,就算它自知实力不如黄金龙王,不愿意离开大海和对方比试,但是他可一点都不怂眼前的恶龙蕾娜呀,这小母龙老是戳他的短,就不怕他生气么?

    这对话,听起来就像是熟人之间,关系十分要好的长辈和晚辈之间的聊天,如若不是非常熟悉,我认为艾克西亚王绝对不会表现出如此率真的一面,咳咳,或许用逗比更合适吧。

    真当王不要面子的呀?随便一个陌生人都跟你称兄道弟,掏心挖肺。

    只不过,区区一头小母龙,竟然能和人鱼之王谈笑风生?我觉得换成是艾卡莱伊我觉得还差不多,毕竟白龙小姐姐一看就是一等一的外交好手,至于恶龙蕾娜,也是天才,气人天才。

    “对了,差点被你岔开话题!”艾克西亚忽然惊醒,我再次察觉到险恶的视线冲自己怼过来。

    “你这混蛋人类,欺骗埃里雅,竟然还强迫蕾娜来当你的说客,试图胡搅蛮缠,转移注意力,妄图将你的罪行蒙混过去!”

    宛若高高在上的**官,居高临下的宣读罪名,人鱼之王完全不给我辩解机会。

    只不过,在转移话题的人真的不是你么?

    我真没有啊,说了那么久,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避免不了要赏我一份三叉洲际外卖,也让我死个明白可以不?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埃里雅又气又急,急的直接说她特有的人鱼语了,大概意思是为我辩解,不是我欺骗她,也没有强迫她,是她自己自愿的云云。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埃里雅,先把具体情况告诉我如何?你们父女俩别撇开我这个不明真相的受害者在争吵啊?!

    “是啊,我天真善良的埃里雅,就算被欺骗了,也依然还相信着,啊啊啊,不愧是我的接班人,大海的未来之主,这份仁慈,这份悲悯,实在太令父亲我感动了!”

    艾克西亚别有一番脑洞,或者说对我充满恶意,死活想把锅盖到我头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埃里雅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他还是坚持己见。

    不想辩解什么了,心累,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作为未来的大海之主,光有仁慈和悲悯可不行,艾克西亚王,我觉得你别感动过头了,该操心一下才对,像阿尔托莉雅才是王的模板,该仁慈的时候仁慈,该威严的时候,该果断的时候,也必须有果断的决意。

    “怎么,愚蠢的人类,你对我的话有意见?”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吐槽波动,镜子里的目光一个猛拐弯,瞬间就从慈父变成了阎王。

    “不,没有,怎么会呢,你继续。”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是我至今为止说过的唯一一句完整的话,感谢人鱼之王的仁慈。

    “谅你也不敢,现在说说你欺骗埃里雅的事情,你知道欺骗我们人鱼一族的下场是什么样吗?你知道双子海的海底有一条超过两万米深的深渊海沟吗?那里就是它们的去处!”

    艾克西亚王滔滔不绝,看样子不将人鱼十大酷刑列出来,把我吓唬住,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你别听他的。”这时候,恶龙蕾娜悄悄附耳过来,压低声音。

    “艾克西亚叔……咳咳,艾克西亚大人就是想吓唬吓唬你,可别那么丢脸,给他唬住了,他心里清楚的很,肯定不是你欺骗了鱼尾巴,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见面,而是直接一叉子将你叉到海底去了。”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表面风轻云淡,心里却有点小感动,这头小母龙虽然平时凶巴巴的,关键时刻还是懂得“护主”的嘛。

    只听见恶龙蕾娜又悄声说:“他啊,就是气愤不过,觉得鱼尾巴吃里扒外,现在就开始胳膊往外拐了,但是又不忍心冲鱼尾巴发火,所以就把你叫来这里,就是想骂上几句,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你在说什么呢小蕾娜,啊?”艾克西亚耳朵尖,仿佛听见了什么。

    “没啊,我只是想告诉这笨蛋,要好好道歉,争取宽大处理,艾克西亚大人,您继续,继续。”恶龙蕾娜吹了吹口哨,若无其事口胡。

    “哼,别以为我那么好骗,小心我发火了,小蕾娜,把你小时候做的那些破事捅出来,看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无礼。”

    “什……什么破事,啊哈哈哈,艾克西亚大人你真是的,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小时候做了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又不熟,对吧。”

    人鱼之王的威胁很管用,这小母龙演技不过关,立刻就冷汗嗖嗖,连忙认怂,兼之拼命暗示,笨拙到连我都替她感到心疼。

    这么看来,似乎这小母龙以前真的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不奇怪,这样的恶劣性格。

    “笨蛋去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被读心了,被教训了,我不甘示弱,和恶龙蕾娜扭打起来。

    “认真听我说话。”人鱼之王也火大了,现在是他的主场,然而这对龙骑士狗男女却一心想着发狗粮!

    “咿呀咿呀!”

    埃里雅将父亲又欲伸过来,捏爆某人狗头的大手,戳了回去,回过头,气呼呼的将扭打中的二人分开,人鱼公主的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有人在她闺房里秀恩爱,一个是她明恋的,一个是她的冤家死对头。

    结果好好的一场审判大会(人鱼之王这么认为),瞬间就混乱起来,充斥着各种家庭伦理,闺蜜撕逼,狗粮和白学齐飞,后宫男一脸懵逼,女儿控黯然落泪。

    “好了好了,闹够了没有,都给我安静下来。”人鱼之王发怒了,镜子里喷出来的海腥味比之前重了好几十倍,其中又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心累感。

    “女大不中留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给你就是了,但是!”

    一股凛冽的威压感缠绕全身,如果说之前是开玩笑,是为了吓唬,这次就是动真格的,在这股威压下,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动弹,和人鱼之王的实力差距,再次深刻认识到了,所谓的联盟第一高手,放在三界这个大圈子里,不过尔尔,最大的作用就是让小师妹啊人鱼之王啊这些超级高手,装个**。

    就好像已经作古多时的,曾经被誉为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年,往往被其他人拿来作比较,尤其是主角登场的时候,路人一对比,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此君竟然更加厉害,是一万零一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恐怖如斯!

    没办法,被那股气势压迫着,身体动弹不得,只能在心里吐吐槽了,救世主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心态,要乐观,得学会自己骗自己,口头禅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本救世主除了穷,更擅长作死。

    “但是!”狠狠用气势镇压过来,艾克西亚王的语气变得严肃无比,就连埃里雅似乎也知道她的父亲是动真格的,没有站出来阻止。

    “但是,那可是我们人鱼一族的至宝,送给你?梦里都别想,看在埃里雅的份上,最多借你两年时间,知道吗?”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至宝,你到底想借我什么啊!

    我在心里莫名其妙的疯狂呐喊着,但这种时候,四十九条作死神经之外的唯一一条求生神经,拼命发出警示,这种时候甭管理解不理解,只要微笑就……不,是只要点头就好了。

    “另外还有,别以为是白白借你的!”又是一股浓浓的海腥奉为扑鼻而来:“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人情,你欠了我们人鱼……不,你欠了埃里雅一个天大的人情,就算这辈子做牛做马也偿还不了。”

    “那……那我该怎么办?”我有点慌,这强行送人情是什么节奏,难道埃里雅他老爹以前是混黑社会的?

    “先给埃里雅做牛做马做着先吧,怎么,你难道你想说下辈子再报答这种话?”

    “做牛做马,做牛做马,我懂,我懂。”

    反正埃里雅老喜欢在我肩膀坐下,估计这也是做牛做马的一种,你看,我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提前报恩了,可以说是悟性很高了。

    “嗯,算你这小子还识相,哪天要是埃里雅给我说你欺负他,就算是那头老龙来了,也保不了你。”良好的态度,似乎让人鱼之王稍稍怒消。

    “那么,我们人鱼一族的至宝,就暂时先借给你吧。”

    “是是是,万分感谢。”

    这种时候我已经不纠结发生了什么,也不纠结人鱼一族的至宝到底是什么,总之先拿到手再说吧,这可是埃里雅辛辛苦苦跟她的父亲借来的,别说很可能是大有用处的东西,就算是一颗不起眼的珍珠,那我也得领情,给我们漂亮的人鱼小公主做牛做马一辈子呀。

    本以为,艾克西亚会将他口中的至宝,透过眼前这面神奇的水镜送过来。

    岂料,我太天真了。

    只听见镜子对面,艾克西亚传来一声嘀咕。

    “送出去了,记得接收。”

    “咿呀。”埃里雅欢快的举着三叉戟,应了一声。

    这样令人摸不着脑袋的对话结束后,滴答,滴答,滴答,伴随着时间流逝,约莫过了五秒左右的时间,忽然间,整个魔王村传来一阵地动山摇。

    怎……怎么回事?

    我吓了一大跳,魔王村在建造的时候,是做了减震处理,否则小幽灵老是驾着教廷山四处飙车,那还不得把魔王村里的人给晃的晕车晕船?

    现在魔王村传来那么大的动静,只能说明外面出现了更大的动静,如此恐怖的震动,怕不是七巨头终于按耐不住,要违背路西法的意志攻打教廷山了。

    我吓的脸色苍白,埃里雅却一脸淡定,她扯了扯我的袖子,牵着我的手,拉我离开,不管镜子那边她的老爹还想继续和宝贝女儿说上几句贴心话,冲我投来夺女之仇不共戴天的目光越发恐怖,甚至让我产生了时日不多,命不久矣的真实错觉。

    至于么,我可是知道的,埃里雅每天都会用神奇的人鱼电波和你们聊天。

    心里担忧,走着走着,反而是我拉着埃里雅来到教廷山外面,望着眼前一幕,顿时目瞪口呆。

    教廷山的前方,多了一根通天柱子。

    准确的说,是一根金色的通天柱子,更准确的说,这其实是一根美轮美奂的金色三叉戟,上面镶嵌的宝石符文,如此耀眼夺目,仿佛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地狱。

    这根华丽的金色三叉戟,真的很大很大很大,大到教廷在它面前,也只不过如同一艘模型,昂头望去,竟然看不到三叉戟的顶端,宏伟,壮丽,戟身的精致纹理,犹如一部浩大深邃的史诗,给人一种在仰视哈洛加斯山的感觉。

    再看看脚下,被砸出了一个深达数千米的巨坑,如同无底深渊,地狱山就像是一块豆腐,被这根三叉戟轻而易举的给挖了个大洞,和四不像魔神战斗时造成的破坏,好不容易才修复好,现在又出现更加骇人的破坏。

    “咿呀,咿呀咿呀!”正当我震惊于这根三叉戟的大小和破坏力,以及那夸张的造型时,埃里雅不断拉扯着我的袖口,一个劲指向三叉戟的握柄和叉头连接处。

    揉了揉眼仔细瞧去,埃里雅指着的地方,似乎挂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和三叉戟的大小相比,实在太小太小太小太小了,小到就算是我这样的钛合金狗眼,如若不是埃里雅提醒,也绝对发现不了。

    “爸爸,寄来的东西,到了,我们去取,咿呀!”埃里雅,这样兴奋对我说道。

    当时就有超过十亿头草泥马,从我心头狂奔而过……

    。。。